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给傅希秋的信]
徐永海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6月
·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旧稿: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我们不会忘记因组党而被抓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
·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7月
·奥尔布赖特来华访?200910/xuyonghai/1
·基因组计划对心理学将产生的影响
·生命图纸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随着DNA变化生物进行相应演化
·人与人之间在想象力上存在极大差异
8月
·我们敬重彭明先生,再过几天他将被释放
9月
·渴望帮助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工作
·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10月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11月
·宽松的土地政策和有效的计划生育
12月
·抗议北京市公安局用传唤手段阻止《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会的召开
·民主民生问题研讨
·西部开发问题面面观
·土地私有化的兑现和少数民族问题
·西部开发爱先行
·民族与宗教问题
·西部开发应该是尊重而非掠夺
2001年
2月
·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请求关心老百姓的住房问题
3月
·希望制定《宗教法》使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基因与脑的心理活动
4月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理应为主传福音,理应关心贫穷的老百姓
·只想为老百姓说话做事的王志新
·怀念杨子立
6月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把关心老百姓的疾苦放在首位”就此问题给海内外弟兄姊妹和朋友的一封信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大家应该关心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老百姓的住房权利
·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什么叫公平、公正、公开
·警惕不平等协议
·东花市南里危改居民的呼声
7月
·你知道手铐和脚镣可以连在一起吗
·精神疾病患者与正常人的表象能力对照调查
9月
·关心秦永敏的孩子
·政治犯韩罡受洗了
·中国北京部分异议人士为9•11恐怖事件的受难者祷告
10月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11月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表象与进化
·科研计划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李宝芝:上诉书
·会见笔录(1)
·会见笔录(2)
·会见笔录(3)
·会见笔录(4)
·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
·劳动教养复议决定书
·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傅希秋的信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给傅希秋的信
   
   2006年6月24日
   
   
   傅希秋弟兄:
   
   主内平安!
   
   6月6日我去了刘凤钢家,看望了刘凤钢的妻子毕玉霞姊妹。毕玉霞姊妹给我看了刘凤钢弟兄的来信。从信封看,刘凤钢不在10监区,调到入监队了。刘凤钢在信里没有提这件事,不应该不提,否则回信就有可能还寄到10监区去。
   
   我出狱之前一直在入监队,入监队在一楼,10监区在三楼。为什么从三楼的10监区调到一楼的入监队,也许有其他的可能,但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刘凤钢弟兄心脏病比较重了,爬楼比较困难,不得不从三楼调到了一楼。
   
   我在监狱时,曾见过几次刘凤钢,他多次对我说过,他病的比较重。有一段时间,他每天都要到医务室去打针。也正是因为他每天去打针,所以我才能在出工的路上遇到他。
   
   还有一次我在买书时,见到他们监区的犯人。所有的犯人刚进监狱时都要到入监队受训,而我一直在入监队,所以我也认识一些他们监区的人。有个犯人对我说,刘凤钢在那段时间病的很重,所以没有来买书。
   
   监狱里有个医务室,里面的医生都是犯人。我也曾去那里看过病,因为我也是医生,在看病时和他们聊过天。有一个医生很有水平,入狱前曾是一个医院的院长,但他是外科医生。我还没有听说,那个医生是心脏内科的。他们的水平不会比我高多少,对心脏病不是很在行。即使在行,这个医务室也没有应有的设备和药物。
   
   我刚从监狱出来,我知道,监狱里的人很难知道外边的事情,监狱外边的人同样也很难知道里边的事情。如果刘凤钢在信中说了他的病情很重,监狱的医疗条件较差,这样的信一般也寄不出来。出狱后,我听说,刘凤钢曾请人带出过信,说他的病很重,监狱的医疗条件差。
   
   刘凤钢是我们的主内弟兄,他在牢里为主受苦,我们每个弟兄姊妹都应该关心他。而且刘凤钢、你、我等弟兄姊妹,我们都是在89年前后信主的,那些年在北京信主的青年弟兄姊妹并不是很多,我们相互之间都很熟悉,我们更应该多多地关心他。这也是我今天写信给你的主要目的。
   
   我出狱那天,见到了刘凤钢,他说了三件事,一是他病的较重,二是他一直在申诉中,三是向弟兄姊妹带好。刘凤钢在狱中一直向浙江高级法院申诉,可是一直没有答复。按照法律规定,必须在6个月内给答复。6月6日见到毕玉霞姊妹,她想去浙江高级法院问一问。
   
   我也一直在申诉之中,也一直没有答复。5月9日我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最高法院对我说,我必须先到浙江的高级法院去申诉,要查一年前的申诉为什么没给答复,也要先到浙江的杭州西郊监狱去,问一问是否给我寄了申诉书,如寄了,把挂号信的收据拿来,回北京,再到最高法院的立案庭来查。我要坚持申诉也必须去浙江,我想利用暑假,刘凤钢的儿子放假期间,和毕玉霞姊妹去一次浙江。
   
   关心刘凤钢可能有很多种方式,帮助刘凤钢申诉是比较重要的一个方式。在这件事情上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在我们这个案件中,不执行法定诉讼程序,是岳飞“莫须有”一案的当代版。说我们写的三篇文章是情报,那么是不是情报?在法律上程序上,应由专门的鉴定人员做出鉴定,写出《鉴定书》,并在《鉴定书》上签名,以表示要为这个《鉴定书》负责。在我们案件中,只有一个国家保密局的“复函”(起诉书原话),在“复函”上,没有鉴定人签名。本案缺乏正式的《鉴定书》,缺乏确实的法律证据。
   
