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20)]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20)

訓誡湖南等六省縣長努力保民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23頁,第24頁
   
   〔第23頁〕
   
   ——中華民國十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於漢口——
   
   近查湘、鄂、贛、豫、閩、皖各縣縣長,多苟且偷安,不盡職守,平時毫無防範,亦不留心訪察,更於清查戶口,辦理保甲,訓練鄉團,興辦自治等諸要政,未能切實奉行,以故一聞小賊,則報匪警,匪在遠方,則不探明蹤跡,即聞風逃遁,今日各匪共之所以如此猖獗者,其大半實由於各縣長不負其責、不得其人也。故欲清匪,則非嚴選縣長,又非嚴懲苟且失職之縣長不可;惟縣為自治之單位,實為內政之基礎,故縣長職務之重大,不言可知,而其地位,亦自應積極提高也。因此明告我各省黨政軍各部人員,以後軍隊到縣,無論官兵,均應尊重縣長,不得視為軍役,更不得有侮辱縣長之舉,否則惟各該主管長官是問,其罪與侮辱直接上官,同一科罰。又我黨員對於縣長,更應尊重其地位,使其對於民眾之信仰日增,則其治理更易,而調查戶口,組織保甲,實為我地方黨員唯一之職務,故黨員除幫助縣長調查組織以外,且須身體力行,自任保衛團員等切實工作,不可去爭為甲長團長之名義,反使人視我黨員為爭權奪利之徒也。至於縣長,更應自強自重,無論對黨員對軍人,皆應切實合作,且立於領導地位,事事以身作則,盡忠職守,努力保民,當此亂時,須知惟查明戶口,組織保甲,依照政府所頒之自治條例,切實進行,方足以清匪言治。不但要切實進行,而且要朝夕訪查督促,期在必行,則民無不治,〔第24頁〕匪無不清也,切勿自棄職守,聞風逃避。如果大股匪共來圍,則堅壁清野,閉城固守,須有城存與存城亡與亡之決心,方得謂之賢吏,方得稱為盡職也。以後如有放棄縣城之縣長,不論其情節如何,必照軍法從事,倘無過犯失地之罪,則各省政府,應切實保障其三年任滿,並從優銓敘。前吉安縣長彭遊,棄城失地,且平時畏匪如虎,甚至與匪通款自保,不誅何待,故特逮捕嚴審,按照軍法懲辦,望各縣長懍知毋忽。此令。
   
   裁撤釐金通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25頁,第26頁
   
   〔第25頁〕
   
   ——中華民國十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於南京——
   
   釐金為我國近數十年來病商害民之第一秕政。國民政府成立以來,早思實行裁廢,以種種障礙,延緩至今,不僅增加民眾之負擔,阻害農工商業之發達,尤為廉潔政治之巨敵,貪官污吏之總源。一般辦釐金者,皆視中飽為故常,以敲剝為能事,無數人員宮室之美,妻妾之奉,悉由侵蝕國家之收入,吮吸人民之膏血而來,乃至握有政權軍權者,以「所識窮乏者得我」之一念,亦不恤率獸食人,以快其私人之感情。是故釐金不廢,吏治決無由澄清,人心決無法矯正,民生主義,亦無由實現,即國民革命更無由完成。此次經中央執行委員會全體議決,國民政府明令公佈,定民國二十年一月一日實行裁撤釐金,及類似釐金之一切稅捐,各省不得以任何理由請求展期,實視為國民革命能否完成之唯一關鍵;凡具有革命性之省市政府,自必擁護中央,盡其全力,以剷除此障礙革命之最大秕政。近日各省市政府或虞稅收銳減,抵補維艱,尤以軍事整理,正在進行,未可使餉源稍受影響,引以為慮,須知艱難困苦,為革命必經之過程,堅忍奮鬥,乃同志應盡之天職,為廢除釐金而使地方政費虧短,各省市政府固應以犧牲之精神,勉渡難關,共成偉舉,即為廢除釐金,而使軍隊餉項不濟,亦可深信凡為真正革命軍之官兵,必能為此救國救民之最大事業,而忍受暫時之苦痛,決不致有何異議。自前清末年以來,亦嘗迭次議廢〔第26頁〕釐金,其未能實行,皆由疆吏危詞阻撓;而歷來之政府,亦初無解除民眾痛苦之真意;今中央既以最大之決心,去此積年之秕政,任何困難,皆不敢避,任何阻撓,皆不足懼,中正職責所在,尤必矢志奉行。竊謂今日一切皆可犧牲,而裁釐之政策,萬不能不貫徹,且萬不能不如期實行也。各省市政府同志,當與中正具有同樣之決心,萬一有陽奉陰違,飾詞延宕,以破壞黨國大計,阻害革命完成者,國法具在,不容稍有寬假。此次裁釐,能否實力奉行,實為革命與反革命、軍閥與非軍閥之試金石,凡我革命同志,其凜遵焉。
   
