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郑恩宠
·尚宝军律师会见狱中的浦志强律师
·保卫十字架基督徒联手抗争
·92岁牧师的紧急呼吁
·王宇律师被天津公安河西分局关押
·肖国珍律师:律师助李焕君成维权人士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维权律师遭遇“黑七月”
·余文生律师:改变腐败制度是律师底线
·配合当局贬低律师的人多可悲?
·维权律师妻子们最美的情书
·赞湖北公民为困难者筹集律师费
·股灾与抓捕律师
·65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65岁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用谣言批评政府适得其反
·四律师出境被阻上海访民拿到数千维稳费
·不建立宪政将是下一个法西斯
·抓律师与拆十字架
·新加坡多党竞选气死谁?
·打压律师为何风向突变?
·郭飞雄获奖给维权者启示
·我和人权律师团276律师两年风雨行
·安徽19人冤案平反律师功不可没
·法学博士组建台湾新政党
·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张千帆:宪法不能规定公民义务
·北京二人士获释
·习访美前给奥巴马一个大礼物
·习访美前为何出台保护律师规定?
·欢迎美高官约见良心犯家属
·教皇和习近平抵美待遇大不同
·教皇和习近平访美谁更受欢迎?
·教皇在国会演讲引全美国关注
·克里见良心犯家属后参加习奥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奥巴马对习近平狠批中国人权记录
·打压律师导致访民拦截习近平
·访民拦截习近平根本原因和出路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美国要遣返38850人中国拖延拒绝
·以省长为被告案已有25年历史
·上访像一个个小六四习近平会解决?
·张千帆:法治与“党领导”难以兼容
·上海钟晋化律师抵美揭司法黑幕
·西安高校女教师被停课
·打压律师官调突变?
·杨秀珠揭江绵康宣布起义
·中国人权律师成立两周年
·广西爆炸证明上访在中国是死亡路
·为高瑜获萨哈罗夫奖的通报
·TPP倒逼习接受普世价值改革
·35律师上书人大各级律协会登记违法
·法律泰斗纷纷批假“宪法”假“法治”
·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拦习车证明迷信习近平和上访失败
·访民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准备坐牢吧
·海南三千民众游行反拆迁上海呢?
·和平奖鼓舞中国律师们
·美人权报告未提中国访民
·广东上千村民与警方冲突
·抓上海虎待习最后决心
·我与82律师就包卓轩失踪的声明
·打压律师子女的政府心虚得很
·律师是突尼斯成功推手和重要力量
·上海蔡孝敏行政诉讼有水平
·中美在律师孩子留学争议抢占制高点?
·新华社为何长篇报道律师儿子偷渡?
·选择性“反腐”越反越失人心
·突尼斯成功给中国民众的启示
·北京1-8月271官员倒台上海按兵不动?
·法学教授张赞宁律师:认识邪教、警惕“真理”
·张东园:14位民国精英留在大陆的悲惨结局
·《大宪章》在中国命运
·张千帆:法西斯并未离我们远去
·女律师邹丽慧抗争的历程
·滕彪谈家人流亡过程
·香港新书:邓小平家与总参谋部贪腐内情
·两律师控告公安获受理
·于浩成去世留下法学遗产
·中国法学博士成台湾副总统候选人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谨防律师评级压制律师
·境外资助款大减维权靠自己
·无《行政程序法》的中国
·三百警察十年上访无果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黑龙江90人诉农业部为何胜诉?
·郭广昌上海又一个周正毅?
·郭广昌将引发上海地震?
·郭广昌发家基地是上海
·郭广昌撬动2000亿美元上海富豪
·律师是政府合作伙伴而非敌人
·郭广昌是上海模式失败
·谁在保护上海的郭广昌?
·卢武铉从维权律师到韩国总统
·郭广昌是刑事传唤还是失联?
·郭广昌政商同盟将瓦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来源﹕香港《开放杂志》2013年10月号
    城市化是人和企業的自由化
    作者: 鄭恩寵
   
   


   
   更新於︰2013-10-07
    應對城市化的浪潮,中共用行政手段來推,但缺巨額的資金;用強硬手段打壓房價,結果房價越壓越高,人心越哄越散。看清內幕的高官權貴早已將資產轉移海外,「棄船而逃」已越演越烈。
   
