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孙丰文集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本文的全标题是:不是记者应受“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而是习近平及政治局应受人文主义和启蒙运动补课,以促成自身的人本主义洗礼。
   
   事实正是凡经受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洗礼的,都必以人为伦理根据,伦的是人理,以人为唯一标准。未受洗礼者就必以某种教义为出发,伦的是教义之理。共产主义也是一种教义,虽非宗教,但它在人性之外,不出自人的生命,因而与人毫不相干,是某些人设计出来而后加给人的。教义的定义是:只要不是生命内的,不属于自然人性的,凡外部加于的就是教义。


   
   《共产党宣言》就是共产主义制度的原则,是外部强加。因而是教义。凡共产主义国家都形成出意识形态,这是为什么?就因这些国家的制度不是从人出发,所伦是党理而非人理,才有别于人理,因有别于人理才必成形态。只要是人自不自觉都伦人理,是人能不从人出发?只要所伦是人理,谁还去理会党?党理下架就是修正主义,和平演变。一和平演变哪还有党?所以党理必须天天讲,一不讲它就被遣忘。这就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机理所在。
   
   共产主义说教产生于欧洲,却命如昙花,欧洲人不接受它。这是为什么?就因欧洲发生过文艺复兴,又跟上启蒙运动。欧洲人从中古时代的以神为中心的权威政治中觉醒过来,确立了个人价值,肯定现实人生的意义,从宗教神权主义文化转变为世俗文化,形成了人文主义思想,肯定了人才是生活的创造者和主人,提出了文学艺术着力表现人的思想与情感,科学为人的存在谋求福利,教育的目的是发展个性。如果说中古以前的人是为神而活着,听命于教义和权威,那么文艺复兴就是从神学和教义的紧固中挣脱出来,为自已而活。用人性对抗神性,用人权反对神权,倡导个性自由以反对人身依附。文艺复兴运动的伟大意义就是从神的尊严里回归到人的尊严。
   
   现代的之文主义思想始于文艺复兴,发杨光大于启蒙运动。在启蒙运动中,人文主义即不依靠宗教直接从人的立场回答道德问题,这样超自然地解释人生的信仰便被经验的解释所取代,推动了科学革命,确立了人就是自己的根本的世俗原则。所以五花八门的新思想新学说虽能出现,但只能喧嚣于一时,人们只须少许冷静,这些五花八门的玩艺便在理性的逼视面前消融了。所以马克思主义在其故乡不是明月没人欣赏。骗不了经受人文主义和启蒙运动洗礼的欧洲人。
   
   而东正教的俄国还是农奴制,偏僻落后,没发生人文主义觉醒,列宁的活动是从民粹立场上开始,借了马主义的名,完成的只能是统治权的更替,没发生出人权观念。正是在国际政治形势的大背境下我国从十九世纪末发生了知识界的人文主义觉醒,人的尊严抬头,到上世纪初构成了影响深远的新文
   
   化运动。共产党说20世纪中国的新文化运动是一次思想解放运动,宣杨的是资产阶级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是对封建礼教的挑战,它启发了民智,促进了对科学与民主的追求,知识界积极探索救国救民的真理。新文化运动的意义远远高出戊戍变法与辛亥革命,是子学时代之后的又一次大规模的思想解
   
   放浪潮。新文化运动的后期,十月革命的炮声传来,对马克思和列宁主义的传播日趋高涨,从此中国革命的方向发生了骤变:马列主义的入侵躜了空子下,思想解放运动夭拆。
   
   如果除掉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前边的定语“资产阶级”,这个评判就是客观的、正当的。新文化运动的确是一次思想解放运动。而思想之作为能力只属于人,不属于阶级。阶级是意识的产物,受进化所处阶段的限制,而意识总是从直观趋向概括,从个别趋向普遍。它的限制也将随认识的提高而进化。因而新文化运动是纯粹人性的思想解放,与资产阶级无关。它肇始18世纪的戊戍变法,康梁及其举子们只是知识分子,其要求是因知识带来的人性觉醒,不是资产阶级的。而且当时也没有足以发动变革要求的资产阶级。又而且,资产阶级本来所表达的就是平民。所以说新文化运动是一次纯粹的只与人性相关的思想解放,针对的是封建礼教,是纯粹的民主。共产党把“资产阶级”做为它的定语,是为自己的伟、光、正先行铺垫,是对历史的歪曲。
   
