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陈维健文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新年的第一声枪响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达赖喇嘛演讲中国留学生抗议为何而来
·金正男被刺解决朝鲜问题迫在眉睫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从对萨德与核爆的态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何等的荒唐
·美国对朝应该到了斩首行动的时候了
·政治是共产党的专利吗?私营企业主不能插手
·当代牛人大力士习近平
·为伸张正义而进行的打击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
·习王真的打起来了吗?
·中共内斗失控习王到了政治终点
·美国之音到底怎么了?
·不同寻常的中共内斗
·中国首席扒粪者郭文贵
·形势变化再说习近平/陈维健
·14亿人只有上街革命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要让他成为沙漠里边的一个声音
·对与王岐山习近平必须有一个交待
·是郭文贵谎言装胆还是“环时”装腔作势
·谋杀!谋杀!刘晓波肝癌晚期是中共实施的慢性谋杀
·把《中英联合声明》当废纸最后会砸自己的脚
·郭文贵从扒粪者到革命的呼唤者
·谈谈文汇报《日本政客叫嚣支持反华势力》/陈维健
·拿下孙政才与台湾的危局/陈维健
·中共为何不敢与印度打仗/陈维健
·美朝战争打得起来吗?
·三学运领袖被判香港已是党天下
·从一个视频想到暴力革命与非暴力革命
·恶警摔妇事件与习近平被挖坑
·十九大王岐山是上还是下/陈维健
·中共明目张胆渗透西方政坛-谈纽西兰华裔议员杨健
·“十九大”前哨战步步惊心
·中共国庆台湾庆祝统一党横行台湾
·“十九大”后凛冬将至黑暗来临
·习近平的新思想毛泽东的老思想
·十九大常委出炉,一个胖子六个小矮人
·党管啥 啥遭殃
·川普到访中国将享受帝皇接待
·习伟人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正在走津巴布韦的路,习近平是下一个穆加贝
·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
·为何这么大的三起公共事件没有引发抗议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10 月28日,一辆吉普车撞上了天安门的金水桥,起火爆炸。造成车内3 人在内的5人死亡,40人受伤。二天后,北京警方宣布这是一起经过严密策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恐怖袭击案件。袭击者为维族人乌斯曼•艾山、其母库完汗•热依木及其妻古力克孜•艾尼。
   自美国“九一一”恐怖袭击以来,恐怖事件层见迭出,但象“10、28”事件那样,袭击者带着自己的老婆、母亲去袭击的绝无仅有。新疆到底怎么了?让一个人带着自己最亲爱的二个女性,妻子、母亲来到北京,以这样的一种极端的方式结束生命,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与仇恨啊!如果我们仅仅去谴责声讨这种行为是不够的,象“环球时报”所说:“乌斯曼•艾山带着家人同时犯罪,其思想的极端令常人无法理解。他们开车撞向普通路人时候的残忍,在任何民族的文化中都决不会被接受和原谅”,这样的说法似是而非,有意抹杀了事件背后的问题。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维吾尔族人的恨,只要到了新疆是随处可见的。在介绍维族人的恨以前,我们不妨来看一看一位汉人民众如是说,以下是我发表新疆新“七五”事件评论后,一位住在新疆的汉人朋友的来信:
   “陈维健:我看了你的文章,想以一个亲历新疆“七五事件”的当事人身份很认真的对你说,你他妈的是傻逼。 因为你不在新疆,因为你不知道汉人和维吾尔族有错都是汉人吃亏,还要怎么偏袒,你他妈的告诉我是不是要让他们当主人来奴役我们,你他妈去新疆让一个维吾尔打一顿,然后你去警察局报案,他们会一点事都没有的走出来,然后警察叔叔会告诉你民族利益高于一切,那个时候,你再回家去码子吧,傻逼,简直不能忍!老子那晚差点就死翘翘了,你知道有多少人死,你他妈的写字的时候摸着良心,不要让人看你的字就想吐口水在你脸上!我爱国不爱党,但是我他妈也不算纯文盲,也认识几个字,看过几本书,真后悔瞎眼看了你的一篇文章。”
   


