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纪念马礼逊来华200周年——致主内弟兄姊妹们与朋友们的倡议书]
徐永海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北京一家庭教会新年献词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二)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旧稿:北京著名民运人士何德普被抓到派出所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3月写文章
·*********2012年3月写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老师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2012年4月写的文章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北大医学部)老师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2012年7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应信仰耶稣
·请您支持我一个基督徒良心犯的科研工作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2012年8月写的文章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支持徐永海的申诉与科研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4年9月写的文章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4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我们的家庭教会不可能支持薄熙来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
·望民运维权中的老年朋友都来信仰耶稣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要信仰耶稣
·2012-10-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2012年9月写的文章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写的文章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2012年10月后写的文章
·北医百年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因十八大一被软禁者致信科学院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聚会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我们教会因十八大而被软禁的众肢体
·9年前的今天我正在遭受酷刑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2012年12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为上访维权者张鸿彬祈祷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而应要信仰耶稣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为新纪元祈祷
·为当今的世界祈祷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2013年写的文章
·**********2013年1月写的文章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马礼逊来华200周年——致主内弟兄姊妹们与朋友们的倡议书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纪念马礼逊来华200周年——致主内弟兄姊妹们与朋友们的倡议书
   
   2006年9月8日
   
   徐永海
   
   一、马礼逊为中国近代的科学、技术、教育做出过巨大贡献
   
   马礼逊(Robert Morrison),1782年1月5日出生于英国,他是第一位有历史记载的来中国传福音的基督教新教(Protestant Church)宣教士。1807年9月8日,马礼逊乘美国货轮“三叉戟”号由纽约抵达中国广州,他在中国工作二十余年,1834年8月1日逝世,安葬在澳门。
   
   200多年前,年轻的马礼逊,忽然得到上帝的呼召:“去!向远方的中国人传福音。”马礼逊听从上帝呼召,刻苦学习中文,辗转来到中国,他和中国人生活在一起,穿中国人的衣服,蓄中国人的长辫子,吃中国的饭菜,住在潮湿的房子里。1814年马礼逊为中国人蔡高施行洗礼,中国有了第一位基督教新教教徒。1819年马礼逊将《圣经》全部译成中文,并于1823年出版,中国有了第一本中文圣经。马礼逊在中国艰辛地工作了20多年,终于在中国撒下了福音的种子。
   
   1807年马礼逊来到中国,同时也将西方近代印刷术传入中国。1815年马礼逊出版了期刊《察世俗每月统纪传》,这是第一个汉文近代报刊,是中国第一份民间报纸。1818年马礼逊在马六甲办了英华书院,尽管英华书院不是设在中国本土,但它是第一个面向华人的新式学校,是中国第一所洋学堂。1820马礼逊在澳门开设中西医合作诊所,这应该是中国最早的具有西医性质的新型医院。1823年马礼逊出版了一部重要的汉英对照字典《华英字典》,《华英字典》是中国历史上出版的第一部中英大字典。
   
   1834年马礼逊在澳门去世,1836年广州的美国商馆成立了“马礼逊教育协会”,并由协会成立了马礼逊学堂,马礼逊学堂是最早设立于中国本土的新式学校。马礼逊学堂是一所专门针对华人的学校,教授的课程有天文、历史、地理、算术、代数、几何、初等机械学、生理学、化学、音乐、作文等。在这里学习的中国青年接受了近代的科学知识,马礼逊学堂为中国培养了最早的科学、技术、教育等人才。
   
   1847年马礼逊学堂的容闳(hong)、黄宽、黄胜留学美国,他们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批留美学生,1872年又在容闳的努力促成下,第一批中国幼童留美,他们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早的官派留学生。
   
   如果把利玛窦看作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中西文化交流的开创者,那么第二次中西文化交流的开创者当属马礼逊,而且由马礼逊开启的这次文化交流,层次更深,影响更久远。
   
   明年的今天,也就是2007年9月8日,是马礼逊来华200周年纪念日。马礼逊为中国近代的科学、技术、教育等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纪念他。马礼逊是一个伟大的英国人、西方人,每一个英国人、西方人都应该和我们中国人一同纪念他。
   
   二、世界需要科学的神学理论
   
   “上帝在六个24小时的日子内创造万物,地球的年龄约一万多年。”传统的神学理论一直这样认识宇宙。随着科学的发展,尤其是近代的物理学、天文学、地质学等科学的发展,没有在天上发现天堂,没有在地下发现地狱,也没有发现宇宙、地球是在几天内被创造出来的。面对这些,不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很多人不再相信有神。
   
   在西方,每个星期都参加宗教活动的,英国只有7%、法国只有15%(2004年盖洛普调查)。一个统计说,在美国,相信“圣经”是真实的,1976年是38%,现在是28%,下降了10个百分点。认为“圣经”不过是“古代的神话传说”,1976年是13%,现在是19%,上升了6百分点。
   
   美国是个宗教气氛最浓厚的一个国家,但是很多人只是“挂名的基督徒”。他们说自己是“基督徒”,只是因为他们来自基督徒家庭,小时候被父母带着去过教会,甚至受过婴儿洗礼,但是他们自己平时不读圣经、不祷告、不参加任何“宗教活动”,并没有真正地相信耶稣基督。
   
   在当今世界,大多数人不相信存在上帝、天堂、地狱、审判,其中一些无神论者还高举“生存的法则是弱肉强食”,他们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他们不相信存在天堂,不相信善有善报,不愿行公义、慈爱的事情。他们不相信存在地狱,不相信恶有恶报,他们利用自己的权势、财富肆无忌惮地做坏事。我们这个世界还充满着罪恶。
   
   在当今世界,虽然也有很多人相信存在上帝、天堂、地狱、审判,但是其中的不少人并不是真正的信仰者,他们参加宗教活动,仅仅是希望上帝为他们带来更多、更好的权势、财富、知识、尊严、健康、容貌等,他们并没有真正的认罪、悔改、重生、得救、成圣,他们很难行出公正、慈爱来。我们这个世界还缺乏公义慈爱。
   
   如果我们的神学理论依旧排斥现代科学,那些不信上帝的人仍然很难相信上帝,我们的社会仍然会继续充满罪恶、缺乏公义慈爱。怎么办?
   
