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旧稿: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徐永海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受逼迫家庭教会一带领人致信美国总统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领袖王丹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开展空间能源研究的呼吁书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遭软禁一基督徒致信十七届五中全会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洛桑大会的公开信
·2014-1-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自焚维权者王学琴祈祷(图)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今日将露宿街头
·徐永海等10余人被扣押在派出所反复做笔录
2010年11月
·*****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一)
·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回忆2003年11月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2)回忆2003年11月1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3)回忆2003年11月11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4)回忆2003年11月12日
·不让露宿街头的访民冻饿而死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5)回忆2003年11月13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6)回忆2003年11月14日
·就信仰自由一基督徒致信温家宝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7)回忆2003年11月15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8)回忆2003年11月16日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9)回忆2003年11月17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0)回忆2003年11月18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1)回忆2003年11月1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2)回忆2003年11月2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3)回忆2003年11月21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4)回忆2003年11月22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5)在萧山看守所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到广州看亚运会被抓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6)在萧山看守所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7)在萧山看守所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8)在萧山看守所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2月写的文章
·*******2010年12月写的文章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刘晓波获奖已俩月众肢体依旧不能来教会
·刘晓波诺奖颁奖日我又遭软禁到几时
·耶稣手握宇宙论
·耶稣终极榜样论
·答小平的诗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所写的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稿: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2006年7月18日
   
   徐永海
   
   刘安军是中国著名的维权人士,是个残疾人,因为维权,2004年被抓,后被判有期徒刑2年,目前还在牢里。几天后的2006年7月26日,他将出狱,他的家人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他的归来。几天前我去了他家,在墙上的挂历上,7月26日这一天,画着明显的标记,写着“接刘”。在日历上,那些已经过去的日子上,都画着一个一个的对勾。他的家人是每过一天就在挂历上的这个日子上画一个对勾,他们是一天一天地算计着过日子,一天一天地盼着刘安军的出狱回家。
   
   我第一次见到刘安军是在2003年夏天,是在北京市政府的门前。那时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小花园里、马路两旁的便道上,每天都有很多上访的群众,有时人数达到几千人。刘安军就是一个上访人员,我也是。刘安军是个残疾人,开着残疾摩托车,车上挂着他的血衣,是在城市拆迁过程中,拆迁公司雇佣流氓打的。
   
   2003年5月,“创建设施公司”在当地强拆开发,刘安军挺身而出,为居民维权。“创建”老板马文立多次雇用流氓毒打刘安军。刘安军到公安部门报案也得不到解决。后来开发商还对刘安军下了黑手,雇用了两名外地凶手要把刘安军“做掉”。刘安军被打得是血流遍地,头部重伤,臂骨折断。
   
   刘安军死里逃生,告到法院,在法庭上两凶手不得不认罪,并招供出是受马文立指使。但法院竟以“认罪态度好”为由把这两人释放了。马文立也潜逃了,他还传话说:“我给法院、公安局花了120万,他们应该给我做事。如果他们敢动我,我就全部抖出來。”一起谋杀案不了了之,受害人刘安军连医疗费都要自己料理。为求公正,刘安军不得不走上上访之路。
   
   在北京市政府门前,上访的人员主要是城市拆迁中失去住房的市民、农村占地中失去土地的农民、还有“阴宅灵位诈骗案”中受骗老百姓。在这些上访人员中,被拆迁的市民多住在城区里,离这不远,能经常来。那些失地的农民来一趟城里不容易,这些农民是一来一个村,几百人,一大片,他们只有是靠人数多来引起政府官员的重视,解决他们的问题。
   
