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党本就“尚黑”,岂是任何人所能抹黑?]
孙丰文集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本就“尚黑”,岂是任何人所能抹黑?

   党本就“尚黑”,岂是任何人所能抹黑?
   
   ----对孙政才“薄熙来抹黑党和政府的形象”的驳斥
     
   其实,“党”字本身就是一个思想,一个知识。而“共产”也是一个思想,一个知识。它们是一个什么思想,什么知识?这完全是它们自身的包含,我们对它只能去理解,理解既不能往里掺和,也不往外抽离。它是怎么包含的,都包含了些什么,我们就只应照着它的原意来发生理解。在这样的客观立场上,党就是内部的统一与对外的对抗,而共产就是取消独立性,把独立并存统而为一,共产主义即一产主义,一产主义即专制即极权主义。这既不是薄熙来也不是陈良宇,不是周永康也不是江泽民让“党”,让“共产”是这个思想这个知识的。这两个思维载体所能载的思想原本就是这样的。所以不是薄熙来或周永康或江泽民抹黑了党,而是“共产党”原本如此。因而,是共产党这个概念来选择适合于它的领袖与骨干,才选江泽民、薄熙来这样的攻击牲人物。如果因某历史阶段性的阴差阳错,使正派人士成为领袖,结果不是正派人士改造了党,就是党异化了正派人士:戈尔巴乔夫、胡跃邦、赵紫阳都是例子。


   
   我们应明白的是:共产党造就的是环境,环境是人们借以存身的条件,是有辐射功能的文化,它无处不在,无人能逃避其外,是人的心灵的构成要素和范模,由这样的因子来合成,又由这样的范模来铸造,其作品才是薄熙来、陈良宇、周永康……因而不是任何人抹黑了党,而是党毒化了
   人,把官员变成了魔鬼。
   
   《求是》9月16日发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的文章《新时期贯彻党的群众路线的生动实践》。文称,“当前,党面临的‘四大考验’、‘四大危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更加严峻。从重庆党员干部队伍作风建设的情况来看,主流是好的,但一些党员干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问题还比较突出,个别领导干部所作所为在群众中甚至造成极为恶劣的负面影响。这疏远了党群干群关系,带坏了社会风气,抹黑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影响了经济社会发展,必须引起我们高度警醒,下大力气抓紧加以扭转和解决。”
   
   我与孙政才看法一致之处是:薄熙来是够狠、够毒、够黑的了!与他看法不同之处是:我首先肯定薄熙来是党的作品。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用乳汁将其喂大养肥。所以只把薄熙来看成结果。结果是被造就的,党才是因,才是造就者。因党起的是环境作用,所有贪官都只是存在于环境里的个体,被环境所作用、所造就。所以中国共产党就是一架制造腐败的流水线,它若不是腐败的生产线,怎么会有陈希同、王宝森、高严、李同海、薄熙来、王立军、陈良宇、刘志军,张署光、李春城、蒋洁敏、谷俊山、王守业、刘铁男、王素毅、倪发科、田镇宏、杨琨、李华林、郭永祥、韩桂芝、刘方仁、王怀忠、刘在田、张国光、王雪冰、田风山、程维高、李嘉延、田风歧、刘达昌、李达球、黄胜、段义和、杜世成……数不清的贪官呢?除了环境,别的都不具有如此大的能量。党是中国社会的无所不包的总环境,是软势力,党是独一无二的具造就能量的文化,薄熙来等则是落在这一软势力里的被薰淘和被塑造的材料。所以,孙政才说薄熙来抹黑了党不是一个有见的的说法。事实是:一定品质的文化必发酵出一定品质的人,因而一定品质的人所指证的正是那文化的品质。
   
   再也没有比共产主义更黑,更残忍,更无耻的文化了!只能是腐朽的文化发酵出腐朽的毒果,而后这些毒果才又做为构成因子反还回环境,补充着环境的毒性。构成一道蛋变鸡,鸡生蛋的循环链。党所面临的“四大考验和四大危险”,并不是因为出了薄熙来等,而是因为共产党做为政党在法理上的违法性。
   
