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匣子说话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黑匣子主义认为,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实乃非常重要,也非常复杂,非常深刻,绝非三言两语,或一篇短文,所能说得清楚明白的。而牟传珩《党性与人性:自由与服从的冲突——当代中国注定要政治动荡的根源》一文,虽仅触到了其某些表皮,但仍值得一阅也。


   (注:黑匣子主义关于人性、党性及阶级性等问题的论述,暂且请点击参阅我们两三年前的网文《〖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http://blog.boxun.com/hero/201010/hxz/13_1.shtml。不过此文也正待进一步补充、修订及完善中。)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党性与人性:自由与服从的冲突——当代中国注定要政治动荡的根源


牟传珩


   
    习近平上台以来,高调强调“党性”,大搞“整风”、“教育实践”等毛式群众路线运动已是既成事实。更具实证意义的是,目前,中南海一再发起对民主宪政、公民社会、普世价值的围剿。特别是自习近平“8.19”发动意识形态斗争讲话以来,中共大小文化太监,争先恐后摇舌献媚,党媒更是频发檄文。 中国大陆顿时意识形态狼烟滚滚,新舆论斗争甚嚣尘上。
   
   
   
    特别吸人眼球的是, 9月16日,人民日报社长张研农发文在强调,“对敌对势力开展舆论斗争不能丝毫松懈”的同时,重提反“清除精神污染”时社会普遍质疑的党性,并引用邓小平1983年10月在十二届二中全会上严批胡绩伟、王若水等“在党性和人民性的问题上提出违反马克思主义的说法”。该文火药味十足地强调坚持党性就是坚持“人民性”。而在中共意识形态中,“人民性”始终是具有阶级性的,“黑五类”一向被排除在“人民”之外。因此他们的坚持党性就是坚持阶级性,并霸道地声称人民需要“党的先进性”引领,“党性就是人民性的集中体现和升华”。正是基于如此荒唐逻辑,该文实质上是将反普世价值这场意识形态新舆论斗争,激化到党性与人性对决的根本问题上。为此,2013年10月11日人民网刊发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新城的《对抽象人性论的危害应有足够认识》太监文章,公然大放反人性厥词。
   
   
    以党性向人性的宣战
   
    按中共的说辞,党性是指一个政党所固有的本质特性,是党的阶级性最高、最集中的表现。中共在历史上就不断批判人性论,其历代党魁的讲话都暗含着一种武断其组织先天就具有高于人性的“先进性”与“纯洁性”,毛泽东就曾撰写《增强报刊宣传的党性》,大肆宣扬党性优越论,要求把党性放在第一位。江泽民时代又大搞“党性保先教育运动”,而自从习近平成为中共新君后,更是一直致力于自我优化的“党性建设”,不断制造自己的党拯救了民族的神话。如今习近平发动这场新舆论斗争的实质,就是以党性向人性的宣战。
   
    中共的所谓党性,一向喻有一种被“主义”伦理了的优越感,霸道地自封为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先锋队”,甚至是“大救星”,始终以自己“先进性”幌子,凌驾于群众性之上。那些最时髦的所谓党性“保先教育”,其实就是旨在要确保其垄断地位的自我塑造、自我优化运动。这种被“主义”伦理了的“先进性”,就是认为群众性是落后的,先进党注定要带领群众,教育群众,武断性地将平等的人与人关系,按其党性意识扭曲成改造与被改造关系。中共历史上就强调要“改造知识分子”“消灭有产阶级”,就是一次次以党性的特殊性向人性的普遍性宣战。在如此强调党性统治的意识形态中,就不可能承认世界上存在相同的人性伦理与人权价值。
   
   
    党性与人性不可调和的三大冲突
   
    人性是自然的,而党性是自造的。中共意识形态刻意制造的党性与人性的观念,必然形成无法克服的现实冲突,其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即真实性与虚伪性冲突、同等性与阶级性冲突、自由性与服从性冲突。
   
    首先是真实性与虚构性冲突。
   
    用科学的求证法则认识问题,凡是真实的,都是可以还原于存在本体。人性就是人之所以成为人的质的规定性,它不会因任何阶级、主义、意识形态的解释而改变。人性之所以为真,就是因为它可以还原到自然人的客观存在中,而且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改变、被消失;而党性只能还原于人的组织性。中共意识形态所自造的党性,其实是一部分人的主观性,是由其宗旨、立场、纪律规定的,因此党性只能归咎于其组织的章程、决议等文件中。也就是说,党性是虚构的、被创造的,也是可以被改变、被消失的。因此,党性是虚的,人性是实的。党性与人性两者无论来源、本质与表现都不可能是统一的,更不可能党性优于或高于人性。党性改变不了,更取代不了人性。由此可见,中共所强调的党性,就是以观念的虚构性,对抗存在的真实性。
   
