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姜维平文集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老人猝死
   姜维平
   
   沈阳小贩夏俊峰被处死的风波还没平息,又一起类似的突发事件在湖南省的益阳市出现了,这回不是执法的强者死,而是处于绝对劣势的弱者亡,一张令人心酸的照片展示了一切,不过,就生命本身的价值而论,脱去一身制服,摒弃各自的社会地位,大家都本质上并无不同,但留下的叹息和思索却意义深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场偶然事件会演变成台湾的2,28事件,这样讲统治者不相信,他们只坚信手中的权力,还是让我们来看看故事的来龙去脉吧。
   


   据报道,9月29日下午,湖南益阳市资阳区市容监察队员在一水果超市外与店主父亲发生争吵,其父随后倒地死亡。30日,益阳市委宣传部称,事发当日下午3时30分左右,资阳区环卫处3名市容监察队员在长春西路果之鲜水果超市外进行“门前三包”劝导时,店主父亲许立忠从店内出来,与市容监察队员发生争吵,突然倒地,不省人事,水果超市旁一诊所医生对其进行了急救,待120医务人员赶到时,确认老人已死亡。于是,网友微博发图展示现场有城管车辆,这引起很多人关注和不满,好在没有发生群情激愤的抗议事件,但网上指责批评之声如潮。
   
   在官方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我不便过激评论事情经过的细节,但不论如何,都和市政管理体制有关,现在,中国官民,警民两者的矛盾日益激化,主要是重叠的机构豢养的废人太多,本来有警察就猛如虎狼了,还要加上什么“城管”,像上述的市容监察队是一个什么怪物啊,它原本就不应当存在,城市有政府来管,犯法由公检法处理,市容监察是多余的“权力垃圾”,它是没事找事,专门激化社会矛盾的,是欺压群众的,也是为了给官员的七大姑八大姨找钱的,所以,上述老人之死完全是制度之殇。
   
   古代有诗人笔下“卖碳翁”的悲惨故事,今日有卖甘蔗的可怜的老人的遭遇,几千年都没什么大变化,真是“中国梦”之耻,当杀人犯谷开来一笔贪污款就多达500万之时,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还抑扬顿挫地狡辩,类似官员家属的奢华靡烂生活,与穷乡僻壤或街头巷尾的老百姓的日子,形成了水火不容的强烈对比,令人叹为观止,即使是卖甘蔗的长者,生活也不甘甜,还得忍受穷凶极恶的所谓“市容监察队”的百般刁难,试想,这样困苦的老人如果是在加拿大,一定在领取退休金,衣食无忧的,但在中国,还要上街背个大筐去叫卖甘蔗,还要看监察队人员的白眼,真的是悲剧,也许发生了辱骂和推搡,也许什么也没有,因为极度的绝望,老人需要休息了,离开这不公平的世界最好。
   
   据报道,由于标有“城管执法”字样的车辆停在死者旁边,网络一度盛传“老人与城管发生冲突后死亡”。次日,益阳市城管执法局回应称:现场照片上的执法车辆非该局所有,绝无工作人员参与此事。但现场车辆为何标有“城管执法”字样,车辆属于哪家单位或个人?益阳市城管执法局并未回应。当地警方正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处理,涉事相关人员已被控制。资阳区委区政府表示,一定要查清事实真相,做好善后工作,对涉事人员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我相信,由于群体性事件容易引起骚乱,而上级考核下级,一个重要尺度是维稳,所以,这几名市容监察队的人员,大概会受到撤职处分,但笔者认为,如同沈阳的夏俊峰事件一样,与其就事论事,修修补补,遮遮掩掩,不如大刀阔斧地彻底地废除城管和市容监察队,把一些原本属于民警管理的事还给他们,如果被管的老百姓不服,就向当地法院起诉,可是,关键的症结在于中国的司法不独立,不公正,不廉洁,法官没有独立的人格,也不曾职业化,地方官员操控法院易如翻掌,冤假错案堆积如山,这就使老百姓有冤无处说,有理无处讲,社会矛盾如同干柴烈火,随时可能焚毁一切。
   
