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孙丰文集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倒是中共急需人文主义启蒙的补课(1)
   
   
   多个中国传媒工作者报道----“中国政府通过中宣部等部门从10月中旬起在中国各地对25万名传媒记者实施再教育,以期统一宣传腔调”。进修内容包括“要拒绝提倡人权和民主这些“攻击中国共产党领导层”的声音,也要批判要求新闻自由与宪政的声音;……”进修的记者们预定2013年底考试,合格者2014年1、2月可获更新记者证,不合格者容许补考。
   


   
   我要阐明的是:1)新闻报导只有真实与虚假,报导者的态度可能有尽心不尽心,水平有到没到;2)人权和民主和宪政是来自天命呢,还是来自提倡?3)政党的本能就是攻击,并从攻击中求得整体公平,共产党领导层恐惧攻击证明他们的个人智慧达不到政党所需的水平;4)根本就没有什么“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有的只是人命是天赋还是主义赋?5)用更新记者证来敦促记者“合格”,是不是最高最活的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是马主义的还是秦始皇主义的最新发展?答曰:爷俩比东东,都一样!证明了共产党是以侵犯为理念的黑社会组织,贯彻的是绑架政治。
   
   
   1)新闻报导只有真实与虚假,报导者的态度可能有尽心不尽心,水平有高有低。
   
   新闻是一种文体,包括消息、通讯、动态、简评、采访、特写或速写。从这些体裁上便可看出,新闻应有社会价值。所以要“新”,即要及时;事件要准确(真实不含糊)要有起因、发展经过、最终结果;事件要具有较普遍的社会意义。所以新闻只应求真实避造假。报导者呢?有态度上的尽心与不够尽心,水平上有到不到。这是报导者的内在修身问题。除此再无别的。新闻无正负,也没有正确与错误,新闻也无党性,只有从人出发以人为归宿。只要你把事件的原因逼真地追踪出来,严格地把演变与发展的过程描述出来,把后果显露,这就够了,它的意义就全在其中:只要真,就必善,(不官那事件是建设性还是破坏性,涉及的是百姓,还是官员,或最高层的官员)只要真实,就有解,就必获公众认可,就有促使人自我反观的功能。否则怎么能有全人类一口同声的真、善、美呢?
   
   
   绝对没有负面新闻,只要真实报导,就不产生负能量!
   
   
   共产党所以能造出“正面与负面报导”,能造出“正能量与负能量”,是因它不是从类标准为出发,而是以自身利害为出发。难道共产党不是人类成员?若是它就是一个部分,而类是整体;若是它就是中华民族里的一个小撮,而中华民族是全体。它又有什么理由不以自己的类为一切合法性的根据?可共党只是人类的一个极小的局部,谁给共产党局部>全局的权力?谁给共产党部分∈整体的权力?都没有!那是它自封的。
   
   2)人权和民主和宪政是来自天命呢,还是来自提倡?
   
   2)所谓人权,就是公共联系下的公民的人格独立性:人的资格只能问:公民或人类成员是天的还是什么主义、制度的造物?如果承认人是天(自然律)的造物,那就得承认人的资格是天的授予,不是主观诉求,因而全类无差别。人的资格是天赋而非党给,党有什么权力从天那(即与大自然的怀抱)里夺走人的只服从天律的权利?人权是先验的天命的。人是自然的造物,人就有充分理由说:在自然律之外,对任何外力的塑造企图都有严正拒绝的权利。任何权威都不得在自然的赐予外别有染指。大自然给了人些什么,人就有完全的权利来实现什么,享用什么,体现什么!这不是任何政党该干涉的!凭什么不许记者报导人权?哪个天,哪个自然律给了习近平、刘云山拒绝报导人权的授权?共产党“拒绝人权报导”也总需交待一个出处吧?这个出处在哪里,是什么?习近平的出处是习仲勋先生和齐心女士,刘云山的出处我们不得知,但可以肯定:他的出处也是一位老先生和一位老女士,基于此,他们两人有义务为“拒绝人权报导”找出一个可直观的、说得通的理由。否则他们两个人就是恶霸、无赖,党棍、绑匪,就是在绑票,那些正被“再教育”的记者就是他们绑的票。不发合格证就是他们要的赎金。泵来这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就是靠绑票来治国呀!这耳近平是绑匪之首呀!
   
   
   所谓民主,就是我在世界上往下活,我的生命当然由我来作主,难道这不是自然规律的正当防卫吗?人用什么来主?答曰:用意志。可降生之时人并无意志!习近平有吗?刘云山有吗?都无!是什么力量让人有了意志的呢?不还是那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自然神吗?是习近平还是刘云山能抗拒意志的形成?都不能!既然没人能抗拒意志的形成,又怎么设想禁止意志的自由表达?我来捉醒习近平、刘云山,人的意志只是人的物质性的一定机能,物质能无性吗?既是物之性又怎能设想不让物表现性呢?你们俩不只是坏、恶,更严重的是愚昧无知,而且冥顽不教!
   
   
   何为宪政,所谓宪,就是不得有例外,宪政即全体成员在法律面前没一人例外的政治。所谓君主立宪,即君主在宪外,享受特别权利的政治。至于宪政实不实用中国,这不是可见仁见知的问题,它说的是人是天然还是人然之物,若是天然的,那么其先验之性则无一例外,宪政只是在人的世界里对天力(自然力)做了承认并遵守之。即既然天是按照无例外的原则造人的,那么在人力造成的主观联系的世界里也没有理由不守天规,不遵自然之律。凭什么不让提倡不准争取?宪呢?只有一个解释:即共产党是建立在特权、特利上的,是坏蛋!如果共党不是好蛋为什么不履行常人之则和自然之律呢?
   
   至此,我们证明了所谓宪政,就是人造的政治钦域应天规即自然之律。不是自然律来遵守党性。灭党性回天律是社会健康的不二法门。宪政就是不要特权的政治。宪政就是出自自然之律,合乎自然之律的政治。
(2013/10/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