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姜维平
   
   连续5天的薄熙来案庭审,全世界有数以千万计的观众和读者关注,但像李俊这样全身心投入的人不多,概括他的真实感受,用八个字形容比较恰当:喜忧参半,鼓力发飙。目前流亡海外,谨言慎行的重庆被黑打的民企老板李俊,不仅仔细地阅读了济南中法发出的微博文字,观看了视频画面,浏览了几乎所有的海内外有关庭审的评论文章,而且,认真回顾了近3年的浪迹天涯的生活,深刻反省自己从商以来的一言一行,苦苦地思考一个严峻的问题:为什么薄王倒台了,091专案组的主要干将判了刑,而他们制造的冤假错案却不能平反,做为他的替罪羊的哥哥李修武及其他亲友还在坐牢?为什么检察机关指控薄熙来滥用职权之罪,却不包括“黑打”,难道官方对薄也要“一分为二”,难道重庆的“唱红打黑”有可取之处,难道他永远无法返回自己的家乡?

   
   因此,李俊夜不能寐,鼓力发飙,给上级有关部门撰写了十几封信,非常认真仔细地发出去,连特快专递的收据都一一存档保留,他再一次要求新的重庆地方领导人和国家有关部门的掌权者,督促重庆地方法院,受理他们的审诉,能让他的亲友与薄熙来一样,恢复正常的自辩的权力,能像薄家聘请的律师那样,可以允许行使辩护的权力,李俊恳求官方综合考虑他一贯的表现,对俊峰民企的案件有一个公正的评价,并坦诚表达了返乡经商的良好愿望。
   
   当然,有人抱着自己的目的,从不同的角度,曾奉劝李俊放弃对中共的幻想,并做了出了“制度不变,他永无翻身之地”的结论,但文化水平不高,阅历有限的李俊自有一番解说,他认为,2007年以前在重庆的时候,他与许多官员打过交道,虽然官场腐败是通病,但他以个人体验证实,并非人人是贪官,比如,汪洋就不是贪官,他在重庆做得就比较好,他既能抓经济发展,又能自身廉洁奉公,而且不搞“两面派”,所以,李俊说,他没接触过新的市委书记孙政才,不好全面评价,但近日发生的事情,却使他很受感动,原任沙坪坝区委书记,薄熙来的死党李剑铭刚一调离,他的企业立即接到会议通知,市政府的一位秘书长亲自主持了一次重要会议,其中有多个职能部门领导参加,专门研讨他们企业的困难,对原先留在他们所购地皮上的液化器站的搬迁问题,提出了实质性的解决方案,虽然目前还是进行时,但这一异乎寻常的举动,至少说明,重庆官方已经把李俊的公司,当成一家普通的,正常经营的民企,而不是与政府对抗的黑社会组织,对它因“黑打”而蒙受的冤屈和困难,给予极大的关注和同情,李俊激动地说,市政府秘书长代表的是重庆政府啊,我真的感到鼓舞,故此,李俊从庭审的失望中解脱出来,又看到了回家与八十岁老母亲团聚的希望,他认为,可能重庆的冤假错案的平反,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已是即定方针,薄熙来判完之后,就会有眉目,这是中南海高层的深思熟虑的大举,就像去年王立军事败之后,重庆官场的人事调动一样,一切都不可避免,只不过在分出轻重缓急,先易后难,一步步地做,不必失望,也不要性急,要在社会稳定的前提下,慢慢地会解决。
   
   但这一宽容与理解并不能成为坐井观天的理由,李俊说,如同当年面临“黑打”,有人倒下投降,有的对抗找死,而他却记住“36计走为上”,选择了自己的逃亡之路,他要“活着喊话,大声维权”,这一行动匆忙了一点,带有悲剧色彩,但被事实证明是明智之举,因为恶行不论多么强势,都不能长久,谁躲过了薄王的一时疯狂,,谁就捡了一条小命,而活着的目的是自证清白,不是随波逐流,于是,8月5日,李俊发出一封感人至深的信,再一次呼吁有关方面的领导不要忘记他。
   
