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的出路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出路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

极权政权体制内的官们都是上司的点名和提拔。即便是坐上了头把交椅的人,广大的国人民众们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是什么来历,当然就更不必提什么这个人的政治主张和治国方案了。

   从远古留下来的一句话是:国不可一日无君。但是老百姓们至少知道这位国君是谁。在敬天地畏大人的传统教育下,中国人承认天命有归的说法。所以无论是哪一家、或者是哪一姓建政立朝,打出了奉天承运的旗号,老百姓们也就基本上认可了。可是认可了并不等于就是拥护,老百姓们要看看皇帝下一步究竟要干什么?

   新皇帝也懂得天意就是民意,顺民意也就是顺了天意,所以也会不负众望的发布几张告示。内容无非就是大赦天下,轻徭役、减赋税,与民生息。老百姓得到了实际的利益,三呼万岁的时候倒也并不感觉勉强,可是也没有人会感激的痛哭流涕,发誓要永远忠于皇上。因为老百姓普遍受到的教育是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注重发展民生的皇帝就是明君,横征暴敛的皇帝就是昏君。

   虽然说国不可一日无君,但是老百姓们也不会同意昏君、暴君当政。皇帝下了罪己诏,改旗易帜,关注民生了,那么老百姓就会给皇帝老儿一次机会去改邪归正。如其不然,老百姓就会起来去改朝换代,谁又会去管他是刘家的天下、还是李家的政权,或者是赵家的、朱家的、爱新觉罗家的。

   老百姓要活还要活得小康,这是最起码的民意。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好生是德,那就不是生活在贫困之中,而是活着有尊严,生活得有体面。所以说上天之德是德被天下的。

   今年的2月12日正是中国的大年初三,习近平没有在灰霾的首善之区与民共同呼吸,而是长途跋涉的去了甘肃省访贫问苦,和一位与他是同代人的贫穷老人握手。想来官二代与穷人也仅仅是礼节式的握手,不能说言欢。一个是富贵已极,一个是住在破屋子的穷人,两个人见面说什么呢?畅谈大好的形势,或者是为国家的强大辉煌而自豪一番,再不然就是为了中国大陆的国际地位提高了而激动一次?

   这些虚无缥缈的官场应酬的东西,都和穷人的距离太遥远了。老百姓们要求的是衣食温饱、子女上学、有病治病、老有所养,可眼下却是全没有,但是又不敢说,因为陪同习近平访贫问苦的是一群地方官们。古代的官员们也访贫问苦,但都是微服私访。地方官是一点不知道,被访问的人也不知道和他说话的是个官。于是才能实话实说,畅所欲言。俗话说不怕官,就怕管。在明朝的笔记小说中就已经出现了“破家县令”这种酷吏了。

   当着管着自己的地方官的面向习近平诉苦,无异于是告了地方官一状,很难想像后果会是什么。这个穷人只能违心的说自己很幸福,可是这样说又和习近平访贫问苦的本意相违背了。习近平来到这个家庭,就是因为这是个贫困的家庭,可是这家人却告诉习近平他们很幸福。于是习近平首先就会认为这家人家不配合他的来访,有意给他难堪,接下来还会认为这家人家在精神上或许不正常。

   既然贫困很幸福,难道富贵就很不幸吗?但是既然来了,这出访贫问苦的戏就要演到底。习近平也就只能是照本宣科的把十八大的宏伟目标再说上一遍,要穷人们务必的耐心再等上10年。10年后不但人均收入增加了一倍,而且还过小康的日子。

   然后穷人按照地方官事先教好的话去做。首先,就是要尽最大的可能去表达对权贵们来访的感激。接下来还要坚定的表示听党的话,因为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并且坚决相信小康的目标一定会达到。最后是双方充满自信的微笑再握握手,收场。戏是演完了,可是产生的影响和后果又是什么呢?

   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可是本人首先要质问的就是共党。进了城的共党告诉人民,人民翻了身得了解放,幸福了;五八年大跃进,又超英赶美了;上个世纪末完成四个现代化,人民生活小康了;进入了本世纪,又是经济腾飞得令举世震惊。一会儿盛世、一会儿强大、一会儿又辉煌。60多年共党的伟光正怎么还有贫苦的民众呢?

   接下来,就是要向习近平请教了。访贫问苦的目的,究竟是要否定毛邓江胡当政的60多年,还是彻底否定共党存在的合法性?或者那就是由于自信、有把握在共党当政73年后,可以让人民小康而事先铺垫一下?否则,那就仅仅是在表演。但是这种表演,对于根基不牢、资望不够的习近平来说,就如同无端的给自己树敌。

   共党体制里,官员们的提拔是以造假、谎报政绩为标准的。去甘肃访贫问苦的举动,就等于是让省、市、地区、县和乡镇的所有官吏们丢面子,是在挑战一省的所有的官吏。更何况共党内部的派别团伙林立,盘根错节,都形成了各自的势力范围,且又遥相呼应。天知道甘肃省的官员们属于哪个团伙,团伙的头脑又是谁?

