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
悠悠南山下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2013年10月13日,越南領導人扶持武元甲大將靈柩走出國葬靈堂。攝影:路透社記者 Kham.
   
   

   

2013年10月13日,武元甲將軍已返回廣平省其家鄉安息。自從武元甲大將逝世後,也已不少撰寫關於其人其事的各種文章。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 越語組也在10月13日以雜誌專稿的形式,特別介紹了澳洲國防大學的越南和軍事問題教授卡利-塔耶 ( Carlyle Thayer ) 談論在武元甲的經歷中人們極少談及幾方面和作一些評論。

   
   
   
    RFI : 至今為此,各家記者和評論家對武元甲將軍的一生經歷談論了許多。 您認為武元甲所留下的主要遺產是什麼呢 ?
   
   
   卡利-塔耶 :武元甲將軍的事業和生涯持續了64年之久,從1927年當他因參與政治活動被國學院驅逐那時計起,直至1991年他正式退任全部黨和政府的職務為止。 其事業可分為五個階段 :
   - 1927-1944 : 他是一個鬥爭的學生、記者、政治宣傳者、囚犯、教員和大學生;
   - 1944-1973 : 擔任諸職務,其中有越南人民軍總指揮、國防部長和政治局委員;
   - 1974-1980 : 自願放棄軍隊的管理權,保留任副總理、國防部長和政治局委員;
   - 1980-1991 : 退任國防部長和政治局委員;在此期間, 轉為負責科技、人口和家庭計劃和後來的教育方面;
   - 1991-2013 : 武將軍退出最後擔任的副總理職務並永久退休。
   
   
   武元甲將軍的主要遺產來自兩個階段( 1944年至1973年 )擔任越南人民軍司令的職務。 初始,他指揮只有34人的中隊戰士和後來在十年的時間內卻發展為幾十萬人的軍隊。 他同時結合了拿破崙 ( Napoléon Bonaparte;1769年-1821年;法蘭西第一位皇帝、軍事家。譯者注 )、克魯韋治( Carl von Clausewitz,1780年-1831年;德-普魯士軍事理論家。譯者註 )、毛澤東的軍事學說和越南傳統的古代軍事技術。
   武元甲將軍掌握人民戰爭的藝術,動用民眾參與戰爭和成為其手下掌握廣闊的後勤系統。 武元甲知曉結合政治和軍事的鬥爭為一。其目標是以長期的戰爭把法國人驅出越南。
   
   最顯赫的戰功是奠邊府戰役導致法國的失敗。 他使用疑兵之計,派遣軍隊往寮國,其後急促轉向調兵往奠邊府盆地。 武將軍及時放棄了中國軍事顧問所提出神促攻擊法軍兵營的獻策。他使用包圍的戰術, 以後勤為主在各方面不斷的接應,供應糧食、物資、武器和彈藥給戰場上的力量。
   
   奠邊府戰役的重要性是它不但只標誌法國殖民者在印度支那的失敗,而且還是世界上殖民主義系統的失敗。 八年之後,法國也須接受在阿爾及利亞的失敗。
   
   

兩種履歷: 正式和非正式

   
   
   RFI : 教授, 您如何評價在正式履歷中從未出現記載武元甲身世的一些“ 被掩蓋 ”的往事?
   
   
   卡利-塔耶 :有兩個關於武元甲將軍生涯和事業的版本。 第一個是帶有宣揚性質的正式履歷,為他貼上自1944年以來一切越南軍事的成功者和描述他是一位才能無比完美的將軍。
   
   第二個版本是非正式的履歷,使人們認識他是一個堅定的人, 有人認為這是他在知識上的自大表現 --- 體現一種顯著的個人主義,只要一旦觸犯至其擔任武裝力量總司令的角色。 正因為性格暴躁,他被視為一座“ 覆蓋著冰雪的火山 ”。
   
   武元甲獲許多人擁護,但也有不少人討厭他。在工作期間,他常觸犯到那些敵手、討厭他的人和對他絕不客氣而指責的人。 對他批評的人出於兩種動機:意識形態的教條主義和妒忌心。 他們擔心若讓武元甲的聲譽高升將使其權力減退。 那發生在一個無名的集體領導的時期。
   
