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我要坚持申诉请朋友给我引见郑恩宠律师、蒋美丽女士、高智晟律师]
徐永海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30天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14-6-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失去自由的徐彩虹、何斌、岳爱玲、王春梅、张文和祈祷——2014-6-27圣爱
7月
·7月1日警察来我家
·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我们教会正在经历患难请为我们祈祷——2014-7-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的父亲徐德志在7月4日去世
·请您支持对空间与能源的科学研究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空间能源的科学报告
·面对信徒被抓十字架被拆我们要为信仰争辩——2014-7-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新能源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8月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更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4-8-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立志一生走在十字架道路上——2014-8-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家庭教会聚会学圣经被警察干扰——2014-8-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空前绝后的最大胆假设
·就空间能源致信各国领导人
·为十字架道路上的中国家庭教会祈祷——2014-8-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牢里的王春梅和精神病院里的张文和祈祷——2014-8-2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9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祈祷——2014-9-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蒙冤警察田兰患重病住院不忘维权
·各位亲朋好友,中秋快乐!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国家领导人
·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参与家庭教会没有罪——2014-9-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参与家庭教会没有罪——2014-9-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众访民从北京前去吉林去旁听王春梅的开庭
·因向政府要钱而坐牢近半年的王春梅今日开庭
·因为耶稣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要如何——2014-9-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一天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二天
·北京的教案蒙难者到公安局要求国家赔偿——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三
·因教案而蒙难的基督徒求主给力量——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四天
·我的禁食祷告词——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五天
·回归使徒时代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9-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教案中经历过苦难的肢体们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六天
·为癌症术后的上访维权者蒙冤警察田兰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
·为主内肢体北京维权人爱国人士叶国强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
·为十字架遭强拆而痛心的李克老牧师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九
·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10月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十日
·公安局受理了教案蒙难者国家赔偿的申请——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1日
·刚刚访民基督徒王素娥被警察抓走
·王素娥家庭教会后刚出院门就被警察抓走——2014-10-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今日被抓走的主内姊妹王素娥祈祷——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2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3日——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13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要坚持申诉请朋友给我引见郑恩宠律师、蒋美丽女士、高智晟律师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我要坚持申诉请朋友给我引见郑恩宠律师、蒋美丽女士、高智晟律师
   
   2006年5月30日
   
   徐永海
   
   2003年11月9日我被抓,后被判有期徒刑2年,2006年1月30日我才出狱。现在刘凤钢弟兄还在狱中受苦。我们的案件在宗教信仰问题上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案件,是明显的冤假错案,是莫须有一案的当代版。
   
   我的案件与郑恩宠律师的案件基本相同,都是刑法第111条“为境外的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或者情报”。只是郑恩宠律师的是“秘密”,而我们来秘密都够不到,是“情报”。
   
   是不是秘密,是不是情报,在法律程序上,应由专门的鉴定人员做出鉴定,写出《鉴定书》,并在《鉴定书》上签名,以表示要为这个《鉴定书》负责。《鉴定书》上一定要有鉴定人签名,对此国家的一些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
   
   在我们案件中,只有一个国家保密局的“复函”(起诉书原话),在“复函”上,没有鉴定人签名,缺乏正式《鉴定书》,缺乏确实的法律证据。郑恩宠的案件与我们的案件在这方面是完全相同的。
   
   这个“复函”最多说明什么,最多也就是说可能是情报,可能是秘密。“可能是”翻译成文言文就是“莫须有”。我们被判刑的地方——杭州市中级法院——在杭州的西湖边上,岳飞当年被杀也在西湖边上;郑恩宠律师的案件发生在上海,也离杭州不远,我们的案件都是“莫须有”一案的当代版
   
   入狱后,我和刘凤钢弟兄一直在申诉。狱中,我妻子在探视时对我说,家中实在是没有钱再给我请律师了,二审上诉的律师费还欠着哪。没有钱请律师,我只能是自己申诉。可是一直到我出狱,也一直没有答复我,根据法律规定,理应在6个月内答复我。
   
   出狱前,刘凤钢对我说,他会一直申诉下去。现我出狱了,为了牢里的弟兄,为了法律的公正,我要申诉下去。我还要劝说刘凤钢的妻子,劝说她以妻子的身份为刘凤钢申诉。根据法律规定,直系亲属有权申诉。
   
   听说,郑恩宠律师也表示,出狱后要继续申诉。我很希望能联系上郑恩宠律师、或者他的妻子蒋美丽女士,我们共同申诉。可是我不知道如何联系上郑恩宠律师、蒋美丽女士,还请朋友们给予介绍、引见。我很想请高智晟先生做我的辩护律师,可我不熟悉高智晟律师,也请朋友们给予介绍、引见。
   
   我的联系方法是: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徐永海
   2006年5月30日
   
   
   议报
(2013/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