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熊飞骏的博客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清末外国人掌管中国海关为何更有效?)

   

   ——熊飞骏

   

   大清国慈禧政权的腐败无能丧权辱国中国人印象深刻。

   

   割地赔款、治外法权、协定关税、公共租界、势力范围……是慈禧政权丧权辱国的主要标签。

   

   大清国的海关居然是外国人把持?

   

   英国人赫德担任大清国的总税务司长达45年之久。

   

   中国人只知道外国人把持大清国海关,可很少有人知道外国人把持的中国海关成为大清国最廉洁最有效率对国家的经济贡献最大的衙门;更不知道总税务司赫德是大清国总理衙门的雇员而不是英国利益的代理人,在位忠于职守,听命大清国而不听命英国政府,对职位的忠诚远胜于对大英帝国的忠诚。

   

   大清国为何要把海关交给外国人把持呢?

   

   是英法美列强强加给大清国的吗?

   

   非也!

   

   把海关交给外国人把持是大清国和英法美平等协商的结果;是英法美建议在先,在没暴力要侠下大清国心甘情愿接受在后。

   

   大清国把海关交给外国人把持完全是大清国官僚公仆们普遍性贪污腐败的产物!

   

   大清国的第一任外国总税务司是中国通李泰国(1859-1963);第二任是英国人赫德,接替李泰国一直干到1908年大清国奴隶大总管慈禧太后一命归西。

   

   鸦片战争以前,大清国政府没有“海关”理念,对外贸易主要由地方官和宫庭的“钦差太监”把持。税则税率没什么刚性标准,完全根据官员的好恶和生意人的贿赂随意变通。贿赂多的交税少或完全免税,贿赂少的收税多,不贿赂的交再多税也不让做生意。

   

   明代后期的“倭寇灾难”就是中国官员的“外贸贿赂”酿成的。

   

   1523年日本两个商船队,一队由宗设率领,一队由瑞佐率领,先后到达当时中国最大港口宁波。宗设先到瑞佐后到。当时对日贸易由“市舶司”主管,依照规定日本商船到达后由市舶司检查报税并设宴招待。先到的先检查并坐上座;后到的后检查并坐次座。后到的瑞佐给市舶司一把手送上巨贿后,就先过关并在宴会上高高上座,气得宗设暴跳如雷,决定用暴力去争取尊严……因此埋下“倭寇”祸根。

   

   《南京条约》五口通商条款,英、法、美得以在中国的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个港口设立商埠自由贸易。

   

   大清国仍沿续过时的光荣传统管理五个条约口岸的进出口贸易税收。外国商人为了少交税,就在中国商务代理人的建议下纷纷给管理大清国的海关官员行贿,得以少交税或完全免税;不行贿者则按中外“协定关税”率照纳进出口税。

   

   鸦片战争后大清国政府害怕外国人,对五个通商口岸外国进出口货物的纳税情况睁只眼闭只眼,借此把“外国影响”推得越远越好,造成中国海关官员的“自由裁量权”特别大,导致很多外国商船只行贿就不用交关税或只交很少关税。大清国在五个通商口岸的关税收入比理论上要少很多倍。

   

   英、法、美等国来中国做生意的商人不交或少交进出口税,使中国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最不高兴的居然不是中国政府,而是英国人、美国人?

   

   自己少交钱或不交钱“占了大便宜”居然会不高兴?这在中国人眼中真是咄咄怪事。

   

   英美文明的核心是建立并维护“公平社会”,为了实现“公平社会”官民都要“守规则”“重契约”。

   

   英、美商人来中国贸易少交或不交进出口税,虽然暂时在经济上占了大便宜,但却破坏了两国商人的“守规则”“重契约”传统,极大的伤害了“公平原则”。

   

   为了多赚几个钱和眼前的急功近利而牺牲“公平原则”,不但毒害了英、美商人的品行,也埋下了破坏“契约原则”和“公平社会”的危险种子。

   

   同样是来中国做生意的英国商人,诚实守法者因为不肯行贿,结果要交纳最高的税(协定税率5%或3%);刁滑不守规则的奸商则通过向中国官员行贿少交税或不交税,结果诚实受损奸滑得益。

   

   长此以往,诚信的商人就会向奸商看齐变成奸商。来中国做生意的英国商人就会酿成“奖恶惩善”和“竞相从恶”的悲剧景观。

   

   这些品质被严重毒害的商人回到英国后又会转过来伤害英国的“公平社会”。

   

