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新局势考问澳大利亚新政府]
藏人主张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甘肃本周第四名藏人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上周出现高峰
·联合国促中国当局尊重藏人权利
·同一天5名藏人焚身抗议
·《送别》祭雪域英灵
·新西兰举办藏汉文化交流会
·我对当代藏史研究的若干心得与思考
·谈论十八大期间的藏人自焚
·大而空的高层“涉藏”会议
·中共十八大前后对藏政策会有变化吗?
·《铁鸟》被触动了北京的神经
·中共下达通知要求孤立自焚家,庭严惩同情藏人
·藏人自焚引起汉人震撼
·自焚剧增学生镇压
·青海藏区上千师生示威抗议遭镇压
·张朴:论藏人自焚
·藏人自焚抗议进入新阶段
·北京出台对藏政策的雏形
·蒙维藏汉共促国际干预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4)
·世界“末日”与人类的觉醒
·一名汉人对一名自焚藏人的哀悼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后记)
·《赤风呼啸》代序
·澄清事实,减少民族矛盾
·次旺顿珠讲述遭中国军警开枪
·阳光下无间谍
·中藏談判是唯一出路
·袁紅冰赠给藏历新年的精神礼物
·悉尼中领馆前举行援藏抗议(图)
·聲援藏人自焚抗暴運動口號
·燃燒的西藏在拷問人類的良知
· 华人声援澳大利亚“西藏宣传日”
·深析藏人连续不断自焚的根本原因
·四省藏區紀行
·甲玛金矿事故
·悉尼大学取消达赖喇嘛演讲引发争议
·中共枉法炮製藏人自焚罪責
·圖伯特議題從國際消失,為什麼?
·中國擴張,圖伯特古都遭殃
·民族主义思潮下的中国民族问题
·民族主义与西藏问题
·习近平是坏蛋还是英雄?
·拉薩「網格化」
·中共废劳教仍续压迫
·日本作家出书描述藏人自焚
·中國在西藏自治區全面緊迫盯人
·《口稱中道,心儀讓贊?》
·丑陋的藏族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新局势考问澳大利亚新政府

    西藏新局势考问澳大利亚新政府
   
    陈弘莘
   
   澳大利亚是国际上深度关注西藏问题屈指可数的国家之一,但在过去几年,尤其2008年以后,无论是面对中国压力,还是针对西藏政策都始终处于非常纠结状态,用澳大利亚著名记者隹培希(Tripath)的话说:是“既不愿失去(人权与经济)微妙平衡,又怕踩着最重要贸易伙伴的脚”。然而也正是2008年以后,中国境内藏区局势变化极大,藏人对中共统治的承受力似乎被压抑到了极限。2009年开始,120多位藏人点燃了自己,以生命和鲜血呼唤自由;藏区三地,成百上千藏人反抗,此起彼伏。各处反抗的结果总引来新一轮镇压,令西藏陷入一个反抗与镇压的恶性循环。面对短期内无法解决却又危机着成百上万生命的棘手问题,新上台的澳大利亚执政党能否有胆量摘除中共过去几年给工党带上的经济紧箍咒,推动中共正视藏人人权等各方问题、推动中央政府与藏人行政中央对话,用对话解决分歧而不是以子弹消灭异己;能否承袭自由党一贯传统,支持正义、反对专制,不为极权输血……这些问题不仅藏人关注,澳洲朝野甚至中国政府都同样关注。


    藏区再次告急
   
   一周前,中国境内藏区再次传出令人震惊的消息:军警向那曲地区比如县藏民开枪,以武力镇压当地请愿群众,起因是9月初开始,比如县藏民反抗“房顶上高挂五星红旗”等强迫性“爱国主义”,过程中与当地政府和军警镇压产生的冲突逐渐升级。目前那曲地区情况紧张,军队封锁了交通,人们不能随意出入,当局同时切断了互联网和电话线,试图阻断那曲和外界的一些联络。据流亡在印度达然萨拉和欧洲的那曲比如籍藏人们辗转得到的消息,当地藏民至少60多人受伤、2人重伤,2人失踪,重伤者包括一名老年妇女。
   
   这已经是过去3个月,中国军警在藏地对手无寸铁的藏民连续第三次开枪。7月6日,四川甘孜州道孚县僧人及当地藏民举行煨桑祈福活动为达赖喇嘛祝寿,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遇军警开枪镇压,造成至少10人受伤、20人被捕;8月中旬青海玉树数千藏人抗议在当地开矿,地方政府出动军警,向人群施放催泪弹,并以高压电棍、枪托追打民众;这次那曲比如县冲突前后持续7天,先后经历40名藏人被拘捕、一千多藏民在县政府前抗议绝食、4000多学生示威,西藏人民又一次充满勇气顽强的抗争最终被子弹消音。
   
   那曲事件发生后,澳大利亚著名的“天空新闻”(Sky News) 首先进行了报道,同一天,澳大利亚西藏协会紧急呼吁各界人士介入和支持声援藏人,很快将近1/3联邦议员办公桌上出现了关于西藏局势告急的文字,70多位来自不同种族、职业、文化、年龄背景的人们自愿加入游说区域代表,推动澳洲新政府关注西藏问题,并同时多层次多侧面地与中国政府施压的活动。
   