   
   
   ●前總理朱鎔基在中共18 大
   上。朱任上強增地方稅以壯中
   央,致使央地關係失調至今。
    中共定於十一月在京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主要議程是研究「全面深化改革重大問題」。習近平主政近一年,至今還不知經濟改革路向何方?九月一日,匆忙成立了「經濟體制改革部際聯席會議」,成員單位多達三十五個中央部委。目前,李克強花了三小時聽取專家們關於城鎮化的研究報告,方案是五花八門,沒有一個直正尊重農民的意願。中共至今還未搞清,城市化首先是允許人和企業的自由化及自由遷徒,否則哪來城市化?城市化本是人類自由化的函數。
   
    六百城市規劃總人口二十億
    安徽省政府副秘書長劉奇教授,在今年中國農村發展論壇上發言:「中國的城鎮化已經走到十字路口,幹得好成歐美,幹得不好成拉美。中國城鎮化存在六大模糊﹕
   
   一是 概念模糊:城鎮化是人的城鎮化,現在是「地」的城鎮化,因為土地城鎮化政府掙錢,人城鎮化政府要花錢。
   
   二是 格局模糊:優先發展大城市,特大城市還是中小城鎮?專家們仍爭論不休。
   
   三是 路徑模糊:靠行政還是靠市場推動?現靠行政推動,出現了一些鬼城、空城。
   
   四是 速度模糊:是大躍進式還是漸進式?城鎮化率提高百分之二十,英國用了一百二十年,美、德用了八十多年,日本用了四十多年,中國用了二十二年。
   
   五是 功能模糊:許多城市功能單一,成了睡城,晚上大批人用幾小時從城裡回到郊區家,第二天早上浩浩蕩蕩進城。
   
   六是 規劃模糊:現有六百多個城市上報總規劃加起來為二十億人口(十年內)。福建一個縣二十五萬人最多八萬戶,規劃建成面積達一百平方公里,控制區一百五十平方公里,一家得生十個小孩,多少年才完成?」。
   
    城鎮化實際變為「圈地」,「圈錢」、「圈人」的「三圈」運動。用最廉價的勞力來支撐規模最大的製造業,產出規模最多的廉價品。城市中誰的官最大誰就是第一規劃師,隨著一億多八○後新生代農民工的覺醒,中共始終坐在火山口上。
   
    今年拍賣「地王」記錄不斷突破
    今年是習近平主政的頭年,在中國城市的版圖上,地王大戰遍地開花,房企巨頭和資本大鱷們在奪地中不斷刷新地王的記錄。中國的房地產究竟成佛還是成妖?誰又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或受害者?土地市場狂熱度則是一種對中共命運極為重要的預示。
   
    今年上半年,北京土地總收入已達到六六四億元,而土地成交面積為八一三萬平方米,平均價為8167元一平米。北京市面積為16410平方公里,若將北京土地全部變賣,總價為134萬億元人民幣。八月,美國商務部公布去年GDP數據為十六萬三千億美元,約合人民幣一百萬億元。美國一年的GDP不及北京的土地總市值。
   
    五月九日,上海浦東世博會AO9A—02地塊經二百輪競價,最終被一台灣企業以十二億元拍得,樓面單價為39932元一平米,打破了二○一一年以來的上海「地王」價。但幾小時後,同一區域地塊被遠東新世紀中國投資以九點七八億元拍得,成交樓面單價高達40079元一平米。
   
    二○○八年,中國還未有房企進入年銷售一百億的俱樂部,僅五年之後,不少房企朝五百億俱樂部進軍,現朝一千億、二千億俱樂部進軍的房企有的是。
   
    中共高層有研究報告認為,中國正逐步進入老齡化社會,購房需求會相應減少。但德國等地的經驗顯示,現代社會老人和後代分居是潮流。今年來,中國每年多建一千萬套住宅,但住房私有率在降。未來的城鎮化住宅剛性需求在上升,中共能控制房價?或許是習近平的「夢」。
   
    歷史上的各國政府都主導不了城市化,中共高層自以為對西方國家幾百年城市化走過的彎路已經搞清,自己不再走彎路。中國人均GDP達到五千美元時與美國人均達五千美元情況已大不同,那時還沒有手機。政府主導城鎮化需支付巨額的信息成本,中共顯然並未作好準備。
   