   中華民國二十年
   
   ——————————————————————————–
   
   國民政府向國民會議提出剿滅赤匪報告案
   下第三次剿匪總攻擊令
   令陳誠等指示進軍剿匪電
   致何應欽部長指示對日方略電
   九一八事變之後宣示救國禦侮決心
   呈中央執行委員會請辭本兼各職文
   
   國民政府向國民會議提出剿滅赤匪報告案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二十年
   
   版面原件:第27頁,第28頁,第29頁
   
   〔第27頁〕
   
   ——中華民國二十年五月十二日於南京——
   
   (一)中國目前最大之禍患,厥為赤匪。國民政府與全國人民當前最急要之工作,亦莫過於撲滅赤匪。赤匪之禍患,其已發露於江西、湖南等處者,固在政府與當地人民協力撲滅之中,而其潛伏於他處,冀圖使各省均為江西與湖南之續者,亦已漸露其端,而實不容吾人之忽視。以各地受匪殘害之種種事實言之,赤匪之存在與蔓延,不惟於中國民族生存與發展不能相容,且於全國人民各個人之生命與生計不能並立。……(二)赤匪毒害:近年以來,受赤匪荼毒最烈而最慘者,厥惟江西與湖南,而湖北次之。今試即就贛、湘二省有形之損失言之,其統計已至堪驚人,江西人民被匪慘殺者約十八萬六千人,難民之流亡者約二百十萬人,各縣被匪焚燬之民房約十萬餘棟,財產之損失約六萬萬元,谷米之損失約三千九百萬擔。湖南之匪禍蔓延,雖不若江西之廣,而損失亦不相上下,計被匪慘殺者約七萬二千人,房屋被燬者約十二萬餘棟,財產之損失約三萬萬元。當匪禍最熾之時,江西全省八十一縣之中,計全縣有匪者,有寧都、興國、安福、永新、弋陽等十一縣。大部有匪者,有瑞昌、修水、銅鼓、萬載、萍鄉、吉安、吉水等二十五縣。股匪出沒,未遍全境者,有上饒、廣豐、玉山等三十一縣。其間人民之喘息流離,倖免於死者,亦勢將無以為生。更就鄂省而言,則如沔陽、潛江、監利、石首、公安等縣,與洪湖匪巢接近〔第28頁〕,受禍最烈。而麻城、羅田、黃崗、黃安、黃梅、孝感、通城、崇陽、大冶、鄂城等處,亦無不備受赤匪之蹂躪。吾人設想若使贛湘鄂之匪禍,次第延及於各省,則每年全國人口之損失,當在五百萬人以上,財產之損失,當在八十萬萬元以上,寧非駭人聽聞之尤者乎?夫赤匪之所以自任毀壞新中國生命之責者,實受赤色帝國主義之嗾使。民國十六年,其黨翼即散佈於湘、鄂、贛、粵等省,製造中國之內亂,五年以來,焚殺淫劫,罪惡昭著,擢髮難數。舉其最動人心魄之浩劫,當推十六年八月南昌之變,同年十二月廣州之變,十九年七月長沙之亂,同年十月吉安之亂。其他如廣東之海陸豐,福建之龍巖、永定,江西之上饒、永新、銅鼓、弋陽,湖南之平江、瀏陽、華容,湖北之沔陽、黃安、監利,河南之商城等縣,均曾經赤匪攻佔,組織偽蘇維埃政府、偽紅軍指揮部、偽軍事委員會等機關。