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郑恩宠
·刘建军律师被拘留
·港亲共议员也属既得利益乌合之众
·上海张学忠律师被抹黑
·尚宝军律师:浦志强案通报
·各方成功借款王宇律师民众与律师高度团结
·上海职业访民是可悲失败者
·四川法官不配合拆迁被停职
·赞民众与王宇律师风雨同行
·上海数万人五天上街环保游行
·一半访民变网民
·上海应对环保游行对访民不屑一顾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王宇律师凌晨被20多警察带走
·我和百余律师就王宇被带走声明
·李和平等9律师突然被抓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纽约时报:维权律师办公条件差很贫困
·章小舟:前赴后继的维权律师们
·上海四访民率先声援被捕律师人生大进步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马英九:抓捕律师中国大陆政治不稳定
·陈光诚:谴责抓捕律师从捍卫物权到捍卫人权
·被捕24岁赵威是李和平律师助理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上海城投总裁换人牵出江绵康
·浦志强律师坚持不认罪
·天主教温州教区向全国呼吁信
·抓捕律师后温州抓牧师
·燕新律师:公民有权不合作为唐荆陵辩护
·郭宝胜:基督徒捍卫十字架的抗争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斯伟江:陈永洲案在管辖权与实体上都存疑问
   (博讯2013年10月23日发表)
   
   
    来源:法广中文网 作者:杨眉
   
    ●中国广州羊城晚报旗下的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发表多篇揭露中联重科财务问题的报导,而被中联重科公司注册地湖南长沙警方跨省逮捕,罪名是涉嫌损害商业信誉。中国知名律师斯伟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对湖南警方插手此案以及对记者的指控罪名提出质疑。
   
    斯伟江:此案在管辖权与实体上都有问题。因为事件报道在新快报上,如果有伤害商业信誉的话,也应该由广州地区来管辖。这里就涉及到一个地方保护主义的问题,中联企业在长沙。长沙的企业由长沙的公安来管辖,如果这样的话,这就完全是地方保护主义。昨天新快报记者也来采访过我,所以我也对事件做了一些了解。据他们介绍,陈永洲在做出报道之前做出了许多的调查采访,所以,他是根据自己的调查所得出的结论。对他做出损害商业信誉的指控是不恰当的。因为,他并不是故意作案,或者是明明知道是假新闻,偏偏做报道,目的是损害企业的名誉。所以,据我了解,从实体上来看记者所谓并不构成犯罪。同此前发生几起事件十分相似,地方公安充当地方企业的打手,到各地抓人,把本来的民事纠纷变成刑事案件。这些事件在各地都发生过,因为地方公安觉得这个办法方便,所以就造成滥用。
   
    法广:现在网上什么样的消息都有,也有传闻说陈永洲可能受贿,可能是在自中联重科的竞争对手三一重工的贿赂之下才做出上述系列报道。如果此一消息属实,那么,损害商业信誉的指控是否对口?
   
    斯伟江:如果记者受贿,那就应该以商业受贿罪对他起诉。即便如此,也同湖南警方没有任何关系,除非记者是在湖南接受贿赂的。我觉得,如果警方确实有记者受贿的证据的话,那他们一定早就公布了。如果警方查不出别的事情,就应该放人,如果警方查出别的纠葛,即使确实存在商业受贿,也不应该由湖南警方来负责调查。而是应该由一个中立的第三方来管辖或者是由事件发生地来管辖。
   
    法广:损害商业信誉罪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罪名?
   
    斯伟江:很像针对个人的诽谤罪,故意捏造事实,导致人的信誉受到损害。一般需要造成损失超过规定的数目才能构成犯罪,一般都是以民事案件的方式被解决的。中国两高院日前刚刚推出了一个新释法,以诽谤罪的名义抓了许多人,刘虎就是这样被抓的。而事实上,诽谤罪与损害商业名誉一样都是自诉罪,不应该是公诉罪。记者即使涉嫌损害商业名誉也应该由中联重科来提出起诉。
   
    本文来源:法广中文网
   
   
   
(2013/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