    朱鎔基將央地關係搞得十分緊張
    今年二月,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出版了查爾斯.亞當斯著《善與惡—稅收在文明進程中的影響》。該書斷言,王朝興替政權更迭,原因只有一個,稅收制度的好壞。
   
    比如羅馬,剛得到海外殖民地時,習慣延續以往稅制,不增不減。外派的總督是自己掏腰包養活自己。但隨著疆域擴大,戰爭費的長久,士兵們在外浴血奮戰,留在羅馬元老們則趁機兼併土地,同時派包稅人收取海外稅賦。結果士兵們擁戴自己的將軍反對元老院。將軍們直接動用軍人在駐地徵重稅供養軍隊,最終導致羅馬走向帝制,共和國覆滅。
   
    被人稱為歷史上巴掌大的小國莫斯科公國一統北方,成長為俄羅斯,要感謝蒙古人任命他代為收稅;西班牙帝國垮塌並非無敵艦隊的戰敗,而是愚蠢的稅收政策;亨利十八與羅馬教廷決裂並非為了取悅美人安妮.波琳,而是奪取教會從英格蘭收取的什一稅⋯⋯
   
    從日前出版的《朱鎔基講話實錄》看出,中共體制內的央地關係十分緊張,原因是政府間的稅制及政府和市場的關係至今未理清。
   
    一九九三年六月,官方認為經濟運行出現了六大矛盾,金融秩序混亂,投資和消費需求膨脹、財政困難、工業增速過快、外貿惡化、通貨膨脹加速。朱鎔基決策層明確一九九四年實行分稅制改革,解決中央財政困難。中央財力不斷惡化已影響到國防、軍隊建設等。分稅制改革來自地方政府阻力很大,朱鎔基帶隊到廣東、海南等省逐一談判。廣東省政府是「寸權不讓、寸利必爭」。為了爭得各地政府支持,將原定分稅制的基數年由一九九二年改為一九九三年,地方政府為盡可能提高計算中央稅收返還和轉移支付的基數,一九九三年地方財政收入的增速達百分之三十五。朱鎔基明定:「中央財政在收入中應占大部分,在支出中占小部分」。這一收配原則,從一九九三年一直延續至今。
   
    截止二○○七年,世界金融海嘯爆發前,中央財政收入占全國的比重由一九九三年的二十二%升至五十四%,而支出占全國的比重由三十二%降至二十三%。隨後,中央財政的日子是越來越好,而地方政府卻每況逾下,在此種視角下,出現了全國性血徵、血拆、地方政府大肆舉債,不惜破產。
   
    不解決政府與市場的關係,不解決政治體制與市場的關係,中共就難以應對城鎮化。
   
    城鎮化已無退路:城市越來越龐大
    九月十日,國家衛生計生委發表的《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3》(下稱「發展報告」)顯示,二○一○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時,八零年後新生代流動人口比重是53.6%,而二○一二年全國流動人口達二億三千萬,相當於每六個人中有一個是流動人口,新生代流動人口超過七成希望落戶大城市。
   
    中共的決策者們自以為有權就可以和市場作鬥爭,有錢就能把人圈到某個城鎮中,但在古今中外的歷史長河中,哪個君王能做到?
   
    《發展報告》顯示﹕所有行業中,戶籍人口平均小時工資遠超流動人口,其超過比率製造業41%,住宿餐飲業37%,社會服務業22%,批發零售業相差13%。受過高等教育新生代人口成為管理者為有戶籍的新生代的十分之一。《發展報告》指出:未來二十年特大城市仍將是人口流動的主要目的地。二○一○年中國有人口五百萬以上特大城市十六個,一千萬以上超大城市六個,而到二○二○年特大城市將增加到二十一個,超大城市將達八個(北京、上海、重慶、天津、廣州、深圳、武漢、成都)。
   
    應對城市化的浪潮,中共一方面用行政手段來推,但又缺巨額的資金;另一方面又用強硬手段打壓房價,結果房價越壓越高,人心越哄越散。看清內幕的高官、權貴早已將資產轉移海外,「棄船而逃」已越演越烈。
(2013/10/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