   李俊说,他在薄熙来统治重庆之前,与政府的关系良好,他既是重庆俊峰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沙坪坝区商业联合会副会长。原集团公司旗下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重庆俊峰置业公司、重庆诚安信用担保公司、丰驰物业管理公司、金龙玉凤大酒楼、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等都是信誉良好的经济实体。2010年10月之前,有固定员工500多人,流动性建筑员工约1000人,累计开发房地产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系重庆市房地产开发50强单位,累计上缴税收近4亿元,捐赠汶川地震灾区、贫困乡村善款500多万元。这一连串数字说明他不是没有爱心的人,更不是一个违法乱纪的“黑老大”,既使是在薄王强加罪名给他的黑暗的日子里,接受过他善款资助的湖北省石首市的乡亲,依然爱他敬他,对此,笔者曾写过题为《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一文。白纸黑字,天地可鉴。
   
   海外读者大多知道,在“薄王”时期推行“打黑除恶无法律障碍”的运动中,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原局长郭维国、原常务副局长王智等人(这两人均被判刑)亲自操纵下,制造了震惊国内外的“俊峰冤案”,李俊遭到非法通辑被迫背井离乡,造成李俊的哥哥李修武被错误定性为“黑社会头目”而蒙冤入狱,被判刑18年,同时,还造成李俊的亲属及公司员工20多人被强加罪名含冤入狱。错误认定李俊、李修武等人的罪名有几个:组织卖淫罪、非法经营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隐匿会计凭证罪共多达5宗罪,在此基础上,认定李俊、李修武、台士华、魏文清等20多人构成黑社会性质犯罪。但没有一项罪名经得起赵常青的反驳,而著名律师赵常青,正是刑法有关黑社会条款的制定人之一,由此,薄熙来滥用职权可见一斑。
   
   两年多前,这一案件被笔者率先披露后,在海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后来著名法学家童之伟教授的文章又再次披露详情,使李俊的名字在国内也流传甚广,此后,李俊在流亡地也接受了许多媒体的采访,血泪控诉了薄熙来乱法的罪行,使王立军“打黑抢钱”买官,策划军头政变的阴谋败露破产,为国家统一和稳定立了一大功,虽然,他的生活环境困难,处境危险,但李俊既有智,又有勇,而且做人有底线,讲原策,概括他的自述和情怀,其实很简单,主题就是两个字:维权,他不涉及政治,对超越底线之外的人事,不感兴趣,更为重要的是,李俊不因个人遭遇而仇恨,他对国家前程并不失望,所以,习李接班后,李俊加大了对薄王恶行的揭批力度,并试图通过申诉的途径解决问题,他有力地推动了形势的戏剧式变化,随着薄王的垮台,“091专案组”对俊峰公司自主经营权非法监管近2年的历史终于被纠正,俊峰置业公司合法资金2.3亿元被非法划走,近2年后得以归还,有些被“取保候审”的亲友和员工获得自由,这些都令其欣喜,但是,因监管造成的各项损失已经形成,共计11305万元。而且,监管期间,“091专案组“非法追缴俊峰置业公司合法资金6680.38万元,至今还未归还。也就是说,还留了一个长长的尾巴。
   
   最近,李俊在信中详尽地披露了“黑打“的原因,除了以前我报道过的薄熙来与张海洋的利益交换之外,他又进一步指出,还有一个原因是,薄王时期,有关部门要求李俊无偿捐献90多亩已购买的商住地块,筹建所谓的“红歌广场”,李俊为了不让企业损失过大,提出零差价转让,从而得罪了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等人,从而遭至“黑打”。
   
