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姜维平文集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姜维平
   已退休的中共高官,不论自己如何声称不恋位,不干政,但实质上都依据各自不同的人缘和性情,对下一届的继位者和民众产生一定的影响力,他们谁何时出来,出来到哪去,讲什么和做什么,都必须由中办审批,而原先追随左右的警卫之类的人,也易于因为领导地位的变化而身兼多种职能,有的甚至成了监控者,所以,由政治体制所决定,“裸退”的胡锦涛近日的一举一动都牵动與论的神经,正值薄熙来被重判的关键时刻,他登上黄山则意味着,胡温习李的政治联盟依然巩固,尽管出现了互相对立的思想和观点,尤其是在处置薄熙来的问题上,存在一定的分歧,但总体上看,形势是稳定的,中国的后专制车轮还会凭着惯性滑行相当长的一段时期。
   海外媒体报道说,今年9月中旬,前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高调现身安徽黄山,众多微博、港媒、陆媒争相报导。9月22日薄案宣判前后,胡锦涛和温家宝的粉丝微博曝光一组胡锦涛游黄山登顶的照片,配图文字称“我到山顶了,再也没有人挡住我看风景了,”释放出惊人信息。这一点的确没错。
   无疑地,胡锦涛不论是个人经历,还是思想性格,都与薄熙来截然不同,之所以认同江泽民和曾庆红提议薄做政治局委员,是因为那时薄一波还活着,而看家狗的地位,决定了他打狗必得看主人,所以,我并不认为中南海的一些高官亲赴重庆支持薄督打黑,是力挺,正好相反,是有意叫他得罪人,身陷矛盾之中,他打击同僚的旧班底越狠,贺国强对来自辽宁的对薄的经济犯罪举报材料越感兴趣,他“黑打”的民企老板越多,中产阶级以上的人越对薄熙来反感,而一个稳定社会的支撑基座正是日益形成的这一群体,这也是薄熙来倒台后,并未发生大的动荡的主要原因,尽管他把自己包装得很漂亮,自认为底层民众会为其喊冤闹事。


   虽然,由于习近平想团结更多的体制内的支持者,而割舍了薄罪的大部分内容,引起與论强烈的质疑,但是,胡温敢于把任期内可以一下子处理完的薄案,转交给习李为首的新班子重新研究,并交由济南法院异地审理判决,这既表明薄熙来的贪腐和滥权已是板上定钉,证据确凿,也显示他们对继位者延续执政理念的信心,以及利用留下的人脉,施展影响力的余威,实际上,中办在胡锦涛裸退之后,立即任命陈世炬为副主任,就是给了胡一个定心丸,而薄熙来的判刑入狱,则是舒尽一口气,放下心来,游山玩水的真正原因,假如薄熙来上位,胡温之类的看家狗必得倒霉,因为薄向来认为自身血管里流的才是正统的红血,而他人都是黑血和杂血,不可信用。
   据报道,号称是胡锦涛和温家宝的粉丝的微博称,9月12至18日,胡锦涛携夫人回到安徽老家展开了七天的回乡之旅。七天里,他依次去了屯溪老街、绩溪龙川、黟县宏村、徽州文化博物馆、黄山等地。9月16日,胡锦涛回乡的第五天,登上了黄山。众多网民发帖上传照片。意味深长的是,微博“花心社官博”在9月17日发布了一组配以文字的胡锦涛游黄山登顶的照片。照片上寓情于景的配以文字:“我爬上又爬下”、“我爬下又爬上”、“我爬不动了,歇会,我接着爬!”,“我到山顶了,再也没有人挡住我看风景了!”。显然,这是暗指薄案的审理判决,它已为胡温与薄熙来的斗争画上了一个句号,官方未必指使博友此举,但没有及时删除已表明态度,这一点与周永康的石油大学尴尬之行有天壤之别。
