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郑恩宠
·香港十万人集会抗议黑帮袭击民众
·俞梅荪:冤案堆积山访民心泣血
·香港80学者联署:当局停止暴力镇压!
·香港学联要求政府第二次对话
·中国律师、法律人、公民香港问题联合声明
·董建华在反占中所扮演的角色
·美参议员支持香港普选诉求
·港人驳斥党喉舌!
·梁振英秘收百万英镑下台呼声高涨
·香港抗争中国官方隐瞒多少真相?
·香港学联与政府对话未实现
·香港反占中召集人属搞色情业出身
·港府搁置对话10万人集会抗议!
·香港17岁学运领袖在教会中长大
·香港文化界架起帐篷为学生挡子弹
·香港三地万人坚守占中阵地
·金泳三为中共作出示范
·鲍彤:“非法占中”是胡编乱造
·香港多处集会至少23人被捕
·香港学联斥政府拒撤退
·中共的信息腐败
·香港梁振英望与学生对话
·港立法会辩论10区议员辞任抗议
·广州逾万辆出租车罢工
·港九千人聚集集会区警方清场失败
·杨小凯:基督教和宪政
·香港旺角一夜动荡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上海真正维权人士李化平近况
·梁振英外国势力介入言论惹争议
·20日我和胡佳仍被软禁在家
·对香港占中北京耐心还有多久?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新作:儒学不是法治沃土/《争鸣》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纪委巡视组/钱征鲁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来源﹕香港《开放杂志》2013年10月号
    劉亞洲的新思維
    作 者: 許 行
   
   


   
   更新於︰2013-10-07
    一直敢言的太子黨將軍劉亞洲,最近又有大膽的政改言論,既探討中共拒變的冷戰根源,也抨擊一系列決策的荒謬,其思維的前進與深刻,體制內無人可及。可見中國之政改已是多數人的共識。
   
   
   
   ●劉亞洲是一個敢言而又步步高升的中共將領,去年這位原作家竟
   升為上將,右為其妻前中共元老李先念女李小林。他們曾是同學。
    最近網上流傳一份劉亞洲今年八月廿四日的內部講話,題為《中國政治改革新思維》,這講話究竟是在什麼場合講的,不得而知,海外博訊收到這份講話的掃瞄本,於八月廿七日加以發表。這是一份相當大膽的講話,鞭辟入裡,而且主張明朗,值得重視。
   
    大家都知道,中共黨內近來正發生憲政派與反憲政派之爭,官方媒體連續刊登反憲政言論,指憲政是資產階級思想,是虛偽的,比不上他們七常委的「集體總統制」。而憲政派人士的言論都遭到封殺,逼得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只能通過解讀法國托克維爾《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書,替三權分立和憲政辯護,無法提出具體主張。正在這種情況下傳出劉亞洲的新思維講話,無異是燠悶的低氣壓中一聲驚雷,光芒四射。
   
    指政改阻力是冷戰的敵對思維
    劉亞洲是李先念女婿,曾任解放軍空軍副政委,現為國防大學政委,去年升為上將,一向是軍內最敢言的人物。他從不隱瞞自己具有自由主義思想,曾寫過《我願意做自由思想的殉道者》,在香港出版過《劉亞洲國家思考錄》,書中直說中國真正崛起取決於政治體制改革一戰,而政治體制改革核心就是民主化。最近這次講話、就是站在自由和民主的立場上對當前中國局勢提出政治改革的新思維。
   
    他說,中共從一九二一年建黨到一九四九年執政,只花了二十多年,而一九七八年十三大決定的政治體制改革迄今已三十五年,仍沒半點啟動跡象,為什麼?毛病就在於始終停留在敵對的冷戰思維,將任何不同意見和持有不同意見的人都視為敵對勢力,加以打壓,因此官民衝突越來越嚴重,使得過去宣傳的「魚水深情」早已無影無蹤。
   