    右翼党重新掌权
   
   9月7日澳大利亚大选中,自由党/国家党联盟以压倒多数选票胜出,自由党党魁艾伯特如大众所料,击败工党领袖陆克文出任第28届总理。过去工党执政6年期间,澳大利亚队对西藏问题的政策曾经引起诸多批评。尊者达赖喇嘛2009以后对澳洲每隔一年的三次访问中,艾伯特作为当时的反对党领袖,先后两次与尊者会面,并开玩笑声称:“尊者作为反对派领袖已经几十年,同样作为反对派,我是为了向尊者请教经验”。他呼吁执政党首领也伸出双手,就像自由党前任总理霍华德一样。霍华德在任期间,曾经不顾中国方面的外交抗议,坚持与达赖喇嘛会面。遗憾的是,工党两任总理陆克文和吉拉德都迫于中共压力,不仅回避尊者也对西藏问题采取了外围远观的态度。
   有一个小插曲是不能忽略的。2008年3月,西藏发生了大规模反抗示威,后被中央政府武力镇压,伤、亡、被抓藏人总数数以千计,世界为之震撼。4月陆克文访问中国,在北京大学演讲时,一句:“在西藏的确存在重要的人权问题(There are significant human rights problems in Tibet)”令他在此之前刚刚刻意塑造并展示的汉语语言功力、风趣幽默政治领袖的光鲜形象瞬间灰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立刻强硬回应:“发生在西藏的事情是中国的内政,与澳大利亚无关,澳大利亚也无权干涉”,陆克文从此与中国结怨, 澳洲工党也从此更不敢谈论西藏问题,生怕再次触怒中共,以至于后来流亡藏人行政中央首席长官洛桑森格造访澳洲国会时,总理吉拉德为了回避碰面,居然特地绕开平时固定的行走路线。
   
   目前以艾伯特为首的执政党被认为属右翼党派,他本人也被贴着明晰的右翼标签。澳洲国内民众盼望他重新开启经济发展大门的同时,也能重拾自由民主等澳大利亚传统价值观。相对于不受有钱人欢迎的陆克文,不断有媒体猜测:竞选过程中为艾伯特护航的不乏大型资本财团,令他可以财大气粗,敢于说话、行事。当然,也有人提出他将面对同样阻力。《人民日报》下属的“强国论坛”上,有中国网友指出:基于澳大利亚对亚洲贸易深层依赖,澳洲很难得到美国的政治和军事联盟支持,只要中国局势稳定不变,艾伯特政府的各项方针、政策都不可能有根本性改变。
   
   与此同时,中国的《环球时报》已经预言艾伯特会“支持美国并给中国人权压力”;美国学者雷波蒂也在《内幕》(Inside Story)上断言:“无论是中国还是澳洲都不会怀疑艾伯特会维护澳洲与美国的联盟包括对民主价值的承诺”。由此可见,强硬派的艾伯特未来很可能如大家所说会在人权问题上有所开展和推动。
   
   谈到人权问题自然和西藏问题相联。行文至此,不禁想起这几周,澳大利亚媒体上关于西藏问题最热门的话题,即澳大利亚记者为西藏唱颂歌的假故事。
   
   事源《澳大利亚人》报资深记者卡里克(Callick) 8月20日与另外两位澳洲媒体人曾入藏几日,一周后,他不间断的接到同行、朋友、陌生人从世界各地打电话、发邮件质疑和询问他的言论,莫名其妙的他于是上网搜索,终于从网上看见自己“被采访”、“被表态”的内容。“被报道”中,他说了如下两段话:“我觉得西藏的发展是惊人的,比如在电力、道路、旅游等。我只看到西藏的很小部分,但我已对西藏取得的成绩是肯定的”,“我也有机会到了西藏林芝地区的农村,我惊奇的发现这里人们过着富裕的生活,他们的房子很漂亮”。这位曾经的驻京记者卡里克在震惊之余,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郑重表示:“我的这些泛着玫瑰红光的言辞,最先由中国日报传出,接着被多家中国官方网站转引,对我而言确是大出意外,因为我压根就没活过这些话……”。
   
   这个假颂歌的故事在澳洲报纸、网络上被传播得沸沸扬扬,有观察人士认为,媒体的导向很明显,是在通过批中国媒体制造假新闻,折射中共对于西藏现状宣传的虚假;也有人认为,是媒体在给政府压力,敦促政府关注西藏美妙假象背后存在的问题;还有人认为,对这个事件反复谈论本身就根本代表着政府的态度,那就是:我们不回避西藏问题、我们希望了解西藏的真相。
   
   无论如何,艾伯特的右翼思想、强硬风格、甚至这个假新闻事件,可能会令一些人开始对澳洲新政府的对藏政策产生期待,或许真能有所推进,但仍旧不容乐观。过去2周,艾伯特一直忙于解决如何将不请自来的船民挡在澳洲海域之外;新政府内阁暂时还不知何时、由谁正式将西藏问题列案提出;就象刚刚发生不久的那曲事件一样,西藏局势的发展既不可控,也不能等待,如何介入?怎样解决?面对中共压力怎么办?新政策究竟该如何?这一切的确考问着艾伯特领导的澳大利亚新政府。
   

此文于2013年10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