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只有道德,哪有社会主义道德?]
孙丰文集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道德,哪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哪有社会主义道德?
   
   
   道德的条件是意识,只有人有意识能力。“党、社会主义、革命精神……”都是意识的成果,不是能意识。
   


   
   习近平以“中国梦”凝聚社会共识,道德模范也成为其呼吁助推“中国梦”的道德支撑。26日他推荐农民将军甘祖昌的妻子,称革命精神要传承。胡锦涛2007年9月份也曾呼吁以道德模范为榜样,加强社会主义道德建设。习近平喊出“中国梦”口号,并通过反腐整风缓和民间怨气,以“七条底线”清网扭转网络上的造谣欺诈、净化社会风气时,树立社会道德模范也就被纳入中共柔性管控社会危机、刷新社会风气的范畴。习近平呼吁弘扬真善美,传播正能量,激励人民群众崇德向善、见贤思齐,鼓励全社会积善成德、明德惟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起强大的精神力量和有力的道德支撑……
   
   
   温家宝曾用“滑坡”来说中国道德现状,并遭到官媒的围剿。其实现时代中国的道德岂至是滑坡,应该说是沦丧。所以对来自任何方面的道德关怀,我们都持以欢迎。问题是道德仅属于人,关涉的仅仅是如何做人。道德不属于政党,不属于革命,也不属于任何主义。所以用了党、社会主义、革命精神等等特定形态的意识来关怀道德建设,只能混淆从而进一步动摇道德的根基,只能造扰乱伦理造成破坏,不能促成建设。我就呼吁习近平别蒙着眼正天瞎喳呼,须先把要干的事弄明白,而后再去干。本文要说的是习近平有关道德的讲话,还未弄清道德为何物,又怎么能建了道德呢?习近平需要的是到南墙下去读书,先弄明白什么是知不足,而不是只凭了胆正天说些无根无解的胡话。
   
   
   其实,道德只属于人,只与如何“做人”相关。道德与党、与社会主义、与革命精神……等等毫无关系!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道德只有“有意识能力的存在物”才可能。只有人才有意识能力,“党、社会主义、革命精神……”并不是意识能力,而是被意识的内容,是意识建立的成果,因而就只是理性的对象,而非理性能力。它们不是意识能力,又哪来的道德?“党、社会主义、革命精神”与道德一样,也是意识能力的活动内容。属之对象世界,不是主体。连主体都不是的东西又哪来的道德?道德只属于主体啊!
   
   因而用党、用社会主义、用革命精神……等特定形态的意识来倡导和呼吁道德,只能进一步的腐蚀心灵,汅染环境,动摇根基。因道德不只是一个修养问题,在能够修养之前须先被环境作用出一个刍形,修与养是这个刍形的自身完善。因而对心灵资源的破坏和对伦理根基的摧残,才是道德沦丧的主要原因。因为道德就是伦理。若环境里的“理”是恶的、邪的、毒的,被恶、邪、毒所浸泡和作用,得出的作品又怎能是道德的呢?
   
   “理”是人的性质,即人是有理性的存在物。就是说人的自主能力是由“理”所造成。所以人的行为就不能逃避在“理”外。不能逃避在“理”外,就是对“理”的伦究,即“伦理”。“伦理”就是对不同的“理”作出比较和鉴别,为行为提供出一个“应该”。
   
   
   什么是“道”呢?答曰:人路也。什么是“德”呢?德即人路所达到的品位。
   
   
   这个“路”说的是行为所应遵守的规范。因为人之“是人”与自己的能力无关,与自己的能力无关就是与主体性无关。因“是人”指出的只是客观事实,属于自然的势力。人既“是人”了,就不能不“是下去”,只有“是下去”才与道德相关。因“是人”是自然的造就,“是下去”靠的却是自身的内在力,即主体性。“是下去”所说就是“做人”。“做人”里有一个“如何做”的问题。人之“是人”服从的是自然,是他律,他律不能选择和抗拒,既不能选择和抗拒又哪来的道德?所以说必然性里是没有道德可谈的。道德在哪里呢?答曰:道德在选择里,道德只存在在既可这样,也可那样的自由意志里。面对多个自由度,我只照着具有必然性的标准去选择。这样的选择所遵守的就是“应该”。能“应”的是人的自主能力,所应的是具有必然性的某个选择,即“该”。凡能“往下是”的事物都必先已“是”事物,而后才能“往下是”。可见人之“是人”是“已然”的,他律的,“是下去”却是“将然”的,自律的。因而在“已然”与“他律”里没有道德可谈,只有在“将然”与“自律”里才涉道德。客观性里没有道德,只有“主体性”才关涉到“如何”才有道德(即遵照什么原则来行为)。有关“如何”的问题是伦理所回答,伦理即道德。有关“遵照什么原则来发动行为”的问题就是“人路”,即“道德”。
   
