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苏明张健评论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近日来努力地查找了一下这三十多年所谓改革开放时期以来,共党的财政收支方面的数字。可令人失望的是除了增长率的百分比、同比增长的百分比、环比增长的百分比、与多少年前相比的百分比之外,几乎找不到一个实实在在的数字。
   
   例如,2007年报出的GDP比2006年增长了11.8%,但是2006年的产值是多少?没有人知道。共党只是告诉你2006年的GDP比2005年增长了9%点多,那么2005年的产值是多少呢?共党又告诉你,2005年的GDP比2004年增长了近10%,而2004年的GDP又比2003年增长了10%点多。以此类推,让国人知道的是永远在增长之中,不让国人知道的是真实的产值数字。
   
   至于财政的盈余和赤字,及国债等等的数字,或者干脆是没有,或者是一笔带过。给人的感觉是,增长是有的。但是基于一个什么基数在增长和年年增长的百分比,飘忽不定、难以捉摸,于是就难免怀疑这些增长率和百分比的真实性。

   
   目前我们似乎可以确定的是,在1979年,中国大陆还是没有内外债务的。到了八十年代初期,赵紫阳推行国库券,号召人民买,又要求党员干部带头买。职工们是无论愿意与否,直接从工资中扣。将近十年的推销国库券运动,究竟国民们买了多少始终是个迷。1989年有人揭发,6,000亿元的国库券竟然没有计入账本上。
   
   这就是说,从1979年以后,中国大陆因为改革,已经有了内债;有因为开放,于是又有了外债。并且趁着内外债务并举的机会,共党们趁机贪污了。
   
   1990年的两个数字也说明了这一点:一个数字证实了,改革开放十年,引进外资2,000亿美元;而另一个数字又证实了,同期有2,200亿美元流出了中国大陆,进入了西方的银行,成为了私人的存款。流出的美元比引进的美元还多,这就迫使的一些理性的中国人不得不思考,这样的改革,结局会是什么?
   
   在1988年的财政预算当中,出现了军费支出是243亿元的数字,但却没有财政收入的数字;相比于2013年的军费支出那是7,100多亿,之间相差了30倍。但是从打1988年到2013年的25年间,物价又增长了多少倍呢?
   
   从赵紫阳当总理开始,中国大陆这个30年无内外债的国家,背上了内外债。但是共党是从来绝口不提,只是偶尔提一下财政赤字,几百亿或者是一千亿的。捉襟见肘、入不敷出的现象已经出现了。到了李鹏当总理的以后,财政赤字的数字就一年比一年大。有时在内部的口头传达中,会透露出什么2,000亿或者3,000亿元的赤字。但是那个时候就有学者估计,财政赤字每年都会在3,000亿到5,000亿之间。这就不得不提一下,89六四大屠杀前后的两件事作为小插曲了。
   
   第一件事是在6月3日的晚上到6月4日,有几百辆军车被烧毁。共党说是暴徒放的火,其实是军人们自己烧的车。当时来自军队高层的说法是,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要告诉中央,军队装备残旧。每年拨出的军费严重的不足,希望中央增长军费支出。第二件事就是六四后,袁木在电视中宣称,没有开枪,没有打死一个人的同时,又说暴徒烧了几百辆军车时说:“一辆解放牌卡车的售价是30,000多块钱。烧了几百辆车,经济的损失惨重。”
   
   这句话就是在告诉我们一个事实,那就是到了88年、89年的时候,解放牌卡车的售价是30,000多块钱一辆;而10年前的78年、79年的售价是16,000多块钱。这个事实就是,物价在,10年期间翻了整整一倍。
   
   在89年的5月份,北京市长陈希同与学生代表对话的时候,特别提到,他的月工资加职务津贴是每个月300多块钱。到了九十年代,陈希同因为贪污被捕了。有内部消息透露说,他总共贪污了180亿。这个数字是1988年军费开支243亿的75%。
   
   一个人贪污的数量之大,确实是吓死人。李鹏当总理期间,估计欠下的国债至少要有几万个亿了;而朱镕基上台以后,在李鹏留下的国债上又增加了多少国债,我们就不知道了。但是现在我们知道的是在朱镕基下台之前,已经印刷了16万亿元的新钞票了。
   
   如此看起来,依靠着借钱去搞经济发展的做法是由赵紫阳开始的。李鹏把这个做法发扬光大了;朱镕基是延续了这个做法,同时又发明了印刷新钞票的新办法。胡、温这十年中欠债和印钞票都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上,双双超过了百万亿元。如果没有独立的学者们经过多年的追踪测算,得出这些数字的话,相信不少的中国人还会真的以为中国大陆是只有发展,没有债务;只有成就,没有通货膨胀。
   
   假如真的是只有发展和成就的话,共党们的卷款外逃的数量,也是国家经济承受不住的。前不久,世界金融组织发布的资金外流的调查报告中说,从2002年到2011年的十年间,从各国外逃的资金总数是60,000亿美元,而其中从中国大陆外逃的资金是2.74万亿,排名世界第一。这笔被卷逃走了的2.74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是接近20万亿。这20万亿的概念应该有多大呢?
   
