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藏人主张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編者按:中共極權暴政及其三千萬貪官污吏組成的權貴階層,假藉統一之名消滅台灣自由民主制度的政治軍事陰謀愈演愈烈,故轉發袁紅冰先生《台灣自由三部曲》的第三部《台灣大國魂》。希望能夠藉此喚起全球熱愛自由民主的人們的良知,識破中共的政治陰謀,奮起保衛自由民主的台灣。 ——《自由聖火》編輯部】
   
   
   餘韻: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魂之大者,橫絕宇宙,彪炳歷史


   
   我常喜佇立於高山之巔,或者漫步於大野之間,舉頭仰望璀璨之星空。我把仰望星空作為凈化生命、使心靈出塵脫俗的精神修煉方式。仰望之際,無垠的星空那只能用心靈撫摸的璀璨意境,猶如一位偉大的精神導師,他講述關於人的物性存在渺小的哲理——渺小得連虛無都不如;他教導人類,應當超越隨時間一起腐爛的物慾,升華為忠實於理想主義的精神存在。
   當我遙望的目光達到星空的極致之處時,便會超越虛無,進入我內在的心靈同宇宙精神對視的意境。那一刻,我意識到,我的心靈是宇宙精神的倒影;心靈的最深遠處,那永恆和無限之外的地方呈現出的,是對自由和美的向往。由此,我相信,對於人類,自由和美是來自天啓的最高價值;對於宇宙精神,自由和美是最後的意境——在自由和美的後面,連虛無都湮滅了。所以,自由是我心靈的圖騰,唯美的理想;自由是我的上帝。
   作為一塊物質,人只意味著趨於零的渺小。但是,只要拭去心靈上物慾的污跡和灰塵,人就會與宇宙精神一致,而偉大的靈魂都是通過追求自由和美來表述。從生命本質的角度審視,國家的價值不取決於領土的大小、人口的多寡、軍事或者經濟能量的強弱等物質性判斷的標準,而取決於國魂的內涵。一個國家如果用奴役否定自由,用醜陋的奴性人格否定自由人的尊嚴和生命之美,即便這個國家領土千萬里,人口多逾蟻群,它的國魂也只意味著趨於零的渺小,因為,它是宇宙精神之外的物性存在。一個在領土和人口意義上的小國,如果能成為時代自由精神立法者,她的國魂就會扶搖直上,橫絕宇宙;如果能創造感動時代的英雄史詩,她的國魂就會超越時空,彪炳歷史——人類心靈間萬美紛呈,而生命美是萬美之王,英雄史詩則是生命美王冠上的明珠。
   一個國家渺小還是偉大,最終取決於其國魂之大小:國魂之大者,必以自由的代言人的名義,以意義確定者的資格,橫絕宇宙;必以英雄史詩的千古魅力,彪炳史冊。現在,命運正在為整個人類自由的利益而召喚台灣的大國之魂。
   綏靖政策意味著慢性自殺;現在整個國際社會都在以慢性自殺的方式應對中共極權的全球擴張。然而,任何一個國家都可以綏靖中共強權,唯獨台灣沒有綏靖的任何餘地。因為,中共強權選定台灣作它全球極權主義擴張的首要目標;用鐵血強權抹去台灣事實獨立的狀態,是中共既定的意志 。危難凶險召喚英雄。台灣的自由只有用英雄意志衛護。當自由和英雄,這生命美的極致,以台灣的命運為紐帶連接在一起的時候,台灣的大國之魂將在國際社會的仰視中橫空出世。當然,如果台灣在強權前奴顏媚骨,開門揖盜,拱手獻出主權,放棄自由,以求政治奴隸的苟安,那麽,台灣將渺小得從此被歷史忽視。
   越過投共賣台的國民黨權貴、在野黨“霧面人”政客、無良文人和心靈因物慾而腐爛的名嘴主導台灣政治和輿論的現實,我看到了如詩如歌的台灣人對自由的忠誠,看到了基督長老教會和其信仰者把台灣國家理想主義視為神的公義;我更感到從鄭南榕、詹益華身體上騰起的火焰時時燒灼著我的心——那金焰焚心的疼痛,是欣賞英雄人格之美所必須付出的代價。誰敢説台灣沒有願為自由獻祭的理想主義者;誰敢說台灣缺少願為主權獨立浴血的高貴聖徒;誰敢說台灣沒有願為台灣自由與獨立而作烈焰的生命之祭的英雄。
   我知道,諸多政客奸商,或者以私利為生活原則的庸人俗物,都紛紛移資海外,隨時準備在台灣危難之際作鳥獸之散,棄台而去。更可恨者,如國民黨權貴和許信良一類民進黨政客,直把台灣視為投共賣台的紅利,瘋狂媚共迎共之餘,只待台灣自由與主權淪喪之後,中共強權對其“論功行賞”。也有某些“台美人”,基於對台灣現狀的失望而黯然神傷,準備永遠離開台灣 ——所謂危難見真情,此刻拋棄心靈的家園,精神的祖國,無論有多少理由,也只能說明這些人以前對台灣的感情經不起危難的考驗。不過,我也看到,有更多的台灣人和“台美人”,誓與台灣的自由和主權,同生死,共患難。就是這些高貴的生命將展現台灣的大國之魂。
   水落才會石出,“時窮節乃現”,黎明前的黑暗達到極致之時,朝霞方會噴薄而起。台灣的詩意豐饒的國家理想主義者、心靈高貴的聖徒、人格壯麗的英雄,正在等待中共強權邁出滅絕台灣自由和主權的最後一步。那一步對於台灣,將是“國家正名革命”崛起的機遇;那一步對於中共強權,則可能是邁入墳墓的一步。
   正如在《台灣大國策》中討論過的那樣,現在有兩個邏輯在影響中共的命運,一是中共的極權主義全球擴張正預言一次人類的大劫難;一是中共內部的政治、社會危機正迅速趨向爆發的臨界點,一次全民反抗和人民大起義式的革命,只等待歷史偶然性來啓動。依據對中國和中共狀況的刻骨的瞭解,我願再次表述一個信念:中共強權滅絕台灣自由和主權的決定性步驟,將引發台灣“國家正名革命”;台灣“國家正名革命”給中共強權造成的政治危機,將引發中國的民主革命。台灣的自由、獨立和建國理想,中國的自由與民主,將在海峽兩岸的現代民主革命的浪潮中湧現;由此一來,台灣的“國家正名革命”不僅是台灣自由和主權的拯救者,也由於使中共強權的極權主義全球擴張遭到歷史性挫敗,而成為人類自由事業的拯救者。——這是英雄、聖徒和理想主義者才會相信的信念,而瑣碎的庸人俗物同英雄的信念無關,他們只配在中共強權前或者贊歎仰慕,或者卑躬屈膝。
   書寫至此,“台灣自由三部曲”已成。夜黑如墨,萬籟俱寂,似乎時間也停下了腳步。但是,我知道,歷史仍然在前行,命運依舊在期待——期待《台灣共和國》,一個精神多元的彩虹之國,一個四族共和的自由之邦,在時代精神之巔,展現璀璨的大國之魂。
   期待,意味著夢。台灣命運的期待,意味著四百年來的台灣之夢。無論最終現實是否會為台灣之夢作證,只要還有壯麗的男人和秀美的女子願為台灣之夢作血淚之祭,台灣的命運就將成為一首英雄史詩,由太平洋上生生不息的波濤,萬古傳頌。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 初稿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 定稿
   
   
   
   
(2013/10/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