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共建政64年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郑恩宠
·建三江还有15人待救援
·陈建刚律师:建三江警察谈话内容花絮
·习近平如何应对建三江事件?
·台港学运联手不认同北京
·王江松教授:深夜喝茶记
·美副总统会晤香港反对派元老
·丁家喜从律师到社会活动家
·《财经》:五高官涉刘汉案
·建三江律师遭酷刑事件并未结束
·高层谁在指挥建三江的暴力?
·北京会向香港民主派让步?
·全国公安联手打压建三江律师的思考
·中国律师英雄的群体
·谁批准全国公安联手办建三江案?
·习近平对黑监狱不要装聋作哑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在北京被刑拘
·建三江律师公民团声明(4月10日)
·我夫妇又被传唤55小时
·港议员入境上海遭拒我被传唤55小时
·香港绝食333小时中联办派人接信
·港议员团到沪我被传唤55小时
·谁在指挥传唤我们55小时?
·维权网报道我夫妇被传唤经过
·维权律师是法律界黑社会/中共喉舌
·中央与香港民主派会晤失败
·香港亲共派的假示威、假抗议!
·王全平案百人律师团发出抗议!
·取消中英人权对话属无赖行为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香港团体抗议北京打压新公民运动
·隋牧青律师被取消辩护资格
·北京律协作出打压律师的决定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陕西上千学生罢课遭催泪弹清场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上海109市民声援刘士辉律师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是复活节
·深圳六千司乘人员罢工上海维权显落伍
·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走
·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德副总理见莫少平律师受阻
·港警方部署对抗占领中环
·建三江四律师遭酷刑代价惨烈
·中共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川
·德外长和张思之、莫少平、贺卫方等律师会晤
·香港70多银行家支持占领中环
·曹顺利等三人获马丁.恩诺奖最最终提名
·韩正坚决听习近平不理越级上访
·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
·谢选骏称中国将成为基督教第一大国
·解放军会进港镇压“占领中环”?
·中央巡视组不受理上访问题
·江苏扬州上千教师罢课要求加新
·解放军将进港镇压习近平对访民让步?
·李金芳:为赵常青入狱一周年而作
·广西千村民县政府抗议上海维权显落伍
·习近平对公民维权铁腕出手
·莫少平律师谈三见德国政要经历
·浙江非暴力给上海维权的启示
·支持上海陈建芳告公安非法搜查
·香港纪念六四游行焚烧邓小平4.26社论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调动驻港部队镇压有否法律依据?
·上千武警拆除三江教堂
·高瑜失踪习近平对批平者决不让步
·香港政改咨询争论激烈
·祭林昭上百人被绑架到派出所
·信访决定就是习近平为首中共中央的决定
·三中国人列“新闻自由英雄”名单
·张少杰牧师庭审中引曼德拉的话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公布十五个方案
·77律师、学者、公民呼吁废除“收容制度”
·大部份上海人对信访决定高度理性
·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党不发律师工资为何要爱党?
·党亡国仍在/李生
·刑拘浦志强律师习近平走远了
·香港占领中环选出三民间方案
·美亚太事务助卿关注香港政制
·高瑜被点名北京动手上海快了我入狱已作准备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官媒公开点浦志强律师的名
·张思之见到浦志强并接受我委托到上海辩护
·90后声援浦志强律师等正义人士!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鲍彤: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建政64年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来源﹕参与
    张一哲:大饥荒与文革
   [日期:2013-10-01] 来源:《昨天》 作者:张一哲
   
   

   
   
   
   
