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孙丰文集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在“马克思主义报道观”这个师出之名下,真相就成了“负面”,党的事业,革命的需要则成了“正面”或“主旋律”,欺骗、造假、压柞才可畅通无阻,如入无人之境!
   
   根本就没有什么“马克思主义报道观”,这个问题只须回答“人是天造”,还是“主义、制度”所造?天造之物只能服从天。“主义”造的东西才能服从主义,制度造的东西才能服从制度。这个理再清楚不过,谁也不能对此做狡辩,管他毛泽东还是秦始皇或是习近平。自然界的事物只能服从自然,人又焉能例外?秦始皇和汉武帝都不想死,当然他们没意识到这就是用自主的意志对自然的挑衅,他们拚命搜求术士、神汉,念符、颂经、作法、熬药、炼丹,却还是得死!死与生都是自然的规律,岂是意志所能违抗?但因人是在后天里形成出自主能力,一切行为才都是自主地发动,而且人的自主行为都被能力所经验,就给人造成一种误解:好像人是完全自主的。那马爷克思所异想的共产主义就成立在这个误解上。只有把人理解为完全的自主之物共产主义才有可能,它的教义的全部就是要人照着它的规范来做人,他就漏掉了要“做人”必须依“已是人”为前件,如果尚未来世又哪来的“做人”?可人一旦降临到世界,也就有了他的全部属性了,“做人”不过就是属性的实现,在人的自觉里叶做实现,还原到一般事物就是表现。事物不可能表现其所没有的属性,所以人如何做人不可能做到自然所授予他的属性之外去。而那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却就是一种命令人们去做天命之外的事的主张。他就犯了与秦始皇、汉武帝想长生不老一样的错误,马克思主义是一种让人不再服从自然律的主张。


   
   
   马克思没有解决的问题是:人的自主能力只不过是人服从自然的一个环节,由于这个环节人便有了对自我的意识,由对自我的意识来经验自身,由经验自身来享受生命,体现价值。所以人的主体性能力的意义只是对自身的,它并不改变人依旧还是自然事实这个根本性质。所以人归根结蒂所服从的还是自然律,就是说:人并不因能自律而改变仍旧是他律事实这个本质。人的自律只是服从他律的一个环节,归属为他律,自律只是他律的一种表现,所以不能用自律来对抗他律。共产主义就是一种用自律来取代他律的妄图。那马克思所以犯这样的罪过就是因为:人人都能汤水不漏地经验自律,却不能经验对他律的服从。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只仰仗了自律,没有把自律放归进他律加以计算的错误主张。
   
   
   中共要记者“坚持马克思主义报导观”,这个规范是否合法呢?首先要完成“报导”在人类生存中的定位:因为只要人不死就在人生中,人生又必是共同联系的,彼此关爱与协作就势不可免。人的活动是既有情又伦理。生命无差别,命运却是交织在同一背景中。就如孟子所说:“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这个“不忍人之心”不是故意,不是事先的计划,不是目的,而是不能避免----人就是这么一种东西:除非看不到,只要见到,就不能不顿生同情、怜悯、悲伤。这不是任何主义,任何制度让人这样的,而是只要是人又在人的环境里,就无法不这样。也就是路见不平不能不顿生相助之心,不能不生锄强扶弱之心。这属于情的方面,理可以引导情有秩序的发作,但理并不能禁了情。生活中发生的事件必引起关注,这仅仅因为人是人,不是因为什么马克思或驴克思的主张。所以在报导问题上只存在着是否是真相,根本不存在什么正面、负面。
   
   
   在报导问题上所能据依的原则只能是人性,因为他或她是人,才有对不幸者的同情与对强权者的愤怒,这与马克思或驴克思主义无关。孟子是前372--前289年时人,马克思是1818--1883时人,前于马克思二千多年,人们已经“皆有不忍人之心”了,凭什么要用他的主张来代替我中华文化的“皆有不忍人之心”?在中华文化经典《诗》、《书》、《礼》、《易》里都有当时生活风貌的记载,可以看成是当时的报导,证明我中华的报导原则已经承传了几千年,凭什么要用马克思主义的报导观来取代我形成几千年的报导观呢?共产党的话完全说不通!
   
   
   所谓“马克思主义的报道观”其本质又是什么?
   
   
   它就是把人从对大自然的服从里割离出来,让人不用对自然的服从来看待周围的事态,而用一种不同于自然规律的特殊立场来对待所见所闻。这种立场就是不讲人情人性,而用无情的迫害来迫使人们屈服。共产党不仅从创立以来的全部历史是这样,而且它所以有“党”与“政”两套系统,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其实,党就是政,又何需两套呢?当省长的李克强不可能与当省委书记的李克强有不同的两套智慧。当了书记就是党在领导,当省长就不是?同一个人当书记一点也不会比他当省长的智慧高出点什么,那有何必分成两套呢?
   
   
   那个叫薄熙来的狂人在县委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省长、部长、直辖市委书记的位置上所展现的是同一个德性----欲无止、色无度、心狠手毒,并没因做党委记而有丝毫正派,共产党所以要有两套系统是以对人的控制为出发的。它在行政之外所以有一套政治系统,是用为内部控制的。共产党特别于任何政党,就在于它既敌视外部,又防范内部,它的政治系统就是用于内部的特务系统。所以“马克思主义的报道观”不是别的,就是只许全党全国服从中央,不准报导真相。因为共产党自知自己是霸道是土匪。自知失道不得人心,当然就害怕真相。它的“马克思主义的报道观”就为撒谎、欺骗、施以暴政找到了师出之名:这个师出之名使报导从真相与造假变成了正面与负面,变成了大方向与小支节,变成了主旋律与微不及提的琐事,变成了正能量与负能量。从一切服从组织服从党的原则出发,上一级的官员把伤天害理的事交到下一级的官员手里,下一级的就没有办法拒绝,因为他处在“党组织”这个精神架锁里,一句“这是党对你的考验”就是杀人放火也只有往上冲。共产党党性的功能就是:它给孙悟空载上了金箍咒,使他们全都丧失了独立的人格。共产党就是宗教裁判所呀!
   
   
   如果共产党与人的本性是一致的,那么在报导问题上就只有是真相还是造假,不存在正面与负面,从人出发只有真才有善,才有美。不打算从人出发才要强调“坚持马克思主义报导观”,因为他们心里已由自已评定了:自已就是些大坏蛋、大恶霸,才不敢面对真相,才要用党的事业、党的利益为“正面”,当然真相就成了负面的,只有被判为“负面”才可去掩盖。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报道观”的秘奧所在。
(2013/10/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