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读哈耶克的书,是一种享受,因为它让我接触到一些真知灼见,从而感到满足。但这不等于我会赞同他的所有观点,譬如他关于多数统治及多数原则的论述,就值得予以质疑。这些论述摘自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一书,其第一部分第七章:“多数统治”。
   
   1,关于多数统治:
   

   哈耶克对民主下了个定义。他写道:“‘民主’(democracy)一词的含义颇为宽泛且相当含混。但是,如果我们对它做严格的限定,并只用它来指称一种统治方式——例如多数统治(majority rule),那么它所指的问题就显然不同于自由主义所指的问题了。”按照哈耶克的“严格”定义,民主就是多数统治,为一种统治方式。
   
   统治这个词,是指统辖、管理、治理等等的意思;在政治学领域,一般用来指政府行使被授予的权力(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等),对国家事务在总体上实施的统辖、管理、治理;所以,一谈到统治,人们都会明白,是指政府的作为,而且主要是指被赋予权力的政府领导人的作为。政府是一个机构,其人员在全国人民当中仅占极少数,而政府的领导人的数目则更是少而又少,实施统治的人总是少数,这恐怕是从古至今中外各国的普遍现象。
   
   在任何国家里,统治者总是少数人,被统治者则总是绝大多数人。多数人统治少数人这种现象,纯粹是人脑想象出来的虚幻情景。在现实中,如某国有一百万人,其中有80万人在统治着20万人,80万人在统辖、管理、治理着20万人,这种事情会发生吗?美国人口3亿多,美国实施民主政体,那里有没有发生2亿人统治一亿人的现象?有没有发生2亿人统辖、管理、治理着一亿人的现象?显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现象。由此可见,“多数统治”是一个不可能有事实对应的概念,把民主定义为“多数统治”,实属荒谬之举。
   
   哈耶克又说:“自由主义乃是一种关于法律应当为何的原则,而民主则是一种关于确定法律内容的方式的原则。”他不但把民主定义为“多数统治”,又把民主定义为“方式的原则”,他所谓“方式”是指“统治方式”或“决策的方式”,而“方式的原则”就是他一再提到的“多数投票决定”的原则,“决策应当由多数做出”的原则或“多数同意的原则”等等。这也就是为人们普遍熟知的“多数原则”。于是在哈耶克那里,民主就等同于“多数原则”,他并没有完全否定该原则,但却又化费了大量笔墨来揭示“多数原则”的弊病,以论证民主的弊病。下文将详细地加以评析,这里先简单说一说。
   
   在英文中,上文提到的“majority rule”这个词(翻译为多数统治),也可翻译为“多数原则”。这容易造成一种错觉,似乎,“多数统治”与“多数原则”是同一回事,民主既是“多数统治”又是“多数原则”。那么,民主是否等同于“多数原则”?显然不是。简单说一说理由:首先,“多数原则”是某个群体在作出决定过程中所采用的一种规则、方式或方法,它只讲人数,它不涉及“什么人作决定”、“为什么作决定”、“做出什么决定”等问题,任何群体、党派、宗教组织、民间团体等等,在需要作出决定的场合都可能运用这一规则。“多数原则”本身不具有政治性质,就像是“中性”的。其次,民主指一种政治体制,政体所涉及的问题,包括权力的分配、权力的行使、法律的制定、国家与个人的关系等一系列重大的政治事宜,明眼人马上会作出判断,建立和完善民主政体,是一项宏大而复杂的“工程”,岂能把它缩减为一种作出决定时采用的规则?再次,在民主政体之下,正像已经确立民主政体的国家所展示的情形那样,在选举总统、议员等活动中,最后必须作出决定“由谁当选”时,按多数原则,即按多数投票者的意见作出决定;但是当总统就任以后,即行使法律赋予他的权力,在他实施职权的范围内,由他个人对国家事务作出决定,这种个人决定的方式,与多数决定的方式不同,却是民主政治活动中的常规。把民主等同于多数原则,把民主框死在多数原则这一种规则之内,除非另有其目的,否则一般人是不会这么做的。
   
   当然,多数原则对于民主政体来说,具有重要意义,哈耶克也同意这一点。按照民主政体的要求,人民自由选择政府及统治者,而在这一重要政治活动中,按多数原则作出决定,这是民主政体与所有其它政体相区别的一个重要特征,凡是拥护民主的人都必须掌握这一条,但是,这决不等于把民主等同于多数原则。
   
   在哈耶克的论述中,多次出现这类提法,譬如他提到“多数之代理者的命令和专断意志”,还如“政治哲学家的任务与专门的公务人员的任务不同,因为后者的任务在于执行多数的意志”,等等。他是要告诉人们,政府领导人既然是按多数人的意志产生的,那么,政府就是“多数意志”的代理者,政府实施的统治也就是“多数意志”实施的统治。如此一来,哈耶克把“政府的统治”与“多数统治”混同起来,这是他把民主定义为多数统治的又一个说法,但是,这是没有道理的,也不符合事实。政府与“多数人”是两回事,理由是:
   
