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思考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思考中国]->[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
思考中国
·中国最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公民
· 支持“冰点”提起行政诉讼
·我偏偏要做一个不窝里斗的中国人
·中国社会转型的艰难
·呼吁执政当局理性对待维权人士
·开放和人权意识的普及,是中国平稳完成社会转型的基本道路
·我冷静我思考我读书我观察我奋斗
·选票是民众的授权信
·台湾在搞文革?笑话,还是好好反思自己(大陆)吧
·中国人权理事会应该向《人权观察》学习
·诺大的中国(大陆),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
·教育,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因素之一,农村教育,很可能是中国社会转型的瓶颈
·论坛既是志同道合者聚会的店堂,也是持针缝相对观点者碰撞的福地
·支持孙不二先生独立参选基层人大代表
·让我们不再默许不合理的执政行为
·怜悯他们,爱他们,启蒙他们,揭露他们
·一个民族要想强盛,没有几百年的功夫是不行的
·葛红兵先生的高论,使我忍不住又要说一说中日之间的问题
·人权观念的确立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
·董仲舒可能是中国人创新思维的第一杀手等几则思考
· 社会一切皆处于关系(联系)之中
·自然界的能量守恒定律在社会中的体现就是公平正义
·外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可能更接近于真实
·西方反华势力到底反对中国的什么? 到底对中国造成什么具体的伤害?
·不结盟和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坚持100年不动摇
·“你还有胆去中国吗”
·尝试分析日本法西斯南京大屠杀和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种族灭绝的思想基础
·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头等大事
·给美国政府提建议
·度奶粉事件反思
· 读史偶感
·历史的恩爱情仇
·中国人的愚笨与聪明
·关于人生的选择与修养的几点思考
·中日的恩怨了结方式
·1949年中国人民站起来之后都干了些什么?
·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
·持之以恒,必能提升生命价值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并没有巩固下来
·人权理念的普及是抵御极权和防止文革悲剧的最有力武器
·试论核心价值观
· 等待中国政府给予民主自由的人是在守株待兔
·认清世界情势,精准定位中国,扬弃中国传统文化,形成现代中国新文化
·方舟子打假的方法极为平常, 大家都可以使用
·由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引发的一些思考
·刘晓波不应该成为领袖,他是中国的一个现代公民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
·龙应台: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观连宋访大陆有感
·非法拘禁陈光诚的山东地方临沂当局当事人似乎涉嫌犯了非法拘禁罪
·陈光诚能否成为中国的罗萨 帕克斯??!!!
·陈光诚才有点像中国反对党的样子
·真相--审判--忏悔--宽恕--民族和解
·温家宝和薄熙来都是人,都拥有做人的最低权利
·两岸官员的十大不同
·亲爱的同胞,请您做一个理性的爱国者
·我猜测的胡锦涛的辩解
·中国的改革者不要把自己弄得跟个怨妇似的
·爱,无条件的爱是中国社会完成平稳转型的粘合剂
·美国独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儿子是母亲最甜蜜的牵挂
·世界人权宣言
·华人首富李嘉诚先生谈民主自由及公民意识
·“内斗” 中华民族的“抽血机”
·台湾的道路是中国现代化的道路
·思考中国(z)
·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发表演讲(全文)
·昂山素季:缅甸之花
·马英九:英才继起 九思立身
·林 昭 啊 林昭
·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破解“江山思维”是实现官民良性互动的关键
·破解“江山思维”是实现官民良性互动的关键
·破解“江山思维”是实现官民良性互动的关键
·谁的文革?--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蒋经国为什么解除党禁,报禁?--大陆社会转型可以得到什么启示??
·瞿秋白的死和他的“多余的话”
·从雷震到施明德
·世界潮流中的中国
·中国人致命的缺陷
·人权理念的普及, 切中中国社会转型的要害
·昂山素季:每个人都应该为人权而战
·“中国梦”高于“宪政梦”????
·台湾为何能和平完成宪政转型?