   
   这里说的“路”不是地上的供人行走的路,而是人的行为遵守的原则。人走的路有宽窄,有平坦不平坦,
   
   这是它的质量。在“遵照什么原则来发动行为”的问题上,也有个质量问题,因它关涉的不是物质要素所占比重,而是精神所到到的高度,所以名之曰“德”。
   
   
   人的行为所服从的应该,即选择上的善是怎么得到的呢?答曰:是从不同选择相对应的满足里得出的。有一些行为所满足的是起码生存;有的满足利益占有;有的满足名誉;还有的则是对精神的满足。这些满足有的可能妨碍或损及他人或环境事物,有的则不损及,有的则能增进对他人或环境,还有的可能损及自身。这就表现出精神的品位。所以叫做“德”。德行就是出自“应该”的行为。因为意志是自由自主的,行为前有多个自由度来供选择。这些自由度相应于生命的不同需求。那些不建立在对他人损及上的选择是善的,明知损及他人却还是发动行为是恶的。从精神形成那一刻,那怕是对最起码的生存,那怕是对最朴素的本能,其满足也无不染有精神的色彩,而且精神的满足又总是从直接趋向间接,从粗糟趋向精致,且这一趋向又永无止境。又因精神成于后天,有差别。毛泽东号召青年人要到大风大浪去经风雨见世面,单说这个号召绝对没有错,因为人的精神所处阶段总是与阅历、学养成比例。阅历越丰富,学养越深厚,其精神体验的间接度就愈高,满足要求的精神含量比重就愈大,愈精致。而凡人类成员都是从对朴素他律的满足开始,向精神的享受攀升,因而就表现为一垂线座标,呈现为阶段性。所以人类道德是个境界关系。“境”说的是极目所及的开阔度,“界”说的是的所达垂线上阶段。
   
   
   为什么说“党、社会主义、革命精神,伟大理想和信念”等等与道德无关呢?
   
   
   因为“党、社会主义、革命精神,理想、信念”等等都各有归属,自成领域,是生存的内容,各有要回答和解决的问题,因而各有功能。它们都是名词,因而各有表达,即它们都只揭示自身“是什么”。自身是什么就只能表现为什么,这是无法串通、混杂、替代的。任何事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不是”。人要在这些领域里发生行为,只要行为就必表现出道德性。但这些名词作为理性的内容所载的并不是道德,就不能回答也不能解决道德问题。它们只回答和解决自身所载的问题----党所回答和解决的是同类并列分子间的相互作用,由作用与反作用来为社会提供公正,保证政权的合法和活力;“主义”所回答和解决的是社会制度的结构的可区别性;“革命”所回答和解决的则是政权的弃旧图新,观念的吐故呐新。因为这些领域也是人类生存的内容,所以也必然有如何行为才是“应该”这个问题,其行为所贯彻的也是最一般的准则。但它们本身不是为解决道德才成为问题。所以说它们之做为不同的理性内容就不是为提升道德。有关道德的问题由道德的专门领域----伦理学来回答和解决。
   
   
   为什么说习近平用“党、社会主义、革命精神,理想和信念”的名义来呼吁道德,将进一步动摇道德根基,并将造成道德的更加败坏呢?
   
   
   因为人类生存的任何领域、角落,都是生存内容。即都是主体性活动,都涉及选择,只要选择就涉及到行为应遵守的原则。就有一个行为应遵守的原则是从什么里派生出来的问题?这问题亦可写成:人类道德是从什么源泉里必然地生发出来的?所谓必然,就是有了前件,后件的出现不可避免。只要必然的就是普遍的。普遍即无例外。必然与普遍不是同一内涵,但二者却等价:凡必然的就必定普遍;凡普遍的就必定必然。因而人类道德的必然的根源就是:“我是人,我从我之是人中推及到人人是人”。这是一个绝对的命题,因人人都是他律的(自然)不可抗产物,被赋的是同样的性质。人人都能经验自己的欲望、想法,以及行为。所以人人都用对自身的体验来推度他人,得到的都是“我是人,因而人人都是人”。其能还原的动因和断案是同一个,没有丝毫差异。所以它就是人类道德的根源。是源泉又是根据。说它是源泉,是说道德的发生是从中滋生的。说它是根据,是说它是人类行为无庸置疑的标准。
   
   
   从这个源泉里所必然地成熟出来的就是:“我有自由的权利,但我的自由不应成为他人的自由的妨害”。因为人人发生的都是“我是人”这同一个经验,所经验的就是同一个源泉,从这同一个源泉里能生发出来的只能是同一个断案。这个说法是西方的,我们的文化则说成:“以已之心度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难道这两个不同说法不是分毫不差的同一个思想?
   
   
   我们的叙述证明了:道德是纯粹的人的表现,其初成于环境的规定,完善于治学和修养,道德的培养就是自己对自己做考问。用意诚来保证心正,用治学促成意诚。意的诚是求真的条件,真是美的条件,美是完满(善)的条件。道德只能是纯粹的人的事业,因为只有人类才有意识,把“党、社会主义、革命精神”等等这些特殊形态的意识强加给人,人就不是纯粹的人了,这些特殊的意识就搅扰了人的纯正性,造成了人性的异化乃至背离。难道共产主义实践有一个例外吗?
(2013/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