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只能有一性,]
孙丰文集
·用林希翎的话来压分成见与个人智慧
·党要“形象”干鸟用?
·哪有“为党工作”这回事?
·何为理性?就是坚持真理的可证明性!
·“以人为本”乃是“阳谋”
·科学价值观是纸糊老婆,糊弄光棍
·炸情妇判死刑是党对贪官的最大爰护
·“社会主义”是窖子,“和谐”是牌坊
·糊涂还不好?有福!
·“为富人说话与为穷人做事”语无伦次
·“穷人堕落更快”哪是语出惊人?分明是杀穷济富!
·“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只是权贵祸善百姓的一个环节
·不存在“仇恨富人”空个事实
·胡锦涛别牛,塌桥还不塌死你们?跟我来宰赏有多靓!
·张耀杰你若“不仇官”,我怎么会知道你?
·你为茅于轼悲的什么凉?
·请魏京生出面救周玉田!
·任命胡锦涛为慌言党幼儿园高班阿姨
·民运是规律,何去何从却是选择
·中国的富人阶级是官僚寄生阶级
·:“反党反社会主义”还算不上灾难之源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
·民运不是斗内,是自身精神的洗礼!(2)
·民运领袖所当记录永备
·民运的现状与前景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
·毛泽东不知什么是党(2)
·《文化人误国误民》是穿开档裤玩深沉
·总统幼儿院:藏事三议(之一)专制的元、明、清、中华民国为什么不发生藏独?
·总统幼儿园:藏事三议(之2)
·藏事三议(之3)
·雪灾、“藏乱”、“京火受阻”、撞车、地震的共同诉求--摈弃“意识形态”回归人伦
·读《共产党能进步吗?》有感(1)
·读《共产党也能进步吗?》有感(2)
·胡锦涛“怀孕”与黄琦“持有”机密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习近平哪有什么思路
·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李瑞环抚琴对牛弹 竖子涛心暗难教化
·新华社消息
·杨佳是中国宪法自身危机的产物!
·杨佳行为标志中国社会模式已达极限!
·中共最后一张人脸就这样撕下来了
·《反思西方民主》一文是辨术,而非认识
·我告诉薄熙来----杨佳就是比尔盖茨!
·薄熙来你讲讲:美国到底是什么教育制度?
·胡星斗《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一文不通
·以《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为前件,求证:究竟谁是打、砸、抢?
·难道“个人极端行为”没有来源?
·李昌钰说的“‘治本’靠宗教、社会和教育”欠妥
·海外民运是不是该从“台湾之耻”案里吸取点什么?
·有了“宪政民主”肯定能万事大吉!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总)法国党部九月会议文件(第一号):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1)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2)
·中宣部就是强奸民意部
·中宣部=强奸民意部(2)
·对胡平《从经济狂想到政治狂想》一文的批评
·“革命”做为概念其涵义就是一概而论的!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下)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5)
·科学社会主义“科”在哪里?
·严家祺也应保证自己的话有边有沿
·邓玉娇案证明----政权非法
·邓玉娇案的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上)
·邓玉娇弃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下)
·二、邓玉娇案证明:在人与共产之间不存在任何共同性;因而说----
·逢共必反是民运的应有之义!
·乌市骚乱在现象上像是仇恨暴力事件,但本质上不是民族性仇斗
·就是“依靠”各族群众也稳定不了
·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
·“共产主义”和“对上帝、真主的信仰”都是不能证明的意识形态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民族自治”?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自治?(2)
·对“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的批评”的批评
·给范似东:民主不是发明,也不能发明
·民主制度不是天生的,可“民”呢?民却是天生!
·“共产”就是一个理,你怎么“伦”能伦到它之外去?
·“民主就是‘共产’”,这判断没有必须的过渡
·对《海外民运的历史性失败》的批评
·张三兄,本事再大也“弃”不了词
·“我坚信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违犯常伦
·“即便是“妄想”,只要所根据的是“普世”,就合法,就有效!”
·凡需要巩固的必不是本己的和本原的联系
·只有人政,内政只是人的表现方面方面
·“‘普世价值’不存在”=我们共产党就是恶狼,你有啥法?
·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共产政权下,意识形态为什么会亮剑?
·什么是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只是个承认关系,共产党把它当成选择来批了
·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只能有一性,
·道德建立在普遍上,但“党、社会主义、革命……”却都是些特殊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只能有一性,

   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要么只有人性,要么只有党性,不可能既有人性又有党性
   
   
   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的《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的讲话中称:“宣传思想工作就是要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强调“党性和人民性从来都是一致的、统一的。坚持党性,核心就是坚持正确政治方向,站稳政治立场,坚定宣传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坚定宣传中央重大工作部署,坚定宣传中央关于形势的重大分析判断,坚决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坚决维护党中央的权威”。
   


   
   孙丰来问习近平:
   
   
   若“党性和人民性一致”,又何来“党”与“人民”两个名词?所谓名词不就是用来反映“是什么”的吗?因而凡概念都是“名”,因为它们都只是反映对象或思想的代码或形式。对象或思想是“实”,用来反映的形式是“名”。被“名”所反映的“实”即内容。任何内容或“实”都必表现为一定的形式,任何形式也都是相应的内容的显现。所以理性世界的所有形式都是“名”。诸子百家中“名学”。即桓团、惠施、公孙龙学说所构成的“辩者--名学”学派。
   
