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孙丰文集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福州市委与赵忠祥
·为迎接民主新高潮,请停止门户内手脚
·青晴说对了,“解体共产党”才是重中之重!
·胡锦涛,前方悬崖!——拘捕赵岩一事剖析
·也驳“中国照搬西方的政治体制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总统也得自爱!——步丁子霖也致法国总统
·胡锦涛不想对八九民运重新定性,八九民运却必定要对胡锦涛定性
·李肇星就没个脸,他丢个啥?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胡锦涛不会放下屠刀——评全国公安大练兵的讲话
·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个腐败的问题
·共产党就是腐败的原因,在保留腐败原因的条件下怎么能反了腐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这题目是冲着官媒“意识形态领域干部要敢于对网民亮剑”而发的。
   
   《人民日报》刊文《关键时刻敢于“亮剑”》,称中国微博情绪令人看不懂,在互联网上,越是偏激的、攻击性的言论,越有人叫好,越是理性和正面的表达,越有人起哄甚至围攻。这种一边倒的网上舆论倾向,一个原因是我们的一些领导干部,关键时刻不敢亮剑,更在一定程度上放纵了偏激思想。在意识形态领域,干部要学习主人公李云龙狭路相逢勇者胜的“亮剑精神”,不能畏手畏脚、左右摇摆。


   
   
   若共产党是好人,他“亮”的就是理而不会是剑。就因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有理性就是处处、时时、事事都以道理来解决问题。有理性的存在物凭着道理不亮却去亮剑,这是为什么?就因它本身无道理,不讲道理。而且知道自已一贯不讲道理,在平等的讲道理方法靣前共产党是一天也维持不下去的。它所以所亮的是“剑”而不是“理”就因人民在那里讲道理,把它讲到了理屈词穷,它没理可讲,它才拿剑来对付理,拿兵来对付秀才。
   
   “共产主义”是一种把独立个体合并为共体的主张,字面上所鼓吹的“共”看似针对的是“产”,“产”对着的是非意识能力物质。可无意识的物又怎能知什么“共不共”呢?除了人类,别的物都没有理性,都不能意识。那马克思是人,只能用人类的语言又只能活动在人类中,因而他的“共产主义”说教所针对的就决不是无意识的“产”,而是有意识的人。因为只有人,并且用了意识才能懂得“共不共”,所以实际上共产主义的“经济决定论”做为一种意识,其所“共”的就不是“产”,而是人,即人的意志。
   
   
   可人是一种什么东西呢?若不先回答这个问题,就去设计社会制度,便必是盲的,如无根之木,造成的是浩劫。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人是个体的、并且独立的,意志是属之生命独立性之内的。因而共产主义就是一种取消人的生命独立性的主张,因意志是生命独立性之内的,所以共产主义就是一种只许官方意志不许个人意志的制度。也就是林副主席讲的:“全国人民要有一个统一的思想”。可既是“全国人民”,因而全国有多少独立的个人,就有多少个思想主体。虽说人在本性上无差别,但个性上却总是绝对差别的。怎么能够设想绝对差别的个性表现为一个意志呢?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禁言!因而共产主义也就是焚书坑儒主义。焚书坑儒是从方便于统治出发,但人的个性差别却是先验的事实。从方便于统治为出发当然无从理解诸子百家的争呜。可是今天的人们,却不能不承认中华文化的主脉正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学派林立所造成。禁言能方便了统治,学派的林立造成的却是进化,而且学浓迹又是生命独立性的必然表现。
   
   
   达尔文发现并创立了进化论,人类的历史也记载了社会处在进化中。那么,人类理智所争取的是不可抗拒的进化呢,还是为统治的方便?《人民日报》所谴责的“偏激”,正是人类理智所争取的不可抗拒的进化,《人民日报》所扼守的却是统治者的“统治方便”。这一论点的理由是:不只是习近平是自然事实,中国土地上的每一个分子都是自然事实。既然人人都是自然界的一分子,凭什么要由共产党来说了算?什么狗屁的“革命两万五”,难道“革命两万五”还能比大自然对人的造就更根本,更始源,更不可抗?只有自然律才是唯一的合法性,革命合法性就是抢夺合法性,强盗合法性。人类的文明史正是有有限的(抢劫)合法性向自然规律为唯一的合法性的挺进。
   
   
   共产主义意识就是特权阶层的“我的也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他们又怎么能看懂“我的精神是我的生命的构成部分,因而我的生命当然只应由我来作主”这种普世真谛呢?
   