   这是智慧的英国人不愿意看到的。

   

   不守规则的急功近利是一柄两头尖的剑,暂时让中国人受伤,时间一长英国人也会跟着受伤。

   

   只有智慧远见的民主国家公民才能看到“暴利”后面的不祥阴影;若是大清国子民占了这样大的便宜,一定会高兴得大大跳起高来。

   

   一个负责任有远见的政权绝不会鼓动本国女子前往奖励淫乱嫖娼公行的国家卖身暴富赚大钱。因为那会毒害本国人民的品行。

   

   日本明治政府曾经这么干过,输送日本女子去东南亚卖身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结果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崇尚不择手段谋发展的日本国民爱上了军国主义,走上了通向毁灭的战车。

   

   国民的品行比赚钱致富更重要!

   

   前几年美国记者揭露出美军虐待伊拉克囚犯的丑闻,按中国人观念这个记者无疑是个大大的汉奸卖国贼。可美国人民却把这个自曝家丑为仇敌讨公道的记者视为大英雄,个中的“智慧远见”自非急功近利的专制国民能够理解。

   

   虐待伊拉克战俘必然毒害美国军人的品行。一个品德被毒害的军队今天也许只伤害伊拉克人;明天伤害的对象说不准就是美国人民!

   

   要想人民军队不伤害本国人民不堕落为专制“城管”,就必须对军人虐待外国囚犯说不!

   

   …………

   

   基于上述智慧远见,驻守通商口岸的英、美、法领事建议中国设立现代化的公平海关;同时为了杜绝贿赂公行现象聘请忠于职守的外国人担任海关总税务司,并保证外国人主持的海关将为大清国带来远超过去的丰厚收益。

   

   因为此前五个通商口岸没有给大清国带来多少贸易税收,舍弃掉也无害大局;加上未来丰厚收益的诱惑和害怕外国人,中外很容易在聘请外国人担任总税务司建议上达成共识。

   

   于是大清国的海关长期由外国总税务司把持,直到大清国在平民大暴动狂潮中土崩瓦解。

   

   外国总税务司把持大清国海关对中国人民是祸是福,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海关税收在1861年达496万两,1871年为1121万两,1902年达3000万两!是中央政府最稳定、可靠的财源。

   

   海关税收为清政府偿还了《北京条约》规定的1600万两英法战争赔款。

   

   太平天国战乱时期,海关为朝廷提供了巨额的财政支持。赫德甚至亲自参与了对常州的攻克战役,他跟李鸿章并肩骑马站在高坡上,目睹戈登的“常胜军”攻进城门。

   

   杨小凯在《百年中国经济史笔记》中评论说:“过去的很多史书都指称清朝卖国的证据是将海关权力让与外人,其实这种指责是不准确的政治宣传。清末海关虽由英国人赫德管理,但他是作为清政府的雇员行使他的职权。他的管理不但使中国海关迅速现代化,而且使海关成为最有效率、最少贪污的清朝官僚机构。他保证了条约制度对关税率的限制,因而促进了自由贸易及公平税收,他也保证了用有效率的管理和制度为清朝政府提供了大量税收。”

   

   参与主编《剑桥中国史》的美国学者刘广京的观点也与杨小凯近似,他认为:“赫德管理海关的最大贡献是促进了中国商业的发展,杜绝了清朝腐败制度下贪官对海关的扰乱。”

   

    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赫德忠于职守,忠于职位胜过忠于自已的国家。他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中国雇员身份,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中国人民的“同胞”,是中国政府用来对付外国商人的外籍雇员。因此当1885年6月被英国政府任命为驻华公使时﹐他辞谢不就。

   

   可英国人民没有辱骂赫德吃里爬外“英奸卖国贼”?

   

   2008年北京奥运会,郎平教练下的美国女排以3:2击败曾经“五连冠”的中国女排,舆情哗然。很多中华大国民辱骂郎平“汉奸卖国贼”。这等胸襟,这等智商,离有益家国的现代公民真的好遥远。

   

   外国人把持大清国海关的往事说明: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贪官顽固守旧派有时比外国侵略者更可恨!正如横行乡里的地痞恶棍比“赚本地人钱”的外来生意人更可恨一样!

   

   二战时期绑架日本人民,思维仍停留在中世纪武士时代的军国主义者,对日本人民的伤害是不是比麦克可瑟更巨大更可恨?

   

   

   

   二0一三年十月五日

(2013/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