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匣子说话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魔诞”VS“圣诞”
·GT: 郭沫若何许人也?
·GT:先有自由全球化,才有经济全球化
· GT:新时代的“自由宣言书”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GT:川普也在磨刀了!
·GT:川普是好样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万言书 发表于 10/17/2013 07:11
   王义桅:中国何以精神立国?“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是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向世界庄严宣布的。然而,那只是政治上站起来—— ...

   
   

   
    黑匣子主义认为,王义桅如此这般煞费苦心拐弯抹角强词夺理否认“普世价值”及“价值的普世性”,无非就是要否认人性—人的本性—人的共性—人的天性的普世性,最终目的也就是要得出“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的结论来!

      (注:黑匣子主义关于人性—人的本性—人的共性—人的天性的普世性以及普世价值等问题的论述,暂且请点击参阅我们两三年前的网文《〖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http://blog.boxun.com/hero/201010/hxz/13_1.shtml。不过此文也正待进一步补充、修订及完善中。)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中国何以精神立国?

   

   
    王义桅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是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向世界庄严宣布的。然而,那只是政治上站起来——人民当家作主,精神上——如何对待西方(包括来自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可以说仍然没有站起来。
    这不,中国一直在“特色”与“普世”间纠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被误解为非普世的、反普世的,甚至有人得出“中国例外论”。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自觉有余而理论自信不足,因为还需借助西方的马克思来表达自己。相当多的中国精英认定,通过所谓的转型、接轨,中国迟早要融入普世价值体系,否则就是对抗普世价值,而对抗普世价值是野蛮、落后的表现。
    近来关于宪政、公民社会、普世价值的争论,表明中国人迄今未走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魔咒,内心中有绕不开的西方情结。究其根源,来自于近代以来形成的“线性进化论”,认为西方代表先进,普世价值是其先进性的集中体现,是人类历史的终结。将“线性进化论”植入中国人头脑的始作俑者就是严复翻译的《天演论》,可称得上近代影响最为深远的一本书。“落后就要挨打”是中国人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中总结的基本教训,其暗含的逻辑是“先进可能打人”——外界于是乎担心中国一旦强大就要报复过去欺侮过中国的西方和东洋,始终没有设想“先进了如何不打人”的制度创新,这也导致中国在解决“挨饿”问题后仍然面临“挨骂”的难题。
    其实,中国挨骂的根源、中西方观念分歧的核心,是关于“价值普世性”与“普世价值观”的争议,这种争论,也是名与实的争论——普世价值是名,价值普世性是实。
    中西方普世价值争论,反映了两者世界观之不同:西方人认为天下起初为公(res publica),普世主义具有传教士精神,从世界多样性中寻找共通性;而中国人直到孙中山才喊出“天下为公”口号。同时,普世价值观的争论折射出中国防御性思维与西方进攻性思维的差异。这种差异可以追溯到农耕文明与海洋文明的不同。因此,中西方关于普世价值的分歧,无关政体,本质是“文明的冲突”:世俗文明与基督教文明的冲突、农耕文明与海洋文明的冲突。
    全体价值普世性的总和,才能拼出普世价值。宣称自己代表普世价值,只是一种话语霸权,正如文明的概念一样。在欧洲,“文明”是英、法等先发国家的专利——英、法才是文明的,其他都属野蛮的观念。德国最早成为西方文明的反抗者。在西欧文明史观之下,德国是一个半野蛮的地区,是欧洲的战场、教皇的奶牛,不得不仰仗西欧鼻息。文化自觉运动的狂飙突进虽然主要发生在文学领域,其实质则是一场思想范式的战争。歌德的《普罗米修斯》和海涅的《亚当一世》都表达出了强烈的反抗精神,作家和历史学家们对古日耳曼英雄赫尔曼和条顿森林战役的重述和建构,则更明确地将这种反抗精神指向所谓的文明。这表面上是德意志民族的文化寻根,深层却隐喻着对西欧中心论的抵抗。正如柯林伍德所说:德国人是在“努力从过去寻找成就,并从过去的成就中辨别出自己过去的精神”。 赫尔德在《人类历史哲学概念》中提出与文明相对的文化概念,强调了文化主体的民族性和边界的有限性。赫尔德的界定全面突破了只有英、法才是文明的,其他都属野蛮的观念,为德国崛起奠定条件。斯宾格勒的《西方的没落》进一步将文化界定为精神层面,而文明为物质层面。他将世界上每一个高级文化的历史都区分为“文化阶段”与“文明阶段”。他认为西方文明已经进入文明阶段,丧失原有的文化创造力,只剩下对外扩张的可能性。因此,“文明是一种先发国家的自我标榜,它们以此垄断了‘善’的话语权”。就这样,《西方的没落》以文化解构文明,以“德意志中心论”取代“西方中心论”,成功让德国精神上站起来。
    在斯宾格勒之外,另一位德国人马克斯·韦伯此前就将德国人精神上站起来赋予更大的宗教内涵和历史必然性。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韦伯揭示了资本主义领先世界的奥秘:新教。
    中国的斯宾格勒、韦伯在哪里?换言之,中国如何面对普世价值,以精神立国?这是中国的学术自信、学术自觉必须解决的问题。这就是笔者近著《海殇?——欧洲文明启示录》所要探讨的,其学术价值与历史使命由此展开。
    中国面临的问题多多。如果真有普世价值,融入普世价值体系就能解决中国问题,那倒也简单。我们惟愿如此。只是,这个世界并非这么简单。中国也很复杂。与此同时,价值的普世性是内生的,而非外生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发展道路,需要一代代中国人在广泛借鉴包括西方在内的人类优秀文明成果基础上,去探索、去创新,而不可能指望通过接轨到彼岸世界就能找到答案。
    一句话,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须破除普世价值神话。正如国际歌所唱的,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从来没有普世价值,只有价值的普世性,更准确地说是“普适性”。不说清楚普世价值问题,中国梦就只能在做普世梦与特色梦之间徘徊,缺乏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不说清楚价值有普世性问题,不去追求人类共同价值,中国梦甚至不及古代天下梦的关怀,缺乏历史与实践自觉。
    从农耕型走向工业(信息)型、从内陆型走向海洋型、从地区型走向全球型的中华文明,不得不再次面向西方。不过,这次是民族自觉行为、自主选择。它要解决的是鸦片战争以来近两百年的问题,面对的是“千年未有之变局”。中华文明的复兴,是注定要继承、发展、创新当年将“西天”的佛教变成华夏之佛学、神州之禅宗相类似的壮举,将西方的普世价值之术内化为中国之道——人类共同价值,从而确立中国崛起的道统。
   

此文于2013年10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