   
   做为特权的共产党,它习惯的只能是不受公理制约的气指颐使,他们不会发生常人意义的对“偏激”的理解,因为“共产主义”是一种以特权为正当的主张,本身已是偏激,而且极端。
   
   
   共产主义偏激在哪里呢?答曰,它偏激在对“人是自然界里的无差别的事实”,因而“在社会资格上就不许有差别”这个最一般的公理的抗拒上。《人民日报》所谴责的“偏激”是以“共产党”的极端偏激为正理,因而把那些以“人是自然界里的无差别事实”为根据,用以争取“社会资格上的无差别性”的人判定为“偏激”。共产党不懂得“人是自然界里的无差别的事实”,当然就不能为“偏激”追出一个客观的出处。他们对“偏激”的讨伐正像宗教混战中异端的帽子总是扣在失势者头上一样。须知,对利害的意识总是不自觉地与自我的意识连在一起,混为一谈的。
   
   
   其实“偏不偏激”是有客观标准的,这个标准就是任何事物所以“是”该事物的这个“是”字。因为----人在本质上是“是人”,而后才能“做人”。可又只有在能“做人”之后,才反转过来意识到自已“是人”的。人可以滴水不漏的经验到自已是如何做人的,却不能经验自已是怎么“是人”的。人的实践理性,不是经了严格的训练或洗礼,就把握不到是人的“是人”来规定“做人”。因为只有在“做人”的限度内,才有个“如何”问题,在“如何”的范围内才涉及到“应不应该”,“正不正当”。(而所谓“偏不偏激”只是“应不应该”或“正不正当”的一个档次。)在“是人”的问题上,只有必然性,(即当且仅当性)不存在什么什么应不应该、正不正当。就是说,在事物之“是”什么的问题上,永远没有“应不应该或正不正当”,即永远不会犯错误。因而就不存在“偏不偏激”问题。只有在“如何做”的问题上,才有“应不应该或正不正当”,才有犯错误可犯,即才有偏不偏激问题。自然规律永无错误,错误永远犯在统治者。
   
   
   因为“偏不偏激”只是评价,而非对“是什么”的肯定。能被评价的只能是“怎样去干”(即事物的可能性),亦即以上说的“如何做人”。也就是说只有在“如何做人”的限度内才可能有“想干什么”或“怎么去干”,其“所想”与“所干”才有该不该、当不当的问题。而“该不该或当不当”只能依据着一个不移的源泉来判定,因为只有不移的,才是可靠的,才能用为标准。而想法或做法是可选项,是可变的,不是不移的,当然不是可靠的。只有追到其是否出于源泉,合乎源泉,才能作出“该不该、当不当”的评价,或干脆说只有主观性才是可评价的。因为主观性才有多个自由度,才既可以这样也可以不这样。凡出于源泉的就是应该的、正当的,凡是违反源泉的就是不该的,不正当的。所以对事物之“是该事物”是不能作评价的,因为任何事物之“是该事物”是不能逃避、不能选择,没有自由度可言的,你评价它不评价它它都这样。
   
   
   人是非选择的自然事实,遵守无所不在的自然律,所以人应怎么思想,怎么行,只服从人之“是”什么。因为“人之是人”是不可抗的,无从选择的。但官方的意志却也是意志,也是选择,并非不移,就没有理由要人人都服从。只有经了全民意志的选择,才能取得最高合法性。主观能力所能够的选择,必须出自非选择的不移事实。人的是人是不可选择的,其最概括的表达就是:生命是独立的,因而意识属之独立的生命,是绝对有差异的:你是你的,我是我的,他是他的,只要行为不是对他人的妨碍,就是正当的,就是大自然批准了的。凡被大自然批准了的,社会就没有理由去限制。
   
   
   试问共产主义又是出自什么,属之什么世界,遵守什么原则?共产主义出自老马的设计,属之主观世界,服从多自由度的选择,它就在客观上剥夺了处在权力之外的人的思维资格,是一种只给特定人群以自由。因而共产主义是反自然律的,反人性普世性的,是一种真正的偏激。理应铲除。
   
   
   经了79的批判和89的成熟,可以说中华民族已成熟到把“打倒共产党”做为最高组织纲领和鼓动纲领的历史阶段。打倒并必须打倒的是“共产主义”这一人造的文化,这一吃人制度,而非针对加入进共产党的人。对于共产党人,只能取犯了多少罪,给予多少惩罚。特别是海外,已不需要遮遮掩掩,不需再绕圈迂逥,直接地喊出“打倒共产党”以为最高的时代使命。应高举的是赤裸裸的宪政旗帜,不是经了“社会主义法制”遮掩的宪政。在宪政辩论中那种硬把“社会主义法制”扯为保护色的做法是没有力量的,违背历史的成熟的,阻碍历史进程的。历史成熟到什新水平,就应有与成熟相适用租同步的口号,以为组织的旗帜。网上的與论应更进一步鲜明:民主就是消灭共产党,扫荡共产主义!只应与共党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2013/10/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