    他說,共產黨最大的敵人是國民黨,現在國共最高領導人都握手言和了,而執政方式和思維習慣始終沒有改變,仍是敵對思維,將體制外的人士和代表都敵對化,無論是支持百姓維權的律師,還是從事防艾滋病和環保的志願者;無論是寫文章批評政府的知識分子,還是家庭教會牧師,都成了敵人。他直指習近平所說「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就是一種守舊思維。
   
    他的新思維就是要將所有「敵對勢力」都看成是「反對派」,允許「反對派」存在,不僅國內的「反對派」,還要將海外的「反對派」也都請了進來。他說共產黨在國民黨執政時自己就是「反對派」,那時候有信心有能力去反對國民黨的專制獨裁,現在自己執政六十多年反而失去信心。他說西方的憲政民主制度不是將反對派視為敵對勢力,而是將他們當作競爭對手。應該將對抗思維改為競爭思維和協商思維,將來才有可能讓國民黨重新回來。如果我們不改革,台灣永遠不會回來。
   
    從言禁、薄案到六四都持異議
    因此他認為:應該活化人大和政協,讓民主黨派發揮真正參政、議政和監督作用,讓人大代表通過選舉方式產生,成為真正的民意代表,反映老百姓心聲。應該實行地方普選,由群眾選出村鎮縣巿官員,做人民的公僕,不是為討好上級想升官發財搞那些並不利民的政績。
   
    應該開放言論自由。他說,連古人都知道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何況現在網絡時代;網絡經微博、推特,一件事發生,幾分鐘內便可傳遍世界,你怎麼去堵?
   
    應該取消「顛覆罪」,實行司法獨立和無罪推定。像台灣,連總統陳水扁都可以被依法起訴,審判定罪;他在獄中照樣寫書出版,照樣會見各方人士,甚至重新申請入民進黨,居然被批准。而我們這裡,先開除公職,然後搞雙規,搜集罪證,最後才交給司法起訴;未審已知道一定定罪,甚至法官未宣判媒體已知道判決結果。
   
    對於薄熙來案,他說,我不是支持薄熙來,但從到今天為止的舉證來看,他應該無罪釋放,因為妻子作證人指他貪污受賄,辯護方無法當庭質證;有些證人本身就是犯罪嫌疑人。他說,司法獨立是一個公平公正社會的最後底線,哪有我們這裡的法官會和當事人律師一起去吃喝嫖賭的,簡直匪夷所思。
   
    應該實行政黨政治,允許新的政黨存在,在協商和競爭的體制內進行競選、參政、議政和監督,由人民自己選擇對它們的支持度。他相信,共產黨如果基層黨組織經過蛻變,再憑執政資源,完全可以在大多數縣巿選舉中獲勝。
   
    至於反腐,他認為人民真正的敵人是官員腐敗,應該強化反腐,參照香港簾政公署和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辦法,成立政安局,直屬中央,不受地方官員牽制,調查各級官員,先讓官員自清,上繳貪污財物,既往不究,否則追查到底。
   
    關於「六四」,他主張早日平反。他認為文革過了十年便能改正,為什麼「六四」已過廿多年仍要掩蓋;事實上是掩蓋不了的,只不過掩耳盜鈴。他反問,我們不是一直指責日本篡改二戰侵華歷史嗎,怎麼自己又老是掩蓋「六四」真相。
   
    最後,他引用一個野牛過河的故事結束他的講話:一群野牛因原居地土地乾涸,寸草不生,留下來要飢餓和死亡,而河對岸荒草萋萋,渡過河才會延續生命和繁衍,結果這群野牛便奮力渡河,雖有少數體力不支被洪濤捲走或受傷,大多數都成功登上彼岸。他說,我們像這群野牛一樣,已跳入河流,淌過淺水區,要過深水,回頭固然安全,卻是等死,向前雖有危險,但彼岸有新曙光和新舞台,只有因循守舊的思維才會在河流中徘徊止步,有了新思維,才會拋棄歷史包袱勇敢向前。共產黨人應該有脫胎換骨的信心和開天闢地的勇氣。
   