   因拆迁常来上访的人员有华惠棋、常诚、计琳玉、沈大妈等,最明显的是叶家,叶国柱、叶国强他们兄弟俩和他们的子女。这一家骑着两辆三轮车,车子上是一个铁皮做到车厢,车厢四面贴着有关拆迁的报纸,如中国经济时报上刊登的《拆迁比非典还可怕》、《强拆违法》等。叶家一家,家被拆了,没有地方住,是走的哪儿住到哪儿,经常是露宿街头,有时住在马路边,有时住在立交桥下。大家同命相连,刘安军时常将叶家一家人接到自己家里,给叶家的人做一顿热饭,洗一次热水澡。刘安军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也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人,刘安军逐渐成了上访人员中的一个核心人员。
   
   为了解决各自的问题,刘安军和很多上访人员,不得不从市政府告到国务院,再告到很多国家机关,如全国人大、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中纪委、国家信访局等部门。我也曾和刘安军等上访人员一起去过这些地方。有几天,我们曾露宿在中纪委外边的便道上。没有办法,家被强拆了,无家可归,只能是告到那里,住到那里。刘安军也曾和我们露宿过,他很开朗、乐观、会说话、能团结人,常给大家带来欢乐与信心。
   
   在这些国家机关,我们还看到了很多外地来的上访人员,如上海的沈婷,为了维护拆迁中老百姓的权益,他们不远几千里来到北京,可是问题没有解决,还受到一些不明身份者的殴打。对于这些外地的上访人员,刘安军常常伸出援助之手。如2003年阴历八月十五这天,沈婷等一些上海的上访人员就在旅馆里被殴打,沈婷等几十名上访人员不得不到公安部反映情况。刘安军以及我们一些北京的朋友,曾到公安部门口去看望沈婷他们,给他们送去了不少的月饼和水果。
   
   改革开放了,一方面给人民带来了经济上的解放,另一方面也给那些奸商贪官提供了舞台。一些奸商与贪官相互勾结,利用法律法规的不健全,大肆的侵吞国家的财产和老百姓的财产。如在国有制企业改制过程中,在城市拆迁过程中,在农村占地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百万、千万、亿万富翁,他们财富不是来自于对财富的创造,而是来自于对财富的掠夺,如周正毅等。
   
   任何具有正义感的人,任何财富被侵害的老百姓,对于奸商贪官的所作所为,都会反对。而普通老百姓反对他们的主要方式就是上访。老百姓上访,奸商们就说老百姓要闹事,大帽子就给上访的老百姓带上。贪官自然会接过奸商的诬告,想方设法打压上访的老百姓,出现了一些上访的老百姓被抓、被关的现象,刘安军、叶家兄弟曾也多次被抓。
   
   叶家一家,家被奸商强拆了,无家可归,流落街头。为了解决问题,为了能有个家,不再露宿街头,叶家一家人,各处上访,可是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还被抓过几次。叶国强,叶家老二,一个残疾人,实在想不通,2003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前,从金水桥上跳到了金水河里。
   
   天安门前的金水河里有很多喷水的龙头,这些水龙头,在电脑的安排下,能以各种方式向空中喷水,形成不同的图案。据说,由于叶国强是个视力有残疾的人,看不清河里水龙头的位置,他是扒着岸边出溜下去的。在国庆节这天,有人跳天安门前的金水河,这还了得,一些武警战士马上跳起来蹦到了河里。据说有些武警战士跳的时候也没有看水龙头的位置,直接蹦到水龙头上受了伤。
   
   叶国强跳了金水河,奸商和贪官们高了兴。他们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这些上访人员根本就不是为了解决问题!他们就是为了要闹事!10月1日,叶国强被抓了,10月10日刘安军也被抓了,叶国柱也被抓了。拘留27天后,刘安军被释放了。白纸坊派出所通知接人,他妻子把刘安军接回家后,发现刘安军原来就残疾的腿,在被流氓毒打后本来就加重了,这回就更加严重了,一条腿没有了知觉。后来老大叶国柱也被释放了,老二叶国强没有被释放而被判了有期徒刑2年刑。
   