   这个“复函”最多说明什么,最多也就是说,我们这篇文章可能是情报。“可能是”翻译成文言文就是“莫须有”。我们被判刑的地方——杭州市中级法院——在杭州的西湖边上,岳飞当年被杀也在西湖边上。因此说,我们这个案件是岳飞“莫须有”一案的当代版。
   
   我们的案件是非常明显的冤假错案,是“莫须有”一案的当代版,出于法律,出于公义,我必须继续申诉。
   
   在我们案件和案件有关的这三篇文章中,涉及到了一些弟兄姊妹被抓、被罚款、教堂被拆毁等基督徒宗教信仰权益被侵害的事情。
   
   其中被抓的弟兄姊妹就有:
   
   刘凤钢,有期徒刑3年,另剥夺政治权利3年,目前在浙江杭州西郊监狱入监队;
   徐永海,有期徒刑2年,另剥夺政治权利2年,2006年1月30日出狱;
   张胜其,有期徒刑1年,另剥夺政治权利1年,2005年2月7日出狱;
   李宝芝,劳动教养2年;
   孙德祥,劳动教养1年;
   侯荣山,劳动教养1年。
   
   辽宁省鞍山、浙江省萧山和北京郊区还另外有一些弟兄姊妹被抓、被关、被办学习班。因出事后,我就被抓了,而我又刚出狱,所以具体是那些弟兄姊妹,被罚多少,我还不是很清楚。
   
   被罚款的有:辽宁鞍山的邹玉芝等20人,被罚款金额共是:3万5千元。浙江省的还有一些弟兄姊妹被罚款,因出事后,我就被抓了,而我又刚出狱,所以具体是那些弟兄姊妹,被罚多少,我还不是很清楚。
   
   被拆毁的教堂,在浙江省据说就有8所,同样由于事情发生后,我就坐牢了,具体是那些教堂,我也不是很清楚。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可是在我们的现实中,有一些人的思想还停留在文革时期,他们时常做出违反宪法和其他法律法规的事情,侵害了我们基督徒的宗教信仰权利,为了维护我们基督徒的宗教信仰权利,我必须坚持申诉。
   
   我们弟兄姊妹信主没有罪,维护自己的宗教信仰权益没有罪。可是为此,我们不少的弟兄姊妹为主坐牢,为主受苦,仅我们这案子就涉及到这么多。弟兄姊妹坐牢了,被抓了,被罚款了,他们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所以当鞍山的弟兄姊妹找到我时,我不能不管。如果我说,只能为你们祷告,但我不能具体地管你们,我知道,天堂就没有我的份了。
   
   《雅各书》第2章第14节到第17节:“我的弟兄们,若有人说自己有信心,却没有行为,有什么益处呢?这信心能救他吗?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益处呢?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
   
   我想你和我一样,当听说,浙江弟兄姊妹的宗教信仰权益受到侵害时,你是主动帮助他们,我们国内的弟兄姊妹很感谢你。
   
   我出狱后,我妻子对我说,在我坐牢期间,你给过一次帮助,共8千元钱。我入狱后,没有了收入,妻子为看我不得不辞职,很长时间没有工作,后来一直打零工,半日工作,收入很少。如果没有这些帮助,她就不能参加旁听,不能来看我。在牢里,我最想的就是见到我的妻子,我很感谢你。
   
   我出狱后,你又帮助了我一次,共5千元钱。出狱了,我没有了原来的医生工作,没有了收入,妻子仍是打零工,半日工作,收入很少。你的帮助使我们度过了我出狱后的这几个月艰苦的日子,我感谢你。
   
   我听说,由于你做的在这些工作,有些弟兄姊妹对你有看法,说你热衷于政治,我感到很不理解。我们是肢体的关系,左手受伤,右手也痛,国内的弟兄姊妹在受苦,其他弟兄姊妹给予帮助不仅仅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是必须的,否则天堂就无份了。
   
   我出狱了,作为基督徒,我仍要为主做工,为主传福音,为主维护我们弟兄姊妹的信仰权益。虽然我目前还处于政治权利剥权期,但我要坚持申诉申诉。我即是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同时也是要维护与我们案子有关的弟兄姊妹的权益。这种方式,最合情、合理、合法。目前,有条件这样做、能这样做的弟兄姊妹很少,可能只有我一个。而就从维护我们基督徒的宗教信仰权益的作用来说,不比任何方式小。因此,我要坚持申诉。
   
   我坚持申诉,我有一定困难,申诉要去浙江,路上要坐车,要住店,要花不少的钱,如果请律师就要花更多的钱,而我没有。我想到了弟兄姊妹,希望弟兄姊妹帮助我,为我祷告,为此我写了信,并附上我的申诉材料。
   
   信发出后,没有得到帮助,而且一些弟兄姊妹还有看法,认为我不应该谈费用问题,谈钱的问题。这使我非常地为难,如果不谈我的困难,只谈我的申诉,把有关申诉材料发给弟兄姊妹们,这不是又让人家说,我们在搞政治吗?如果只是默默地申诉,不给弟兄姊妹写信,这样没有弟兄姊妹的祷告,能申诉成吗?故今天给写给你,望你为我们祷告,帮助我们。
   
   以马内利
   
   你的主内弟兄:徐永海
   2006年6月24日
(2013/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