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孙丰文集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本文的全标题是:不是记者应受“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而是习近平及政治局应受人文主义和启蒙运动补课,以促成自身的人本主义洗礼。
   
   事实正是凡经受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洗礼的,都必以人为伦理根据,伦的是人理,以人为唯一标准。未受洗礼者就必以某种教义为出发,伦的是教义之理。共产主义也是一种教义,虽非宗教,但它在人性之外,不出自人的生命,因而与人毫不相干,是某些人设计出来而后加给人的。教义的定义是:只要不是生命内的,不属于自然人性的,凡外部加于的就是教义。


   
   《共产党宣言》就是共产主义制度的原则,是外部强加。因而是教义。凡共产主义国家都形成出意识形态,这是为什么?就因这些国家的制度不是从人出发,所伦是党理而非人理,才有别于人理,因有别于人理才必成形态。只要是人自不自觉都伦人理,是人能不从人出发?只要所伦是人理,谁还去理会党?党理下架就是修正主义,和平演变。一和平演变哪还有党?所以党理必须天天讲,一不讲它就被遣忘。这就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机理所在。
   
   共产主义说教产生于欧洲,却命如昙花,欧洲人不接受它。这是为什么?就因欧洲发生过文艺复兴,又跟上启蒙运动。欧洲人从中古时代的以神为中心的权威政治中觉醒过来,确立了个人价值,肯定现实人生的意义,从宗教神权主义文化转变为世俗文化,形成了人文主义思想,肯定了人才是生活的创造者和主人,提出了文学艺术着力表现人的思想与情感,科学为人的存在谋求福利,教育的目的是发展个性。如果说中古以前的人是为神而活着,听命于教义和权威,那么文艺复兴就是从神学和教义的紧固中挣脱出来,为自已而活。用人性对抗神性,用人权反对神权,倡导个性自由以反对人身依附。文艺复兴运动的伟大意义就是从神的尊严里回归到人的尊严。
   
   现代的之文主义思想始于文艺复兴,发杨光大于启蒙运动。在启蒙运动中,人文主义即不依靠宗教直接从人的立场回答道德问题,这样超自然地解释人生的信仰便被经验的解释所取代,推动了科学革命,确立了人就是自己的根本的世俗原则。所以五花八门的新思想新学说虽能出现,但只能喧嚣于一时,人们只须少许冷静,这些五花八门的玩艺便在理性的逼视面前消融了。所以马克思主义在其故乡不是明月没人欣赏。骗不了经受人文主义和启蒙运动洗礼的欧洲人。
   
   而东正教的俄国还是农奴制,偏僻落后,没发生人文主义觉醒,列宁的活动是从民粹立场上开始,借了马主义的名,完成的只能是统治权的更替,没发生出人权观念。正是在国际政治形势的大背境下我国从十九世纪末发生了知识界的人文主义觉醒,人的尊严抬头,到上世纪初构成了影响深远的新文
   
   化运动。共产党说20世纪中国的新文化运动是一次思想解放运动,宣杨的是资产阶级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是对封建礼教的挑战,它启发了民智,促进了对科学与民主的追求,知识界积极探索救国救民的真理。新文化运动的意义远远高出戊戍变法与辛亥革命,是子学时代之后的又一次大规模的思想解
   
   放浪潮。新文化运动的后期,十月革命的炮声传来,对马克思和列宁主义的传播日趋高涨,从此中国革命的方向发生了骤变:马列主义的入侵躜了空子下,思想解放运动夭拆。
   
   如果除掉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前边的定语“资产阶级”,这个评判就是客观的、正当的。新文化运动的确是一次思想解放运动。而思想之作为能力只属于人,不属于阶级。阶级是意识的产物,受进化所处阶段的限制,而意识总是从直观趋向概括,从个别趋向普遍。它的限制也将随认识的提高而进化。因而新文化运动是纯粹人性的思想解放,与资产阶级无关。它肇始18世纪的戊戍变法,康梁及其举子们只是知识分子,其要求是因知识带来的人性觉醒,不是资产阶级的。而且当时也没有足以发动变革要求的资产阶级。又而且,资产阶级本来所表达的就是平民。所以说新文化运动是一次纯粹的只与人性相关的思想解放,针对的是封建礼教,是纯粹的民主。共产党把“资产阶级”做为它的定语,是为自己的伟、光、正先行铺垫,是对历史的歪曲。
   