   为什么在2003年11月时,仅仅把叶国强判刑,而把刘安军、叶国柱释放了,难道那些奸商贪官就不想把刘安军、叶国强也判刑吗?当然他们想,他们恨不得把所有上访的人全抓起来,全判刑,看谁还敢上访告他们,使他们发财发的不安生。但是,在中国还有很多很多正直的人,那些奸商贪官还做不到一手遮天。
   
   2003年10月10日,刘安军、叶国柱被抓的时候,我也被抓了,被抓到了大觉寺一个宾馆里。13日我母亲去世,警察不得不允许我给母亲办丧事,但一直“陪伴”着我,我到哪里,他们也到哪里,还必须坐他们的车,晚上还要和他们一起住到旅馆里,17日后才不再“陪伴”我。
   
   2003年11月6日刘安军被释放,那天我到他家看他,虽然他身体不好,但精神很好,我们谈了不长的时间,我就离开了。没有想到,从这天以后直到现在,近3年了,我们没有再见面。因为3天后,2003年11月9日我被抓,后被判有期徒刑2年。在我坐牢期间的2004年7月27日,刘安军也被抓,后也被判有期徒刑2年,同期被抓被判刑的还有叶国柱4年,和其他几个上访人员。
   
   我们这些人为什么被判刑?从判决书上看有各种的理由,但原因只有一个,就是维护自己和其他老百姓在城市拆迁中的权益。这些奸商贪官为了把我们抓起来,关起来,把我们说成是闹事,而不是为了解决问题,他们采用了欺骗上级的方法。明明是拆了叶家三间房,只给了7万多,非说是给了叶家三套三居室和七万零八百九十块钱,叶家还不同意。明明是在拆迁中我希望能给我父母一家、我自己一家,我妹妹一家每一家各补偿一个一居室,开发商在给上级的报告中硬说我非要200万,或市中心的三个两居室。
   
   这些奸商贪官为了把我们关进监狱里,还采取了很多违法的手段。我和郑恩宠的案子一样,是莫须有的当代版,在关键的定罪证据,也是唯一的定罪证据上,即所谓的鉴定报告上没有鉴定人签字,而有关法律规定,必须要有鉴定人签字。对这些奸商贪官来说,什么国家利益,人民利益,他们个人发财,他们个人的利益才是最大的。
   
   我们被抓了,我们在牢里受了很多的苦。单说监狱的伙食就实在太差。差到什么程度,由于伙食里油水少,大便干燥,拉不出屎来。我是在浙江坐牢,那里历史上是鱼米之乡,现在经济也很发达,那里监狱的伙食比北京监狱的伙食要好些,即使这样,也是不行,在箫山看守所时,我要用家里寄来的钱买一些花生米,每天吃一小袋,花生米有油,大便才不干燥,才能拉出屎来。
   
   刘安军,一个残疾人,股骨头坏死、心脏病、高血压,身体本来就不好;被流氓打后,身体就更加不好,一条腿失去了知觉,眼睛看不清东西;在牢里,身体更加严重了。在牢里,刘安军生活自理困难,为了能让其他犯人帮助他,他把家里寄来的钱买来食物给那些帮助他的犯人吃。刘安军性格开朗、大方,很快就能与其他犯人搞好关系,别人也愿意帮助他,给他洗衣服、替他写信等。但是刚一熟,就给刘安军调监狱,调监区,使他和其他犯人熟不了。
   
   刘安军一家的经济条件很困难,没有钱请律师,他开庭时,他妻子、儿子都不知道。由于刘安军、叶国柱是同一天开庭,他妻子、儿子是去旁听叶国柱的开庭,才知道刘安军也在那一天开庭,才参加了刘安军的开庭。由于经济困难,他妻子是省吃俭用地省下点钱来,给刘安军寄去。
   
   刘安军马上要出狱了,希望朋友们能打电话给刘安军家人,能多多地安慰他们,使他们感受到朋友们的温暖,86-10-83541925。也希望朋友们在刘安军出狱后,也给刘安军打个电话,慰问一下我们这个从狱中出来的、经历了很多苦难的朋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