   当习近平访贫问苦的新闻播放以后,对于中国大陆上的6亿到6亿5千万生活在贫困线的民众们又会是如何评论呢?60多年共党的政绩,就是造成40%的人口贫困。而共党所能作的,就是亲民和访贫问苦的表演。从朱镕基到温家宝、再到习近平,然而也仅仅就是个表演。贫穷的人口仍在增长之中。

   据说胡锦涛在当政期间,也做过两次访贫问苦的表演。第一次给了被访人家一千块钱,第二次给了两千块钱。俗话说,救急不救贫。作为国家的元首,看到了贫穷的现象,应该采取政策调整的措施去解决问题,消灭贫穷,而不是以打赏的方式去博得个善人的美名。尤其这一千和两千元的善款,究竟是出自胡锦涛本人的腰包,还是出自于国家的财政,至今没有一个清楚的说明。

   自古以来,杀富济贫的义盗们,对于财富的来源和去向,还要有个交代。曾经的共党是杀富敛财,从不济贫;现时的共党们都大富大贵了,方法那就是杀贫致富,所以访贫问苦的表演就更让人们感到憎恶和丑陋了。一年一次例行公事的两会开始了,庞大的贫穷人口的问题能否被讨论或者得到解决呢?

   2月的28日,各国的电视新闻中报道,笼罩在中国大陆上空的269万平方公里的灰霾,使得能见度不足两百米。人们盼望着刮风,可以吹走灰霾。果然是天从人愿,北方地区刮起了风。灰霾是否被吹走了,尚不清楚,但是风带来的却是沙尘暴。

   在共党的红歌里,有一首歌的歌词是:“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看来共党也知道人民喜欢晴朗的天气。其实解放区的天从来没有晴朗过,解放区的人民是生活在弥漫着烧制大烟土的烟雾之中。共党把这个优良的传统和作风发扬到了全大陆。于是灰霾、沙尘暴和酸雨就遍及到了全国各地。事实证明人民不喜欢。那么这个问题能否在两会上得到讨论并且商量去解决呢?

   贫穷和污染的制造者是共党。本人在以前的评论中曾提到过,共党从来是破坏者,不懂得什么是创造。同时共党从来是问题的制造者,从来不懂得如何去解决问题。这样的一个团伙居然能在中国大陆耀武扬威了60多年,不能不承认这是个奇迹。另外,中国人的忍耐度也堪称奇迹。

   飞扬跋扈那是无限度的,忍耐度却是有底线的。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估计这个日子已经来到了。如果有人认为国人的忍耐还没有达到极限的话,那么共党的步步紧逼也把民众们逼到了极限。

   近日看到了网上的一篇文章,其中提到了冤民的数量从1979年的2万多起冤案,发展到了2012年的近1亿的冤民们。文章中还提到,近10多年来,平均每天有186个中国人被饿死。当然了这篇文章的出现,招来了一片的谩骂和攻击,但是本人是相信这几个数字的,理由有几点:

   第一,那场三年半的大饥荒过后,彭真在天安门城楼上说没有饿死一个人。而文革后,共党们才吞吞吐吐的承认饿死了1,000万人,民间调查的数字是4,800万到6,000万人被饿死;

   第二,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死人90多万,共党向国际报出的数字是24万;

   第三,1989年北京的大屠杀,共党承认死伤23个人,而良知人士调查的数字是接近4,000人被屠杀了;

   第四,2008年四川大地震,四川省委书记承认豆腐渣学校砸死了19,006个学生。共党的宣传部事后定调,死亡学生6,000人;

   第五,一场10年半的文化大革命,共党说有700万人非正常死亡。叶剑英说,死人2,000万。体制外学者们调查的数字是死人3,700万,7,000万人被整肃,牵连家属共是4亿多人。

   仅凭着这五点尽人皆知的数字,所以本人怀疑这篇文章提供的数字、冤民和饿死人的问题能否在两会上被提出、讨论和解决。如果不能,那就是把人民进一步推向了极限。从来不享有任何国家福利的中国公民们,有接近2亿人口迈向了60岁的老龄。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即便是公民们不去自己做这个打算,国家和政府也要为自己的公民们逐条逐项的打算在先,以备不时之需。

   共党政权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公民们的生老病死是他们敛财的机会。就以退休养老为例,共党从来不为人民建立养老基金,而是要人民自己去买社会保险。可是人民购买的社会保险基金又被层层的共党们挪用、贪污,甚至投进了共党圈钱的股市。

   有消息说,2012年投入股市的社保基金全部变成了负数;更有学者们推算,2013年社保基金的缺口将达到18万亿元。一个本人多年认识的朋友,在10年前失去了工作。为了能在60岁以后有一份退休养老金,他每年要向社保项目交出7,000多块钱。

   去年,这个朋友大怒起来,因为共党宣布要推迟人们领取退休金的年龄。言外之意就是说,每年7,000多元的社保费不知道还要多交多少年?更不知道将来能领到的退休金会是多少?尤其根据物价月月暴涨的情形,更是令人担心,将来的退休金到底够不够吃饭的。我们先不去提改革是否有成就,仅就改革以后物价的增长速度,已经令人们吃不消了。

   近日看到一篇文章中提到,在1983年的时候,人年均收入是826快钱。也就是说,人月均的收入接近了70块钱。显然这个数字是出自于共党的。回想那个年代,本人的月工资是65块钱。夫妇是双职工,月总收入不到110块钱。还有一个孩子,人均月收入是不足40元。与人均月收入近70元相差甚远,更何况广大的农民们的年收入了。

   2010,本人的一位朋友对安徽的北部、河南的东部、山东的南部和江苏的北部做了一个小范围的调查。调查的结果是,一个平均三口人的农民家庭,一年所能得到的净收入平均是500块钱。也就是说人年均收入是170元,月均收入是14块钱。由此去推测1983年农民的人年均收入想必是低的可怜了。

   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一直到八十年代的20多年间,共党有一项对城镇孤寡老人的救济项目。凡是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的无孩老人们,每月由街道办事处发给7块钱的救济金,这7块钱想必是基本生活的标准。由此可以推算,当时城镇人口,人年均收入比这一年84块钱的救济金肯定是多点有限,而农民的人年均收入肯定是低于这84块钱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