   在其整個生涯中, 武元甲曾被指責接受法國殖民當局的讀書津貼, 有人甚至暗中指控,若不明說是誹謗,他是法國密探局的人員。他亦曾被攻擊說就讀法國課程:在河內著名的阿貝-薩羅中學(Lycée Albert Sarraut;法國在世界各殖民地設立的標準高等法語學府之一;在其就讀的著名越南人還有範文同、長征、陳麗春、阮猛祥和寮國蘇法努馮親王等人。現改稱為陳富中學。譯者註 )取得哲學第一的高中畢業生,以及在河內法律大學(l’Université de droit de Hanoi)主攻政治經濟的學士文憑。 武的敵人利用其學習的成績把他打倒在地。 無論如何,他是一名黨內最高領導層內擁有完整的西方教育的黨員。
   
   
   在武元甲事業中不公開提及的方面使人看到集體領導層中的分歧和清晰的個人搏鬥。 武元甲和黨理論家長征( Trường Chinh;原名鄧春區 [ Đặng Xuan Khu ]; 1907年-1988年;曾擔任越共總書記和越南國會主席等職位。譯者注 )之間的搏鬥已成為神秘之說,也正如後來他與阮志清( Nguyễn Chí Thanh ;原名 阮詠 [ Nguyễn Vịnh ];1914年-1967年。譯者註 )大將和共產黨第一書記黎筍的搏鬥一樣。
   
   和長征的爭議是關於中國顧問團角色的問題。
   
   1946年,長征還是在胡志明之後排名黨領導第二號人物, 在反對封冊武為大將和人民軍總指揮的戰場上敗陣。長征和武元甲的爭議在應否允許中國軍事顧問團參與的範圍和程度的問題,而這些中國軍事顧問可以影響至越南戰場上的戰略,以及武元甲將軍可否個人有權指任其重要助手的問題。
   
   1951年,武元甲曾過早地在法軍堅固據地的紅河平原地區展開進攻。 戰役失敗和人民軍傷亡嚴重。 武那時被迫作自我批評,解除一些重要助手的職位,允許在軍隊中設立政治指導員的系統和接受中國軍事顧問“ 下放 ”於人民軍內的不同級別單位。
   
   第一次印度支那戰爭( 1946年-1954年 )結束後,越南被分割為二。儘管武元甲將軍的聲譽甚大,但對其攻擊者仍然繼續挑戰武的權力和質問他在南越戰場上指揮的方法。 黨第一書記黎筍想盡快推翻南越政權,而武元甲則較為慎重,因此兩人互相搏鬥。
   
   打擊武元甲的一派曾成功提拔阮志清( 1959年 )和後來文進勇( 1974年 )為大將( 文進勇 [ Văn Tiến Dũng ],1917年-2002年;曾任越共政治局委員,越南人民軍總參謀長、國防部長和中央軍委書記等職務。譯者註 )。在這兩人升為大將之前,只有武元甲是大將的。這後進的兩人皆從武的手中奪取南越戰場上活動的指揮權。
   
   1960年, 在黨第三次代表大會上,武元甲將軍從政治局中的第三退至第六位。 越南領導層內許多贊成1960年期間蘇聯領導人赫鲁曉夫的和平共處政策的人遭受打擊和退位。
   
   武元甲,由於傾向對越南提供軍事援助的蘇聯一方和對中國持批評態度,與其他領導人步伐不一致。 再一次,他被同志們指責。
   
   1965年, 當美國在南越加強軍事力量之時, 黎筍和阮志清就下令北方人民軍各單位進入戰場。 阮志清是1968年戊申新春戰役的策劃者,但在戰役展開前因心臟病發作而亡。
   
   地下活動的南越共產黨力量被擊毀,傷亡甚大。 那時武元甲又獲恢復職位和其威信獲提升。
   
   1969年,胡志明去世後, 越共領導層出現三套馬式的領導:黎筍、範文同和武元甲。 那時,武掌握三個重要職位: 政治局委員、黨中央軍委書記和國防部長。 然而,他不能再掌握各武裝力量活動的指揮權。
   