·人权民主自由宪政法制宽容和解是一种生活方式
·陈光诚先生应该自谋生路
·刘霞一怒发三诉
·周恩来为何不敢与毛泽东决裂
·“有趣”的陈光诚
·爱和黑暗的故事-刘晓波文学及人权人生
·真正的进步
·华为是如何“步步为营”成为世界500强
·思想的洗礼
·中国为什么不能实现左右和解?
·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
·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马英九发表“双十庆典”演说
·浮萍命运:东南亚国家的华人为什么“有钱没地位”?
·儿子是美国人,中国老爸写好了“生死状”
·为中国的企业家喝一声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


    我们做为一个中国人,做为一个人,非常应该深入理解海外华人的心路历程,理解他们,在理解他们的过程中观照自己,改进中国,这篇文章所揭示的海外华人的心灵煎熬与奋斗,令我印象深刻,从中也更加反省自己,我们中国人,中国的政府在哪些方面的不足。
   
   
   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

   
   信源:叶友文博客|编辑:2013-10-03|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我是客家人,有风霜飘泊的传统。小时听村里老人说:男儿志在四方!长大后读《诗经.公刘》,为公刘率祖先干戈戚扬大迁徙感动;读历史,又为周文王周武王挺进中原,建立青铜时代伟大的中华文明所吸引。那时高音喇叭天天“青山处处埋忠骨”,“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让我骨子里生成一种感觉:不管走到哪里,我就是我,不在意国不国籍问题,直到两年前一个夹塞不成跟我闹翻脸的伊朗人逼我思考这个问题。
   一个广交会的早晨,我在大堂换汇。一位想夹塞被我阻止的伊朗人恼羞成怒把我的美国护照当靶子,当众嚷嚷说我明明是中国人,怎么会是美国人,这岂不背叛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国家,恬不知耻云云;直到我换完汇往外走仍喋喋不休。我停下来问他,“如果我不是美国人,谁是美国人?”朋友大卫也援引美国经典插一句,“任何人都可以是美国人。”可他除了像吞了精神胜利丸似地亢奋重复“你是中国人,不是美国人!”终不可理喻。
   人生难免遇到小人。像他这样为掩饰小不德就要祭出民族国家大旗遮羞的人我从小到大祖国上下常见,本不稀罕。只是他提的问题横竖不去,逼我想:我为什么是一个美国人?应该不应该做一个美国人?敢不敢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如何做华裔美国人?
   一,我为什么是美国人?
   我能成为美国人首先要感激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而我从中国籍变成美国籍则是一个臣民到公民的历程。
   18岁时曾听一个故事,说一个归国华侨受迫害不得不再度离开中国,过罗湖桥回望五星红旗热泪滚滚,心里喊:“亲爱的祖国我不得不再次离开您!”那时我已辍学务农四年,一天挣不到8分钱,有一回还饿得胃痛在田埂上打滚。听说外面的世界能吃饱,就不明白那华侨想矫什么情,想当怎样一个爱国的叛国者?高音喇叭天天教诲国外的花花世界很险恶,可我想,如果能让我这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出去走一遭,我就是上当受骗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如果我那时出国成为美国人,如今还想贴个“爱国”标签,我可以说句场面响亮的话:“那是叫四人帮逼的!”信不信由你!
