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孙丰文集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和学界有关“宪政”的呼声抬头。有人认为,西方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有人借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之时,打出“改革已死,宪政当立”的旗号,提出在中国实行西方宪政的基本理念和基本主张,认为“中国梦即宪政梦”;还有人论述了“社会主义宪政”的概念。可见,宪政话题已不是一个单纯的学术论题,而是必须回答的现实的政治问题。邓小平同志鲜明地指出:“资本主义社会讲的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民主,实际上是垄断资本的民主,无非是多党竞选、三权鼎立、两院制。我们的制度是人民代表大抬大会制度,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制度,不能搞西方那一套。”(《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40页)邓小平同志的思想,在今天仍然极具现实针对性。
   


   
   
   
   先不说该文所立之“理”是真是假,是是是非,只看行文的引用,便知作者在目的上就不是为明理,而是拍马溜须舔屁屁。是为放火的州官禁百姓点灯提供口实。宪政姓资还是姓社,乃是一个纯理问题,凡理论就必须获得公理的支持,道理的真假靠证明的支持,不靠权威的武断,抬出邓小平就是拿大旗作虎皮去吓人嘛!
   
   
   一、理论是理性内的以公理为支持的证明推进
   
   
   理论为什么必须是理性内的?
   
   答曰:因为人类是有理性能力的物种。理性能力表示人除非不行为,只要行为就必是被理所支配。有理性能力的物种得靠了理性才能活动,因而理性能力的物种不活动在理性以内又能活动在哪里?
   
   何为公理?
   
   理者,反映事物联系的,特别是因果联系的语言构造。因而有效之理必须不自身矛盾,能够自圆。而且这无矛盾性必须被公理所证明。“证”就是一立论通过环节的过渡,还原到可直观的始源。所谓“明”,就是“被直观到”。道理之被直观,有的须通过实验,有的须对立论的解折,还有的是不证就自明。
   
   
   不证自明的道理就是公理,公理是永恒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凡事物都必是某种事物”就是一公理。因为是事物而又不属某种或某类的事物是没有的。又如:“凡事物都必有本性(本性即质的规定性)”,没有本性的事物也是没有的。但还有一些公理其实是由经验证明而获,并非先经验的自明,如:“人是有死的”。但因在人类经验里找不到相反的个例,也就成了公理。凡理论活动,其所立之论都必须:要么能归属进公理,要么是从公理里推出的。否则就无效。几何学就是建立在少数公理上的关于空间的复杂关系的学问。逻辑学是保证立论出于公理的一般性规则的学向。
   
   只要杨晓青回答,你写文章是不是为阐明道理?若说“不是”,那你干脆去死!若是,那么----你的论证就必须限制在与公理的联系内,而不是靠强人名声的庇护。所谓公理限度内,就是只许用公理来证明立论的真假对错,公理以外的支持一概无效。因为公理是不证自明的。也就是保证立论的两要素,“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能从公理里通过,即由推演直观到公理对“宪政”,对“人民民主制度”的验证,直观“宪政”怎么就属于了资本主义;并证明“民主”的这个“民”是怎么先天地被拆分为资产阶级的,与人民民主的。
   
   杨晓青须拿出公理的证明,而不是强人(邓小平)威权的压服。其证明必须达到下述例举的普遍性:公理:“人是有死的”,邓小平是人(此为推进环节),所以邓小平有死(此为绝对有效之结论)。这个有效性可应用于任何人类个员而绝无差错。“宪政属于资本主义要素”之立论必须达到这一例论证的有效性,否则就是蛮缠。杨的立论仰仗的不是公理,而是“邓小平同志鲜明地指出”这个权威屁护。所以杨晓青不是在说理,而是助纣。可耻而不知耻的是她竟想用“鲜明”来获睛来,事关学问,只是个成不成立关系,与鲜不鲜明又有何干?邓小平的话是意志的祈使,命令或驾驭,是用于让人“干什么”的,不是用来回答“是什么”的。“干什么”目的在于求治(求治也是功利)。而“宪政”姓不姓资却归属为“是什么”的探索,凡回答“是什么”的都属理的真假问题,探讨的是真迹而非实际。这位教授连真理只回答“是什么”,不问“如何(即怎么干)”,即真理只追真际不问实际,这个知、行的区分都模糊不清,其教必是误人之教,其授必也是逐利之授。这那是治学,分明是在傍依权势,
   
   
   彭真说了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被广泛引用。这种引用虽与他也是政治强人有关,但他的话至少含有公理要素,这样的引用就不受指责。杨教授要拍马,至少也得拍这种贴点谱的屁,别嗅到屁味就拍。
   
