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孙丰文集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共党《红旗文稿》说“有人妄想以普世价值改造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恰恰证明了社会主义是特殊的,它要不是特殊的,又怎么能害怕“普遍”呢?因凡特殊的都是非法的。理应被“普遍”所改造!因为“普世”即“普遍”,“普遍”是合法性的最高标准。
   


   文明或进化就是从特殊向普遍,从个别向一般的攀升。人类的全部历史就是从特别走向普遍。
   
   而孙丰说,不管“妄不妄想”,也不问西方东方,只要所用的原则是普遍的,就100%的合法,因为普遍一词的意思就是无例外,无例外就是100%,因而就是真理。而真理性就是合法性。假如真有什么人“妄想”以普世价值改造中国,那么这个人即便算不上伟大,至少也构成无私、纯洁和高尚。因为----
   
   
   只要立场是解析的,并且方法正确,其结论必定是真理,这是永远不会错的。因为解析的对象全是“已知”的,而“已知”里包含些什么是既定的,不受解析者意志的转移。几何学、解析几何学、函数在任何情况下都是真理,就因它们所研究的对象是“已知”的,“已知”包含了些什么,是它自身的事,研究者的意志无以影响。西方的思想家几乎都是数学家,就因人类思维的规则只有逻辑,而数学是最严密的逻辑,有了严密逻辑的训练,其对人生的思维也因之而严密。《纯粹理性批判》的作者对后世的教导是:“为什么纯粹数学是可能的?为什么纯粹物理学是可能的?”因为这些科学的研究对象都是根据着“已知”,因而在事关思维的学问里,只要是解析的,其结论也必定为真,所以保证思维的正确性的方法就是:对于提供给我们的任何知识,一定先要用知性对于要联结的概念做出可靠性鉴别,不要把无形的与有形的(即形而上的与形而下的)混杂,结论就必定可靠。
   
   
   人类说的话都是已经的,每个语言单位包含些什么思想也都既定了。只要取以分析(解析)就可得到。所以分析判断只要遵守逻辑,结论就必定有效。但人类存在(即实践)涉及的知识无限宽广,不能只靠分析,还需要综合(即扩充),而且综合是首先的。人类的错误都犯在扩充上。在分析里,就是把主词拆卸,从其构成要素里找出宾词,把一只西瓜割开,找它的构成要素,这不会错。但要扩充知识,就是向主词里加入它未曾含有的成分,就往往出错。人的错误都犯在扩充上。把未经知性验证的知识强加到已经的知识中去,不经了知性的鉴别,只靠理性便必酿成错误。
   
   
   
   咱就以共产党说的:“有人妄想以普世价值改造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为例,来讲清这个问题:在这个命题里,被利用的“普世价值”是主词。被谓词(即改造)的是“社会主义制度”(宾词)。这两个成分都是名词,即都已含了思想或对象。在“普世”里,“世”是名词,“普”是限制“世”的,因而“普世”就是全类无差别。咱不管被说的是什么,只要在全类里无差别,就必定为真。这里说的是“价值”,即人生的意义问题,能在全类有效的人生原则肯定是出于人性的。除非人类不是同一个本性,可一旦不是同一个本性,也就不属同一个类了。同一个本性的派生物,又怎么可能不是同质的呢?所以“普世价值”不只存在,而且是先于经验存在的。对它的认识才是由经验完成的,是经验的。可见共产党是从经验的角度才说“普世价值在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但它说的就不是“普世价值”,而是“普世价值”的被人所经验。
   
   
   再看“社会主义制度”,这个词组之做为思维的载体,就只是个扩充概念,不能被分析出可靠的成分。虽说这一概念的三个组成要素之做为起码思想单位各有可靠性,即制度、主义、社会各有独立的意义,但“社会”的纯粹意义只表示由意识的应用所造成的人际关联,把这个思想套到主义上则没有可靠的意义,因为“关系或联系”的词义太宽泛,没边没沿,但主义或制度所要求的限制成分却必须是特定的、有界限的。用“社会”为定语根本无从賦予主义与制度一个明确的意思。至于共产党加给社会主义制度的那些规定,并不是“社会”这个思维载体所包含的,而是他们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里面。意志全是在个别特殊条件下的习得,当然没有普遍可靠的。所以共产党要“共产”也有理,把共了的产再“私化”还有理,把“产”完全地官僚资本主义化还有理。共产党就是“常有理”党。因能对一切理都有理的则是不讲理,共产党就是“不讲理”的党。但“资本主义”概念里的“资本”却是确实的,不移的。由资本的运作造成的制度大致是合乎自然律的,合乎于人性的
   
