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17)]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全球议会改革倡议书(征求意见草稿)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17)

呈報國民政府我軍攻克界首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09頁
   
   〔第409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於徐州——
   
    接前方電話報告,我第四軍於今日午後三時,攻克界首,敵潰散,向濟南亂竄,除令各部隊跟蹤窮追,務在黃河南岸捕捉殲滅外,謹電奉聞。
   
   呈報國民政府克復肥城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0頁
   
   〔第410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於徐州——
   
    頃接前方報告,我第四軍團,儉日向肥城圍攻,激戰一晝夜,艷日中午,始將該敵繳械,是日斃敵萬餘,俘虜萬八千餘,斃敵軍長柴雲陞一名,旅長一名,師長三名,獲槍二萬餘枝,砲數十尊,戰利品無算,謹聞。
   
   告閻錫山總司令我軍克濟南後即時渡河追擊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1頁
   
   〔第411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四月三十日於兗州——
   
    此間右翼已佔領膠濟路龍山鎮,左翼進攻長清,正面佔領泰安北之界首及中宮鎮,預計艷日必克濟南,但此刻尚未接報告,如佔濟南後,必不停頓,即時渡河,直下德州,向天津追擊,勿念。惟兄處向東路出擊,再不可緩,否則,必失時機,使敵安全退卻;以此時佔領濟南後,河北之敵,未有不退,煥兄已與弟約,必派主力追擊;至於截擊與斷敵歸路,則非由兄負責出擊東路不可也,如何盼復。弟刻到兗州,即向泰安前進,特聞。
   
   呈報國民政府克復濟南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2頁
   
   〔第412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五月一日於濟南——
   
    中正奉命北伐以來,賴將士用命,迭獲勝利,孫傳芳張宗昌兩逆所部,節節潰退,茲於本月一日,完全克復濟南,除飭各軍團分向膠濟路及河北,跟蹤窮追外;中正於即晚馳抵濟南,撫綏軍民,並以魯民連年受軍閥專制,謹仰體中央德意,令知戰地政務委員會,凡張宗昌所增各項苛細雜稅,一律蠲免,各縣不得重徵,以蘇民困。仍當督率各軍,迅速追擊殘敵,務於最短期間,完成北伐。謹此奉聞,伏希鑒察。
   
   致張群向日本交涉撤退山東日軍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3頁
   
   〔第413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五月三日於濟南——
   
    中昨晨入濟南,昨夜日軍即撤消鐵絲網沙袋及警戒兵,但軍民心理,仍浮動不已。聞日軍在其警戒線內,有擊斃及捕拿我士兵數名之說,今中已到濟,如其仍不撤退山東日軍,則使我對軍民失信,而日友對我,公私之情感,亦表明其不留餘地。請以公私之關係,要求其剋日撤兵;俟其正式發表撤兵後,方得進行其他一切交涉也。
   
   上國民政府報告濟南慘案經過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4頁
   
   〔第414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五月四日於濟南——
   
    此次肇事原因,係我軍士兵由日軍自行畫定之防區附近經過,日軍即開槍將我兵擊斃,旋派大部軍隊至交涉公署,蜂擁衝入,即將戰地政務委員會交涉員蔡公時,用麻繩捆綁,挖去目鼻,繼將蔡槍斃,又殺屬員多人,並縱火焚燒交涉公署。事後又轉往外交部長辦公處行兇,幸黃部長郛聞耗避去得免,彼等窮搜不獲,遂縱火又將外長辦公處燒去。日軍於此暴行之下,一面以有計畫之行動,向我國軍民掃射,我國軍民死者不計其數,一面派大部軍隊,至我國軍駐紮地點,勒令繳械,此三日上午事;至晚,我國高級軍事長官與日本高級軍事長官,會商救濟辦法,正磋商間,日軍又向我軍用砲轟擊,即將無線電臺轟倒,砲聲隆隆猛射,至發電時,尚未停止。此次事變,在中國軍隊與同軍駐在地距離窵遠,而日軍竟施行此種兇頑至極之暴行,我國軍隊為正當防衛計,當然不得不還擊抵禦,綜計我國軍民死傷人數實在一千餘名以上。
   
   為我軍撤離濟南繼續北伐告日軍司令福田函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5頁
   
   〔第415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五月五日於濟南——
   
    本月三日,不幸事件發生,本總司令以和平為重,嚴令所屬官兵,全數撤離貴軍所強佔設防地域,現在各軍已先後離濟,繼續北伐,僅留相當部隊,藉維秩序,本總司令亦於本日出發,用特通知貴師團長查照。並盼嚴令貴軍,立即停止兩日以來之一切特殊行動,藉固兩國固有之睦誼,而維東亞和平之大局,不勝盼切之至。
   
   告馮玉祥總司令我軍積極北伐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6頁
   
   〔第416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五月十一日於兗州——
   
    已與譚(延闓)吳(敬恆)諸公商決,正如兄意,對日暫取不抵抗主義,各部仍以積極北伐為原則,已分頭進行矣。渡河各部給養,在濟寧東阿至聊城方向兵站線,已?手準備,擬另設一線,由道口大名至臨清,派員前來開設,請兄多派人幫助,准催益之兄渡河指揮,但益之未到以前,對德州之處置,請兄直接部署,以免延誤。
   