   
   不错,政治强人放的屁多般都有效,邓说要开枪杀人,果然就开枪杀人了!这是有效,但邓的话虽能杀人却不能支持起道理的必然为真。杨太须记清:学问求真迹,功利求实际。你的行文名义上是做学问,可学问的可靠怎么可以弃掉公理而用势力来支持呢?你可是个马屁学教授。
   
   
   二、“民”是不可抗事实,“主”是主观事实。因“民”来源于不可抗,故而“民主”是不可抗之秉授
   
   
   “民”不是强人用势力支撑起的一个虚名,而是物质世界的不移事实。因而,民主就是物质世界的不移事实的,自身主宰自身,在大自然的势力范围,能看到的只是生命的先天独立并完满,这属于自然力律的势力因而不容讨论。生命的先天独立并完满一旦从后天意识里通过,在客观世界看到的生命独立并完满便被意能力识所意识。客观生命的独立性被主观意识所经验,意识把生命的客观独立并完满性翻释成主观的经验----就是民主。这一立论的直观说法就是:我的生命只能是我来实现,当然也只能是由我做主。因而说,民主就是谁的生命谁作主。
   
   
   民主既就是谁的生命谁作主,难道只有社会主义条件下的“民”才是民,资本主义条件下的“民”能不是民吗?“民”乃是天造,凡天造、天授的都是不可抗事实,要不我们祖先怎么能说“天命之谓性”,并且“性相近”呢?性相近就是凡性都是不可抗而有,因而也不能由人力去移转。这“民”就不受姓资还是姓社的转移,所以邓小平那儿孙,江泽民那孙子,在中国是人,在中国吃、喝、阿、尿、睡,落籍美国后还照样是人,还照样吃、喝、阿、尿、睡。那最能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薄熙来,其子薄瓜瓜到了英国、美国,没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供他坚持,也没有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供他捍卫,他不是还照样往下活,照样玩跑车泡妞儿吗?这证明人(即民)是超阶级、超党性、超价值的事实,因而人的生命里有些什么就让人自由地去实现什么,没有一个公理能对共产主义民主提供支持。就是说,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无法从公理里通过。是毛泽东、邓小平的私理,特色说的就是私理。
   
   
   习近平不是了讲了“党政、国家机关部门高级干部‘裸官’情况,直系亲属在境外外国持双重国籍……已形成三大特色和三大民怨、民怒、民愤”了吗?因而这话就证明“党政、国家机关部门高级干部也都在内心并向亲属承认资本主义民主才是真正意义的民主,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要优越得多,要不哪来的“裸官”?所以说邓小平的话并不对道理的真假负责,他只对自己的权威负责,因而只是一副奴隶主嘴脸,因而邓小平才是真正的黄世人,周扒皮、刘文彩、牟二黑、座山雕。邓小平的“民主”就是吃人不吐骨头。也只有三权鼎立、两院制、多党竞选的民主才能保证平民的公民地位。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制度就是共产贵族的世袭制。
   
   
   西方的国家是建立在自发约定理念上的,而共产党的国家是建立在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理念上的。人民所要的民主当然与共产贵族所要的不同。
   
   
   “民”是客观事实,既不姓社也不姓资,“民”是超越姓社与姓资的纯粹事实。它与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这两个条件毫不相干!杨晓青的文章又长又臭,读到最后只得出附炎趋势,助纣为孽,助狼吃羊这个帮闲结论。
   
   我们虽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可我们能说出四海皆准的话。杨太不服你来驳一驳,试试。
   
   邓小平的屁也是臭的!
   
   在理性面前人人平等就是:人人都是理性存在物,因而必须接受同一个理性标准和同一个思谁方法论的证明规则。不错,人民吃了无尽的苦,并且还在吃苦。但我们可以自信地说,共产党里一定要有相当的一批人为自己的无道理单。
   
   因人说话行事是在理性能力形成后,也就是只有在理性支配下才可能。因而就是以公理为出发,日常生活涉及的是具体,凡具体事态都可直观,具体事态本身就具有校正功能,不必每言每行都必追到公理。但专门的说理,就必须保证理的所出或所归基于公理。这是一切在目的上就是为了说理的议论所必须。邓小平的话不是为明理,而是为功利。不管他是鲜明地或是腐臭地指出,都只是祈使,是命令。不足为训。邓小平那不会画画也不会写字的闺女却当中国美协主席,邓小平要说邓琳比齐白石、张大千高出千倍百倍,你杨晓青是否也要抱抱邓琳的大腿?
(2013/10/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