   我十分理解这位汉人朋友的处境与心情。从这封信所表现出来的情绪来看,新疆的汉人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认为他们的处境是政府的民族政策不够强硬造成的,政府袒护着维人。但是他们没有深一层地思考,汉人在新疆的处境原因不是政府不够强硬,而是政府全面性的文化灭杀与汉化的民族政策造成的。中共在新疆的政策即使不从根子上分析,从浮在表面的政策来看,就足足可以让维族人与政府为敌了。首先是新疆的教育“民考汉”使维族迅速汉化,让维族文化不能得以维续。另一个是对维族人的信仰进行严控,18 岁以下的人不得进清真寺,参与宗教活动。宗教人员不得私自开办经文学校。更甚的政策是维人不得蓄胡子,不得戴花帽,女的不得戴面纱,学校与一些社会场所则公开禁止这些穿戴进入。在新疆地区的街头到处是这样的标语:“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漂亮的脸蛋露出来,揭掉你的面纱,让美丽的头发飘起来”。这样一种公然污辱民族传统,硬性将汉人的审美观念强加给维族人的标语。这样的政策让维族人情以何堪。一个缺乏人文精神,对信仰、文化、历史没有感觉的统治集团,他们在制定与实行这些政策时,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种下了怎样的仇恨。再往深一点地看,石油是维族人土地上的石油,但是与石油相关的企业维族人基本上不得染指,在新疆所有的经济命脉都掌握在汉人手里,维族人大都只能从事一些小商小贩边缘性的行业,维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成了二等公民。再则中国在新疆的核试,多年的核试给维族人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从流出的图片与视频来看,问题的严重是触目惊心的,许多生下的孩子患唇口盖裂,或是大脑萎缩。同时,患恶性淋巴肿和患白血病的维吾尔人,从70代年开始癌症发病率开始上升,90年代维吾尔人高于全国癌症发病率达30%以上。更无法忍受的是源源不断的汉人移民,新疆地区目前的汉人占到了百分之四十三,维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即将成为少数民族。仅凭以上这些政策与带来的后果,维族人如何不对汉人抱有仇恨。毕竟新疆这块东土,是维族人与其它少数民族的家园。
   
   中共的少数民族政策,一直走在一个误区上,他们总以为只要将新疆的经济发展起来了,民族矛盾就可以得到解决,但事实的结果,经济发展起来了,维族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利益,矛盾却加深了。而这种矛盾又以铁血的维稳政策,进一步的激化。在新疆只要触及维人的事,都有可能被冠以“分裂国家”的重罪。一本宗教性的书籍、念一段经文、看一段视频、持一顿斋戒,或坚持蓄须,坚持带帽,坚持围头巾,都可能被无限地放大为分裂行为,都可能成为镇压,血洗的借口。“反分裂”本是一个政治领域,但在这个政治领域却成了一个经济产业,在新疆有多少人是靠“反分裂”发财的。因此,在新疆要没有“分裂”也难了。维族人在一起又一起冲突、反抗事件中,终于到了乌斯曼•艾山带着家人冲向天安门的金水桥。
   
   
   恐怖袭击是弱者绝望的武器,是绝望的最后呐喊。在无所不在的严密控制之下的维族人,他们难以形成组织化的恐怖集团。从这次天安门“金水桥事件”到“巴楚县事件”来看,都是以家庭形式出现的。由于他们是社会的弱势者,他们没有能力对他们施暴的政府、官员寻仇雪恨,他们面对的目标是主政者,受害的却是无辜者,这是我们的社会最令人肝肠寸断的悲剧。那些在金水桥 畔遭受飞来横祸的游人,他们与家属的愤恨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如果把所有的愤恨都向着袭击者,而不是引起恐怖袭击的政策与政策制定的集团与个人,那么,这样的恐怖袭击只会增多,不会减少,并向更为恶性方向发展。更重要的是,当受害者与当政者站在一起,同仇敌忾,支持统治者以更为血腥的政策来对付维族人时,必然将本来只存在与被压迫民族与统治者之间的仇恨,从民族问题、政治问题,演变成不分青红皂白,不分债亲冤主的种族仇恨,种族仇杀。
   
   恐怖袭击维族人有,汉族人也有,近有北京机场爆炸案的冀中星,稍远一点有厦门巴士爆炸案的陈水总,如果我们认为他们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事出有因的话,那么维族人的金水桥袭击案是否有着相同的原因。所不同的是维族人,他们的信仰与种族正好与国际恐怖份子相同,恰好给当局一个解释恐怖袭击的理由,冠以维族人的恐怖袭击为国际恐怖主义的一部分,这实在是维族人的不幸,他们的不幸在于他们的反抗生不逢时。
   
   中共对维族人的政策,如果汉族同胞能够换位思考一下,对维族人的反抗就会多些理解。当年清王朝为了加紧对汉人的统治,发出“剃头令”,在“留发不留头”的血腥政策下,送掉了百万汉人的性命。清统治以后,许多明朝官员坚持明服冠裳不改,为此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如今汉人成了统治者,难道我们也要将曾经给汉人带来耻辱的政策加于少数民族吗?我们汉民族,也曾经为蒙族与满族统治过,也曾经遭受过文化灭族,我们应该从历史中去感悟,去理解维族人的不满 与反抗。
   
   
   每一次恐怖事件发生,总让我想到民谣:“冤有头,债有主,前面拐弯是政府”。每一次恐怖袭击总让我感到,谴责不是,同情也不是,让我陷入了一种深深的无奈与悲哀,最终被逼迫出一句呼喊:共产党你为何要把人逼到这个地步!中共的民族政策正在把中国带向社会恐怖,族群仇恨,种族仇杀,国家分裂。
(2013/10/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