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孙丰文集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本篇只批判习近平“坚定地开展‘清党’运动”的最新的工作指导精神”中说的:“首先要全党展开政治思想教育,坚定党性,如何坚定党性,就是要纯洁党性,如何纯洁党性?就是要端正我们的共产党员的理论。这个理论,首先是马克思的理论。不认真学习马克思的理论,我们就搞不清我们要走什么样的道路,坚持什么样的信念。” 这一小段。读者便可见共产党这些官是多么的草包,多么的不学无术。


   
    共产党的官真是好当,十几亿人的元首竟不知什么是“教”,什么是“育”。悲乎!
   
    什么是“教”,什么是“育”?
   
   “教”是人的行为,“育”是由施教所造成的结果,因而“可育”是人的一种物质性质。做为行为的“教”是敞开的,不受任何限制,没有不能被“教”的东西。但“育”既是脑组识的一种性质,就不是任意的。只有具有知识性的,即有因果联系的才是知识,才能致“育”。不是什么都可以通过“教”而达“育”。只有公言的,即有不移标准的、具有客观性的知识,如数学、物理学、生物学、化学、医学、逻辑学……等等才能浅“育”。因为这些领域或部门,其各种可能性都不在主体方面,而在它们自身。不会因主体立场的变化而变化,无论对男对女对老对少对强对弱,都一视同仁,只要方法对头,结论只是那一个。是可由“教”而致“育”。凡不具知性识性的即使是“教”也不致“育”。
   
   
   习近平企图用“教”来致“育”的“政治思想,坚定党性”都仅仅是意志或立场,意志立场是主观的,偶得的“习”。“习相远”呀!邓小平与毛泽东的就不一样。邓小平自已都不一致:他曾委托杨尚昆筹备“十四大”,在杨积极筹备的途中邓又变了卦,杨到临近大会才知被邓耍了,闪了。这就是政治,在老邓自己就前后不一,你怎么“教”能让人“坚定党性”?委托杨尚昆与闪掉杨尚昆的都是邓屠夫,都是“政治思想,都是“坚定党性”,你是把“委托”还是把“甩掉”当成你要的“坚定”?
   
   
   习近平你别老牛,你站出来向国民讲讲清,让人明明白。这“政治思想,坚定党性”根本就不是知识,而是立场,它不属认识的范围,只是意志的使用。即他说的“理想或信念”。“理想或信念”是主观的,没有公共的标准的,是人的选择,怎么能由“教”而致“育”呢?国内外與论都以“毛左”来评判习近平,在我看来他比“左”还让人悲观,他是蠢,是朽,是不教竖子。连什么属于知识,什么属于立场;什么可教,什么不可教都闹不清,你怎么同他对话呢?
   
   
    我敢说,我批判他这些话对他说来,是绝对的天书。如果我是孙立平,习近平就毕不了业。
   
   
    何谓知识?
   
    知识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成果。请千万注意:是认识成果,不是自由意志的选择。所以知识必须是对对象的。是从对象里揭示出来的,因而认识者有个能揭示或不能揭示,有个揭示的正确或不正确,但是知识与人的意志、立场、好恶无关。
   
   
    何谓立场?
   
    立场是人的意志选择,属于自由问题,受个人智愚、心情、环境、功利的影响,是随时随地因境因情因势因利而变的。是主观的,无客观标准的。不具有客观有效性。
   
   
    为什么只有知识才可以传授,而立场是不能用传授获得或改变呢?
   
   
    因为凡知识都与人的意志无关,知识在被知的对象里,只要方法正确,无论无产阶级革命家还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对同一物类做认识,结论总是同一个。正因为结论不变,既不受个人情绪、爱好的影响,也不受利害的左右,有着雷打不移的界限,所以它才可教,才能成育。
   
   
    无论什么理想、信念,凡主观的观念都在人心内部,隔着肚皮,别人看不见也摸不着,全凭了三寸不乱之舌去瞎侃胡诌,用物理学的原则无法做出测度。意志是个人的,既受学养广狭、深浅的影响,又受个性的左右,更易被功利所牵制,是永远无法把握的。这从知识与立场的角度来谈还只是为让人看懂。
   
   
    若往更为深处谈,根本就没有公共的理想这回事,凡理想都必是具体的,有边际的,经了努力可在实际上达到的。我们在一篇文章里说过,中学生希望上大学,大学毕业理想一份称心的工作;病人理想碰上妙手回春的医生;过去的薄熙来理想的是共产党的党魁和国家的元首,今天的薄熙来理想的是习近平心血来潮慈悲心上来讲讲哥们豪气,放他一马……从来就没有公共的理想这回事。理想又不是作体操,只要教练喊号,学生就齐刷刷一个动作。只有在一种特殊情况下,如煤矿塌方,困在地下的人会有公共理想----聁望被救;或者有良心的国人都理想打败小日本。还有一种情况,即从毛泽东出走黄泉,中国人的理想就是聁着共产党快死,越快越好!
   
