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习近平难圆父亲梦/鲍彤]
郑恩宠
·论对709案施害者的饶恕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遭法院粗暴对待
·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遭上海警方报暴力殴打因揭露陈旭等
·被上海警方暴力殴打已超过24时
·港媒透露韩正的前途
·中央空降公安局长到上海
·十九大预选韩正入常无望?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耿和一家在美国生活也很艰辛
·谢燕益律师28岁起诉江泽民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欢迎上海毅然教授加入笔会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公民维权必须走向正确方向
·十九大前51律师博士致人大公开信
·丁忠汉一审死刑改无期律师尽力了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45国百万律师欧律协致信习近平
·709王宇律师夫妇公开发声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又一金融案涉及上海高层
·为何美国第二任总统是律师?
·为人权律师妻子李文足点赞
·职业访民路是必然失败路
·对大量群体事件不要过于乐观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2017司法考试报考人员大增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上海“反动文人”教授出国记
·任建宇从劳改犯到执业律师
·《开放》惊心动魄30年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2004年律师提出删除“三个代表”
·全国法院对访民问题同一战略
·人权律师团建立四周年征文启示
·维权律师地位突然大提高?
·从杨天水案看维权经济成本
·上海教授律师张雪忠宣布退党
·被香港《开放》评为100位作家之一
·2017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中国将有300万律师
·祝圣武律师被吊销律师证
·律师为在押案犯获国家赔偿6.7亿元
·从韩国《辩护人》到中国“辩护人”
·十九大后律师进村(居)任专职顾问
·关注云南两律师将被吊照?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四周年
·毛立新律师为死刑犯申诉获无罪
·人权法教授任最高检副检察长
·穆峰律师为15年案犯申诉获无罪
·有刘建军律师帮助访民被取保获释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人员调整
·为港商辩护两律师被赶出法院
·共识:律师站在维权最前面
·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建议祝圣武律师向司法部提起复议
·中国被吊证律师联合发声
·上海人权律师李明
·25律师和400公民联合声明
·上海斯伟江律师评央视认罪
·文东海律师遭长沙警方约谈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校长声讨荒唐
·律师已成国家不点名敌人
·十九大重用韩正属习近平低级错误
·北京出现“黑心律师”宣传牌
·港媒:十九大前暴亡党五大危机
·限制律师言论是限制全国公民言论
·彭永和律师退上海律协诉收费7000万
·吴爱英倒台709案会平反?
·习近平高度肯定舒晓琴对访民政策
·十九大前被传唤20日提前会上海
·国家信访局长十九大前接见访民
·十九大前被刑事传唤20日提前回上海
·习近平接班人梯队李克强等四人
·教训:35冤案26件未听取律师辩护
·外媒:韩正明升暗降被调虎离山
·李强接替韩正将打多少上海老虎苍蝇?
·党章淡化“三代表”姜维平论江家出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难圆父亲梦/鲍彤

   来源﹕自由亚洲
   主页 | 评论 | 鲍彤特约评论
   
   
   RFA独家:九州生气恃什么?——写在两个三中全会之间和纪念习仲勋百年诞辰之际(鲍彤)


   2013-10-18
   
   
    鲍彤
   
   Photo: RFA
    中国共产党要开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国家大事了。我不知道会上能不能进行实质性的讨论,允许不允许出现不同意见。因为中共的会议和中国的等额选举一样,历来不允许出现领导所不愿意看到的“意外”。当中共尚无终身领袖时,重大的会议必须遵照共产国际的指示去开。有了终身领袖(或核心)之后,就得遵照核心的意图开会。邓小平在向他的接班人交班时,交代得很生动:“毛在毛说了算,毛死了我说了算,今后你说了算。”这真是天下第一,足以令党国稳如磐石的体制!所以,凡属重大会议,议程是排斥临时动议的,精神是不许驳议争辩的。与会者的责任,是谛听这位核心作报告。会前保密,会上聆听,会后贯彻。无论会内会外或会后,禁止有实质性的不同意见存在,不许出现颠覆性的讨论。
   
    中共开会,历来如此。因为中共所想解决的,大抵不是平民百姓所渴望解决的社会生活问题,所以用不着大家七嘴八舌去各抒己见。中共非解决不可的,乃是最高领导人最感兴趣的特殊问题,所以应该由领导人自己去拍板。人们常常大惑不解:凭什么毛泽东1955年要反“小脚女人”,1958年要反“马鞍形”,1959年要反“里通外国”,然后又马不停蹄,反这反那?邓小平也青出于蓝。而每当毛或邓挥一挥手,整个中央直到全党全民毫无例外总得齐声高呼万岁。这些都是党的体制在自我运动中留下的无法掩饰的轨迹。
   
    只有两次例外。遵义会议是一次,十一届三中全会又是一次。前者之所以例外,因为中共已身处绝境,内部山头林立,上面的共产国际鞭长莫及,政治局非自谋生路不可。后者之所以例外,则由于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已经把国家推到了全面崩溃的边缘,毛泽东之死又使中共失去了擎天柱,接班人华国锋和“钢铁公司”邓小平两个人联起手来也压不住场面。华邓本来合谋,只发展经济,但躲开政治——即所谓“向前看”和“不纠缠历史旧账”。结果呢,三中全会尚未开场,预备会刚开始,陈云就在小组会上发难,谭震林丶胡耀邦跟进,许多人纷纷响应,从根本上颠覆了华国锋丶邓小平为全会设置的框框,预定的政治禁区反而成了全会热议的焦点。后来有人说,三中全会是邓小平主导的。那不符合历史。当时的邓小平,起初正在南亚观光,一回来就慌了神,赶快设法变调子丶转弯子,正紧张着呢。
   
    在三中全会前,如果有人预测会议将以政治议题为主,将翻第一次天安门事件的案,将进而评文革丶评毛丶评中共的思想路线和中国的经济政治制度,那么,遵照当今两高释法的新精神,主旋律和政法委必须联手,把预测者们作为“网络大V”逮捕入狱判刑,而且谁也不能排除将由纪委出马,把陈云丶谭震林丶胡耀邦的嘴巴用胶条封住的可能性。如果那样,那次三中全会究竟能开出什么名堂来,就只能靠穿越历史的小说家们去苦思力索了。
   
    这里有个回避不了的大问题:社会的进步到底靠什么?我无法不叹服龚自珍的结论:九州生气恃风雷。是的,就是风雷,唯有风雷,正是七嘴八舌的社会舆论,正是社会一切群体的不同意见的总和及其运动,才构得成生生不息的风雷!没有各种不同意见的自由发表和自由交流,就没有活生生的人类社会!如果说,对当前敏感的事情因无法超脱而不便说得太明白的话,那么,对时隔三十五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总应该可以平心静气得出客观的结论了吧。你总不能把陈云丶谭震林丶胡耀邦等发表的不同于华邓的意见说成不是风雷而是别有用心的“反华势力”吧!举一反三,天下还有什么想不清楚的事情?
   
    一言九鼎不是大英雄,一呼百应不是大英雄,把社会镇压得鸦雀无声也不是什么大英雄。封杀不同意见,是垂死的暴君的伎俩,不值得效法。提出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的习仲勋,才是大无畏的政治家。他的远见卓识确实非庸人所能及,所能懂。纪念习仲勋诞生一百周年的意义,如果不是官样文章,应该非此莫属。
   
    没有不同意见的国家是无生命的国家,习仲勋因此要做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之梦。有人以摧残不同意见为能事,我不知道,他们纪念习仲勋老人的用意究竟何在。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2013/10/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