    劉亞洲比俞可平、辛子陵進步
    主張政黨政治,讓各政黨在競爭中取勝,這就是憲政民主。這不是現在共產黨所說的為人民服務,而是人民自主地選擇能夠替他們服務的政黨。劉亞洲在講話中只提到地方普選,還沒有提出國家最高領導人普選,大概是顧慮到目前的形勢。其實,能夠有地方選舉,最後必然導致國家最高領導人普選,台灣的經驗就是如此。台灣起先有地方選舉,然後產生反對黨,最後開放黨禁報禁,實現多黨制和總統直選。
   
    劉亞洲的新思維,比中共中央編譯局副局長俞可平的「有序民主論」要進步得多。俞可平也是體制內的民主派,一向認為民主是個好東西,是人類社會發展不可逆轉的潮流,但他擔心馬上實行社會民主,可能導致秩序失控,故主張先黨內民主,後社會民主,而社會民主則先從基層再到高層。今年七月,他在《新京報》發表《如何實現有序的民主》,就是發揮他的民主有序論。
   
    劉亞洲的新思維比解放軍大校辛子陵的「救黨三點建議」也進步得多。前年舊曆春節,辛子陵在上海與一批朋友座談,發表一篇題為《當代中國真相與危機》的講話,這篇講話揭露官場貪污腐化現象非常精采。他自稱是救黨派,向黨提出三點建議,即:一、 實行耕者有其田,給農民土地產權;二、國家預算向民生傾斜,增加醫療、社保、福利經費至占預算百分之六十;三、 將國有企業股權分配給退休職工、退休機關幹部和退伍軍人以及未參加工作的城鎮居民,然後開放黨禁報禁,進行反腐、評毛、平反「六四」、平反法輪功,實現全民大和解,贏取民心,再進而實行民主憲政,必能贏得多數,繼續執政。
   
    劉亞洲不相信民主可以先在黨內實行然後進入社會,也不是為了救黨而提倡民主,而是單刀直入,直接提出政黨政治,從政黨政治角度去要求黨放棄敵對思維改為競爭思維。
   
    鎮壓民主思潮像按住葫蘆浮起瓢
    當然,無論劉亞洲或俞可平或辛子陵都只是一種民主呼聲,但我們推而廣之可以明白,當今中國,無論黨內和黨外,民主思潮已蔚然成為普遍泛濫的巨流。黨內除劉亞洲、俞可平、辛子陵等之外,還有胡德平、胡德華、秦曉、馬曉力等太子黨的憲政派、鐵流等老右派群的救黨派以及圍繞在《炎黃春秋》周圍的一大批黨內民主人士;黨外有無數當年參加《零八憲章》簽名和贊同《零八憲章》精神的知識精英,還有許多維權人士和敢言的網民。實際上陣營鼎盛,只缺沒有有組織活動的空間,如果現在中國有上世紀八十年代那種稍微寬鬆的政治環境,民主運動早已爆發,而且比八九民運遠為成熟。
   
    中共最高層完全明白自已執政處境的危殆,非常懼怕這些民主人士結成力量,竟橫蠻地發出如此露骨壓制的「七不講」禁令,不准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司法獨立、權貴資產階級和共產黨的歷史錯誤。更怕街頭抗議,連「新公民運動」幾個人上街拉起橫幅要求官員公開財產都遭拘捕,事隔兩月,又將該運動台柱許志永、王功權、林崢逮捕,企圖扼死新公民運動。辛子陵和鐵流,從前年起一直受著居家監視、禁止訪友和講話。最近更加緊網絡封鎖,打壓大V,嚴查微博。習近平的收緊政策比胡溫時代更加嚴緊,生怕稍稍放鬆,民主運動便會風捲殘雲而起,再也不會有當年「六四」那樣被鎮壓下去的可能,共產黨勢將面臨垮台。但習近平的收緊控制,將會似俗語所說的:東按葫蘆西按瓢,按住葫蘆浮起瓢。
(2013/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