   学习马礼逊的精神,克服重重困难,使我们的神学理论更接近宇宙的本来面目,宇宙是上帝创造的,是上帝用他的“话”创造的,我们的神学理论接近宇宙的本来面目就是接近上帝的“话”,就是接近上帝。
   
   学习马礼逊的精神,克服重重困难,使我们的神学理论,使我们对圣经的解释,使我们对上帝的认识,在宇宙创造问题上,更接近现代科学,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是不怕任何科学检验的。
   
   200年前,马礼逊来到中国,他没有拒绝科学,相反给中国带来了科学。在我们纪念马礼逊的时候,我们要突出“科学”这个题目。如有可能,我们应该进行一次“科学与上帝”的研讨会。通过对“科学与上帝”的讨论、争论、辩论,来使我们的神学理论,来使我们对圣经的解释,在宇宙、地球、生物创造问题上,更接近现代科学。
   
   三、中国需要科学的神学理论
   
   1907年马礼逊来到中国100年后,中国基督教新教(Protestant Church)基督徒发展到了几万人。1957年马礼逊来到中国150年后,中国基督教新教基督徒发展到了几百万人。到明年马礼逊来华200周年时,中国基督徒的人数将接近1个亿。
   
   1958年王明道、袁相忱等教会带领人,因拒绝加入三自爱国运动组织被判刑,一些教会被关闭,仅北京的教会就由64所减少到了6所。1966年文革时,更多的基督徒被抓,所有的教会都被迫关闭。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后,一些弟兄姊妹陆续被释放,一些教堂陆续被开放。
   
   在改革开放后,甚至在文革中,一些弟兄姊妹们开始在自己的家中聚会,如1979年12月21日袁相忱牧师获得假释出狱后,很快就在自己的家中举办家庭教会,他们是中国家庭教会的先行者。
   
   由于中国老百姓经过了“文革”已认识到无神论不能给人类带来幸福,由于中国老百姓物质贫穷更需要宗教信仰,由于家庭教会更接近使徒时代的早期教会,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迅速发展,尤其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国基督徒迅速增加,从80年代末的几百万人发展到21世纪初几千万人。
   
   在中国,乡村房子比较宽敞更有聚会的条件,乡村妇女一般不外出工作更有聚会的热情。多年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一直是以乡村为主,一直是以乡村妇女为主。在中国城市,大多数人都受过良好的科学教育,同西方一样,“传统的神学理论”也很难使这些有文化的人相信存在上帝。由于这个原因,中国城市教会没有乡村教会发展得快。目前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正处于一个转型时期,从“以乡村为主的宣教阶段”转型到“以城市为主的宣教阶段”,宣教对象也从“以乡村农民(尤其是乡村妇女)为主”转变到“以城市市民(尤其是城市白领)为主”。
   
   当今中国还是一个以无神论为主流思想的国家,很多人对基督教既缺乏了解,也缺乏热情。如果我们只说,马礼逊是第一个到中国传福音的外国人,很多中国人可能不会重视马礼逊200周年的纪念活动。可是如果我们还说,马礼逊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新型学校,创办了中国第一个近代报刊,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新型医院,出版了第一部中英大字典,并将西方近代印刷术传入中国,而以前很多中国人并不知道这些,这样些就会使更多的中国重视马礼逊200周年的纪念活动。
   
   中国城市,大多数人都受过良好的科学教育,“传统的神学理论”很难使这些有文化的人相信存在上帝,但是科学的神学理论却能使他们相信存在上帝。我们纪念马礼逊,突出纪念马礼逊为中国科学、技术、教育所做出的巨大贡献,突出科学这个题目,通过对“科学与上帝”的讨论、争论、辩论,来使更多的中国人,尤其是城市市民,城市白领,认识上帝、接受福音、成为基督徒。如果更多的城市市民、城市白领认识上帝、接受福音、成为基督徒,中国就会发生变化,世界也会由此发生变化。
   
   四、神导进化论与存在上帝
   
   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书中论生物衍变最后一段有这样一句话:“生命是奇妙伟大的,这是造物主在最初给了一个或几个动物之生命,使他们渐渐进化,演变成更多的种类”。的达尔文在去世前三年写信给朋友福尔狄斯说:“我从来没有否认过造物主的存在。”
   
   “美洲科学家团契”是在1941年开始的,当时有五位科学家在慕迪圣经学院内发起了这组织,目的是研究圣经与科学的关系及积极发表这些研究的结论。会员必须是有大学学位的基督徒,他们必须相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是信心与行为唯一无误的准绳,也相信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借他的救赎成为上帝与人之间唯一的中保。同时,会员也公认上帝是宇宙的创造主,他用权能托住万有,让人类可用科学方法考察自然界的定律及获取可靠的知识。
   
   李志航弟兄就是一位热心的基督徒,早在几十年前就参加了美洲科学家团契,对寻求科学与基督教的关系进行了多年的研究。李志航写了《科学对基督教的挑战》(1992年台湾雅歌出版社出版),在书中写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