   
   再说“妄想”,它不过就是人的意志,“妄”是从外在立场上看所取的贬义,不是主体的自贬,所以“妄”在这个判断里无效,妄不妄要由被利用的东西来支持。可被利用的原则竟是“普世”,凡“普世”的必是客观的、凡客观的必是先天的,先天的是必然为真的。能被真的原则来改造的东西必是不真的。所以共产党这篇文章反倒把自已陷于尴尬,即使是不讨论立场,只从知识的可靠性上来说,从宪政辩论以来的中共党媒的所有文章,就没有一篇不是自搧嘴巴的。为什么?就因共产主义之做为理念不可能合乎普遍,只有普遍原则才是从本性里生发出来的,才能适合于本性。
   
   
   再,共党说的“以先验的抽象的观念如何如何……”恰恰就证明了自己的不法。因为真理全是先于经验的,所谓“经验”就是从人的能力里通过,从而被能力经验到。可人的能力是后天习得,一个道理是真是假是那道理自身的事,与我们的经验无关,与经验相关的只是我们认识到它没有。因我们是在有了理性能力后才能发生认识活动,所以真理的获取要靠经验,但理是真是假却与经验无关。因而无论用“先验的观念来干什么”都是对的,而且也只有先验的观念才能提供出真理,因为人类的理性是依照着必然性(也就是真理)来活动,才能活动。如果没有先经验的观念,经验凭借向前推进的规则全是经验的、即全是偶然的和特别的,经验又到哪里去得到它的可能性呢?
   
   
   《红旗文稿》说,“纯粹民主”是“资产阶级愚弄工人的谎话”,也是凭着想当然而生的胡诌。因为纯粹说的是事物的构成要素的所占比例,而“民”并不是构成,而是绝对的先天存在,而“主”就是我的生命应由我来主宰,这个关系也是上天的的造就。所以“纯粹民主”就是只分析“民主”这个概念而得到的涵义,它与资产阶级又有什么关系?只有在实践中才可能因利害的占有而造成阶级,对人生的立场也可能因利害的要求而染有阶级的痕迹,但阶级不是经验的结果,不是先验的人性。所以某一阶级的民主也是从“民主”概念包含的思想里发生出来,至少在本阶级内是照着民主的一般原理才可能,其差异只表现在阶级之间。而且,阶级的本身也是由经验造成的一种阶段性的特殊性,随着经验能力的扩展,阶级的痕迹也在演变和弱化,这也是一个从特殊向普遍,从局部向全局的进化,所以无论谁,只要用的是“纯粹民主”,其“愚弄”就决会不是谎话。相反,那强调无产阶级民主的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金正恩们才是愚弄人的谎话,甚至连愚弄都不是,而是赤裸裸地攻击与绑架。在思维的领域内,凡纯粹的都是先验的。
   
   
   很长时以来国内某些人土,如已故的谢滔老人等,海外的社民党人对“社会主义”概念的判定都是建立在经验上的,他们用北欧四国来定义社会主义。以前我曾用是基于法统来解释这一说法说的。现在我来说清这里的分歧:即是从分析还是从扩充出发:只对“社会主义”以分析,社会主义就是无解的,谢滔老与社民党等是对扩充综合的坚持。
   
   
   独坛上呂拍林发表的《习近平是迎接黄河清的天子》可认成是扩充判断的典例,其中中国各时期的引例属于统计,对《推背图》的引用则是强行综合,因为各历史时期的面貌与数据都是可验的,而《推背图》是超越经验的。在政治参入里只可使用理性,即使用证明法则。在以证明构造的文章里,不能得出超经验的结论,从超经验的结论里也推不出可经验的事实。人既是理性的存在物(即能用证明的方法来实现其存在),干嘛不依靠证明,而去指望超经验的想当然呢?习近平处在什么理性阶段,由他的言与行来支持。《推背图》不可能说到他,即使说了也没用,我们都是人民里的一员,应相信的只应是进化,用自己的力量去证明共产主义之恶,去积蓄推翻它的能量。我们只应指望说理,只指望国民的普遍觉悟。别无他路。
(2013/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