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姜维平文集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姜维平
   
   连续5天的薄熙来案庭审,全世界有数以千万计的观众和读者关注,但像李俊这样全身心投入的人不多,概括他的真实感受,用八个字形容比较恰当:喜忧参半,鼓力发飙。目前流亡海外,谨言慎行的重庆被黑打的民企老板李俊,不仅仔细地阅读了济南中法发出的微博文字,观看了视频画面,浏览了几乎所有的海内外有关庭审的评论文章,而且,认真回顾了近3年的浪迹天涯的生活,深刻反省自己从商以来的一言一行,苦苦地思考一个严峻的问题:为什么薄王倒台了,091专案组的主要干将判了刑,而他们制造的冤假错案却不能平反,做为他的替罪羊的哥哥李修武及其他亲友还在坐牢?为什么检察机关指控薄熙来滥用职权之罪,却不包括“黑打”,难道官方对薄也要“一分为二”,难道重庆的“唱红打黑”有可取之处,难道他永远无法返回自己的家乡?

   
   因此,李俊夜不能寐,鼓力发飙,给上级有关部门撰写了十几封信,非常认真仔细地发出去,连特快专递的收据都一一存档保留,他再一次要求新的重庆地方领导人和国家有关部门的掌权者,督促重庆地方法院,受理他们的审诉,能让他的亲友与薄熙来一样,恢复正常的自辩的权力,能像薄家聘请的律师那样,可以允许行使辩护的权力,李俊恳求官方综合考虑他一贯的表现,对俊峰民企的案件有一个公正的评价,并坦诚表达了返乡经商的良好愿望。
   
   当然,有人抱着自己的目的,从不同的角度,曾奉劝李俊放弃对中共的幻想,并做了出了“制度不变,他永无翻身之地”的结论,但文化水平不高,阅历有限的李俊自有一番解说,他认为,2007年以前在重庆的时候,他与许多官员打过交道,虽然官场腐败是通病,但他以个人体验证实,并非人人是贪官,比如,汪洋就不是贪官,他在重庆做得就比较好,他既能抓经济发展,又能自身廉洁奉公,而且不搞“两面派”,所以,李俊说,他没接触过新的市委书记孙政才,不好全面评价,但近日发生的事情,却使他很受感动,原任沙坪坝区委书记,薄熙来的死党李剑铭刚一调离,他的企业立即接到会议通知,市政府的一位秘书长亲自主持了一次重要会议,其中有多个职能部门领导参加,专门研讨他们企业的困难,对原先留在他们所购地皮上的液化器站的搬迁问题,提出了实质性的解决方案,虽然目前还是进行时,但这一异乎寻常的举动,至少说明,重庆官方已经把李俊的公司,当成一家普通的,正常经营的民企,而不是与政府对抗的黑社会组织,对它因“黑打”而蒙受的冤屈和困难,给予极大的关注和同情,李俊激动地说,市政府秘书长代表的是重庆政府啊,我真的感到鼓舞,故此,李俊从庭审的失望中解脱出来,又看到了回家与八十岁老母亲团聚的希望,他认为,可能重庆的冤假错案的平反,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已是即定方针,薄熙来判完之后,就会有眉目,这是中南海高层的深思熟虑的大举,就像去年王立军事败之后,重庆官场的人事调动一样,一切都不可避免,只不过在分出轻重缓急,先易后难,一步步地做,不必失望,也不要性急,要在社会稳定的前提下,慢慢地会解决。
   
   但这一宽容与理解并不能成为坐井观天的理由,李俊说,如同当年面临“黑打”,有人倒下投降,有的对抗找死,而他却记住“36计走为上”,选择了自己的逃亡之路,他要“活着喊话,大声维权”,这一行动匆忙了一点,带有悲剧色彩,但被事实证明是明智之举,因为恶行不论多么强势,都不能长久,谁躲过了薄王的一时疯狂,,谁就捡了一条小命,而活着的目的是自证清白,不是随波逐流,于是,8月5日,李俊发出一封感人至深的信,再一次呼吁有关方面的领导不要忘记他。
   
