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独往独来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独家:九州生气恃什么?——写在两个三中全会之间和纪念习仲勋百年诞辰之际(鲍彤)
   2013-10-18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鲍彤


   Photo: RFA
   中国共产党要开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国家大事了。我不知道会上能不能进行实质性的讨论,允许不允许出现不同意见。因为中共的会议和中国的等额选举一样,历来不允许出现领导所不愿意看到的“意外”。当中共尚无终身领袖时,重大的会议必须遵照共产国际的指示去开。有了终身领袖(或核心)之后,就得遵照核心的意图开会。邓小平在向他的接班人交班时,交代得很生动:“毛在毛说了算,毛死了我说了算,今后你说了算。”这真是天下第一,足以令党国稳如磐石的体制!所以,凡属重大会议,议程是排斥临时动议的,精神是不许驳议争辩的。与会者的责任,是谛听这位核心作报告。会前保密,会上聆听,会后贯彻。无论会内会外或会后,禁止有实质性的不同意见存在,不许出现颠覆性的讨论。
   
   中共开会,历来如此。因为中共所想解决的,大抵不是平民百姓所渴望解决的社会生活问题,所以用不着大家七嘴八舌去各抒己见。中共非解决不可的,乃是最高领导人最感兴趣的特殊问题,所以应该由领导人自己去拍板。人们常常大惑不解:凭什么毛泽东1955年要反“小脚女人”,1958年要反“马鞍形”,1959年要反“里通外国”,然后又马不停蹄,反这反那?邓小平也青出于蓝。而每当毛或邓挥一挥手,整个中央直到全党全民毫无例外总得齐声高呼万岁。这些都是党的体制在自我运动中留下的无法掩饰的轨迹。
   
   只有两次例外。遵义会议是一次,十一届三中全会又是一次。前者之所以例外,因为中共已身处绝境,内部山头林立,上面的共产国际鞭长莫及,政治局非自谋生路不可。后者之所以例外,则由于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已经把国家推到了全面崩溃的边缘,毛泽东之死又使中共失去了擎天柱,接班人华国锋和“钢铁公司”邓小平两个人联起手来也压不住场面。华邓本来合谋,只发展经济,但躲开政治——即所谓“向前看”和“不纠缠历史旧账”。结果呢,三中全会尚未开场,预备会刚开始,陈云就在小组会上发难,谭震林丶胡耀邦跟进,许多人纷纷响应,从根本上颠覆了华国锋丶邓小平为全会设置的框框,预定的政治禁区反而成了全会热议的焦点。后来有人说,三中全会是邓小平主导的。那不符合历史。当时的邓小平,起初正在南亚观光,一回来就慌了神,赶快设法变调子丶转弯子,正紧张着呢。
   
   在三中全会前,如果有人预测会议将以政治议题为主,将翻第一次天安门事件的案,将进而评文革丶评毛丶评中共的思想路线和中国的经济政治制度,那么,遵照当今两高释法的新精神,主旋律和政法委必须联手,把预测者们作为“网络大V”逮捕入狱判刑,而且谁也不能排除将由纪委出马,把陈云丶谭震林丶胡耀邦的嘴巴用胶条封住的可能性。如果那样,那次三中全会究竟能开出什么名堂来,就只能靠穿越历史的小说家们去苦思力索了。
   
   这里有个回避不了的大问题:社会的进步到底靠什么?我无法不叹服龚自珍的结论:九州生气恃风雷。是的,就是风雷,唯有风雷,正是七嘴八舌的社会舆论,正是社会一切群体的不同意见的总和及其运动,才构得成生生不息的风雷!没有各种不同意见的自由发表和自由交流,就没有活生生的人类社会!如果说,对当前敏感的事情因无法超脱而不便说得太明白的话,那么,对时隔三十五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总应该可以平心静气得出客观的结论了吧。你总不能把陈云丶谭震林丶胡耀邦等发表的不同于华邓的意见说成不是风雷而是别有用心的“反华势力”吧!举一反三,天下还有什么想不清楚的事情?
   
   一言九鼎不是大英雄,一呼百应不是大英雄,把社会镇压得鸦雀无声也不是什么大英雄。封杀不同意见,是垂死的暴君的伎俩,不值得效法。提出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的习仲勋,才是大无畏的政治家。他的远见卓识确实非庸人所能及,所能懂。纪念习仲勋诞生一百周年的意义,如果不是官样文章,应该非此莫属。
   
   没有不同意见的国家是无生命的国家,习仲勋因此要做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之梦。有人以摧残不同意见为能事,我不知道,他们纪念习仲勋老人的用意究竟何在。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2013/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