   2009年初,共党报出了2008年的GDP总量是26万亿,财政收入是6万亿。这就是说,被共党卷逃走的钱相当于全国人民一年所创造的产值的80%。国债在迅猛的高筑之中,新钞票在迅猛的泛滥之中,共党在疯狂的捞取最后一桶金的时候,当然造成国民总产值下降。但是共党仍然报出8%、9%的年增长率。
   
   国际经济组织报出,2010年中国大陆的总产值是3.5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合22万亿,比2008年减少了4万亿。这个数字的报出,可以说是极大的打击了共党的谎言。估计是共党授意,于是一群捂毛们到处宣扬什么2010年的总产值是40万亿,黄金的储备量也接近了一万吨等等。
   
   接下来的两年,共党改变了做法,捷足先登,抢先报出总产值:2011年报出的是47万多亿,2012年报出是50多万亿。相比一下同是共党报出的2008年的26万亿的产值,这种大跃进、放卫星式的增长速度,也就难怪国际社会无法相信了。
   
   近日共党公布了,今年1到4月份的出口贸易顺差是610亿美元。听上去不坏,和外国人做生意,仅四个月就挣了600多亿美元的利润。但立即被世界许多金融机构指出是造假、谎报。理由是去掉掩饰热钱流动的假交易以后,实际的顺差应该只有十分之一,也就是60亿美元。
   
   苏格兰的皇家银行的调查结果是,中国大陆在今年第一季度有370亿美元的出口数字,是来自于违规行为;而根据共党海关总署报出的一季度贸易顺差是430亿美元,恰好贸易顺差也是60亿美元。骗骗中国人容易,但是欺骗国际社会可就难了。
   
   一些经济学者们和金融机构说出了实质。他们说,“在境内和境外之间,以人民币汇率套利的活动使出口数字的失真。”又证明说,进出香港的黄金,实际上是为了贪官们转移资金。因为降低运输成本和高价商品,是热钱流动的理想管道。还有的推断说,“中国的增长,实际上是很虚弱的。夸大的出口,意味着实际增长疲弱。而出口贸易应该在今后几个月内更将大幅降低。”
   
   有的分析师说,2004年的1到4月份,中国大陆的贸易出口出现过108亿元的逆差。而去年1到4月份的顺差是188亿美元。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今年,又怎么可能贸易盈利增长了三倍多呢?当共党公布了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长了7.7%以后,经济学家们确是冷静地在说,“不太可能再看到中国大陆的那些天文数字的增长率了。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再看到了。”
   
   他们甚至还断言说,“这种经济增长是要求越来越多的债务,来生产同样数量的产出,必将继续增加债务,达到更危险的程度。”更有人直接指出,“中国人私人消费相对于GDP的比例,在主要经济体中是最低的。”对于这项改革,中共始终犹豫不决,尤其是对软弱的医疗和微薄的养老制度。
   
   惠普公司说的更干脆,他们是用数字证实了中国大陆的GDP,其实是以投入两块钱的代价才能创造出一块钱的GDP。并且警告说,中国大陆地方债务的风险是越来越高,估计已经达到了2万亿美元。这就又是十几万亿人民币的债务。
   
   在所谓的强大辉煌的背后,共党究竟欠下了多少债务,肯定又成了党国的最高机密。为了贯彻党的号召,让国民们整天处于昏迷糊涂状态的梦境中,于是GDP的总量的数字,那就必须起到能够催眠的作用。
   
   近日,一位叫做蔡延富的军队转业干部,在网上实名举报了他的家乡,江苏省的一个名叫盐东的镇政府。在已经负债10亿元的情况下,又在今年初,占用了农田150亩,耗资一亿元,建造镇政府新的办公大楼。举报中还揭露,这个镇的行政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一年只发一次工资,那是要在卖掉了一块土地以后,才有钱发工资。
   
   在人们的常识中,通常一个县下属十几个到二十几个乡或者是镇的机构,负责人在行政上是科级干部。一个科级单位就敢举债十亿元,而且毫不在乎的仍在借贷盖大楼,为的是创造政绩,作为升迁的条件。那么县级单位、地级单位、省级单位的债务又会是多少呢?更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有了一亿元去盖大楼,为什么不用这一亿元去还债务呢?欠债不还,继续欠债,这如果是没有上级的批准,一个科级干部是没有这个胆量的。
   
   如此就可以推断,他的上级如果没有更上一级的批准,他也不敢批准下级大肆举债。每级干部都毫不在乎的举债,都得到了上司的批准或者认可,于是就可以一直追踪到中央政府。可是中央政府自己也陷于100多万亿债务之中,但不能替地方政府还债,反而还要继续举债。举债不是为了还债,而是继续去建设豆腐渣工程,作为政绩去说明,共党当政是有合法性的。各地方的大小干部们对中央的意图是心领神会,于是就有样学样,放手大干。反正每一次的投资中都是共党们贪污和分赃的机会,又何乐而不为呢?!
   
   因此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全大陆有两千八、九百个县,乡镇的总数量是五万多个。如果平均每个乡镇有一亿元的债务的话,那就是说,全国仅科级的政府就欠债五万多亿,那么县处级、地局级、省部级又欠下多少债务呢?所以我们也可以断定,地方债务的总和远不止十几万亿,很可能是两倍、三倍的多于这十几万亿。债务每年都在急剧的攀升,但却从来没有听到过共党用财政收入还债的信息。
   
   共党喉舌《红旗文摘》最近一期中,提到了一个共党的观点。这句话是:“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不是竞选得来的,是民主革命胜利的成果。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是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共产党没有经过多党选举而上台,但有不容置疑的合法性。”我们且不去提这种观点是多么的浑横不讲理。仍旧回到债务问题上,我们不禁要问,共党当领导有合法性,举债或许是有必要性,那么欠债不还难道也是合法性吗?
   
   共党开始担忧它的合法性了。《红旗文摘》、《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环球时报》,在5月21日和22日这两天,为共党大唱合法性的文章充斥,吹捧共党的文字令人作呕。例如,把宪政民主的制度,污蔑为是西方资产阶级的专政;把人生而自由平等,也说成是资产阶级的自由平等。这些都不适合特色社会主义。并且还断言,这些东西在中国大陆是既落不了根也生不了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