   
   在人类理性里有了“党”这个名,不就是因为“党”做为被理性反映的“实”是不同于人的吗?如果同,又怎能需用不同的“名”呢?又何来的反映?如果“党性和人民性一致”,那便只有人民性,何来的党性?要知道:只有相异的才是可区别的!所以才有分类学,分类是因性质上不同,有差异,才用“类”将之区别开来。名词就是由物性的不同所决定,每一名词都反映一种物类。揭示物在性质上的差异。“党”与“人民”都是名词,因而反映的就是两类事物,“党”只是人类理性里的一个具体的“理”,而人却是物质世界的客观事实。因它们根本就不同类,才各有其名。不同类的事物又到哪里找“一致”去?习近平的的话简直是五岁娃演唱《计划生育是国策》,哪知什么是“计划生育”,什么是“国策”?习元首的个人智慧真叫人无从想像。《分类学》在二千多年前由亚里士多德创立,而《物性论》是古罗马时代的芦克莱修所撰写。可二十一世纪的“伟大”元首说的竟是《物性论》和《分类学》以前的混话。叫国人是哭呢还是笑?性质所区分的只应是类,天所赋予的才是性。而“党”不过是后天所得的“习”,甚至只是一种具体的“习”,二者不属同一类,又怎么能一致?
   
   
   习近平啊习近平,你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说了也心不跳脸不红,真够“壮哉”!尔等就不知何为格物,没有格物又哪来的致知?没有致知又哪来的境界?没有境界又哪来的知耻?无知无耻是共产党官员的通病。
   
   
   其实“党”只是整体理性里的一个具体的“理”,至多可用来吸纳从众,成就为理性上互为对抗的团体。因而党性是主观的。而人却是客体物质,因而是理性主体。党的性质只是互为对抗,人的性质却依附在生命物质上。做为理性主体的任一个人,都是一个整体的理性。事物只有在本性上不同才需要分类,又怎么能对“一致性”做出质的区分?在世界上存在的只是人类,因人在存在中发展出理性,而理性又是个别的和差异的,这才必然的导致出政党。所以人的性是绝对物质的,来于天命,而党的性却仅是理性的差异性,依赖于理。二者各是各的,哪来的一致?如果“党性和人民性是一致的”,还需区分吗?还能区分吗?习近平的话可真是滑稽到了荒唐可笑的地步。
   
   
   如果“党性与人性一致”,你又怎么来坚持党性?你坚持的到底是党性呢还是人民性?这也说不清呀!
   
   
   如果“党性与人性一致”,意识又哪来的形态上的区别?形态不就是因为不同才有的吗?因为可区别才表现出来的吗?性质上一致的事物在形态上也只能致,又哪来的党性的形态性?
   
   
   此讲话曝露的是:习仍是一只恃力而不知伦理的“党棍”,因他不懂“人是有理性的存在物”,所说就是自由意志必须得到必然之理的许可方可运用。因而“理性之物”也就是“伦理之物”。伦理意味的是:意志虽自由,但既被称为“意志”,在使用上就须遵守必然之理,不得任意。所谓“必然”,就是不含矛盾的,在理性内能说得通的理。这便可见:凡形态上相异于人类本性的意识,一旦用之于生存都必将陷人于危机!一旦形成又异常的顽固!共产主义的密奥就在于:它对人的迫害不是用人或人性的名义,而是借了一个特殊于人性的教义。经了这“教义”的包装,迫害就由“教义”赋予了合法性。再丧心病狂的迫害也追究不到个人,丧尽天良也不泛愧疚。用它挑动仇恨,汅陷迫害,名再恶也落不到己身。因有“教义”横亘在压迫者之下,又处在受压迫者之上,明知行为无道却因“教义”而自恃合法,受压迫者受的伤害再重乃至付出生命,却也找不到诉说的理由。比如这“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阶级敌人、敌对势力……等等”,若不通过特殊于人性的教义的赋予,又怎么能成立呢?因为,社会的存在直接就是人的理性所导致,而人的理性是直接从生命里生发并又依附在生命上,社会的存在既是人的生命所不可避,社会的理念或原则又怎么可不出自人性?不合于人性呢?公理告诉我们:任何事物都是依据了事物所以能成为事物的性质才成为事物,因而事物的表现决不可能是其必然性之外的。而做为能力的意识或理性只不过是人做为人的表现。人的表现怎么能在人的必然性质之外呢?----凡在人的必然性之外的表现都决不是人的!
   
   
   而共产主义之做为社会的理念和制度,其所有原则都不是出自人的必然性的,是与人的必然性相背驰的,它怎么能不造成社会的危机与人的存在的灾难呢?
   
   习近平为什么会正天说些倒三不着两的混话、胡话?就因他们无少而无学。而他所以说出“党性和人民性从来是一致的”,是因他没弄清事物的性质与事物的构成原材料是两个问题。事物的性质所回答的是事物之所以为事物所据以的方面,而事物的构成材料所回答的是事物的构成要素,性质只可思及,而材料却可面对。比如房屋的构成要素有砖、瓦、石、水泥,结构……等等,房屋性质却是保护生命,方便人的生存。因而党的组成材料直接是人,但党的性质却是由伦理论出的理性间的相异性,互为对抗。不只是习近平,可以说因所有共党党棍,都是些对上只知摧眉折腰,奴颜卑膝,对下则只知竖眉横目、气之欧使的家伙,都不是由《大学》、《中庸》、《论语》浇灌出来的,用格物以求知,以求知来诚意,以诚意来致心正,以心正来修身,以修身来济家,以济家来安国的人,当他们得志之时又怎能不志高气昂、不可一世呢?所以他们都只凭最简单、最直观的经验来对待国事,他们根本不能体会元首或领袖需要的是提出普遍有效的原则,而非直接的活动。能直观到的是:普通人是人,入了党的人还是人,二者无差别。他们就据此出发把党的的性质与人的性质做等量齐一观了。
(2013/10/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