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殺佛》導讀]
藏人主张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殺佛》導讀

   
   
   袁紅冰、安樂業新書《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導讀
   
   作者:出版編輯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是由詩人哲學家袁紅冰主筆,與藏漢雙語詩人安樂業共同創作的時政巨著。這是一本關於中共暴政殺佛的重罪之書,也是關於十世班禪大師的悲情之書。
   迄今為止,袁紅冰的絕大部分文學、哲學和時政著作都以中共暴政下被侮辱與被踐踏的族群的命運為背景;人類的“心靈苦痛”是袁紅冰創作的永恆主題,也是他創作的宿命。由於他的著作詩意豐饒,又以表述弱勢族群的苦難命運為創作的天職,充盈著俠義精神,所以,他被稱為詩俠。
   安樂業因為從事自由西藏運動被中共當局關進勞改營;出獄後,他翻越喜馬拉雅大雪山,走向自由。他是第一本藏人政治犯的詩集的創作者,也是進行獨立研究的藏學家;他的詩和相關學術著作已經引起廣泛的國際關注。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的主題是揭密中共當局謀殺第十世班禪的陰謀決策和實施過程;圍繞這個主題,作者將中共當局黑手黨式的決策機制和藏人的悲苦命運等一系列重大課題的真相,呈現在世界面前。相信《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的出版,必將在中國大陸、西藏、流亡藏人社區、台灣、日本、西方國際社會,以及全球佛教界引發震撼性的反應。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至少有下列九大看點:
   一,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世班禪額爾德尼 . 確吉堅贊突然逝世。十世班禪死於中共當局謀殺的懷疑不脛而走;十世班禪大師之死遂成為世紀之迷。《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第一次全面、具體、詳盡地揭示出中共當局毒殺十世班禪大師的整個過程,使世紀之迷大白於天下。
   二,《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關於中共元老寡頭集團決策謀殺十世班禪的原因和過程的敘述,關於原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原中共總理溫家寶、現任政治局委員胡春華、現任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冷血謀殺十世班禪大師過程的揭示,讀起來令人驚心動魄,也使中共政治黑手黨的本質無所遁形。
   三,《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揭開中共當局製造偽十一世班禪,以及讓真正的十一世班禪銷形滅跡的黑幕,也把中共全面謀殺十世班禪大師真正死亡原因的知情人的國家恐怖主義罪行公諸於世。
   四、《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揭示出當前中共控制西藏的一項戰略思考。習近平説:“達賴現在窮得只剩下轉世靈童這個‘寶貝’了”。根據習近平的指示,中共當局正在設計和實施一個政治陰謀,即將達賴喇嘛誘騙回中國,以便將來控制達賴喇嘛的靈童轉世過程。一位中共太子黨核心成員聲稱:“現在我們已經控制了十一世班禪,如果再能把達賴喇嘛誘回國內,我們就等於捏住了西藏這頭野氂牛的兩個睪丸... … 。”
   五,《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揭示出中共暴政鐵幕後面發生的當代消滅佛教運動。西藏高原之上,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一直持續至今的滅佛運動,戕害宗教,塗毒僧眾,禍及萬民,其凶殘酷烈的過程史無前例,令人不忍卒讀。世上億萬佛教信徒,無論身居何處,知悉佛教蒙難於西藏高原的內情,都應當發大悲之聲,為遭受暴政大迫害的藏傳佛教伸冤。
   六,十世班禪大師是雪域高原之上當代西藏佛教復興運動、西藏文化復興運動、西藏復國運動的精神領袖和發起人。《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揭示出,中共當局為斬斷流亡藏人和西藏境內佛教復興、文化復興、西藏復國三大運動之間的聯係,通過操縱流亡藏人上層中的某些人,取消“西藏流亡政府”,改稱“流亡藏人行政中央”的陰謀實施過程。取消“西藏流亡政府”,等於交出西藏主權之後,又徹底交出了西藏的治權;“流亡藏人行政中央”只是一個流亡藏人社區的服務組織,或者人權組織,而不再是一個政治組織,因此,不再具有表達西藏境內反抗運動的政治意志的能量。《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披露的這部分內容,既令人深感中共政治陰謀之狡猾詭詐,也令人為流亡藏人放棄“西藏流亡政府”的稱號而扼腕長嘆,不勝唏噓。
   七,薄熙來事件已經成為舉世矚目的歷史性事件。關於這個事件,《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揭示出一個必將引起全球的歷史學家和政治學者極端關注的辛秘。薄熙來被囚之後,立刻發出威脅,聲言如果判處他死刑,他就將在法庭上揭發胡錦濤、溫家寶、胡春華等人毒殺十世班禪的罪行,並要求以殺人罪對這群“殺佛”罪犯實行逮捕,提起公訴。薄熙來此言一出,中共廟堂震撼。中共當局遂以薄熙來之子的生命作籌碼,與薄熙來達成黑幕交易——中共當局留薄熙來一命,薄熙來則在中共毒殺十世班禪大師的問題上保持緘默。《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披露的這個辛秘,對於讀者瞭解中共的政治法律的實質,有振聾發聵之功。
   八,二零零八年,中國河北爆發毒奶品事件,流毒國內外,舉世震驚,全球嘩然。可是,當時的河北省長胡春華不僅沒有受到懲罰,反而繼續平步青雲,官運亨通,甚至被培養為“中共第六代領導集體”的領頭羊。《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揭示出其中的奧秘:胡春華之所以深得太子黨信任和倚重,全在於他在中共殺佛,即毒殺十世班禪的過程中立下“不世之功”。殺佛之“功”使胡春華獲得了中共賜與的“鐵帽子王”。“一葉知秋”。胡春華的例證表明一條中共官場的潛規則——每一個登上高位的中共官員,都要以為中共犯下不可饒恕的反人類重罪作“投名狀”。
   九,二零一二年以來迄今為止,已經有一百二十二位藏人點燃自己,把燃燒的生命作為神聖的祭品,獻給自由西藏的理想;自焚藏人有許多是花季的少年男女。從藏人生命中騰起的一團團金焰在拷問人類的良知;藏人為什麼自焚已經成為世紀之問。《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對這個世紀之問作出了必將銘刻史冊的明確回答——藏人不得不用燃身獻祭的方式爭取自由,根源在於中共暴政的國家恐怖主義統治和文化性種族滅絕政策。中共曾經通過一紙和平協議,允諾在西藏實行“一國兩制”。然而,中共統治西藏六十餘年,藏人的命運在血海屍山間伸展;十世班禪大師曾經發出“勿使佛教滅亡,勿使雪域之人滅絕”的大悲之聲。時至今日,藏人正瀕臨文化滅族的大劫難。現在,中共又企圖再用“一國兩制”來誘騙台灣放棄主權。藏人的前車之鑒,台灣人不可不察;“今日的西藏,就是明日的台灣”——這是一句警世箴言。
   
   二零一三年十月
(2013/10/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