   毫无疑问,胡在位时拿下薄熙来,是一惊人之举,他运筹帏幄多年,胸有成竹,不露声色,这不仅蒙蔽了薄一波,而且也忽悠了得意忘形的薄熙来,把汪洋由重庆调往广东,却把身居商务部长高位的薄挤出副总理的后备队伍,下贬到西南一隅,这表明斗薄由来已久,确有一定的党内恩怨色彩,但假如薄像李克强那样注意廉洁,就会使看不上他的胡温抓不到把柄,虽然中共党的“一把手”大权独揽,一言九鼎,但毕竟强人政治已风光不再,公检法的即定程序已是无法逾越的障碍,薄正是抓住此处软肋,绝地反击,孤注一掷,“唱红打黑”,闹得天翻地覆,用绑架的地方司法系统,打击贺国强,汪洋的势力,取悦于底层民众,咄咄逼人地挑战中央权威,而对胡早已不满的江泽民,李鹏等则坐山观虎斗,这使胡锦涛不得不走钢丝,冒风险而智斗薄周,而捧杀得意忘形的“薄泽东”和分化瓦解他的嫡系,触使他们内斗而互相残杀,是老一套党内权斗的阳谋,胡把它玩得恰到好处。
   非常明显的是,习近平是中共高层在小范围“圈子”里选出的代表,薄熙来也参加了评选和角逐,但一般的规则是,即然你是中央委员,也投了票,必得服从家规,但薄暗中不服气,另有图谋,这一点被胡温看破,也被习李所警觉,所以,当王立军因内斗而叛逃美领馆之时,雄心勃勃的习正准备访美,而对于即将独掌中共大权的“储君”来说,没什么能比中美两国的交往更重要,于是习被薄扇了一记耳光,这抵消了他对薄的宽容,念及过去父辈的不睦,习不能不与胡温站成一排,同时,在王立军出示在美领馆的材料里,有薄熙来借建造江泽民行宫吃私贪污的证据,这又触怒了面子观特重的江泽民,由此,胡鼓动温发力,薄熙来借“两会”最后发飙,但也是自断后路。
   无疑地,像薄这样在军警内有相当人脉关系的高官,真的是凤毛麟角,张海洋和刘源,徐才厚等人都虎视眈眈,何况还有周永康操控的武警和警察,与其遥相呼应,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提醒胡温薄要搞军事政变,好像已经引起他们的重视,但许多读者发信批评我是个人恩怨,危言耸听,但今日回想,并非杞人忧天,王立军以功抵罪的义举,是把谷开来杀人,薄贪腐和枉法的真面目昭示天下,进而凝聚党内外打薄的势力,合力围剿,终使薄熙来落马而“休假式治疗”,这也许是胡温的初衷,但是,谁都无法心想事成。尤其是因为党内严重分歧,李鹏等人从中作梗,薄案一波三折,差一点软着陆,幸亏习近平以撩挑子而死逼,才迫使党内保守派妥协,审薄班子重组,对其果断“双开”,并移交司法审理,否则,薄熙来卷土重来,胡温必得成为案板上的肉俎,因此,当薄成为无期徒刑的死老虎之时,他仿照毛泽东也去登山,则顺理成章,不过,他不敢登庐山,那样容易引发彭德怀的故事联想,就选择家乡的黄山一游,尽显得意心情,全吐胸中块垒,但不知他是否自愧反思,虽然任期结尾,有拿下薄的大举,避免了中国倒退,但执政多年却不搞政改,两极分化越演越烈,贪官污吏层出不穷,冤假错案遍地,文字狱横行无忌,群体性事件不绝如缕,他把坐热了的“火山口”移交给了习,以为监禁了政敌就平安无事,但黄山高处,依然风云变幻,他给习留下了什么遗产,而习将何去何从,想必他不知道,说不清,所以,在高处不胜寒之地说无人遮断风景还早,警惕吧!
   2013年10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香港《前哨》杂志2013年11月号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所有的平面媒体,包括书籍,杂志等转发和引用需经作者书面授权。更多文章请看作者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采访电话:647-763--6898
(2013/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