   马克思主义也只是做为西学东渐中的一个要素,以单纯学说的形态被引进。因当时的中国正如柏拉的洞穴人走出洞空,眼界大开,见到什么都感新竒,什么新东西都能产生足够强烈的刺激,引发兴趣。而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是朱明王朝初建,我国并没与欧洲同步发生人性觉醒,主要观念依旧是家天下,皇权。新文化运动的兴起就有些类似于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只是处在较初的阶段,激情的成分居多,还来不及进入反思,而对共产主义还只是一种介绍。最早的朱执信于06年《民报》发表的《德意志社会主义革命家小传》也只是当作一种猎竒的新鲜事加以介绍----在中国本土中并没发生出共产主义运动的萌芽,是两个外在事件阴差阻错地促成了共产党产党诞生:一是1917年的列宁主义的十月革命,它来的突然又猛烈,震惊了中国正莲勃着的知识界:有谁能去思考这场革命的性质,又有谁能从性质考察到它的前景?但它的确成功了,这是无庸质疑的,单凭成功了这一点也足以产生强大的冲击波,因西方的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国门还是刚刚发生的事,还保留着新鲜生动的记忆。列宁的十月成功至少具有坚船利炮之轰开中国的震撼力度,引起广泛而强烈的关注是很自然的。
   
   接下来的是巴黎和会,从感情方面激怒了国人,西学东渐变成了以俄为师,何况北极熊本就耽耽虎视,借着“外争国权”的情感膨账,斯大林、布哈林的文化入侵就如入于无人之境,在那个思想解放的浪潮大背景下,马列也是百花中的一支,百家中的一家,当然也有争放争呜的乎等机会,大独裁者斯大林的阴谋借以得呈。这就是共产党所以能在中国兴风作浪的原因。至于共产党成功的原因,那毛贼泽东已不至一次地感谢了日本皇军“大大的好”,那花花帅哥张学良才是共产党的大救星。这类史料极丰,无须多说。
   
   要说的是:少年毛泽东就想到占山当土匪,共产主义只是为他谋得一张皮。想当土匪的人会不会接受人文主义洗礼,是明摆着的。上世纪的早期是个英雄辈出,各显其能,各有用武之地的时代,当土匪也是一种显能,一种用武。中共成立(一大党章)到江西苏区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早期共产党就是匪类,只有功利的要求,没有丝毫内圣的自觉。所谓“毛泽东思想”不过就是“如何成功”的思考,求成功只能关涉功利,指向外物,涉及不到道理的真假,也涉及不到德性的善恶。所以毛泽东的一生在破坏一个旧世界方面是成功的,在建设一个新世界方面是失败的。因毛泽东思想只是如何破坏的思想。从他们占有了国家,毛泽东思想便转向“如何不失去政权”,阶级斗争为纲,反修防修,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学说,仅仅都是对“如何不失去政权”发生的担忧与思维。邓小平在政治上一点也不比毛温和,他所执的立场依然是“决不能失去政权”这条路线。无论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纲”说,“防修反修”或“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学说”,还是邓小平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四项基本原则”或“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其指向的都是“决不能丧失政权”。
   
   即便习近平看到了共产党人心尽失,可他的立志所在还是救党于未倾。因为他们就没有人文主义的起码觉悟,他是被党性裹胁着,缠绕着,他的智慧活动在党性内,尚不能把党当成认识的对象,相对着观察与分析,他又怎么能洞悉:当下中国的问题只是:共产主义到底在纯理上合不合法?政权不法造成的危机不是靠手术能解决的。
   
   所以我们说:我们民运与共产党不是个敌不敌对的关系,而是从人出发还是从党出发来看待社会、看待政治的问题,我们找不到对共产党进行人本主义启蒙的路径。
   

此文于2013年10月3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