   李俊说,他在薄熙来统治重庆之前,与政府的关系良好,他既是重庆俊峰实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沙坪坝区商业联合会副会长。原集团公司旗下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重庆俊峰置业公司、重庆诚安信用担保公司、丰驰物业管理公司、金龙玉凤大酒楼、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等都是信誉良好的经济实体。2010年10月之前,有固定员工500多人,流动性建筑员工约1000人,累计开发房地产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系重庆市房地产开发50强单位,累计上缴税收近4亿元,捐赠汶川地震灾区、贫困乡村善款500多万元。这一连串数字说明他不是没有爱心的人,更不是一个违法乱纪的“黑老大”,既使是在薄王强加罪名给他的黑暗的日子里,接受过他善款资助的湖北省石首市的乡亲,依然爱他敬他,对此,笔者曾写过题为《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一文。白纸黑字,天地可鉴。
   
   海外读者大多知道,在“薄王”时期推行“打黑除恶无法律障碍”的运动中,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原局长郭维国、原常务副局长王智等人(这两人均被判刑)亲自操纵下,制造了震惊国内外的“俊峰冤案”,李俊遭到非法通辑被迫背井离乡,造成李俊的哥哥李修武被错误定性为“黑社会头目”而蒙冤入狱,被判刑18年,同时,还造成李俊的亲属及公司员工20多人被强加罪名含冤入狱。错误认定李俊、李修武等人的罪名有几个:组织卖淫罪、非法经营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隐匿会计凭证罪共多达5宗罪,在此基础上,认定李俊、李修武、台士华、魏文清等20多人构成黑社会性质犯罪。但没有一项罪名经得起赵常青的反驳,而著名律师赵常青,正是刑法有关黑社会条款的制定人之一,由此,薄熙来滥用职权可见一斑。
   
   两年多前,这一案件被笔者率先披露后,在海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后来著名法学家童之伟教授的文章又再次披露详情,使李俊的名字在国内也流传甚广,此后,李俊在流亡地也接受了许多媒体的采访,血泪控诉了薄熙来乱法的罪行,使王立军“打黑抢钱”买官,策划军头政变的阴谋败露破产,为国家统一和稳定立了一大功,虽然,他的生活环境困难,处境危险,但李俊既有智,又有勇,而且做人有底线,讲原策,概括他的自述和情怀,其实很简单,主题就是两个字:维权,他不涉及政治,对超越底线之外的人事,不感兴趣,更为重要的是,李俊不因个人遭遇而仇恨,他对国家前程并不失望,所以,习李接班后,李俊加大了对薄王恶行的揭批力度,并试图通过申诉的途径解决问题,他有力地推动了形势的戏剧式变化,随着薄王的垮台,“091专案组”对俊峰公司自主经营权非法监管近2年的历史终于被纠正,俊峰置业公司合法资金2.3亿元被非法划走,近2年后得以归还,有些被“取保候审”的亲友和员工获得自由,这些都令其欣喜,但是,因监管造成的各项损失已经形成,共计11305万元。而且,监管期间,“091专案组“非法追缴俊峰置业公司合法资金6680.38万元,至今还未归还。也就是说,还留了一个长长的尾巴。
   
   最近,李俊在信中详尽地披露了“黑打“的原因,除了以前我报道过的薄熙来与张海洋的利益交换之外,他又进一步指出,还有一个原因是,薄王时期,有关部门要求李俊无偿捐献90多亩已购买的商住地块,筹建所谓的“红歌广场”,李俊为了不让企业损失过大,提出零差价转让,从而得罪了薄熙来、王立军,李剑铭等人,从而遭至“黑打”。
   
