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作孽与漂白(一)]
石三生
·鲁迅真是间谍吗?
·周小平的智力是否正常?
·不服就试试:一个你绝对会答错的社会问题
·周小平认为:大飞机前景堪忧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作孽与漂白(一)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三百四十三
   
   有了中共体制的庇护,政府官员作孽常常是易如反掌。我跟法官说自己想把对方告进监狱里去时,法官淡淡一笑:“人家那都是职务行为”。
   
   是啊,“职务行为”,我又能奈何得了呢?那国土局里,就驻扎着公安机关。“职务行为”的公然造假,谁又能奈何得了呢?虽然习总上台后要“老虎苍蝇一起打”。但谁来打呢?就算他有三头六臂十八只苍蝇拍。几时能消灭掉如此多的苍蝇?当年老毛号召全民灭四害,不也没能让比苍蝇还稀少的麻雀灭了门吗?


   
   想想就很泄气,只好选择妥协:自己告了六年,从胡、温时代一直告到习、李朝,人家不一个个还都好好的,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吗?古人好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他爷爷的,想必都是为自己下不来台编造的借口吧?
   
   顾晓军先生隐晦地指出石三生我的缺点:不爱反思,不喜欢回忆。其实不然,纵观自己与潍坊市政府一干衙役的争讼,固然是有“过错”(法官也爱挑我这个理)在里面。但我的过错,就可以导致政府枉法的吗?我若没有过错,又怎么可能会打起了官司呢?再说了,自古至今,法律存在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纠错吗?若百姓都无过错,公检法司岂不是要去喝西北风?
   
   我有过错有疏忽,政府就帮着骗子一起诈骗。这踏马的哪里还像一个政府?不成黑社会了吗?
   
   法官们说了很多,但有一句是大实话:“我们也是要吃财政饭的”。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依赖政府供养的法官们,在关键时刻也只好闭只眼了。幸好他们都还算良知未泯,六年来从区法院一直到省高院,都判了我一个书面的胜诉。赢了官司、败了家.中共治下,不也是如封建社会一样没有什么道理好讲的吗?
   
   也许是为了证明石三生我并非总是说的有理,法官还给我讲了一个恶有恶报的故事:“那买家两口子真的离了婚,因为典当的缘故,还被法院拍卖了自己家的房产。”自古典当典当,典当靠的是当品。那买家固然卑鄙,但法院若因执行不了当品,就去炒人家。岂不是比万恶的旧社会更无法无天了?只是为了堵我口实,要将一桩假案做成真案,如此枉法,也足可以彪炳史册了!
   
   自然,我也明白这都是在做擦屁股的工作,当初的作孽者们也要漂白一下自己、“洗洗澡”,继续“为人民服务”下去了。
   
   但人的耐心总是有限的。石三生我选择了妥协,就希望你们能早日擦干净屁股、及早将我的事情解决。早了早好,也免得政法委书记大人再从网上搜罗潍坊市政府的污名了。
   
   【石三生 2013年10月3日星期四 05:29 梦之国】
(2013/10/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