   
    从公共的角度讲,共产主义不能成为理想,因为它无边无沿,不能用想来捉摸。但是,共产主义可以成为信念,因为信念就是意志的自欺,虽无边无沿,对于信不信来说不构成妨碍,越是超越的东西才越容易成为信念。在信之前,每一个信徒的潜意识里都知那是谎言,因知是谎言才不用认识去证明而用意志去采信。要共产主义真是好东东,共产党也就不须用“理想与信念”来说它,直接发派刮益多省事(这是心灵形成学的课程,不便多讲)。在老百姓上当的期间它是信念,到人性觉醒之时信念就改名为骗术。共产党强调的信念,就是上面对下面,权力对国民提出的“你必须服从的”规则,为了让人服从,就围绕着这些必须的规则编些不着边际的远景。因这些远景本就什么都不是,所以不用担心会被经验所揭穿。这样的东西既无迹可循,又无法构造推进的环节及程序,你怎么教?又到哪里谈育?
   
   
    凡可教者,必须有规又有矩,拿规去量圆,拿矩去比方。没有规矩哪来的方圆?而习近平要教的“政治思想和坚定党性”就是无规求圆,无矩求方。凡可构成为教育内容的,标准只是一个,即答案或结论具有普遍的有效性,是刚性的。也就是说不是由人说如何就如何,而是那被知识的事物本就如此,因而说只有有客观性的才是知识,才可以施教,才可传授。而习讲的讲的所谓理想、信念,也就是毛时代讲的站队。跟人,路线,即如何站队,如何跟人的问题,也就是皇帝的新衣。它不是学问,而是附炎趋势,摧眉折腰,而他说的理想与信念就是毛时代的表忠心,忠心当然可以表,并且也只能表表,可千万别当真。他恰恰也就是把附炎趋势,摧眉折腰加以包装才成了政治思想。
   
   
    其实,任何健康的社会应看重的是诚,诚不是对党,也不是对政权,而是个人学养阅历达到的的境界。政治中也有一部分可通过“教”而达“育”的,即叫做“政治学”的那一部分。因为政治就是人际的领域关系及其调整,无论是社会治理、法治法制、公共事务、教育、军事、外交、艺术、乃至个人兴趣……无处不在,无所不染。且又变化不拘,所以政治既有严格规律的学问性,又有灵活应变与机械操作性。它本身就既有可探寻的不变规律,又有只属于操作的要领。既须揭示,又须权变。但是只有不移规律的那一部分才是学问,才具有公言性。才可以概括出程序、步骤、由简致繁的加以传授。
   
   
    这一批判所完成的是“什么是教育”的解析。教是人的行为,是传授,是能动的。而“育”是人的一种天然机能,即巴甫浴夫说的条件反射,所以育对于教说来,具有被动性含义。
   
   
    读了习近平“坚定地开展‘清党’运动”的最新的工作指导精神。真有点毛骨耸立,那气氛就如同六六年的工作组进校,抓右派的来啦。这个习近平,整个一头疯牛。比毛泽东的十六条疯多了。毛泽东写的东西,阴谋阳谋咱且一放不说,读起来总有章有法像回事,这习近平讲说的话是前巅后倒,不是多条胳臂就是少条腿,无秩又无序,无章也无法,后语搭不上前言,伦次全无,除了凶巴巴,就是糟塌塌。叫人弄不清,这硕士、博士的帽子是怎么戴去的。就这个文墨,也就是做做梦什么的,正事是干不了的,梦嘛,可以任凭舌头胡诌,反正隔着脑爪子,里边装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即便那狗仔队也无从侦察。
   
    他这段话的这头一句就错了,在“要”字下缺了一个“在”字。有这个“在”字,说的便是在全党如何如何,没有这个“在”字,说的就是由党对国民如何如何。我从习近平访问墨西哥开始关注他,没记他有一次能把话讲顺当,说完整。共产党真是脸都不要。那些智囊,秘书都干什么吃去了?悲乎!
(2013/10/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