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89学生领袖陈章宝(陈天石)采访录]
家庭教会
·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
·维权人叶氏兄弟受洗归入耶稣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徐永海长老主持圣餐礼拜
·徐永海主持圣餐,左胡石根,右徐永海(图)
***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聚会中的姊妹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分享圣经
·基督徒王玲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严正学徐永海王学勤等学圣经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祷告·中国2012年
·圣爱团契11月23日的聚会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图)
·圣经中关于爱自然的话语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
·徐永海长老谈世界末日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祷告·中国2013年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二零一三开局,警察伤害牧师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之前言
·前言2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圣爱团契2013-4-5聚会(照片)
·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照片)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民间人士严正学、胡石根、朱春柳(照片)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7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为中国的书店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葛培理及其东门机构
·关于中国书店不能公开销售《圣经》一事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沈中厚受洗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鞠鸿怡姊妹7月13日受洗
·为圣经在中国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教之《圣经》“乃天下之大经也”
·我们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
·2013-9-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0-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89学生领袖陈章宝(陈天石)采访录

   
   学生“黑手”在哪里?——89学生领袖陈章宝采访录
   
   
   2010-06-07


   
   赵常青
   
   首发《民主中国》
   
    岁月匆匆,不舍昼夜。
    转瞬之间,震惊世界的中国89学生运动便过去了21年。在这21年时间里,诸多流亡海外的学生领袖或当事人都从自己的角度对当年的学生民主运动做了大量的回忆和资料整理,这些资料和回忆对于89历史的还原有着重要的意义。但也有个别回忆存在史实偏差的问题。为了尽可能的接近历史的真相,2010年5月22日,笔者约请了89民主运动中的一位重要学生领袖——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85级的陈章宝(现名陈天石)就89学潮中的一些重大历史事件做了一次访谈。陈章宝的回忆不仅会给读者诸君提供一些新的史料,而且他关于8964的认知和感想也许会带给各位一些新的启发和思考。
    陈章宝,1966年5月22日出生于广西容县,1985年9月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89年积极参与广大学生反腐败、争民主的学潮,曾担任“北师大学生自治会”宣传部长和“北高联”轮值宣传部长,六四后南下逃亡期间被警方逮捕送往秦城监狱收容审查,1991年元月22日结束审查免于起诉,但被北京师范大学“勒令退学”。
    此后,陈章宝为谋生更名“陈天石”,四处打工,备尝艰辛。期间曾因为参与一些政治活动而被数次关押,多次在看守所或强劳农场受到酷刑虐待,2000年接受福音成为基督徒,现在一方面为家庭教会做事工,同时积极参与各种公民维权活动。
    采访中,巧遇曾担任北师大学生自治会秘书长的张军和天石在一起,虽然张军时间不长就有急事先走了,但还是让我对当年的北京学运有了更多的细节方面的了解。
    北师大的4.19游行
