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金光鸿文集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也谈暴力革命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政治家修为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传统哲学
·庄子论“天子三剑”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中国会乱吗?--我读《论语》之“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我读老子(一)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
   --兼论律师思维
     
   金光鸿律师
   

   导读
   
   正是因了律师的这种独特的为他的思维方式、价值取向和职业精神,所以,从古罗马时代起,律师在西方就成为最受人尊敬的职业,世界上很多出色的政治家都是律师出身!
   
   读者朋友说说,这么神圣的律师职业,这么有价值的、有益于社会和他人的律师职业,怎么会是幸福感最低的职业呢?当然,那些玷污律师职业的人除外!
   
   正文
   
   “你(指杨澜)于2012年11月7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个关于律师的贴子,原文如下:
    :幸福感最低的职业是律师:因为他们总以最坏的设想揣测別人!该贴被转发7477次,评论2111次。”以上摘自谭永沛律师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acfdbd8201016fli.html
    
   据说杨澜女士的帖子只有两句话,“幸福感最低的职业是律师:因为他们总以最坏的设想揣测別人!”但涉及了两个很大的问题:
    
   第一、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律师的幸福?
    
   第二、律师的思维方式、价值趋向和职业精神是什么?
    
   由于杨澜是名人,所以她比普通民众有话语权,而且拥有广泛的影响力,有很多律师也对此作了相应的回应,我也没时间一一拜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试析之:
    
   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幸福感?
    
   个人认为,幸福完全是一种个人感受,杨澜女士也用了“幸福感”一词,可见在这个问题上大家都是没有分歧的。关键是幸福既然是一种个人感受,杨澜女士之“幸福感最低的职业是律师”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她手中取得了多少名律师的问卷调查和统计资料,我们不得而知。
    
   我一向对马克思主义学说素无好感,他对宗教的无知,他的无神论和阶级斗争学说给从十八世纪以来给全人类带来了深重的灾难,那个共产主义的幽灵至今仍在中国大地上游荡,百年来,全球直接或间接死于共产主义运动的达数亿人之多,但如果我们不因人废言的话,青年马克思在17岁的中学毕业论文中一段名言至今仍在中国的青年学子中有广泛的影响,原文从网上COPY之,没有考证出处:
    
   “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劳动,他也许能够成为著名的学者、大哲人、卓越诗人,然而他永远不能成为完美无疵的伟大人物。历史承认那些为共同目标劳动因而自己变得高尚的人是伟大人物,经验赞美那些为大多数人带来幸福的人是最幸福的人。宗教本身也教诲我们,人人敬仰的理想人物,就曾为人类牺牲了自己──有谁敢否定这类教诲呢?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幸福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所压倒,因为这是为人类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是默默的,但她将永恒地存在,并发挥作用。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坦率地说,这段话曾经影响并激励了我大半辈子,但我现在宁愿用审慎地眼光,持谨慎地批评态度来讨论马克思这段关于“幸福”的名言与杨澜女士商榷。
    
   首先,值得肯定的是,马克思也承认,能为大多数人带来幸福的人是最幸福的人,一个人如果只为自己劳动,他就称不上是伟大人物,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在于从事什么职业了,任何职业都有可能为人带来幸福,关键在于这个人是在为自己劳动还是在为别人劳动。所以不在于你是律师,还是你是名人,或者名传媒人,甚至你是一个环卫工人,关键在于你在你所从事的职业中,你是在为别人奉献、为别人劳动,还是仅仅在为自己挣钱,为自己工作。这样答案就很简单了:
    
   做官的,如果你是为了自己升官,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为了保住自己不被清算,为了在自己的位置上多捞点好处:包括金钱、美女、特权、享受、服务等等,那你就是为自己劳动;换言之,如果你是为了民众福祉和人权,为了国家利益,为了民族未来,为了世界和平与稳定等等而做官,那么你就是在为大多数人劳动。
    
   当律师的,如果你只是为了自己挣律师费,为了当事人的利益牺牲法治原则,甚至行贿司法官员或法官,那么你就是在为自己劳动;如果你是为了当事人的合法利益提供法律服务并且坚守法治原则,面对金钱的诱惑你能坚守道德底线,面对强权的压力你能坚守法治,为了正义和公理你能作出正确选择,那么你就是在为大多数人劳动。
    
   如果你是从事文化工作或者传媒工作的,如果你把个人的形象、个人的经济利益、个人的影响视为你工作的唯一目的,那你就是在为自己劳动;如果你能把旨在洪扬人类真的、善的、美的价值趋向的节目或作品奉献给观众或读者,那么你就是在为大多数人劳动。
    
   其他职业依此类推,职业本无高低贵贱之分,只要是为工作本身的价值着想,为自己的客户着想,就是为他人劳动;如果只想着个人能捞取多少好处,不考虑客户的利益和他人的安危,那就是在为自己劳动。
    
   那些贪官、那些造豆腐渣工程的承包商、那些生产或贩卖有毒有害食品或假药的厂商、那些造假账的会计、那些行贿法官的坑蒙当事人的律师、那些造假新闻的记者编辑、那些编低劣文化节目和媚俗作品嫌取超额利润的、那些草芥民众生命和财产警察和法官、那些忘记医生天职视病人生命为儿戏以赚钱为乐的医生、那些拼死也要捍卫所谓先辈烈士江山罔顾民众死活国家民族前途的官老爷们……无疑是在为自己劳动。
    
   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是怎么评价幸福的,是不是有一些所谓的硬指标,比如:存款有多少、房子有几套、汽车有几辆、二奶三奶有几个、粉丝有多少、个人影响力有多大、公司上市否、七大姑八大爷是什么权贵什么富翁什么高官、个人有什么国际背景、或者历史上曾经辉煌过并且至今仍在辉煌就算幸福了呢?
    