   
   按:本篇节选自《言论自由与大饥荒——电影〈1942〉观后》。
   
   
    造反派大字报揭露大饥荒
    1966年11月,我第一次知道几年前发生的河南大饥荒。
   那是文革初期大串连时。1966年11月2日凌晨2点,停驶的火车把本来要去北京的我们抛到郑州站,这个偶然性使我开始与河南结缘。
    那次,我们住在一个纺织局的接待站。至6日离开,我们在郑州呆了4天,连看了四天的大字报。
    第一次到河南,有两件事情留下深深的印象。一个是满街的豫剧音乐声。无论是街头喇叭还是商店和广播车的喇叭,到处都是激越或柔曼的豫剧唱腔;还有一个,就是在郑州街边看到了揭露大饥荒饿死人的大字报和传单,连标题和用词都是愤怒中透着血腥,比如“千刀万剐吴芝圃”之类,里面的记述惊心动魄,让人哭泣而又有点令我生疑。
    我是经历过那几年饥饿的人。记得我刚上初一时,有一天校党委书记召集我们在校搭伙食的学生开会,说国家遭了大旱灾,每个人都要减少粮食定量。可能太年轻了,当场我对此没有什么明显反应。后来,慢慢地感到了饥饿。那两年,我每个月定量是24斤大米,但因为没有任何油水,每天都是饥肠辘辘的。到1962年底,情况慢慢有了好转时,老师告诉我们是苏修趁着我们遭灾来逼债,才使得我们没有肉吃。心中曾经有过的些许怨气也早烟消云散。随后几年情况越来越好,饥饿的感觉早已远去了。但却从来没有想过,在我们一个月吃着24斤大米的时候,会有成千成万的人饿死。这可是在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呀!这可是在共产党和毛主席领导下的河南省呀!怎么可能呀?但是多看几份传单而且看到那么多河南人在说这件事情,就不免相信了。当时心里的想法是,“走资派”真坏呀,文化大革命不搞不行呀!具体的信息我记得不多了,但有几个关键词我却记了几十年。
    第一个关键词是“信阳事件”。信阳是饿死人最多的那个地方。那些造反大字报,多次说到饿死几十万人(现在的说法是105万)的信阳事件;第二个词是“郑大联委”,就是写大字报发传单的那个大学生造反组织;第三个关键词是饿死人时候的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吴芝圃”,大字报指控他是主要责任人。大字报指控的另外几位河南省长官的名字,此前没有听说,但此后一直没有忘记。可能是因为那时候年轻记性好。我这里就不点他们的名字了。
    今天回过头看,当时河南两派的语言都免不了时代打上的左的印记。但当年郑大联委大字报的文革语言,并不影响他们追索真相和正义的锋芒。现在回想,那些造反的河南人能够在郑州一次又一次地集会,一呼百应,是因为在满街的赤旗、大字报墙、震耳欲聋的口号和满天飞的传单背后涌动的,是大饥荒幸存者们岩浆喷射般的愤怒啊!是因为那刚刚逝去的几十万上百万的冤魂还在河南土地上徘徊啊!可以说,四十几年前这些河南娃娃们这场对大饥荒真相的揭露和追逼,对造成大饥荒的某些罪人或责任人的抗争和大控诉,是河南人和中国人至今没有超越的。
    不久之后,在北京我还听闻了其他两个省饿死人的信息。一个是四川,另一个是安徽。新中国出现大规模饿死人的事情毕竟是我当时难以接受的,每次都引起心中的强烈震动。12月份我回到江西之后,在我所在的吉安街头,也看到一张大字报,揭露吉安县敖城公社在困难时期也饿死了十几个人。我那时候的思维比较简单:饿死人是党内走资派的官僚主义和浮夸风等错误造成的。所以,文化大革命不搞是不得了,否则以后还会饿死人。
    我之所以当时完全不会想到饿死人与毛的错误有关,除了那时我对毛的崇拜和信仰之外,还有一个具体原因。那就是我在早几年看到毛泽东一封党内通信,内容都是关于讲真话纠正浮夸风的。最早我是在江西东固山垦殖场看到的,像普通布告那么大纸张的黑体印刷品张贴在办公楼墙上。那时候我才10来岁,对于这封信的背景一无所知,但印象特别深刻。一是很少在墙上看到这样的读物,而且它到处张贴着,我也因此看了好几遍。以后文革中,又多次看了这封信。这封信使得我很容易地认为,造成饿死人的浮夸风和说假话是毛所坚决反对的。而且这封信的公开是在河南饿死人之前。我所在的江西省,毛的这封信在农村中是全面公开张贴的,我不知道当时的河南省是否也是这样。如果河南也是这样,怎么还会出现后来所揭露的那样的情况呢?
    揭露大饥荒的河南人
    4个月后,河南大饥荒的故事再次直接触动我。
    那是在1967年3月中旬。一天晚饭后,我去了北京地质学院河南上访人员的住地。那个晚上也有两个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一个是见到后来成为政治局委员的纪登奎的年幼儿子。一个女学生告诉我纪登奎被军区和保守派抓起来了,他儿子和她们一起逃到北京来。另一件事情,就是一个河南的大学生和我详谈了他们揭露河南大饥荒却被打成“反革命”的故事。
   那个男生,感觉比我年龄稍大,所以猜他是大学生。他们睡在水泥地板上,放些稻草,被子凌乱地叠在上面。我们就坐在地铺上聊了一个多小时。
