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共党一贯的在数字上造假,虚报、伪造、谎报的数字是层出不穷。由于没有权力制衡和不受监督,所以就使得共党造假有理,而且是理直气壮的造假。许许多多假造出来的数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驴唇不对马嘴的数字,但是共党是堂而皇之的报出来,并不在乎你相信或者是不相信,反正是有人信。再不然的话就扔出几个打发叫花子的小钱,自然就有一群捂毛们群魔乱舞帮助共党去劝说百姓们相信这些造假的数字。

   60多年,中国人生活在共党的谎言之中,有些人麻木了,有些人习以为常了。多数人知道数字造假,但是造假的幅度究竟有多大,人们就无法去澄清了。6月14日,共党统计局的网站上曝光了广东省中山市横栏镇的GDP造假数字。这个横栏镇上总共有71家工业企业单位。2012年这71家单位上报的GDP总产值是85.1亿元。在今年初经过统计局调查核实以后,该镇这71家工业企业,2012年的真实GDP总产值是22.2亿元。造假和实际的两个数字之间相差是63亿元。

   这就是说,中央政府得到的GDP数字是实际总产值的三倍的数字。经济腾飞、辉煌强大就是这样来的,所谓的第二大经济体也是这样来的。一旦我们把这个第二大经济体的GDP总产值乘以0.25的话,所得出的真实的总产值,将使中国大陆这个经济体排名在世界的第五十位或者是第六十位上。

   本人在以前的评论中,就曾几次质疑过共党报出的2010年超过40万亿的总产值。联合国经济组织报出,当年中国大陆的总产值是3.5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是不足22万亿。比较共党报出的40多万亿,这个数字是被夸大了一倍。

   本人也很清楚的记得,共党报出2008的总产值是26万亿,到了2010年总产值就下跌到了不足22万亿。这说明在2009年和2010年的这两年中,平均年总产值下跌两万多亿元,但这并不影响共党继续年年谎报造假。

   2010年共党报出的总产值是47万多亿,到了2012年共党又报出一个超过50万亿的总产值。现在我们不妨把这50万亿的总产值乘以0.25,那么2012年的大致真实的总产值仅仅是13万亿元左右,是2008年26万亿的50%。同时也证实了2011年和2012年这两年间,平均年总产值下降的幅度,比2009和2010年下降的幅度要大的多。

   有识之士们和体制外的独立学者们始终认为中国大陆的经济崩溃是始于2008年。这样认为的原因,就是从极有限的接近于真实的数字中推算出来的。但是这个声音往往是被共党和五毛们的强大的大合唱声给掩盖过了。

   这就好比鲁迅的一篇文章,内容是一家人家为新生儿办满月,亲朋好友们来祝贺。有人说,这个孩子长大以后会做官;有人说,这个孩子将来是定要发大财。说吉祥话的人,都得到了主人的高兴和热情的招待;只有一个人说这个孩子将来是会死的,于是他得到了主人一家的一顿暴打。

   做官发财,是很多人爱听的话。但是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也要看着这孩子的一运二命三风水,再加上这孩子的努力。良好的希望和祝愿其实都是虚无的、未知的,但是吉祥话却是人人都爱听。人从出生的那一天就走向死亡,这是一条铁定的规律,却没有几个人爱听实话实说的。

   上证综指在2007年11月从6,100点一路下跌至今,其中还遇到过牛年。多少人巴望着牛年牛市牛气冲天,事实却是不但没能如愿以偿,反而在去年的十八大期间跌到了1,900点上。对于稍有常识的人不太会认为股市越跌的狠,经济就越发达的。

   2008年金融风暴的爆发,美国的次贷危机成为了全球金融风暴的罪魁祸首。于是中国人开始关心起美国人是否都要了饭了?甚至还骄傲的以挽救世界经济的救世主的姿态出现。

   殊不知,中国大陆的金融风暴在一年前的2007年底就已经爆发了。到了2008年底,中国大陆中央政府的总债务已经高达了54万亿元。近日又有经济机构发表报告说,在美国爆发次贷危机的五年间,中国大陆的债务从9万亿美元上升到了23万亿美元,这是折合人民币130多万亿。虽然在这份报告中并没有提到这23万亿美元的债务是总债务还是仅指中央的债务。

   为此与几位学者交换了看法。结果是,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一笔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总债务。许多学者们测算,中央债务大致应该在108万亿到115万亿之间;地方政府的总负债率应该是在13万亿到16万亿之间。16亿人口,23万亿美元的债务,也就是130万亿人民币,折合人均负债率是81,000多块钱。这个数字不但是几倍于人年均GDP,更是几倍于人均收入。这对于国家、企业、商业乃至一个家庭,所能说明的那就是破产和倒闭。

   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国债占到了GDP总产值的40%。而中国大陆现实这个比率,按照共党报出的GDP总产值来计算已经是200%以上了。在前面我们刚刚提到,共党报出的总产值是比实际总产值多出了三倍,这就是说,中国大陆的总债务是实际总产值的800%,这个数字听上去使人惊心动魄。

   但是这份报告中的另一项数字,又证实了这个债务与产值的比率。报告中说,每一元钱的贷款所能产生的GDP的增长率,在过去的四年中,已经从0.85降到了现在的0.15。报告中还提到,中国大陆企业公司的应偿还贷款率,已经占到了产值的30%以上。这就是为什么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国企们不但还不起贷款的本金,甚至连贷款的利息都偿还不起的原因。

