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19)]
拈花时评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19)

中華民國十八年
   
   ——————————————————————————–
   
   復貴州省主席周西成解決滇黔爭端電

   赴杭處理黨務致胡漢民院長電
   致張學良告以對俄作戰已調製全盤計畫電
   致張學良對俄事應堅持不屈電
   致何成濬參軍長赴奉為政府代表電
   致張學良對俄取一致行動電
   復張學良請鼓勵所部以禦外侮電
   致張學良告以中俄交涉情形已通知非戰公約各國電
   
   復貴州省主席週西成解決滇黔爭端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1頁
   
   〔第1頁〕
   
   ——中華民國十八年一月十一日於南京——
   
   冬江兩電均悉,此次滇黔兩省因張(汝驥)部問題,幾起釁端,賴兄體諒中央維護苦心,遵令調離張部,避免衝突,良深欣慰!頃已電令龍主席同時撤退東防部隊仍回原防,事關中央命令,當能遵照辦理。李燊抗令稱兵,既經潰敗,川中戰事,亦有轉機;此後西南一家,力謀建設,黔省庶政素具規模,應更努力以竟全功。張師長汝驥雖明令免職,惟其戍屯已久,勞績可嘉,而又隸屬兄部,應請令其來京聽候錄用;凡可成全,無不加以愛惜也。
   
   赴杭處理黨務致胡漢民院長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2頁
   
   〔第2頁〕
   
   ——中華民國十八年二月十七日於杭州——
   
   胡院長展堂:弟抵杭州,擬對黨務糾紛,稍事處理後,即乘便返鄉一行,約一星期當歸京也。關於黨務政治各事,乞與組安(譚延闓)先生商酌進行為禱。
   
   致張學良告以對俄作戰已調製全盤計畫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3頁
   
   〔第3頁〕
   
   ——中華民國十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於南京——
   
   中央對蘇俄作戰及軍隊調遣事,已由參謀部負責調製全盤計畫,並派葛次長或劉局長先親送來遼,如有必要,全國軍隊可以隨時增援也。
   
   致張學良對俄事應堅持不屈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4頁
   
   〔第4頁〕
   
   ——中華民國十八年八月十三日於南京——
   
   中正本日回京,各電均悉,暴俄挑釁威逼,我前方將士,皆能處以鎮定,不為所動,欣慰何似!惟能多持一時之忍耐,即增多無窮之國威,且表現吾兄政治之能力,不久在國際地位上,將生莫大之影響,請兄堅持不屈;惟軍事急須準備,政府擬派雪竹或敬之來遼,與兄商討一切,以便隨時助理,何如?
   
   致何成濬參軍長赴奉為政府代表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5頁
   
   〔第5頁〕
   
   ——中華民國十八年八月十三日於南京——
   
   何參軍長雪竹:中今晨回京,中東路事,俄方威逼日甚,漢卿輔丞恐皆為所動,故擬請兄即往奉天,為政府代表,暫住半月或一月,佐漢卿主持交涉,使暴俄無所施其伎倆;我方對俄,總以不主釁自我啟,惟以鎮定不屈處之;並與其切商軍事準備,以防萬一可也。
   
   致張學良對俄取一致行動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6頁
   
   〔第6頁〕
   
   ——中華民國十八年八月十七日於南京——
   
   報載吾兄派兵六萬向中東路移動防禦,消息傳來,外交界形勢為之一振,各國輿論亦為之一變,皆知地方與中央意見並無差異;勝負在爭最後五分鐘,如對俄問題,兄與中正能取一致行動,則未有不操勝算也。
   
   致張學良對俄取一致行動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7頁
   
   〔第7頁〕
   
   ——中華民國十八年十月七日於南京——
   
   微電誦悉,前方將士,為國奮鬥,卒能拒敵不屈,增我國威,吾東省革命軍人之精神,足懾敵膽,而振全球,各處外報皆誦贊不置,吾知暴俄雖強,其屈必可立待也。除另設法交涉外,請兄鼓勵所部,以禦外侮,昨今戰狀何如?盼覆。
   
   致張學良告以中俄交涉情形已通知
   非戰公約各國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8頁
   
   〔第8頁〕
   
   ——中華民國十八年十月二十六日於南京——
   
   中俄交涉經過情形,今日已發表,通知非戰公約各國,對美國已設法進行,弟料蘇俄不敢武力佔領中東路,因既佔中東路,彼在外交上徒招忌嫉,且必失敗也,弟約日內赴豫督戰,敬聞。
   
   中華民國十九年
   
   ——————————————————————————–
   
   致張學良告以對俄辦法電
   告誡全國軍人書
   整飭軍隊訓令
   譚延闓院長逝世向其家屬致唁電
   復宋子文部長詳商譚故院長治喪事宜電
   令駐湘師旅長努力剿匪電
   令湘、鄂、贛三省黨政人員一致協力剿匪電
   整飭官常訓令
   復安徽省主席陳調元對皖省財政處理辦法
   訓誡湖南等六省縣長努力保民電
   裁撤釐金通電
   