   我只知道,一个人只有选择了正确的人生方向,并且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敢于坚持真理的人,凡事为他人着想,为他人劳动的人,才是最幸福的人,至于有没有人理解他们,他们是默默无闻抑或是名满天下,他们是腰缠万贯抑或是一文不名,他们是高官巨富抑或是平民百姓,他们是伟大还是渺小……这都没有关系。
    
   哲学家斯宾诺莎说过,快乐不是美德的报酬,而是美德本身。
    
   我说,幸福不是美德的报酬,而是美德本身。
    
   幸福不是坚持真理的报酬,而是坚持真理本身。
    
   幸福不是为他人劳动的报酬,而是为他人劳动本身。
   
   一句话:为公为他的人幸福感最高,为私为我的人幸福感最低!前者以大多数人的幸福为幸福,个人的生死荣辱得失都能淡然处之;后者以个人的幸福为幸福,得到一点高兴得不行,失去一点痛苦得不行,凡事非得要跟别人争个高低,处处要比别人强才高兴!甚至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不择手段,害人害己,遗祸人类!
    
   回过头来再看看杨澜女士的话,也许我可以这样说:世界上没有幸福感最低的职业,只有幸福感最低的人!
    
   再看看杨澜女士后面的一句话,前面“幸福感最低的职业是律师”是果,后面“因为他们总以最坏的设想揣测別人”是因,试析之。
    
   我本人也曾经为后面这句话困惑了很久,而且也没有细想,后来才有了答案:这得从律师的工作性质和职业价值趋向入手分析的。
    
   表面上看来,律师在帮他人起草合同时,或者在出庭应诉前,都要把对手想成一个最坏的人、想成一个强劲的对手,比如,起草合同时,一般有一个争议条款,就是一旦一方违约时,应该受到什么惩罚,比如赔多少违约金等等,出庭应诉前,一般也会想对方会有什么对我不利的证据,他可能会想出什么理由来陷我的当事人于不利,我得怎么提防着点,怎么跟他斗等等。
    
   其实从实质上来说,律师在起草合同时把合同双方想得更坏一点,把各种可能违约的情形的漏洞都堵上,让双方当事人增加违约的成本,这样是不是可以增加双方当事人的履约率呢?当事人履约率高,是不是增加了双方当事人的信用度呢?是不是增加了社会诚信呢?是不是减少了纷争呢?是不是节约了诉讼成本节约了司法资源减轻了纳税人的负担呢?双方当事人都履约没有纷争是不是增进了双方的友谊,维护了中共当局想维护都维护不了的社会和谐稳定呢?等等。律师的其他法律服务亦是如此。
    
   隔行如隔山,杨澜女士是搞文化工作的,是搞传媒的,你跟社会上其他人一样不懂律师行业,我也不能对你有过高的要求,我只能告诉你一点:
    
   律师不仅是帮忙解决纷争的,即俗称打官司、调解、谈判等,律师也是要帮人防范法律风险以免当事人卷入法律诉讼的,这样就需要一点杨澜女士所说的“因为他们总以最坏的设想揣测別人”这种律师思维了,当然这个思维只能在律师法律服务中应用,如果应用于社交和日常生活及为人处世等等,那可能就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或麻烦了!
    
   这是讲的律师思维方式当中的一个方面,律师思维当中还有一个很重要价值取向,叫“穷尽一切救济手段”。
   
   什么叫“穷尽一切救济手段”呢?学法律的人都知道“有权利必有救济”,没有救济的权利不是权利,是恩赐。
   
   通俗讲,就是当法律上创设一个权利后,它就必须将这个权利有可能被侵犯的各种可能性、以及这个权利受到侵犯后如何运用合法手段去弥补、去救济、还有权利加害人应该受到什么惩罚、受害人应该得到什么补偿等等都要考虑进去,并且还要提供相应的司法程序来保障它们,而恩赐就没有这些保障了,完全取决于恩赐者本人的意愿。
   
   “穷尽一切救济手段”的意思就是律师在替他的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时候,应当尽可能的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帮助他的当事人实现利益最大化(包括将损失减低到最小程度,实际上了也是一种利益),通俗讲,只要不违法,为了帮助他的当事人,律师什么都可以做。我们在实际生活中通常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律师,为了他的当事人的利益,律师甚至可以不惜牺牲生命。当然,这个利益可以是一种经济利益,也可以是一种政治权利,甚至可以是道义原则!
   
   如果上升到人生哲学,这是不是一种很积极的思维方式呢!如果每个受害人在自己利益受到不法侵害时,不是自怨自怜自叹,自认倒霉,“穷尽一切救济手段”,尽可能用各种合理合法的手段去抗争,从小的方面来说,则每个人都不会轻易去侵犯他人的权利了,至少他想干坏事的时候,会考虑一下成本,从大的方面来说,则专制政府要对人民行暴政的时候,他也会权衡一下代价了,这是从消极的一面来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