   对近3年前的“俱乐部风波”,李俊记忆犹新,他说,2010年10月12日晚,王立军、郭维国、王智等人派出“091-1012专案组”成员到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色诱服务员从事色情服务,遭到服务员婉言拒绝,王立军立即命令郭维国、王智先抓后审。当晚,几十名员工被抓,经审查后,第二天全部放回。随即,沙坪坝区公安分局以金龙玉凤俱乐部存在有偿陪侍为由,作出停业整顿三个月的行政处罚。
   
   由于色诱不成,王立军、郭维国、王智等人恼羞成怒。按照薄熙来,王立军先抓人后取证的指示,“091-1012专案组”先后抓捕了俊峰集团50多名员工,时值寒冷季节,对被抓员工采取连续几天几夜的刑讯逼供,他们被迫坐“老虎凳”,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几天几夜不让喝水,甚至不让上厕所,强光照射分不出白天黑夜,矿泉水瓶子置头顶,冷水浇身,冷空调直吹,胶瓶胶棍敲头,打耳光,谩骂侮辱,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受刑者们说,几天几夜折磨下来,人不是人,鬼不是鬼,大脑一片空白,难忍的生理极限和求生的欲望,驱使他们违心认罪,甚至有审讯人员事先将文字材料,按审讯意图打印后直接叫被审讯的员工签字盖手印,然而,对画押后的材料内容却一无所知。
   
   李俊说,与薄熙来的待遇相比,他们的亲友,有天壤之别,不用说穿囚服,戴手铐,被殴打,凌辱,吃猪狗食,单是剥夺了被告人自辩权和律师辩护权这一项,就不可同日而语,济南法庭给了薄熙来特权,却无人回顾李修武等人被践踏的人权。李俊说,最阴险的犯罪是,薄王操控下的公安局,从一开始就在侦查、起诉、审判等各个环节,故意隐瞒了不构成组织卖淫罪、非法经营罪、寻衅滋事罪,等等的无罪证据,从而制造了震惊国内外的“俊峰冤案”。
   首先,专案组故意隐瞒了当事人不构成组织卖淫罪的无罪证据。
   
   李俊举例说,俊峰集团公司旗下的金龙玉凤国际俱乐部,向来要求全体员工遵纪守法,不得参与卖淫嫖娼、赌博等违法活动。为此,公司在OA办公系统、内刊《俊峰人》报上反复强调和宣传,还多次召开各种会议,要求俱乐部全体员工坚决抵制“黄、赌、毒”,同时要求员工签订不准参与卖淫嫖娼、赌博的承诺书。专案组审讯时,当事人均作了如实的陈述和辩解,专案组也提取了这些会议记录、承诺书。这些证据足以证明,李俊、李修武、台士华等均无组织卖淫嫖娼活动的主观要件和行为要件。然而,专案组违反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未将证明李俊、李修武、台士华、魏文清等人不构成组织卖淫罪的“会议记录”、“承诺书” 内部宣传资料等证据移送检察机关。法院审理时,未对上述有利于证明被告不构成组织卖淫罪的证据进行审理,被告人和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关于“会议记录”、“承诺书”、内部宣传资料等内容的陈述及辩解,均未在判决书和裁定书中体现。这充分说明,原侦查机关、公诉机关、审判机关均故意隐瞒了李俊、李修武、台士华、李少平等人不构成组织卖淫罪的无罪证据。
   
   同样地,专案组还故意隐瞒了当事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无罪证据。李俊举例说,集团公司旗下诚安信用担保公司与其他公司发生民间借贷时,银行作为第三方担保方签字,公证处作为国家公证机关对其民间借贷行为合法性、真实性进行了公证。这些都口说无凭,均有银行担保签字并进行了国家公证的民间借贷凭据,其真实性、合法性不容置疑。这些足以证明当事人不构成非法经营罪的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证据,专案组在侦查时已进行了提取,但被王立军下令隐藏,在起诉和审判时,法院仅凭诚安公司经理岳明杨提供的U盘中借贷往来账目作为认定“非法经营罪”的唯一证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