    他告诉我的内容大致是:早在前一年,1966年夏天,郑州大学就贴出了一份转抄自信阳地区光山县一位学生写的大字报。大字报详细地描述了“信阳事件”及其中最严重的“光山事件”大规模饿死人的惨状,而且直接称吴芝圃是“屠杀河南人民的刽子手”。从1966年9月份开始,他们的造反是从揭批原河南省委1960年前后大刮“五风”,左倾蛮干(那时候的词汇),造成骇人听闻的“信阳事件”入手的。连续召开几次万人大会,揭露和控诉大饥荒、大饥饿的事情。他们之所以能够一呼百应,他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紧紧抓住吴芝圃为首的原河南省委饿死几十万人的事情。这个大方向,深得人心,从运动初期的少数派(很快)成了多数派。1967年1月份,一方面他们深入信阳等地继续调查材料,另一方面又派人赴广州揪“祸首”,成立了一个“专揪吴芝圃联络站”(当时吴已调中南局任书记)。但是,河南省军区介入文革后,郑大联委被宣布为“非法组织”,负责人党言川被抓进监狱,材料被抄了,饿死人的那些责任人也被保护起来了。
    和我说这些情况的那位小伙子,虽带着很重的河南口音,但他的叙述却非常清晰和详细。我的感觉,他自己可能就是来自农村的有过大饥饿亲历的大学生。他非常坚信自己的正义性:饿死人的责任追究,是天理。
    我问他,党言川被抓,给他定的什么罪名?他说,文革初期,工作组搞到党言川1962年写给一同学的信,信中有些错话,给抓住把柄。他为之辩解,说只是因为对饿死人的义愤而说了过头话。以私人信件作为思想罪的证据,从反胡风时就延续下来。而在文革初,以及文革中,这都是常见手法。当时我觉得军方对于镇压和抓人找点理由是很容易的事情,并不以为然。因此也没有具体了解党言川的“错误言论”究竟是什么。几个月后我听说,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党言川为 他1962年在私信中怀疑“三面红旗”的“错误言论”做了检查,然后参加了河南省革命委员会。
    河南大饥荒饿死人的故事就是这样再次与我遭遇。其实,前一天下午我刚见了地质学院造反派头头朱成昭。朱后来成为最早反思文革的先驱之一,此时正因为同情彭德怀而被中央文革命令闭门思过。现在回过头想,朱的某种醒悟其实也是间接涉及大跃进后的饿死人问题,而且这种对大饥荒的揭露和反思也不光是朱成昭一个人。当时地质学院的学生造反派,曾把四川的李井泉当作大饥荒饿死人的祸首来揭露和批判。在当年的年轻人看来,饿死人决不是共产党的政策,也决不是毛泽东的政策。所以他们以极大的牺牲精神投入调查,并且对当时揭露大饥荒真相的很多干部给予保护。其中最著名的,是四川的“萧、李、廖反党集团”,这些干部就因为向胡耀邦、杨尚昆反映四川大饥荒饿死人的情况,被李井泉打成反党集团。他们当时逃到北京就住在地质学院,受到大学生支持和保护。2004年,我在网上看到出了一本书《历史长河中的一个漩涡》,作者是“萧李廖集团”一个幸存者,文革后平反复出当了四川省政协主席的廖伯康。书中讲述四川的大饥荒,并且专门写了文革中北京地质学院那些学生怎么帮他。这本书李锐给作序,他对文革中的北京地质学院造反派学生的行为既感动又意外。他和许多人都不知道这样的普遍常态:文革中的造反派都是揭露大饥荒饿死人,而其对立面组织则往往指责造反派攻击党攻击三面红旗,其背后也往往有那些大饥荒责任人的身影。我在网上看到李锐的序言,但原书却一直找不到。(本刊注:此书单行本未能出版。廖伯康此文及原拟用作书序的李锐读后感均载于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当代四川要事实录》第一辑,2005年11月第一版)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亲身经历,从此,我对于河南的文革,对于河南的大饥荒,对于造成大饥荒和揭露大饥荒的河南人,就一直关注着。
    上世纪90年代,一位最早做口述史的北京社会学家给我看一份揭露大饥荒的回忆录,就是当年信阳地区专员张树藩写的。我记得看的是钢笔写的格子稿纸,那些纸张已经发旧。看完那位重病中的老人所写的文字,心头非常沉重。我对这位社会学博士说,这些触目惊心的事实,我在文革中已经知道了。有20年时间没有听人说这段历史了。
    最近一些年,河南人的形象受到某种妖魔化。我想,某些河南人做了坏事,不能让所有河南人来担责。而且,我所接触过的河南人,例如文革中的这两次,都是最有血性的中国人。所以,我从来也不受那些妖魔化舆论的影响。在我的评价中,那些反抗压迫,揭露黑暗,为民请命的河南人,是河南人中也是中国人中的英雄;而那些欺压和镇压人民、草菅人命的河南人,是河南人中也是中国人中的渣滓。
    今天再看党言川的“反革命”言论
    那么,当年被军区和保守派紧紧抓住小辫子的党言川“反革命”言论究竟是什么呢?当年被毛、周支持的党言川为什么不得不检查“错误思想”才能进入革委会呢?揭露大饥荒的他为何文革之后又被送进大狱呢?
    时隔几十年之后,我终于在网上找到了党言川当年那些“反革命”言论。我想,中国今日之左派和自由派,以及一切自认为或者被称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人,都值得一起来温习一下令这位当年年轻的大学生付出一辈子惨痛代价的“反动”言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