   但我不是那时出的国。我是中国已经拨乱反正,已经改革开放,已经有人当万元户,自己也蒙改革之惠上了大学,读了研究生,当了大学老师之后才出的国。初衷跟很多人一样:学成是要海归的。
   可我终究没有回去并成为美国公民,除了自己笨,学业未了和随大流的世俗原因,还有以下几个原因:
   (1)自我放逐
   我78年上大学时跟同时代人一样仍受文革影响,热衷政治,以为政治是改造中国的根本,直到读研究生应该从此只做学问了仍思路不改。
   一天在宿舍里跟几个研究生同学热谈社改,读现代文学的王小姐在一旁听了很久,然后说,“中国百年中政权换了一个又一个,统治方式,特别是思想统治方式根本没有变化。你们一谈社改就谈政治运动,政权更替有什么意义?”这话印在我的脑子里,成为几年后我在南加大礼堂对南加州中港台大专院校联合大会演讲思路的出发点。在演讲里,我强调百年中国革命急功近利,揠苗助长,每一场政治革命的结果都换汤不换药,反而把社会中积蓄起来的人民力量催毁干净。
   在接下来的另一场演讲里,我分析世界历史中民主社会的形成和商业社会发展的关系,意识到任何没有自身利益的代表,不管其本意如何真善美,要实际代表全民利益不可能。替天行道不可能让人民获得权力。民主是利益互相妥协的产物,唯有商业社会的立约,履约和护约成为社会日常生活的基本部分时,一个社会才能在普遍的不同利益集团的冲突与妥协中形成民主和法制的基础。推翻专制政权容易,没有基础想建立民主社会万难。从此从心底里认同中共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历史若干问题的决议》,搁置意识形态争议,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策略。以自己的才疏学浅,蔫愤寡谋,回国只会添乱,所以我决定不回中国,放弃进一步的学业,到一家玩具进出口公司当经理,每年从中国进口大批玩具,在那里办了绿卡。后来自己成立公司,从中国进口纺织器材,带技术员回中国帮工厂改造技术,并在尔后十几年为众多前进中国的公司翻译了很多文件。在谋生的同时把它们当做参与中国商业社会建设的劳动。想法是很阿Q的臣民思想。
   (2)两个孩子
   我的两个孩子在90年代中后期出生。他们还很小我就常一人带他们“回”中国。对孩子来说,他们是去中国,回美国,一头是家;对我则是回中国和回美国,两头不是客。出门一本中国护照两本美国护照,对孩子是美国公民这件事没特别的感觉,直到有一天,我带老大去看一个叫罗夫的客户并一起吃午饭。
   罗夫曾在美军服役,冷战年代常随机运输导弹到欧洲部署。一次飞机失事,后背受伤,退役后到他现在的公司当总经理,干了几十年,本周退休,所以今天见他感觉他比平常激动。我们吃完饭出来,餐馆门前挂着一面美国国旗,刚好刮风,星条旗猎猎作响。罗夫跟我的儿子说,“来,对国旗宣个誓。”六岁的儿子利索地宣起誓来。完了罗夫问他,“你明白你刚才说的话吗?”儿子点点头。罗夫接着问,“那这面旗子代表什么?”儿子说,“它代表我们的国家。”罗夫一把把儿子抱了起来,说,“你明白让我很为你骄傲。”儿子的一句“our country”突然让我意识到一个自己一直没在意的事实:不管我以什么理由以什么方式来到美国并在美国如何思想和生活,我们的孩子在这里出生,我们的家在这里扎了根,无论我们怎么要求孩子保留和继承中国的语言文化,他们将在这个国家成长,生活;他们和他们的后代将世代与这个国家荣辱与共。
   (3)为出入自由
   接下来,我的业务可能需要我常去墨西哥和欧洲,为避免签证,进出自由,我便申请加入美国籍。借公民考试,我认真补起美国历史课来。在众多精彩的美国历史开拓故事中,有一件早期发生的事让我吃惊。
   1682年4月9日,在经历了两个月的沿河探险之后,法国探险家雷乃.罗伯特和他的随员来到密西西比河与墨西哥湾的交汇处。在那里,他往地上插了一个十字架,并给十字架披上外衣,然后以上帝和法国国王的名义宣布所有与密西西比河流有关的山川湖泊支流海域港口乃至居民统统归法国所有,凭他这个简单荒唐的举动,法国获得了北美大陆的一半土地,并得到当时扩张中的所有西方国家的承认。由此让我联想到同期在中国发生的有关出国移民的事。
   在同时期的明清两朝,皇帝和官员禁止中国人到海外经商和定居。1603年马尼拉的中国人遭大屠杀,明朝官员却谴责所有到海外定居的华侨是愧对祖坟的逆子,不值得陛下关心。1712年清朝皇帝下令禁止中国人外迁;1717年敕令准许已出国的中国人返国定居而不予惩处;1729更敕令规定中国人返回日期,逾期不得返回。
   两相比较让我惶恐滩头说惶恐。我加快了申请步伐,让自己成为美国公民。
   二,应该不应该做一个美国人?