    常青:今天联系天石,没想到张军也在一起,那是再好不过的事。因为我知道二位都是当年的学生领袖,都是“北高联”重镇——北师大学生自治会的重要负责人及“北高联”的“骨干成员”,你们作为直接当事人对于当年学生运动的诸多重大事件及相关决策有着重大见证,正好我想请你们就89学生民主运动的相关问题做些请教。因此如果二位没有意见,我们现在就开始。
    天石:好吧,就从4月17号吾尔开希的演讲谈起。
    张军:还是从4月15号开始吧。4月15号耀邦逝世后,大概在晚上六七点左右,我们北师大的宣传栏上面就张贴了许多大字报,有的表达对耀邦的哀思,有的表达应该开展悼念活动,还有的提到耀邦的“冤屈”,要求为耀邦平反。此后两天,这一类大字报越来越多,但并没有搞具体活动的,好多学生基本上也就是从“旁观”的角度去阅读大字报。但到4月17号傍晚,情况发生了变化。
    天石:4月17号晚饭后,有几百同学自发聚集到3.18纪念碑前面开始一些具体问题的讨论,我和张军都在现场,当时吾尔开希做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演讲,对耀邦的逝世表示哀悼,鼓动大家起来纪念耀邦并推动中国的民主。他的演讲受到大家的热烈鼓掌。
    张军:这是北师大学生在耀邦逝世后的第一次自发集会。
    天石:4月18日下午北师大的湖南籍学生贴出来一张通知,约请“湘籍同学”4月19日早晨在学校集合后集体前往天安门广场悼念“老乡”,因为耀邦是湖南人。到4月19日早晨9点左右,很多同学都赶到3.18纪念碑前集合。
    常青:都是湖南人吗?
    张军:有湖南的同学,也有其他省的,比如说,我是江苏人、天石(即陈章宝)是广西人,我们也都参加了。
    天石:当时有一位学校职工家属、银燕公司的职工,叫蒋之泉,他给我们前往广场的游行队伍拍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和张军都和他保持着比较要好的关系。
    常青:有多少学生参加这次游行悼念活动?
    天石:当时大家在3.18纪念碑前集合后便出发了,跟上的同学很多,前面的学生都到小西天了尾巴还在东校门里,大概有两三千人。但群龙无首,大家都有些压抑,默默的走着。
    张军:天石看到这种情况,便自告奋勇跑到队伍前面负责带队,并带领大家喊口号。
    常青:当时主要喊的什么口号?
    天石:诸如“耀邦千古!”“公正评价耀邦!”等等,但喊着喊着也带领大家喊出“铲除官倒!”“打倒专制!”之类的口号,不过没有“打倒共产党”这样的口号。气氛马上变得很激奋,沿途有许多市民围观并鼓掌。张军也行走在队伍旁边协助维持秩序。我们是中午的时候到达的广场。
    常青:你们到达广场的时候,广场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天石:当时的广场已经聚集了成千上万的群众,黑压压的。纪念碑上已经挂上了“中国魂”的条幅。好些人在纪念碑的四周面向观众进行演讲。因为参加我们游行的队伍里有一些学校老师及党团负责人,所以到了广场后,这些人便开始做学生的工作,要求大家回学校去。由于这是北师大学生开展的第一次游行活动,我们也没有太多经验,所以最后在一些老师的劝说下,游行队伍就在广场解散了,一些同学就自己陆陆续续的回校了。
    常青:你们俩也回学校了吗?
    天石:我们都回去了。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饭后休息了一会儿,大概在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我听说有一部分学生去新华门请愿没有回来,便马上骑上自行车去到新华门,当时新华门已经有各高校好几千学生在那里静坐请愿。
    常青:当时有学生冲击新华门了吗?
    天石:我到以后看到学生要求政府派代表出来接待,但无人理睬,学生一度和把门的武警挤在一起,但是很快学生自动改为静坐,从半夜11点左右到天亮前被驱散,我一直在新华门,没有任何学生冲击新华门。
    常青:有武警把门吗?
    天石:门外没有武警,只有门口站岗的,但大门里面有很多军人。
    常青:张军去了吗?
    张军:我没有去。
    天石:我在新华门人群里呆到凌晨四点多天快亮的时候,看到从新华门对面出来了大队武警,他们广播要求学生撤离,接着分成纵队对请愿学生进行了分割隔离,由于分割包围,我被赶到了外面,不过这时候我还没有看到新华门的武警用大棒殴打学生,于是我骑车往南绕道前门去天安门广场看动静。我骑车从南广场到大会堂门外的时候,就看到在天安门前面大批手拿大棒的武警士兵,正往广场运动。一线排开后突然他们叫喊着举起棍棒,从北往南进行扫荡,而滞留广场的学生市民就开始向南向外跑开,这时听到有人大喊一声“不要跑!我是……到纪念碑前集合!”有人说这是吾尔开希,我没听清名字。但由于当兵的很野蛮,挥舞着大棒狂打,大家支持不住就开始四散逃跑,纪念碑上的人也被赶离,看到这种情况我也只好后撤,我由于骑着车跑得快,没有被打,而在我车子后面的人就有人被当兵的赶上殴打,打得直叫,有一位的头上鼓起了一个大包,出了西南角后摸着叫疼给我看。
   
    常青:当兵的一直把你们撵到什么地方?
    天石:他们把我们撵出广场,一直撵到广场西南角与人民大会堂以外的地方就不撵了,然后他们就开始全面控制广场、在广场四周布岗。
    常青:被赶出广场后你就回学校了?
    天石:没有,我又骑车返回西单从路北往东,看到许多学生被送上公交车,车上的学生大喊%
(2013/10/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