   致吳忠信勸奉系將領聯合救國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7頁
   
   〔第417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五月十一日於兗州——
   
    濟南事件,為中華最大之國恥,奉系將領必有愛國血性,深表我方同情者,可否乘此國危之際,與奉系將領聯合救國,請兄速照此進行。此間惟一方鍼,為推倒聯日賣國之張作霖,其他無不可商之事,只要救國同心,則我軍佔領北京後,亦願與奉系將士合作,即開國民會議,以解決國內糾紛,再不願自相殘殺,致為外人之鷸蚌也。
   
   致胡漢民、汪兆銘等促其回國團結救國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18頁,第419頁
   
   〔第418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五月十二日於兗州——
   
    胡漢民、汪兆銘、李石曾、孫科、伍梯雲諸先生鑒:此次濟南事件,諸同志聞之,度必悲憤萬狀,然究未若中正身受痛苦之甚也。帝國主義者欲妨礙我國民革命,早在意中,初不料其兇毒,至於此極!中正欲舉此十日中親歷之事實,詳告諸同志,而不知從何說起;簡要言之,則我之國土,彼佔領之,而不許我居住與通過也,我之人民,彼屠戮之,而我瞠目直視而無如之何也;我之軍隊,彼侮辱之,虐殺之,我欲採自衛之手段而不能也。彼為戎首,乃謂其曲在我;我欲玉碎又非環境所許,國尚未亡,而痛苦實逾於亡國之民矣。中正從事革命以來,飽經憂患,奇恥大辱,無若今茲,痛憤之餘,幾欲自戕,以謝國民;第恐北伐大業,敗於垂成,必使軍閥燃將死之灰,益令強敵熾方張之燄;此身既已許黨,不得不為黨為國為民,而忍死須臾,繼續前進,以期完成北伐。因念吾黨召侮之故,實由同志團結未堅,國難方殷,覆轍當戒,我中央黨部同人,首宜併力一致,前此意見稍有出入者,及今悉應屏除;否則,身為亡國之奴,尚有寸土尺壤,可為吾輩爭意氣之地乎!且當此危機一髮之時,決無求全求備之餘地;若夫考察政治,研究學術,雖為貢獻黨國所必需,究未若捍禦外侮之急迫;中正曩亦有志遊學,而中途遄返,良由以國事為先,今國家地位之危險甚於曩時,諸公救國之能力,倍於中正,誠宜即日命駕返國〔第419頁〕,共同挽此危局。中正數月以來,深感同志離散之痛,遭茲事變,益信非吾黨領袖密切團結,無以救黨國之淪亡;因於椎心泣血之餘,作為黨國最誠懇之呼籲,諸同志迅鑒其誠,而翩然歸來,共禦外侮,黨國之幸也!臨電不勝迫切待命之至。
   
   致譚延闓主席商對奉方略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20頁
   
   〔第420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五月十二日於兗州——
   
    譚主席:奉方宣佈停戰,如其果確,則中正以為可允其全部集結關外,以固東北國防,至一切國是,當俟國民會議解決,並允奉方參加國民會議,即今惟一條件,要求奉魯軍退出關外,一面多派人與奉方高級將領聯絡,勸其屏息內爭,共同救國,是否尚乞鈞裁。
   
   致吳忠信委員對奉方略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21頁
   
   〔第421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五月十二日於兗州——
   
    奉逆停戰令,僅言彰德正太二路,而不及於津浦,是其緩和馮閻離間我軍之策,且恐此令仍為日人所主使也 彼方如能於國難方殷之際,不再尚狡謀,誠心願息內爭,即可允以全部自動出關,集結兵力於東省,以鞏固東北國防,一切國是,皆待國民會議之解決,則彼方亦可加入國民會議。夫救國同心,誰不曲諒,總之事勢所在,我軍非克復京津,不能挽回國難;奉軍非退出關外,無以表其愛國誠意;且彼亦應明瞭東北國防之重要,不速回軍鞏固國防,更無以表其愛國誠意也。如其果已覺悟,確有誠意,則可請彼派孫君世偉來滬,一面請郜子兄速赴北京,與之交涉;只要其退出關外,則一切問題,皆可妥商也。
   
   致譚延闓主席為濟南事件請由政府
   與日方直接交涉電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422頁
   
   〔第422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五月十二日於兗州——
   
    濟南事件,日方利於以武力擴大,不利於外交解決;故日政府避與我政府直接交涉,而陰使福田與軍事當局直接威逼,狡詭若此,不難測知。今中擬請我政府正式通告日政府謂:福田所提條件,蔣總司令已報告政府,且蔣力求和平,已令軍隊撤離環濟南三十里,而免復生衝突。據此,則對日既無軍事可言,我政府願與日政府以外交方法解決之,督戰前方之蔣總司令,責專北伐軍事,未便兼顧外交等事云云。鄙見如此,不知當否,即請鈞裁示復,俾有遵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