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擇業]
点滴人生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擇業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說到我曾經做過的工作,可稱繁複,先後計有﹕商店零售、汽車學徒、燙衣小工、外勤督工、中小學教員、大學導師、大學行政人員等等。其範圍堪稱十分廣闊。其所以如此,是和我小時失學,後來恢復學業並不斷進修有關。

   因為這個緣故,我對我的職業,沒有什麼理想,也沒有什麼計劃。我只把我的資格學歷,配在一個當時可能得到的最好的工作便是了﹔而所謂最好的工作,簡單說便是報酬最高的工作。(我不怕辛苦,在大學畢業之後的十多年,都長期做兩三份工作,以提高收入。這或許是我的一個優點。)

   從這個生命過程來說,我真是跟現在的學生分別很大。現在的中小學生,很早便留意,或被提醒留意,職業志向,以選擇科目。到大學的時候,他們已多多少少清楚未來所走的職業道路了。

   在這方面,我真是非常「落後」。我就像「摸著石頭過河」,而因為沒有長輩或有識人士輔導或提點,以及自己的見識有限,在找工作時,我只能夠見到最前面的一步。

   如我在《人生一頁 --- 自卑》所說的,我是因為自卑而重回學校讀書的。那時我已經十八歲,亦已停了學許多年。嚴格說,我小學還沒有畢業。但我這個年紀,很難亦不願從小學讀起。由中一或中二讀起也有困難,因為家裡經濟情況很難支持我讀五年中學。於是硬著頭皮,由中學三年級讀起。幸好那時香港有不少牟利的私立中學,其中有一所不理我過去的學歷,也不理我的入學試成績,(我相當肯定我的數學是零分) 收了我。(我很感謝這學校。這學校已不存在了。為了誌謝,我把它的名字列下﹕培中英文學院。)

   進了這學校後,起初的一段時間,是拼命趕成績,爭取生存,只想目前,不會想到以後,更遑論日後的職業了。僥幸,追了一個學年,成績趕上了,連最弱的數學成績也差強人意。而且,總體成績,相對於其他同學來說,還不錯,其指標是我升上了A班,即最好成績的四十五人之一。(上下校全級人數約有三百人。)

   追上成績後,接著便是為會考而準備。在會考這一年,我自把自為做了一件蠢事﹕放棄了化學科。事源我不喜那個教化學的教師,因為他說話有如走江湖賣武人的口吻。但是沒有化學,我將來便不能唸醫科、藥物科和許多的重要理科了。但我當時不知道其重要性。

   不怕見笑,讀中學時我不知有大學預科,更想不到有大學。讀中五時,便為會考而準備。以後的事,我不管,也不聞不問。在這情況下,我考完了中學會考。會考成績出來後,我不僅及格,還有幾科良好,包括英文。這是不錯的了。這時,有幾個成績相若的同學說要報讀大學預科,我這才知道有所謂F6。

   我很希望繼續學業,但不知道家庭環境是否容許,也不知道中六學業是否很花錢。我接觸了一所補助中學,則知道學費比我以前讀的中學還便宜。於是我取得了家母的同意報名入讀了。

   在這學校我讀了一年,第二年我轉為自修,白天則在某私立中學教書。這是我第一份的正式工作,但這並不表示我有志於教育,而純粹是機緣巧合而已。這工作的重要意義是﹕它讓我經濟獨立,再不需要靠家庭接濟了,以後繼續學業,可以少一重顧慮。

   讀完預科後,我順利進入大學。但選科時,我又是沒有怎樣考慮將來的工作。原先是地理系收了我的。但我想到地理科我已經讀了許多年,有點厭倦,希望嘗試一些新東西,於是選了社會學。其實讀了社會學,將來能夠做什麼,我是一無所知也不予顧及的。社會學內容是什麼,我一點也不知道,只是覺得社會學新鮮。

   我那個時候,社會學到了第三年,是分折為社會學系和社會工作系的。社會工作系畢業後,可當社工,職業取向明確。可是我完全不考慮。這並不是我不喜社工工作或對社會學情有獨鐘,而是我根本沒有考慮畢業後的事。

   讀大學,特別到了最後的一年,是應該考慮和準備擇業了。可是我在大學的幾年,是「三忙」,除了忙於功課外,還忙於搞活動(我有很多很多的課外活動)和覓食(做兼職工作),不止沒有時間想畢業後的工作,而且經常不在大學。我沒有留意大學的佈告版。原來很多機構,包括政府,請人的消息都登在佈告版上。這些我都一概不知。

   我一直埋頭埋腦在「三忙」之中,到考完大學畢業後,才想到要找工作。那時,一個重要的僱主 -- 政府 -- 以及各大機構都已完成當年的招聘程序。當時確感有點惶然。後來,在某個場合,意外聽到了有人說,過去的社會學畢業生,有些在新界教小學,只需要做一午的工作。我一想也不錯。過去的幾年大學生活,在「三忙」中也確實很辛苦,我想舒適一下,在休閒中讀一些書。於是往大埔申請某公立小學,一拍即合。我甚而搬到大埔居住,以為可以「離世而獨立」。當然,以後的發展,完全不是這回事,不過這並不屬於本文的範圍了。

   這便開始了我以後二十多年與教育的職業不解緣。很奇怪的是,在擇業的路途上,我從來沒有考慮商業,也說不出原因,只是這從來沒有在我腦海中出現。我現在有時看到一些從商的舊同學的消息,他們出類拔萃、春風得意,我不禁想﹕如果我也進入商界的話,我會不會像他們那樣成功或較他們更勝一籌呢﹖

   觀我的一生,我從沒有花心思在擇業上。雖然我沒有後悔我走過的職業道路,而且我的職業成就亦算有所交代,但若在求學初期有人指點,或在後期自己能夠找就業資料參考,則對職業的選擇可能更加滿意。

(2013/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