而其「肅反委員會」之殘殺良民,「財政委員會」之綁票勒贖,尤為各地人民之所痛心疾首。凡赤匪蹂躪之區,男女八歲以上,十六歲以下者,編為「兒童團」,十六歲以上,二十三歲以以下者,編為「少年先鋒隊」,二十三歲以上,四十歲以下者,編為「赤衛隊」。以甲村而推乙村,以一鄉而及一縣,日夜迫脅,暴動所至,十室九空,統計全國曾被匪禍之地,蓋達三百縣以上。設長此以往,全國國民不再奮起一致,引撲滅赤匪為己任,則新中國未來之生命,必將如赤色帝國主義之願望而中斬。……(三)赤匪罪惡,不僅使吾全國人民受物質上之有形損害,其處心積慮所蓄之陰謀,乃在於赤色帝國主義卵翼之下,直接利用青年男女農民工人,以破滅吾國之社會基礎與經濟基礎,而間接亦即所以破滅青年男女農民工人自身之生命。蓋吾國之社會基礎為家庭,而家庭之新生命即為青年男女,設匪一方利用青年好奇心理之弱點,煽惑青年〔第29頁〕男女為種種反叛家庭之慘害舉動,而社會唯一基礎之家庭為所破壞矣。他方更乘青年血氣未定之弱點,誘使一般青年男女自由縱慾,則家庭之新生命又為所戕賊矣。若使此種破滅社會基礎之禍患未除,則中國民族非至滅種不止。……(四)剿匪情形:中央深知赤匪禍源之所在,與夫民生疾苦之所由,故自十六年四月清黨,十七年統一全國以後,一方面盡量宣傳三民主義之思想,以破青年男女農民工人之迷夢,一方面調集國軍,設法剿辦,漸收成效,不難絕其根株。無如張、唐、閻、馮各軍閥先後背叛中央,為鎮壓反動實現統一起見,所有國軍各部隊,大半調赴前方,遂予赤匪以絕好機會,而湘贛二省匪勢乃復漸行猖獗。……於是朱德、毛澤東在贛南有槍二三萬枝,賀龍等在鄂西湘北有槍一萬餘枝,鄂東之蔡成熙、許繼慎、蕭成方等亦有槍萬枝,此外各處赤匪之有槍千餘枝或數百枝者,尚有二十餘股,分擾各處,互為援應,而聲勢遂日覺其囂張。……自馮閻之亂既平,中央決以全部兵力從事清剿赤匪,特派大員赴贛督師,現計國軍入贛已逾二十萬人,兵力雄厚,勢如破竹,匪災區域,如吉安、永豐、萬安、崇仁、樂安、興國、雩都、信豐、廣昌、修水、銅鼓等縣,均已先後克復,贛省赤匪勢窮力蹙,各部匪酋,頓起恐慌,於是欲將湘南鄂西各股集中鄂西,贛省全部各股集中贛南,以作最後掙扎。……蓋赤匪固已自知國軍合圍之勢已成,根基覆滅之日殆至也。……而匪區克復以後,如何恢復秩序,如何安撫流亡,使民眾得以安居樂業,不致再為赤匪所乘,則政府固有待於全國國民之協作矣。
   
   下第三次剿匪總攻擊令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二十年
   
   版面原件:第30頁令陳誠等指示進軍剿匪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二十年
   
   版面原件:第31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