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徐永海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11月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表象与进化
·科研计划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李宝芝:上诉书
·会见笔录(1)
·会见笔录(2)
·会见笔录(3)
·会见笔录(4)
·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
·劳动教养复议决定书
·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鞍山市公安局一处以保释金为名的罚款(不开收据)一览表
·证明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12月
·李克牧师说家庭教会应敢于保护自己的信仰权利
·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2002年
2月
·救救老北京城,
4月
·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5月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6月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7月
·保护
·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池子之劫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9月
·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拆迁的消息使我的母亲病倒了
·北京朋友感谢哲胜兄
·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起来维护自己和老百姓的权益
10月
·在住房问题上一个副主任医师的不平
·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11月
·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做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倍受欺压但我们仍然会全身心地战斗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上
·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徐永海
   
   2006年10月26日
   
     
     警察要把我带到派出所,我不知道将面临着什么,为此写了《一会儿我将要被警察带到派出所,紧急给朋友和弟兄姊妹的一封信》发给了一些朋友和弟兄姊妹,使得很多弟兄姊妹对我十分地牵挂,在这里谢谢大家,谢谢朋友们和弟兄姊妹们对我的关心和牵挂。
     
     事情是这样的,之前警察打电话给我,对我说,不许出门,在家等着他们,9点半他们将把我带到派出所。我几次追问他们是为什么事情,他们一直就是不告诉我,只说是公事。我不知道去派出所将面临着什么,
     
     几天前,警察曾找过我,不是在派出所,而是在餐厅。曾对我说过,“中非论坛”马上要在北京召开,这些日子少出门,少写点东西。我当时已经答应他们了。“中非论坛”是国家召开的一次国际会议,这个会议应该与“宗教信仰”没有关系,与“人权”也没有关系。不论是对中国,还是对非洲国家都是有益处的。我希望这个会议开好,为了开好,我可以少出门,少写东西。
     
     是不是因为“中非会议”要把我带到派出所去,我想应该不会。一是几天前刚刚找过我,我已经答应了。二是以前在“两会”前、“五一”前、“六四”前,“六中全会”前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都没有把特意我带到派出所去。只是会来我家,或着在外边说说,对我说这几天不要出门了,如果出门提前说一声,他们会带我去。“十一”前警察是带我去过一次派出所,但也不是专门为“十一”的事。那次他们说,我出狱后一直没有正式地找过我,这次正式找一次,好有个正式的工作记录。
     
     还有第三,最主要的,他们应该知道我的为人,自我出狱后,有关部门就在我家院门口外盖了一间房子,有社区保安在这里值班,这些社区保安都是下岗职工,一个月工资5百多块钱。在这些“敏感”日子,如果我出去,这些保安没有看见,或者没有拦住,人家就要失去这份工资。他们都是50来岁,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时候。都是老实人,没有什么其他特殊的技术,所以才会下岗,所以才干这工资不多的工作,我不会难为这些保安的。我多次说过,我不会为难这些保安,几天不出门,没有什么。所以我想,如果是为了“中非论坛”的事,没有必要一定要把我带到派出所,打个电话就可以。
     
     那么是为什么呢?,我想不出来。想不出来就会瞎想,是因为高智晟律师的事情,在高智晟律师被抓前,我见过高智晟律师两次,都是在范亚峰的家庭聚会上。高律师是个很好的基督徒,在聚会时高律师跪下来祷告,为国家祷告,也为我和我妻子祷告。我见高智晟律师,是请高智晟律师做我的辩护律师,高智晟律师已经答应帮助我。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完全是冤假错案,所以我要请高智晟做我的律师,帮助我申诉。
     
     如果不是高智晟律师的事,那么是为严正学的事。从网上知道,严正学被抓了,严正学是我多年的朋友。2000年到2003年,我家办基督教家庭教会时,他就时常来参加我们的家庭聚会。他家住回龙观,离北京城里比较远,有一次来早了,怕影响我们的休息,自己一个人到离我家不远鲁迅博物馆参观。在背包里,他背了一个西瓜,要给聚会时的弟兄姊妹吃。结果博物馆的人,以为他背着炸弹,要查他,他感到很荒唐,结果人家把他打了一顿。他与人家打了一场官司,使他的“百场诉讼”行为艺术中又增加了一个。
     
     如果是这些事,我真的很害怕,不知道那句话没有说好,某些话就可能成了别人的伪证,就有可能会害了朋友,就会出现冤假错案。这些年来,这样的教训太多了。只能是一句话不说,不会害别人,但也早回来不了。
     
     那么如果不是高智晟的事,不是严正学的事,那么就是教会的事,但是教会能有什么事呢?一路上,我都在瞎想。到了派出所,刚下车,还没有进到门口,一个警察指着我,对带我来的警察说,先带他到会议室,然后你和兰州来的人见个面。我一听给我吓了一跳。怎么还有兰州的事,兰州还来人了。兰州我不认识什么人呢?莫非几个月前我参加其他的基督教家庭聚会时,他们那里有几个外地的弟兄,我和他们交谈的很好,彼此还相互留了电话。莫非他们是兰州人,或者他们在兰州出了事,是不是那里的弟兄姊妹又被抓了,又有基督徒宗教信仰权益受侵害的事。
     
     到了楼上,见到了分局的警察,我对他说,你找我到底是为什么事,他对我说,就是为了“中非论坛”,从10月27日到11月7日,不能出家门,如果出家门,提前打招呼。我又问,没有别的事情了,他说没有别的事情。我说以前这种事都是打电话,或者你到我家来,或着到餐厅你请我吃饭,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他说这不是他的意思,我无话可说。
     
     这是一场虚惊,因为这不是为了高智晟律师的事,也不是为了严正学的事,我不必怕说错话,一不小心害了自己的朋友。也不会为一句话不说,而与警察对峙,比谁的心理素质更高。但这也不是一场虚惊,因为这样的事情,不害怕再发生。
     
     自我写了《一会儿我将要被警察带到派出所,紧急给朋友和弟兄姊妹的一封信》发给一些朋友、弟兄姊妹后,一些朋友给我打来电话,如胡佳、高峰,还有纽约的李金花姊妹,我非常感谢你们。在这里我感谢所有为我牵挂的朋友们和弟兄姊妹,谢谢你们。
     
     10月27日到11月7日不能出家门,其中有2个礼拜天不能去参加基督教家庭教会,不能去讲道,我只好把我要讲的内容发给大家了。
     
     徐永海
     
     2006年10月26日
   
   
   现联系方法: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博讯博客《徐永海》:http://blog.boxun.com/hero/xuyonghai/;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3628017661;腾讯微博:http://t.qq.com/xuyonghai1960。
(2013/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