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百姓的冤,知多少]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十三、下场
·《故国乡土》十四、人罐头
·《故国乡土》十五.解放了
·《故国乡土》十六.斗争继续
·《故国乡土》十七、结婚
·《故国乡土》十八、变/
·《故国乡土》十九、八哥鸟
·《故国乡土》二十、险中行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姓的冤,知多少

   1994年8月,河北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发生奸杀案,抓了个聂树斌,次年4月,拉出枪毙了,终年21岁。2005年1月,有个强奸犯王书金,自我供认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是其所为,随后他还被带去案发地重组了案情。同一桩案,前后生出两个凶徒,这就奇怪了。
   今年9月27日,河北省高院对王书金终审宣判,对「一案两凶」,未经慎重复核,只随用几条细节,就裁定王书金不涉及石家庄西郊玉未地奸杀案,撇开了王书金的「自我供认」,这就更奇怪了。
   按照常理,当年聂树斌被枪毙,是冤屈了。然而,中共的响应是,枪毙不误,无冤。
   有人说,判聂树斌赴死的人,今天已升任北京大官了,可以回头去认错、说冤吗?也有人说,当年高官章含之因病急需换肾,正对上聂树斌肾适用,便枪毙摘肾了,这有甚摩冤不冤呀?所以,当然是枪毙不误,无冤。
   其实,不必表惊异,也无需问因由,更不用究根底,因为中共残害屠杀百姓,本就是一种职责,从来都是爱杀就杀,讲杀即杀,手起刀落,一笔勾销,无法无理的。横尸遍野,血流成河,都属正常。


   中共窃国六十多年,据专家学者的统计演算,因饥饿、迫害、枪杀而死亡的人数合计在八千万以上,此外,终生残废、精神失常者,还不计其数。这创了世界第一,够说明问题了。
   一场土改运动,就枪毙了四百万个地主。这些地主或是继了上一代留传下来的一点土地,或是自己勤劳节省,正当地购买了一点土地,大都老实过活,并无作恶,其实只是道地的农民,可就是被枪毙了;中共说过这有冤吗?
   大饥荒,饿死了四千万人,明明是「人祸」,中共却说是「天灾」。这,中共认冤吗?
   文革时期,「五类份子」遭殃,有的被满门抄斩,小至几个月,老至八十几岁,统统人头落地。这,有否冤?
   89六四,明明是反官倒反贪污的一场学生爱国运动,中共却说是反革命暴乱,因而枪杀上千个「暴乱份子」。这,冤不冤?
   在西藏、新疆、内蒙古,还杀了多少反动、恐怖份子?这,全没冤?
   就是在今时,北京也聚集了一大批喊冤者,且这样的人,每天还有成百上千个正络绎于途,在源源不绝的上京中;这,也全是满肚冤屈的,可中共善待过这些人?
   沈阳小贩夏俊峰被处死的前一刻,有人恳求习近平开恩,颁发赦令,赦免夏俊峰死刑,也有人建议彭阿姨莲步轻移,去看一下夏俊峰的妻儿,给民间带来点抚慰;这些善良的人们,希冀习近平和彭阿姨施德政,讲仁慈,做点好事,愿望多美好,可到头来,却注定是痴心妄想。
   聂树斌的老母亲上下奔走,想聂树斌案重审,要为聂树斌翻案,但面对中共,将是困难万重。不过,即使翻案成功了,中共屠杀聂树斌的罪恶,也仍然是纪录在史册上,清洗不掉的;中共永无法把聂树斌起死回生!
   百姓的冤,知多少?中共的罪孼,几深重?中国人,不能对中共抱幻想!
(2013/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