   对近3年前的“俱乐部风波”,李俊记忆犹新,他说,2010年10月12日晚,王立军、郭维国、王智等人派出“091-1012专案组”成员到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色诱服务员从事色情服务,遭到服务员婉言拒绝,王立军立即命令郭维国、王智先抓后审。当晚,几十名员工被抓,经审查后,第二天全部放回。随即,沙坪坝区公安分局以金龙玉凤俱乐部存在有偿陪侍为由,作出停业整顿三个月的行政处罚。
   
   由于色诱不成,王立军、郭维国、王智等人恼羞成怒。按照薄熙来,王立军先抓人后取证的指示,“091-1012专案组”先后抓捕了俊峰集团50多名员工,时值寒冷季节,对被抓员工采取连续几天几夜的刑讯逼供,他们被迫坐“老虎凳”,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几天几夜不让喝水,甚至不让上厕所,强光照射分不出白天黑夜,矿泉水瓶子置头顶,冷水浇身,冷空调直吹,胶瓶胶棍敲头,打耳光,谩骂侮辱,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受刑者们说,几天几夜折磨下来,人不是人,鬼不是鬼,大脑一片空白,难忍的生理极限和求生的欲望,驱使他们违心认罪,甚至有审讯人员事先将文字材料,按审讯意图打印后直接叫被审讯的员工签字盖手印,然而,对画押后的材料内容却一无所知。
   
   李俊说,与薄熙来的待遇相比,他们的亲友,有天壤之别,不用说穿囚服,戴手铐,被殴打,凌辱,吃猪狗食,单是剥夺了被告人自辩权和律师辩护权这一项,就不可同日而语,济南法庭给了薄熙来特权,却无人回顾李修武等人被践踏的人权。李俊说,最阴险的犯罪是,薄王操控下的公安局,从一开始就在侦查、起诉、审判等各个环节,故意隐瞒了不构成组织卖淫罪、非法经营罪、寻衅滋事罪,等等的无罪证据,从而制造了震惊国内外的“俊峰冤案”。
   首先,专案组故意隐瞒了当事人不构成组织卖淫罪的无罪证据。
   
   李俊举例说,俊峰集团公司旗下的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向来要求全体员工遵纪守法,不得参与卖淫嫖娼、赌博等违法活动。为此,公司在OA办公系统、内刊《俊峰人》报上反复强调和宣传,还多次召开各种会议,要求俱乐部全体员工坚决抵制“黄、赌、毒”,同时要求员工签订不准参与卖淫嫖娼、赌博的承诺书。专案组审讯时,当事人均作了如实的陈述和辩解,专案组也提取了这些会议记录、承诺书。这些证据足以证明,李俊、李修武、台士华等均无组织卖淫嫖娼活动的主观要件和行为要件。然而,专案组违反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未将证明李俊、李修武、台士华、魏文清等人不构成组织卖淫罪的“会议记录”、“承诺书” 内部宣传资料等证据移送检察机关。法院审理时,未对上述有利于证明被告不构成组织卖淫罪的证据进行审理,被告人和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关于“会议记录”、“承诺书”、内部宣传资料等内容的陈述及辩解,均未在判决书和裁定书中体现。这充分说明,原侦查机关、公诉机关、审判机关均故意隐瞒了李俊、李修武、台士华、李少平等人不构成组织卖淫罪的无罪证据。
   
   同样地,专案组还故意隐瞒了当事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无罪证据。李俊举例说,集团公司旗下诚安信用担保公司与其他公司发生民间借贷时,银行作为第三方担保方签字,公证处作为国家公证机关对其民间借贷行为合法性、真实性进行了公证。这些都口说无凭,均有银行担保签字并进行了国家公证的民间借贷凭据,其真实性、合法性不容置疑。这些足以证明当事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证据,专案组在侦查时已进行了提取,但被王立军下令隐藏,在起诉和审判时,法院仅凭诚安公司经理岳明杨提供的U盘中借贷往来账目作为认定“非法经营罪”的唯一证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