   致張學良告以對俄辦法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9頁
   
   〔第9頁〕
   
   ——中華民國十九年二月六日於南京——
   
   對俄問題,本日由中央臨時政治會議議決辦法,大致如下:一、說明伯力紀錄超越代表原有之職權,擅自簽訂在中東路以外之條件,蔡允昇應從嚴議處。二、中央選派代表赴莫斯科會議,解決中東路問題。三、聲明復交及全部通商,如有開議必要,應由蘇俄另派代表來京開議。並說明各點之用意,第一點用意,在和緩國人之反對,並對蘇俄及各國宣告伯力紀錄之越權,我本可完全否認,此次純係委曲求全,外交組織對蔡代表之處分,原擬撤職懲辦,今已減輕,蓋雲嚴議,尚有商酌餘地也。第二點用意,我既派代表赴莫,蘇俄自無詞可挑釁,代表由中央派出,別國更不能據為惡例,至代表人選,自可仍由尊處推薦熟悉中東路情形之人員,再由中央任命之。第三點用意,一方不承認伯力紀錄超越權限之簽定,以補救代表之錯誤,一方使蘇俄留有復交通商之希望,以消弭進兵之野心。中深信如此解決,實於萬難之中,求得兩全之道,所有東北困難情形,均經詳細考慮,前此外交組所擬完全否認伯力紀錄,及拒絕開議復交通商各點,均已分別改正,如東北尚有他種困難,仍請迅速電告,中必盡力為之。
   
   告誡全國軍人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10頁,第11頁
   
   〔第10頁〕
   
   ——中華民國十九年二月十六日於南京——
   
   國民政府五院院長,本貫澈和平統一之宗旨,愛護革命軍人之熱忱,以文告我全體軍人,於自救救人之道,不惜剴切詳明,諄諄告誡,凡忠於黨國,忠於革命者,宜無不警惕感奮,仰體力行,以期不負政府之期望,而完成吾革命軍人之天職。中正忝總戎機,平日於順逆之分,義利之辨,亦曾以 總理詔示我革命軍人之智之意義,時加勗勉,時至今日,猶勞黨國領袖,反覆申說,以此督責,此實中正之所疚心,而為吾袍澤所共應惶愧者也。五院院長告誡吾人之要點,即吾軍人居心作事,應處處為公,不宜稍存私念是也;此不僅吾軍人救黨救國救人民之先決條件,亦即吾軍人自救唯一之良策。蓋為公則革命人格可以發揚,革命歷史可以保存,而革命事業亦可因之完成;為私則不僅足以墮落革命人格,玷污革命歷史,破壞革命事業,即革命軍人之生存,亦終不能自保也。革命軍人,固不計成敗,生死存亡,亦無足關懷,惟於順逆之分,公私之辨,則不可不嚴,中正願與我袍澤以五院院長所告誡於吾人者,奉為終身之圭臬,庶政府和平統一之政策,得以貫澈,而吾輩軍人,亦不致誤入岐途也。至於和平統一之方案,五院院長,亦曾明示吾人,以實施編遣與制止內戰為唯一之綱要矣。蓋編遣不能實施,則擁有兵柄者,不惟擁兵自衛,甚且擴充兵額,互相爭奪,使中國長期無統一之望,內戰不能制止,則彼爭此攘,〔第11頁〕甲滅乙代,致中國永久無和平之日;而內戰與內亂之分,尤為我袍澤所不可不切實認清者,蓋內戰雲者,軍閥與軍閥之私鬥是也。例如二千年前春秋時代,列國雖互相爭霸稱雄,而猶尊奉其中央之名號,不敢犯上作亂,自居為罪魁禍首者,可謂之內戰。若夫割據稱兵,脅制中央,擅改法令,破壞紀律,實為內亂,而非內戰可比也。內亂不戡,則統一難期,統一不成,則不惟使國家分崩離析,人民顛沛流離,而民族亦將萬劫不復,永無獨立自由之日矣。中央當內亂將起而未發之時,必竭其血誠,苦口婆心,以行勸止,蓋冀作亂者之悔罪止亂,以維持統一和平也,及其亂之既發而不能制止也,則革命之中央,惟有出於討賊戡亂之一途。以其應盡之職責,乃在戡亂定國,剷除封建勢力,制裁反動行為,以實現國家之和平統一,民族之獨立平等也。如既不能制止內亂,又不能戡定內亂,是必私心自用,苟且偷安,助惡獎亂,害國殃民之政府之所為,如果出此,又焉得謂之革命政府耶?世人惟誤以內亂為內戰,以致順逆不分,是非倒置,而國亡亦且無日,故中正不惜反覆為我袍澤申述也。我軍人尤應知軍隊皆為黨國之軍隊,一唯黨國之命令是從,中央者,黨國唯一最高之中央也,吾人既自命為革命軍人,即應盡革命之職責,而克盡革命職責之唯一要道,即在始終服從中央,竭誠擁護中央。誠以中央者,我全國國民之中央,亦即我全體袍澤之中央,而非一人或少數人之中央也;我軍人不可一日離中央,無中央則吾人革命之生命,即無所寄托,故自絕於黨國,自絕於中央者,即自絕其生命也。綜上所述,可知稱兵作亂,反抗中央者,謂之叛變,亦即謂之內亂,而制裁反側,戡定向亂,是為討伐,而非內戰,此乃順逆之分,亦即公私之辨,吾軍人不可不明察也。中正竊願我袍澤共勉之。
   
   整飭軍隊訓令
   
   ——————————————————————————–
   
   內容來源:卷三十七 別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