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苏明张健评论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近日已经认识到确实是时日不多的共党,为了苟延残喘,组织起喉舌们和捂毛们,大肆的为共党当政寻找合法性,这就令人感到可笑了。

   

   当政了六十多年且又自称是伟光正的共党,突然想起了合法性的问题,其实说明了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毫无自信。自身处于合法的位置上,就无需去大谈什么自信;说出了三个自信以后,又去寻找当政的合法性,这是什么逻辑呢?演绎法是人类的两大思维方式之一,但是先自信然后去寻找合法性的思维逻辑显然是错误的。

   

   当政者未必有当政的合法性。尤其是共党通过暴力篡政上台,很难在理论上和法理上得到合法性。当政的前三十年,上亿的生命惨死在这个政权之下;而后三十多年,又把一国的经济搞崩溃了,同时制造出了上亿的冤民大军。这六十多年,共党的一切所作所为,很难找出一件事是合乎天理人情的。所以说共党这种政权与合法性根本不沾边。

   

   更何况,共党在两国政府的社会局都没有登记注册过。仅此一点,就可以说明共党这个团伙的存在是非法的。那么在坏事做绝了以后,又去寻求领导地位的合法性,这显然又是思维逻辑的错误。用两条强词夺理拼凑出来的理由,作为当政的合法性去欺骗一国的公民们。所幸的是,中国大陆的公民的民主、人权的意识,已经逐渐成熟,已经不是共党精心编造的谎言可以轻易骗得了的了。

   

   一位叫做胡乔英的作者,写了一本名为《二零一四大崩溃》的书。在这本书的内容简介中,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中共高层最近泄露了一个惊人的内幕,那就是中央应急小组向常委会提交了一份绝密的报告,认为中国社会即将在2014年全面崩溃。这份绝密报告描述的崩溃情景是十分可怕的:经济崩溃、企业倒闭、鬼屋林立、盗贼四起,社会发生剧烈的动荡,街头革命随时发生。”

   

   中共常委会因此不得不专门开会讨论,但是会议讨论的内容就更为惊人:“中共统治下的社会崩溃不可避免。”根据一些媒体对这次常委会会议内容所作的深入的报告,提到了习近平在会议中的几句话。首先他说,“今明两年,是中共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部分地区的民怨到了沸点;民愤接近临界点;所面临的政治危机会加剧;局部地区会爆发危机。”接下来他又说,“要承认这样的痛苦现状,要接受这样的严酷事实。”

   

   如果媒体所报道的习近平的这两句话是真实的话,也多少可以使人们改变一点习近平是庸人的看法。至少他知道他和他的共党目前所处的痛苦现状和严峻事实,敢于承认这个现实。比较胡锦涛,习近平至少还有这个胆量。

   

   今天的经济崩溃、社会崩溃,应该说是胡温10年当政的结果。胡锦涛面对崩溃的现状不但不敢承认,反而在2008年说了个强大,2009年又说了个辉煌。谎言说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但在国人民众的心里,共党的话就是说一万遍也是谎言。把谎言当作真理相信了的反而是共党自己。

   

   据说在去年,习近平说过不想做末代皇帝,但是他还坐上了末代皇帝这个位置。半年多过去了,他或许想到过去实行新政。但现实的严酷事实,又使他明白,任何发自于共党的新政,都将导致国民百姓们更大的困难,激发起更大的民愤。这个党是烂透了,历史与现行是罪孽累累。即便是口吐莲花,中国人也会认为那朵莲花必定是假冒伪劣毒的。

   

   近日有网民们翻出来在89六四大屠杀以后,彭丽媛去劳军,为进城去屠杀人民的军队唱歌的照片。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最清楚。指望着习近平去调查六‧四真相,惩办凶手,那就是中国的梦想,是睡梦中的臆想。醒来后的现实,那就成了共党永远迈不过去的门槛,更是人民心中永远平息不了的一股怒火。

   

   看来习近平明白这个痛苦的现状。但是如何去摆脱这个痛苦的现状呢?虽说党政军三权在握,但是共党内部是帮派林立,且又盘根错节,触一发而动千钧的黑暗复杂的关系,都不是习近平所能对付的了的。他知道鬼屋林立、盗贼四起,社会崩溃,经济崩溃,民怨到了沸点,民愤到了临界点的亡党的时刻了。

   

   所谓积重难返。除了亡党,再无其他办法可以使社会和谐了。所以他才说了一个承认和接受,便无下文了。这就如同习近平上台半年多,人们对他就已经绝望了。和习近平上台半年多,也对保党、挽救政权绝望了,是同样的道理。胡锦涛曾搞过一阵保鲜-------,但是失败了。那么习近平保党,也必将失败。

   

   在6月2日,共党喉舌的央视上出现了一位专家,。在讨论宪政民主这个专题节目中,这位专家振振有词的说,“现在在中国大陆搞民主还太早。首先把蛋糕做大了,才能考虑民主。因为现在的人均GDP太低,就是把民主给了中国人,老百姓也不明白民主是什么?怎么去使用?要等到人均GDP达到一定的程度以后,才能考虑民主。”

   

   这位专家如果不是捂毛,那就一定是共党教育体制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一个产品。在整个他的谈话中,贯穿着一个主题,那就是共党所认为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谬论。任何一个国家的立国大纲或建国大纲之中,都是首先确立该国的政治制度。在一个确定了的大政方针之下,再去对立法、社会、经济、文化等等方面再去建立细则。

   

   没有一个国家的建国大纲是追求GDP,做大蛋糕,而不提政治制度的。即便是共党进城以后,也没有提到过人均GDP和做大蛋糕的事情,而是立即就实行了一党专政的极权主义统治的政治制度。共党们懂得的GDP这三个字母,不过是这一、二十年的事情。