    中共历来自榜的“先进性”更是一种神话,它不仅仅是一种主义的虚构,而且在实践上破坏了人与人之间的天然平等性。习总书记要维持自造“先进性”的努力,就是在借助其“主义”伦理,制造社会主体间先进与落后、改造与被改造、代表与被代表等对立观念,来颠覆人与人之间的本真平等性!如此党性教育与宣传,注定要扭曲、异化、分裂政党本有的组织功能性,衍化出更多的虚伪性与欺诈性,进而导致其组织的全面腐败性。从毛泽东开始神话“党的先进性”,并在“为人民服务”的金字招牌下玩女人,到胡锦涛时代“八荣八耻”幌子下成克杰、陈希同、陈良宇所有腐败高官背后都有不少叫床女人,直到今天的薄熙来借助“唱红打黑”,道貌岸然地腐败玩女人,同样都是打着共产党人“先进性”幌子,掩盖其虚伪性、欺诈性、腐败性。李双江虚假地为党性“唱红”一生,却“先进性”出一个轮奸犯的儿子,遭万民唾弃。由此可见,虚构“党的先进性”来对抗真实的人间平等性,就是导致这个自命不凡的组织必然腐败的根源所在。
   
    其次是同等性与阶级性冲突。
   
    人类因具有“类”的客观共性,而形成了人与人相互认同的“类化”平等性观念,这就是人的同等性。人类性就意味着人性中内涵了“种”(物种)的规定,又超越了种的界限,因而人人会在自觉性活动中与他人和世界建立起共同的存在关系,形成共同的普世价值体系。普遍的人权原则就是承认人的共同性本质与平等资格是被先天授予了不可抗拒的力量——自然的规定性。普世价值观之所以能被多数国家所接受,成为在全世界范围作为判断是非善恶的标准,原因就是相同的人性与人之本能、人之理性。由于人性相通,所以不同的人群才会有共认的价值观。否则社会关系就无法维系。
   
    而中共虚构的党性观念则恰恰相反,它认为一切同等的人性都必然分裂为阶级的等差性,党性所代表的是“无产阶级性”,是大公无私的先进阶级,因此它要消灭或改造一切腐朽、落后的非无产阶级,这也就是中共党性的所谓阶级斗争、阶级革命和阶级统治的政治立场与原则。中共意识形态制造的“阶级性”认为,这种有无财产的机械划分反映着本阶级的特殊利益和要求。由此推论,人性便没有了共性,任何人都被打上了阶级的印记,分属于不同等级。一些人至今怀念的文革时期,当权者竟按其主观需要随意划分阶级,他们把有权、有势、有房、有车、有保姆的红色贵族称为“无产阶级”,而将实质上已经沦为工奴、农奴的前地主、富农、资本家、被戴上帽子的“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以及“右派分子”和 “叛徒、特务、走资派”及其子女统称为要被无产阶级专政的敌对阶级。于是便有了将国家公民划分为红与黑、人民与敌人两大类的政治实践,用“亲不亲阶级分”,甚至连文学作品中都不能写“中间人物”的荒唐社会。习近平至今还要继承的“前三十年”,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统治纲领的向人性宣战的三十年。
   
    当中共意识形态以自然人有无财产的这种法权形式,抽象出“阶级性”概念时,就已经把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割裂开来,并用社会属性排斥了自然属性,又用阶级性替代社会属性。于是人的同等自然本质就由此被异化分裂了,导致了人类同等性与阶级性的现实冲突。在这种主义魔咒中,人一方面属于自然属性中的自我,一方面又受制于社会政治原则的操纵,从而导致了人们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二元背离,使人不得不在人格上背叛真我,在意识上虚构假我。文革时期就激化出众多出卖人性灵魂,为“阶级性”服务的“告密者”,导致父子、夫妻、师徒、朋友反目的,体现的正是这种二元背离。可以肯定的说,那些痴迷捍卫阶级性的人,都会因被主义控制了思想而走火入魔,最终注定要发展成为精神分裂者。改革开放后的北京大学系党支部书记解万英跳楼自杀就是例证。因为他不可能用纯粹的阶级性来自始至终面对自己的灵魂与一切社会现实。
   
    其三是自由性与服从性冲突。
   
    由于人是单元存在的,所以人与人是相互独立的自我完善的生命,即“自主的生命”;也由于人是不能附属或联体存在而只能合作与竞争,所以必然是相互平等的,即“社会生命”;更重要的是,人是具有自由意志的智能生命,所以人又有自由的本性,即“自由生命”。这是人类区别于其他物种的特质。由此可见,人生而独立、平等与自由,不是意识形态确认不确认的问题,而是一种天然的法理。正如自然本身不能不自然一样,具有自由意识的人也不能不自由。
   
    然而,中共要求全体党员无条件地服从党性,这是由其需要暴力夺取政权与暴力维持政权的政治利益所决定的。因此,中共特别强调,不仅人性,即使每个人的个性也要服从党性。党性所强调的服从性,就是对组织的服从、对主义的服从和阶级立场的服从。这也就是人性必须“为政治服务”的中共党性。中共如此自造党性,就是为了政治需要而借助于意识形态来扼杀人的自由本性,以便从组织内部向社会辐射主奴状态的“支配——服从”管制模式 。这就是中共一定要坚持一党专政的实质。
   
    人性是以自主为基石的,其自由权利就是普世价值的,由此而建立起的政治制度自然就是宪政民主的,或者说只有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才是人性自由的政治现实与规则保障。而党性是以阶级为前提的,其服从义务就是特殊价值的,由此而建立起的政治制度就必然是一党专政,或者说一党专政的政治制度就是党性服从的政治现实与规则保障。如此党性必然要与人的自由本性发生不可调和的现实冲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