   首先,选举的结果显示出多数票及少数票,投票者则分属“多数”和“少数”,但是这“多数”与“少数”的区分,仅仅对于投票结果的当下而言,才是有意义的,双方阵营虽然各有一些政党的骨干,但是“多数”并没有形成一个长期存在的、有固定成员的、有纲领有组织的群体,在选举结束以后,大部分投票者回到日常生活中去,“多数”与“少数”的区分对他们而言已经失去了意义,除了其中的党派骨干之外,就全体投票者而言的“多数”与“少数”这两个阵营已经消失,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多数意志”,政府按照“多数意志”实施统治的说法就没有了根据。
   
   其次,在选举过程中,选举产生的政府领导人,因得多数票而当选,就这一点而言,不妨可以说他们的“当选”代表了“多数的意志”;但在选举以后,他们上任以后所做的一切,都只能由他们自己负责,与“多数人”无关,绝不能以“多数人意志”这块招牌来推卸他们的责任。选举结果所显示的、但在选举后消失的“多数”及“少数”,都将站在同样的立场面对政府,同样把政府当作观察和监督的对象,对政府的表现随时作出满意或不满意的评判。所有民主国家里的政府领导人,常常遭遇这样的境况,即在当选一年、两年以后,又受到多数人的不满和批评,本来推举他的“多数”转而成为反对他的“多数”,这种常见情况的发生,正好表明,政府与“多数”是两码事,那种认为政府执行“多数人意志”的说法,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民主国家的政府领导人为了继续掌权,当然会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得到多数人的肯定,因为他处于民主政体之中,他知道如果得不到多数人的支持,他的地位、声望,他能否继续稳稳掌权,以及政府工作是否顺利、是否有效等等,都将受到影响。但他们的所作所为依据的只能是自己的判断、自己的意志,不会出现一个现存的、可知的、不变的“多数人意志”,来清晰地昭示他们应该怎么做。如果说有所谓的“多数人意志”存在的话,那只有当人民对政府的所作所为进行评判的时候才会显示,而且这种评判只是即时的,在下一次再评判的时候,哪些人站在多数一边,多数作出何种评判,则又是另一番情景,不可能预先得知。“多数人”的组成是流动的,“多数人”的意见是变动的。如果说被称为“多数人意志”的这个事物对于政府有什么作用,那么只能说,那是“反馈”的作用,不具有事先引导或指导的作用。民主政体正是根据权力来自于人民(按多数人意见作决定)的原理,并利用其形成的反馈机制,来制约政府,限制政府的权力。关于多数原则,下文将继续深入探讨。
   
   一些人赞成“民主就是多数统治”这种说法,还有着其它的依据,这里值得提出来,并予以评析,这些人的论调往往基于这样的想法:“任何社会总是分成精英和大众两个阶层,精英就是成功者,大众就是失败者,成功者总是少数,‘多数’总是失败者,‘多数’总是素质低下的愚昧无知的群众;民主要按照多数原则选出政府,这多数人意见就是失败者的意见,就是要平等,就是要平分少数成功者的财产,就是要跟成功者平起平坐,就是要压制成功者,就是要统治成功者,就是要实施暴民专制,这就是民主的危害,这就是多数统治的危害,……”这些说法最大的问题,是把多数原则中的“多数”与“少数”这种数量概念,变换成两种群体(或阶层)的概念,把社会分化造成的矛盾,简单化为“多数”与“少数”相互对峙的两个群体、两个阶层、两个阵营的矛盾,可是这种看法没有事实依据。让我们用事实来说话吧!请问,在民主政体下,在选举过程中有没有出现过如此的景象:“失败者”即“多数人”为一方,“成功者”即“少数人”为一方,投票的结果总是“失败者”即“多数人”这一方胜出?恐怕没有这类事实!永远举不出这样的事实!英、美、法这样一些民主国家的选举活动,多少年来,选举出一届又一届政府领导人,哪一届的领导人是由失败者选出来的?投票给肯尼迪、里根、克林顿的选民都是“失败者”吗?恐怕没有这类事实!永远举不出这样的事实!既然没有事实依据,那么,上面那番议论,只能当作“纯粹是单凭想象的胡诌”!这里只是“用事实来说话”,至于如何从理论上加以解释,现予篇幅,不便多说。
   
   或许有人还会联想起这样的理论和实践:要“解放全人类”,要让“劳苦大众翻身解放、当家作主”,要让“工农”掌握政权等等,譬如前苏联的“布尔什维克”所说所做的那样,这似乎让人产生“多数统治”(劳苦大众统治)的错觉。但是,结果怎么样?事实表明,这是谎言,“布尔什维克”通过暴力剥夺了原有“成功者”的权力和财产,取而代之成为新生的“成功者”,他们全权控制着国家的一切,瓜分并享受着国有财产,剥夺劳苦大众的劳动成果,压制劳苦大众追求发家致富的应有权利,……。劳苦大众既没有翻身解放,也没有当家作主。
   
   “布尔什维克”的理论及其实践结果,证明了如下一种看法:只要在人与人之间存在竞争,社会的分化就不可避免,各种阶层之间的差异和矛盾也就不可避免,成功者和失败者的区分或精英与大众的区分不会消失,精英总是占据优势及强势,大众总是屈居劣势及弱势;那种“通过阶级斗争以消灭阶级”的理论,或者“劳苦大众当家作主”的理论,只是那些图谋夺取权力、财富的少数人制造出来的谎言和“神话”。如果把“布尔什维克”的理论和实践,拿来当作“民主”的例证,当作“多数统治”的例证,那是枉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