   

   1982年共党制定出了个宪法。据说自82年以后,对这部宪法修改了四次之多。但宪法中始终没有提到GDP和做蛋糕,反而是所谓的四个坚持,在四次修改以后,仍然在坚持着。这才是人均GDP太低的根本原因。

   

   至于这位专家说,中国老百姓不明白民主是什么和怎么去使用民主,我们就只能说这位专家可能连小学毕业的程度都不够。辛亥革命胜利以后,使中国成为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的国家。从1911年到1949年的38年间,中国人民是生活在自由和有民主的政治制度之下的,所以才能北伐成功,赢得14年抗战的胜利。

   

   反民主,又使民主成为了禁忌的话题,是在共党统治下的这60多年发生的事情。真正不懂得民主是怎么一回事的人,正在潜心的学习和研究民主、探讨民主,而不是大放厥词的攻击谩骂民主。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懂得什么是民主,而且在与共党的极权相比较之后,认为民主制度确实是优越于极权制度,所以民间才发出了打倒共党,建立民主的声音。

   

   这位专家是属于那种对民主政治似是而非、半通不懂的人,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当起了极权政权的吹鼓手。在整个的讨论过程中,这位专家甚至在连实行民主政体之前,先要立宪的道理都不懂。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两个结论:第一,共党体制下的专家教授们多得车载斗量,但是六十多年却没有一个人获得过诺贝尔科学奖。所以中国大陆不但不强大,反而是更落后。

   

   第二,正是由于这群学无所长的所谓专家教授们无法在专业、学术和科学上有所发明创造,且又不能去修身反思,于是虚荣和物欲使得他们倒向了权贵,做了权贵的代言人,掌控了话语权。所以经由他们的嘴,替共党到处宣传的什么,中国大陆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说法完全是子虚乌有的谎言。

   

   本人敢于批驳这种谎言,就是基于人民是创造历史的动力的理论。人民是文明和财富的创造力和生产力。可是当人民的权利和自由被扼杀和剥夺了以后,人民就成了关在笼子里的奴隶和囚徒。在一个把人不当作人的政治制度之下,这个制度就不可能创造任何奇迹,更不必去梦想什么巨大的成就。这种制度所能创造出来的只有社会的悲剧和人间的惨剧。

   

   现在在中国人中,凡是多少有点话语权的人,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下,似乎都要提一下第二大经济体的说法,但却没有人提到中国大陆不但是负债第一大国,而且是印刷钞票第一大国。假设这个第二大经济体的说法是真的话,那么扣除了债务,再扣除掉由于印刷新钞票所造成的通胀率,恐怕最后得出的数字就是个负数。

   

   最近,共党公布了2013年前五个月,地方政府发行的地方债券的数量:首先是四川省,发行了200亿元,属于全国第一;接下来是北京,93亿元,是五年来的新高;湖南省153亿元;新疆95亿元;重庆88亿元;福建83亿元;就连小小的海南,也发行了60亿元。这是各地方的政府在向地方的人民借债。

   

   截止到了去年底,全国的地方债务总和已经高达12万亿。今年不但不能还债,反而仍在大肆的举债。于是共党的财政部又说,从今往后,由财政部代理地方政府发行债券。显然是发现了地方政府借贷的情形几乎完全失控了,甚至有些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于是就把借贷的权力收回到中央。可是地方政府不靠着借贷,就难以维持一个正常的运作。于是财政部又说,今年将代替地方政府发行3,500亿的债券。这就是说,中央政府也没有钱借给地方政府。

   

   有学者比较了一下,去年由中央政府代理地方政府发行的债券是2,500亿。那么今年的这个3,500亿,就比去年增长了40%。这就又说明了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不但没有丝毫的减轻缓和,反而逐年是在恶化之中。截止到了今年的第一季度末,中央政府的债务高达106万亿。这个数字是几倍于一年的GDP,同时新印刷的钞票的总量为103万亿,这又是一个几倍于一年的GDP的数字。

   

   把中国大陆说成是第二大经济体,或者是为了满足虚荣和狂妄,也可以把中国大陆说成是世界超级第一大经济体,没有关系。但是无论是第二或者是超级第一,反正都是吹出来的泡沫,一个空架子。捅破了这一层窗户纸,所能看到的,那就只有债务和加班加点印刷钞票的热气腾腾的工作场景,还有遍布各地的豆腐渣工程和烂尾楼。除此也就再无其他了。

   

   俗话中有“债多了不愁”的说法,那是在偿还能力范围之内的债多了不愁。当债务大于总资产的时候,那就是破产。社会崩溃是由于政治崩溃、经济崩溃而崩溃的。政治清明,哪怕国穷、民穷,社会是不会崩溃的。政治上腐败昏庸,是造成经济崩溃和社会崩溃的直接原因。

   

   在任何国家、任何民族和任何地方,人永远是第一要素。人文科学已经有了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了。无论是解决社会科学或者是自然科学中的问题,都应该以人文科学的理论作为解决问题的手段,而绝对不是权力和金钱。尤其是权力要强行干涉管理,甚至领导一切的时候,其后果,那就是中国大陆目前的方方面面的现状。

   

   人们巴望着过个安生日子,于是就盼望着出现个明君,出现个清官或者是伟人,甚至出现一个救世主。其实凡是有这种思想的人,都是社会的道义良知之士们。但是为什么不去想一想,作为自己,一个独立的个体的人的人文精神,在社会的进步文明中所能起到的作用呢?我们不必去期盼什么人拯救世界或者中国大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明君、清官和救世主。祛除污泥浊水,建立清平世界,那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做得到的事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