   即“共产主义”这个宗旨与“党”这个名称处于不可化解的矛盾中,而薄熙来等只是这一酿造的事例。因为被抓了的贪官只是法律意义的,中国到底有没有不贪的官?我们不敢妄断,但不贪的官不会>5%,只是没撞上或被党保护了罢了。党为了不至于失去控制权,不能不避重就轻,把更大的罪行压下来,比如这薄熙来,真要如实审判,那就是审判党中央了。
   
   
   为什么要从法理上看问题?答曰:就因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也就是说理性之对于人类对成员是不能逃避的。既不能逃避,当然就必须追求纯粹理性的四海皆准或普遍有效。因实践活动是不能避免实际事物的。比如:这张台子比橙子大,这间屋子比台子大,这栋楼比这间屋子大,这座城市比这座楼大……。“大小”是纯粹的理,但这一纯理被应用在台子、橙子、屋子、楼、城市等实际事物中,所有的人都能轻易地作出比较,却很少有人能考察纯粹理性的“大小”究竟是什么。
   
   再如:首先发现并应用了几何学知识的是埃及人,这是因尼罗河定期不误的涨落,土地淹没,需要牵绳丈量,就有了最初的几何学的经验知识。但对这些粗糟的经验知识加以理性考察的,也就是在纯粹理性内探索空间关系的,将埃及的经验知识条理化,使之成为学术知识的却是希腊人。也只有将经验知识条理化、学术化,它才成为纯理的从而四海皆准的知识。凡普遍有效的知识只能是纯粹理性的。所以社会必须建立在法理合法性上。因凡物都有终始、凡事都有先后,了解终始先后就是纯粹的道理。只有遵照必然性原则来实施社会调剂,社会的秩序才能适合人的生存。我们说的必然性就是“法”。法即效法。因必然性是不能选择、不可抗拒的,所以我们的能选择的自由意志就只应去效法必然性。法理就是在纯粹的理性内的必然性(不涉及所关的对象)。因为人类的理性能力是由概念的输入而形成,概念储存的就是理。法理合法性就是不问事实,只考察纯粹的道理(即概念)看道理的各成分是因为在实。否无矛盾,是否自圆。
   
   
   无论是“人”是“党”还服“共产主义”,都是概念,都是最小的思想单位,或曰最简单的道理。党做为名词反映的是个什么理?“共产主义”反映的又是个什么理?把这两个理联结起来构成出一个新道理----即“共产党”,这个新道理矛不矛盾?若矛盾它便违反法理。一旦进入实践便陷于危机。由孙政才复述的胡锦涛提出的“党面临的‘四大考验’、‘四大危险’”便是共产党的法理非法性在实践上引起的后果。因为在践中被应用的只能是经验理性,即贯彻在实际事物中的理。极少有机会来反观法理上是否合法。
   
   至此我们澄请了纯粹理性就是把一切现象的东西(即凡可经验的)统统抽取出来,只考察剩下的纯道理,看看这个纯道理是否在法理上合法。共产党是一个名词,即一个知识,这个知识矛不矛盾呢?这就是它自身的法理合法性。
   
   
   党之做为名词原本就是黑,或曰“马贼”与“不法之徒”,在中国就是“尚黑”,只是社会的进化开阔了人的视野,党对党的攻击或颠覆便迫使对方去克服自身的黑,从而成为政权合法的桥梁。因共产党是一党,是跑单帮,没有克服其黑的对等力量,它便愈加的黑,愈加的残忍无道。苍颉在造“党”字时就是贬义的,党是“黑”字上面加一个“”字,见不得阳光嘛,所以党就是黑帮。或曰:“马贼”和“不法之徒”,没见他们自诩什么“伟大、光荣、正确”,只见他们互相攻击,黑对黑展开的颠覆,反倒克服了黑,二力对抗造成了社会平台,为全体成员提供了无差别的生存资格,黑克服了黑,是为么平公正。
   
   
   所以不是薄熙来抹黑了党,倒是党育黑了薄熙来!当然,党不至育黑薄熙来,有一算一,只要从这加生产线上出来的,就很难不黑。难道还有不黑的官吗?
(2013/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