   本人在十多年前,对共党所宣传的中国大陆的经济一会儿迅猛发展,一会儿又一枝独秀,一会儿又举世震惊等等,从来就没有抱持怀疑的想法,而是根本就不相信。理由很简单,一个贪污腐败、草菅人命、抢劫民财的政权根本就不具备任何的领导能力。同时在一个无人权又无自由的奴隶社会里,奴隶们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发明创造,更不可能焕发出任何的积极性。

   一个奴隶社会唯一的创举,那就只有是人民以自我解放为目的的大起义、大革命去变革社会的政治制度。所以对于后来的所谓盛世、强大、辉煌,以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宣传,所能引起的只能是人们对共党的黔驴技穷,且又狂妄虚荣的冷笑。

   今年6月17日,在北爱尔兰举行的世界八强的峰会,仍然是世界七强加上俄罗斯。自我标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大陆,仍然没有资格去参加八强峰会。如果中国大陆在共党的腐败领导下,真的强大了起来的话,国际社会是不可能不会注意到的。而且腐败与强大,也必将成为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们面临的新的研究专题,从而去推动全球经济加快复苏。

   显然腐败就不可能强大,强大的基础是政治的清廉,这是共识。所以在一个极权腐败的制度之下,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军事都不可能强大。再者,一个第二大经济体,竟然会被忽略了而没能参加这个七强八强的峰会,如此的错误,国际社会通常是不会犯的。所以,中国人也实在没有必要为这个所谓的第二大经济体背上精神和思想上的负担和包袱,因为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

   现实的中国大陆,金融崩溃、经济崩溃,农业破产、工业产能过剩、债务缠身、商业名声狼藉、社会崩溃...... 等等的这一切都是在共党的领导下才造成的。这所有的严重后果都不是能够以失误或者是错误来搪塞过关的。把一个国家毁到了这种地步上,只能说是领导者们在犯罪。凡是罪行就要受到法办,而不是整整党、提高个人认识就能解决问题的。可惜,习近平就是这么认为的。

   今年的6月17日,在共党的题为“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说,“人心相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党内脱离群众的现象,集中表现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靡之风这四风上。”接下来他又说,共党“只有始终与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始终依靠人民推动历史前进,才能做到坚如磐石。面对着世情、国情和党情的深刻变化,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更加尖锐的摆在了全党的面前。我们要对作风之弊、行为之垢来一次大排查、大检修、大扫除。建立党员干部坚持为民,务实清廉的长效机制。制度一旦形成,就要严格遵守。执行制度没有例外。”

   最后他还说,“教育实践活动要着眼于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命、自我提高。以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为总要求,对作风有问题的党员、干部进行教育提醒,对问题严重的进行查处。要以整风精神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开好民主生活会,坚持开门搞活动。并且要以县、处级以上领导机关、领导班子、领导干部为重点。”

   一边读着习近平的这篇讲话,一边令人感到惊讶和恶心。惊讶的是习近平的思想意识竟然是如此的僵化老旧,证实了他的一生都是浸淫在共党这个团伙里的,所以说出的话仍然是共党几十年不变的老八股。在普世价值包围下的孤岛上说出这种话实在是令人恶心极了。

   想必共党已经为习近平编造了一份优异的学历,但编造的学历实在是与他本人的学识相差的太远了。既然共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上了,可是习近平为了保党开出的药方却是与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不能脱离群众,不要消极腐败;要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更新,自我提高;然后去照镜子、正衣冠、洗澡治病;批评和自我批评,开好生活会。这个药方虽长,但却是药不对症。生死存亡的大事用老旧僵化的八股显然是救不了死和亡的。

   古人说,“治重症用猛药”;又说,“治乱世用重典”。在生死存亡这个题目下,说出的却是无关痛痒的一篇话,显然是文不对题。习近平的学识如何,由此可见一斑。也正是他说的,“能力不足危险”。所以他也保不住党。

   共党的选拔制度历来是只要奴才,不要人才。所以共党的党老板是一届不如一届。习近平的这篇讲话也让我们见证了这个事实。无能无才的这一届常委们,仍然是庸庸碌碌之辈。面对着崩溃、破产、民愤的现象,也只能是承认这个痛苦的现状而已,毫无任何的作为去解决问题,去改变现状。

   近日网上有传出了一个消息,是说习近平和李克强两个人一起,草拟了一份反腐败的意见书,内容是给腐败大老虎定位的,提出大老虎应该是政治局常委这一级的人。并且说,只要举报揭发、证据确凿,国内外影响恶劣者,无论是现职的还是退休的常委,都必须立案调查。这个消息听上去比照镜子、洗澡似乎令人多少顺耳一些。但仔细想想,即便这份意见书是确有其事的话,那也不过是摆摆样子,做戏而已。

   首先习、李的上台既没有民意,更不是全体党员们人手一票选举出来的,而是共党内部众多的帮派势力为了自保,经过了内讧、打斗、协商和妥协之后推出一个维持政权的常委会。这个常委会必须时时小心翼翼的把一碗水端平,丝毫不敢触犯任何一个帮派势力的利益。更何况习、李两个人也是各自属于不同的帮派势力。党内的黑暗复杂,又永远是个黑箱,外部人,尤其是广大的国人民众们,很难知道稍微多一点的内情。

   所以民间也并不在乎什么帮派势力,反正是没有一个好东西,痛恨的对象就是共党。如果说党内有个改革派、良心派或者是亲民派话,老百姓们是既没有发觉、更没有感受到。反正三十多年的所谓改革,获利暴富的都是共党们,承受苦难的则是民间的大众们。所以也无所谓退休的、现职的,反正都富了,而且富得支出和收入不符。无论是灰色的收入或者是血腥的钱财,反正是来路都不干净,都触犯了共党自定的法律。民间要求法制,其实就是要求惩治共党这个犯罪团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