   马克思主义也只是做为西学东渐中的一个要素,以单纯学说的形态被引进。因当时的中国正如柏拉的洞穴人走出洞空,眼界大开,见到什么都感新竒,什么新东西都能产生足够强烈的刺激,引发兴趣。而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是朱明王朝初建,我国并没与欧洲同步发生人性觉醒,主要观念依旧是家天下,皇权。新文化运动的兴起就有些类似于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只是处在较初的阶段,激情的成分居多,还来不及进入反思,而对共产主义还只是一种介绍。最早的朱执信于06年《民报》发表的《德意志社会主义革命家小传》也只是当作一种猎竒的新鲜事加以介绍----在中国本土中并没发生出共产主义运动的萌芽,是两个外在事件阴差阻错地促成了共产党产党诞生:一是1917年的列宁主义的十月革命,它来的突然又猛烈,震惊了中国正莲勃着的知识界:有谁能去思考这场革命的性质,又有谁能从性质考察到它的前景?但它的确成功了,这是无庸质疑的,单凭成功了这一点也足以产生强大的冲击波,因西方的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国门还是刚刚发生的事,还保留着新鲜生动的记忆。列宁的十月成功至少具有坚船利炮之轰开中国的震撼力度,引起广泛而强烈的关注是很自然的。
   
   接下来的是巴黎和会,从感情方面激怒了国人,西学东渐变成了以俄为师,何况北极熊本就耽耽虎视,借着“外争国权”的情感膨账,斯大林、布哈林的文化入侵就如入于无人之境,在那个思想解放的浪潮大背景下,马列也是百花中的一支,百家中的一家,当然也有争放争呜的乎等机会,大独裁者斯大林的阴谋借以得呈。这就是共产党所以能在中国兴风作浪的原因。至于共产党成功的原因,那毛贼泽东已不至一次地感谢了日本皇军“大大的好”,那花花帅哥张学良才是共产党的大救星。这类史料极丰,无须多说。
   
   要说的是:少年毛泽东就想到占山当土匪,共产主义只是为他谋得一张皮。想当土匪的人会不会接受人文主义洗礼,是明摆着的。上世纪的早期是个英雄辈出,各显其能,各有用武之地的时代,当土匪也是一种显能,一种用武。中共成立(一大党章)到江西苏区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早期共产党就是匪类,只有功利的要求,没有丝毫内圣的自觉。所谓“毛泽东思想”不过就是“如何成功”的思考,求成功只能关涉功利,指向外物,涉及不到道理的真假,也涉及不到德性的善恶。所以毛泽东的一生在破坏一个旧世界方面是成功的,在建设一个新世界方面是失败的。因毛泽东思想只是如何破坏的思想。从他们占有了国家,毛泽东思想便转向“如何不失去政权”,阶级斗争为纲,反修防修,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学说,仅仅都是对“如何不失去政权”发生的担忧与思维。邓小平在政治上一点也不比毛温和,他所执的立场依然是“决不能失去政权”这条路线。无论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纲”说,“防修反修”或“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学说”,还是邓小平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四项基本原则”或“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其指向的都是“决不能丧失政权”。
   
   即便习近平看到了共产党人心尽失,可他的立志所在还是救党于未倾。因为他们就没有人文主义的起码觉悟,他是被党性裹胁着,缠绕着,他的智慧活动在党性内,尚不能把党当成认识的对象,相对着观察与分析,他又怎么能洞悉:当下中国的问题只是:共产主义到底在纯理上合不合法?政权不法造成的危机不是靠手术能解决的。
   
   所以我们说:我们民运与共产党不是个敌不敌对的关系,而是从人出发还是从党出发来看待社会、看待政治的问题,我们找不到对共产党进行人本主义启蒙的路径。
   

此文于2013年10月3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