   武元甲大將曾反對戊申戰役和1972年的“ 阮惠戰役 ”( Nguyễn Huệ,1753年1792年, 還稱為光中皇帝 [ Quang Trung Hoàng đế ] 或北平王 [ Bắc Bình Vương ], 繼西山朝 [ nhà Tay Sơn ] 開祖泰德皇 阮岳 [ Thái Đức Hoàng Nguyễn Nhạc ],之後的第二位皇帝 [ 在位從 1788年至 1792年]。阮惠的西山三兄弟起義,不但停止了越南北朝鄭王和南朝阮王之間長達二十年之久的戰爭,還推翻鄭、阮兩朝和後黎朝,他還擊退了大清的侵略,建立大越國。光中王被視為越南傑出民族英雄之一。譯者註 )。其意見兩次都被打退。
   
   
   1972年4月, 文進勇大將指揮阮惠戰役,至1973年10月, 文進勇獲授權指揮越戰的最後一戰:胡志明戰役。 值得注意的是, 政治局的文人委員黎德壽,而不是武元甲,下令指示人民軍展開大進攻的序幕戰:在中央高原的邦美蜀( Ban Mê Thuột )戰役。
   
   1975年之後,武元甲被擱置一邊, 但他仍有出聲。
   
   
   RFI : 關於武元甲在1975年後的活動,有人說他完全被“ 廢了武功 ”,但有人認為他雖然被擱置了,仍然不完全被封嘴。 您的看法又如何呢 ?
   
   
   卡利-塔耶 : 越南統一後, 武元甲將軍仍然擔任國防部長至1980年。 但,文進勇將軍才是1978年越南揮軍攻進柬埔寨和1979年2、3月期間中國侵越戰爭保衛越南北方戰場的軍隊指揮者。
   
   顯然,武元甲這顆光耀之星從此迅速模糊褪色。1976年, 在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宣讀軍事報告的是文進勇,而武元甲被指派負責報告黨關於科技的政策。 在反對戰後軍隊轉向國家建設方面上,武元甲也不成功。 他在黨的“ 民主集中 ”和保衛黨的政策的原則前低下了頭。
   
   1980年2月, 武元甲大將離開國防部,但仍擔任副總理。 1981年, 從第一副總理下降至第三副總理。 至1982年3月,武元甲在黨全國第五次代表大會被踢出政治局,但仍保持黨中央委員一名。
   
   武元甲深得民心, 並獲黨內支持的人極多。 在1980年代間, 其支持者不能成功讓武代範文同當任總理一職。 也有不少傳聞說支持武的人曾提議讓他擔任黨的領導。 之後,武元甲先後擔任負責人口和家庭計劃,後來還加上教育方面的職務。 1991年,他完全離開政壇之時所擔任的是副總理。
   
   
   我們難以評價武元甲在這期間的功績。 越南那時是集體領導, 直至1986年仍然是走那條蘇聯不成功的集中經濟計劃模式之路。 值得提出的是, 武元甲將軍在政府中參與工作直至八十歲為止。
   
   

在中國的威脅下,堅決保衛越南的主權

   
   
   RFI : 有人認為最近武將軍對中國對越南的操縱極為擔憂。這樣的說法可否正確呢 ?
   
   
   卡利-塔耶 : 在武元甲將軍長久的軍事生涯中看到他隨時接受中國的援助,也包括軍事顧問。但他仍然為越南在自主和獨立的活動中爭鬥。
   
   在越戰期間,武元甲傾向莫斯科多於北京,因為蘇聯對越南提供巨大的軍援,包括防空火箭等武器。 儘管蘇聯曾勸諭武以 “ 實現阿富汗戰役 ” 進攻柬埔寨和推翻中共支持的赤柬政府,但武元甲仍然反對大規模的軍事干涉。
   
   當1991年中越恢復正常邦交關係時,武元甲大將已是完全退休了。
   在退休期間, 他曾兩次發出聲音。
   
   2004年, 他曾致函政治局,批評軍隊情報局( 第二總局,Tổng Cục II )干涉入黨內事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