   我已经是美国公民,再谈应该不应该似乎很荒唐。其实不然。波士顿马拉松赛跑爆炸案嫌犯焦哈尔是刚入籍不久的美国公民,不少恐怖分子嫌犯也是归化的美国公民。华尔街日报曾追问过这些人,说他们既然宣誓对美国效忠然后成为美国公民,为什么却仇视美国并犯下攻击美国的罪行。他们的回答是,他们宣了誓,但不等于就要效忠美国,心里觉得其实不应该成为美国人。在我认识的华人同胞中,有些人在美国骂美国,在中国骂中国,走哪儿骂哪儿,好像是做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是不应该的。我还发现有不少从大陆出来归化成美国公民的人在祖国日益强大面前生出某种后悔或内疚感来,所以我觉得这时谈谈应该不应该其实是很应该的。
   我小儿子高中9年级时14岁,上演讲课选了外交政策答辩项目,经常研究各国政策。一天,他回家跟我谈到中国的一胎化政策,继而谈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谈着谈着,他突然对我说,“邓小平,他给了我生命!”一向倔强的他眼里竟然含着泪水。他显然是一方面感激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一方面在申诉他的生命权力。我曾撰文提到过中国政府的计划生育是中国在人类控制人口方面作出的巨大牺牲。可牺牲毕竟是牺牲,而且是政府替天行道,百姓买单。我跟儿子坦承自己对这件事很矛盾。他拿出一本书,书名是 Policy Paradox《政策的矛盾》,说,“你也别纠结,这世界本来充满矛盾。”那天儿子申诉他的生命权力为我的“应该”做了一个解释。
   常人说“应该”通常有两种含义:第一是合道义,第二是合算。
   就道义而言,作为炎黄子孙应该不应该成为美国人?如果站在臣民的立场,你就万不应该,就像明朝官员说的,到海外定居放弃祖国国籍而加入外国籍是愧对祖坟,数典忘祖的事;但如果站在公民的立场,应该不应该取决于你,做什么选择是你的权利,因为任何人都有与生俱来不可剥夺的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如果论合算,单纯讲物质利益、享受自然和社会的人文环境,保持中国公民持绿卡跟美国公民没有差别,但如果你不是寄居,而是想成为社会的一员,拥有权利争取自身或自身族裔或集团的政治权益,在美国社会有自己的声音,尽一个社会成员应尽的责任,你就应该成为美国人。只有成为美国人,你才能投票,才能任公职,才有资格当陪审员为美国社会的公正和公平尽一份力量。
   长住美国却保持中国护照持绿卡就如处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林波状态,犹如二等公民,即使你心怀祖国,或想关心华人自身族裔的权益,你不是公民就没有政治权利可以让你在这方面有所作为。我的小儿子今年16岁。他今年暑期开始做一项研究,调查华人第一代移民的身份认同(到底认同自己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为此他在 UCLA 请教一位教授。教授跟他说,如果你想做移民研究并想把报告发表,你最好做更吸引人的题目。于是他从国际关系的角度想当然地想调查华裔美国人在美国的游说团体及该团体的未来发展,以为华人跟以色列人一样可以影响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因为他觉得中国经济的发展被外界夸大,造成美国人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误解,同时还觉得美国在中国周边国家部署了很多导弹,华人应该有游说团体影响国会加深对中国的了解,避免两国关系紧张,擦枪走火,但初步调查结果让他大失所望,只好放弃。他得出结论:不仅第一代华裔美国人不可能有,就是第二代第三代都不可能有影响国会的游说团体,因为大多数第一代华裔美国人只关心自己的孩子,只希望孩子当医生,工程师,离政治越远越好。不管他的说法是否幼稚或是否正确,有一点不难论证:你想在美国发挥自己的政治影响争取自己以及自己族裔的权益,你首先应该成为一个美国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