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凡需要巩固的必不是本己的和本原的联系]
孙丰文集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凡需要巩固的必不是本己的和本原的联系

   凡需要巩固的必不是本己的和本原的联系
   
   
   对《求是》文章《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的反驳
   


   我的立论是:人民是先验的存在,党是名付其实的后验的虚无!
   
   
   提出巩固,至少是以巩固的可能丧失为条件。如果不担心失去巩固,又何必呼唤巩固?试问,有提出地球与其所围绕的恒星(大阳),与围绕地球的卫星(月球)的运转关系须要巩固吗?能提出对哥白尼学说的巩固吗?能提出泰山、华山、喜马拉雅山山势的巩固吗?能提出人类性质需要巩固吗?都不可能!为什么?因为凡自然世界的事其性质都是先验的、本己的,因而永固!根本不存在巩固的丧失。所以,凡须强调巩固的事情或场合,都可以肯定:那需要巩固的东西的性质不是本已的,不是本有性。因为本己的、本性的东西都是怎么割都割不离,怎么分都分不出。如:死是生的本性,习近平能把死“这个生的本性”从生里分离出来吗?世上没有这样的人!共产党也没这本事!
   
   
   所谓“本性”就是一事物之“是”该事物所依仗的那些属性,难道任何事物之“是”该事物,还能“是着是着”便突然不是了?乖乖,习近平就是习近平,习近平断然不能不是习近平!但他却可以不是总书记,即使他不是总书记了,却必定还是习近平。所以习近平是确实的存在,党却只是一名,一虚无!
   
   
   如果人与党是同一个物种,就不会有两个名称:党是事物,因党字本身就是性质;人也是事物,人这一事物所能有的只能是人性。如果人性与党性是一个,那肯定只是一性,也只能一个名。我的这一叙述是绝对不会错的,因为我只是重复叙述了共产党的原话,即我一直小心地维系共产党原话的思维形式。无论套上什么内容都不会失效。所以才说----
   
   
   共产党这个题目在论证前已先背离了人,已是反人性、反人民的。
   
   
   因论证的推进只能根据着题目的指向,而这个论题直接就是论述所求的结论。结论先于论证,论证的推进再正当,再合于逻辑,都不能保证结论的正当。这正如一人要人“筛公羊之奶”,这个命令所留给人的只是执行。这一祈使没留下证明指令本身真假的机会。故而笛卡尔的教导是:必须怀疑一切!
   
   
   理性是人类作为人类所唯一的仗恃,理性既是证明的力量,它是相信自身的证明呢,还是去相信外来的强加?因而理性有资格怀疑一切未经证明的知识,即便它是论证前的条件。只有无条件地经得起纯粹理性证明的才是合法的知识,才可能在实践中有效。因而孙丰大胆地报告:必须对共产党提出的《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实施怀疑,因它未经证明。共党发此文不是为证明它是否为真,而是为把它强加到人民头上,用为缰绳,以便把人民当奴隶来驱赶。它哪来的合法性地位呢?
   
   
   “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是无主语祈使句。巩固是谓语,思想基础是谓语的宾词,即被巩固者。而“党和人民”是宾语的定语成分,即回答“思想基础”所归属的东西。这就给了我们对之展开怀疑的理由。因党与人民都是名词,就是不同类的物。可不同类的物怎么会共一个性质呢?----对于我们的经验能力说来的“思想基础”,对于“我们是人”的物质性说来就只是一种属性。不同的物种怎么会有同一个属性呢?若可有同一个属性,那就不是两个类,不可能两个名。公理说“任何事物都只能是某种事物,某种事物只能有某种事物之所以为某种事物者”。毫无疑问:党是事物,人也是事物。因而,“党之做为事物,必有党之所以为党者;人之做为事物,也必有人之所以为人者“。如果二者有共同的“思想础”,哪还有什么区别?要么只有人,要么只有党。共产党不是扯淡吗?
   
   
   这个立论就陷于不可克服的矛盾,无解!无解就是不能被还原呀!存在在世界上的只有人,没有党。党(这一点对所有政党都有效)并不是存在世界的事实,党仅仅是某些存在者的意志联盟。而意志本身才只是生命的机能,有关意志的联系就只是人的内在能力的一种应用,充其量也只是理性的一定内容,它不能与存在相平等。但《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却是在存在世界这一条件上把党与人等量齐观了。党根本就不是存在世界的事实,它怎么能在存在世界取得一席之地呢?党仅是人对某一理念或主张的赞同,以这个理念或主张为共同的纽结。那在世界上存在并在实现生命的依旧是人,不是党。党无论如何都取代不了人,也不能取得与人那样的先验地位。那习近平饥了、渴了,是习近平去喝水、去吃饭,不是党去喝水、去吃饭。所以那需要奋斗、能够奋斗的永远是存在世界的人,党根本就不是客观世界的事实,它只是一个用来联结共同理念的名号,是虚无。只有人的存在,并且人有各种名义的存在,党只是人的存在采用的一个虚无之名。党连狗屎的客观性都没有!
   
   
   孙丰又要果决宣布: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是党在领导,从来都只能是人在领领导:自然人的习近平学养到什么水平,做为党的总书记的习近平就处在什么水平,决不会因为他成了总书记其理性水平就会高出一丝一毫,相反倒是必定减弱和异化,因为他的能力必须通过“党”这个简接的环节,他的能力就必被这个环节造成相应的消耗,即表现为人性之外的特定意识形态的那一部分。从来就没有什么党的领导,只是一些特权的人用了党的名义来领导,名义不会为领导质量带来任何提高,只会耗费,所以只会骗人欺人压迫人。
   
   
   只从(求是)文章《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题目上说:只有取消党性,忠实地实现人本主义,老老实实地把政治奠立在人本上,让党复归于虚,社会才能开明,国民才有福祉。消灭共产党就不是什么敌对,不是反革命,相反倒是正革命,是中国历史自规定的必然走向。当然我们不是算命的瞎子,不知共产党那一天寿终正寝,但我们有理性,我们的理性可预言:共党必灭!共党的反人类罪必受审判!
(2013/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