   像如此的芝麻绿豆一样小的事,就能出人命,足以证明中国社会矛盾的引爆近似临界点。就市容监察队与卖甘蔗老人的纠纷来说,表面上看,是管理人员与被管理者的利益冲突,实际上深究下去,是制度的漏洞和裂痕,一个社会的官员越多,越杂,越乱,社会就越不稳定,仔细分析一下,不外乎是,老人想找一个热闹的地方,多卖点钱而已,对管理人而言,却不在意老百姓的困境生机,只重视城市的表明整洁,这是一对矛盾,他拿到深山里兜售,不影响市容市貌,但没人流,生意何在?如果市长能热心解决老人的晚年福利,相信他也不愿那么辛苦,但市长和监察队的人,只关心自己的老爹,不会顾及别人的死活,因此,他们管理城市的习惯性办法就是“骗”和“赶”,“抓”和“打”,打伤和打死都没事,因为城管和市容监察人员是为市长说话,不为老百姓做主,一句不好听的比喻是“城管”和“市监”是“狗“,疯狗是专门用来咬人的,咬死几个草民,有上级领导给撑腰,没什么了不起的,这就是中国底层老百姓典型的生活状态场景的缩影。它代表社会的贫富两极分化,也预示着国家的不妙的未来。
   
   感谢网友及时发出的现场照片,能使我在异国它乡,与草民一同流泪和叹息,他倒在地上,简朴的着装显示了生活的困窘,旁边的甘蔗和大筐与顾客吃剩的残渣,都历历在目,的确,在市区繁华的大街上有散在流动的商贩摆摊,有些不雅,也容易出现卫生健康问题,有警察去劝说也是应尽的职责,但是,不论是社会体制,还是监察过程的细节,都有可检讨之处,在我看来,一是执法者名不正,言不顺,如果警务中有一个分支是专门处理此案的,便于统一指挥,也利于执法监度,可能会更好,也更有效率,而恰恰相反,现在是城管,市容,派出所,劳动监察,卫生监察等多头并举,床上安床,职责不清,难免互相推诿,扯皮,出了矛盾又容易激化,试想,老人刚刚卖了一点甘蔗,正在兴头上,先是来了“城管”,接着又来了“卫管”,“容管”,没完没了的,动辄罚款,打骂,他怎能不生气?人在气头上,就容易引发疾病,原先说不定有高血压呢,一激动,脑血管爆了,你说这事冤谁啊。二是管理方法不当,由于官员不是民选的,没有公仆意识,他们当上“监察”,是因为行贿或亲戚有权有关系,自然就不把管理对象当“爹”,而以驱赶和打骂为主,所以,经常出人命。每当出了事,能捂就捂,实在捂不住的,就拖和骗,没有从制度上根治此事;三是对执法者的监督惩处不够,像沈阳的夏俊峰就是一个案例,以往“城管”打死老百姓,没听说一起判死刑的,反之,
   老百姓因自卫过当而杀人的,却判得很重,有时还冒天下之大韪,非杀不可。
   
   因此,我提醒统治者,立即关注卖甘蔗老人的猝死事件,虽然许立忠的知名度很低,大概过去一两天读者就忘了,“城管”永远是“城官”,市容还得监察,但必须意识到一种危险已经临近了,有钱和有权的人,不论如何生活在美梦中,毕竟是少数人,社会只要动荡,就易于成为被攻击的对象,强权者转变成弱者只需几分钟,如果当政者能在雨前就展开大伞,才是“大智慧”,而“大伞”就是政改,而不是求助于毛泽东的倒退行为,因为人类到了网络微博时代,必须用全新的思维改造社会,否则,在卖甘蔗老人倒下的地方,贪官,昏官将被人民唾弃。
   
   2013年10月1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0月1日首发。
   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纸媒采用需经作者书面授权,联系作者:pwj1955@gmail.com因作者在校进修英语,全天上课,故不接受媒体采访,多谢理解。
(2013/10/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