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郑恩宠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来源﹕2013年10月号香港《争鸣》
    評中共的「清網」「滅謠」
   
   
    (大陸)陳 理


      文字獄試法第一人是初中生
   
   
   
     近月,中共當局開展了一場「清網」「滅謠」運動。九月九日,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聯合發佈了《關於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這份長達十條的司法解釋文件,尤以網上的誹謗信息被轉發五百次或點擊五千次以上構成犯罪的標準引人注目。幾天之後,第一次有人因此入罪被刑拘──竟是一個未成年的甘肅省張家川鎮中學初中學生,原因是該學生發帖質疑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該帖轉發超過五百次。
   
   
   
     網民紛紛打抱不平。他們說,該案中死者是如何「高墜」的呢?警方不給說明,一個小孩子發帖說一下自己的疑惑倒反而犯罪了?警方應該將精力放在破案上,給出事情真相,其它所謂「誤導」不就沒用了麼?另外,根據什麼判定造成了「嚴重」混亂?這樣刑事拘留對於初中生來說是不是太荒唐?(編者按:在社會強大輿論壓力下,該發帖的初中學生已於九月二十三日獲當局釋放。)
   
   
   
     網民特別強調「合理質疑」的正當性和必要性。正如名博李承鵬所說:懷疑是社會進步的力量,也是我國對民眾最後的寬容,如果哪天我們的法律規定「不准懷疑」,那大家就聽媽媽話回家吃飯吧。
   
   
   
     判定一個人的言行是質疑還是造謠,不僅是一個技術問題,還指向一個國家對言論的寬容度與正義的飽和度。在愚昧時代,是沒有質疑的,人們只是簡單的盲聽盲從;在威權主義下,是不敢質疑的,人們即使對一些事情心有懷疑,也藏在肚子裡。在這意義上,質疑是社會進步的一把標尺,體現出公眾對社會的參與和對公平正義的維護,以及權力對公民權利的尊重。
   
   
   
     從現在的情形來看,這場「清網」和「滅謠」運動,無論從規模上還是深度上,都是空前的。據《南方日報》等傳媒報道,全國多地已經批捕數量眾多的「網絡造謠大V」。這些現象令中外輿論大感震撼,被認為是中共當權者對不配合其「主旋律」網上輿論的趕盡殺絕。政府當局如此「打擊謠言」,防民之口甚於防川,肆無忌憚地打擊報復網民,就是歷史的倒退,就是文字獄。
   
   
   
      最高檢最高法「解釋」是非法
   
   
   
     司法解釋的權限和界限,在於對執行法律時法律規定不明確的地方進行明確化、具體化,而不是擴大解釋或縮小解釋。擴大解釋和縮小解釋,都屬於改變立法原意的「立法行為」而非「司法行為」,這樣的解釋只能由立法機關進行。因此,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九月九日聯合「解釋」被許多業內人士認為根本就是非法,已經逾越了法定解釋範圍,實際上是修改刑法,僭越人大及其常委的立法權,連過場都不肯走一下,也等於自證九月十日前抓的網絡造謠尋釁滋事都無據可依。社憲派旗手童之偉亦強調:依照憲法,最高法應獨立行使審判權,最高檢應獨立行使檢察權,聯合發文與「大三長」合署辦案一樣,直接違反憲法規定。
   
   
   
     聯合「解釋」中的具體條款被人們憤怒斥之為「陷阱」。例如,所謂「損害國家形象」,彈性十足。何謂國家形象?哪個級別以上的領導人代表國家形象?還有,擴大了「情節嚴重」的規定,讓原本自訴案件轉化為公訴,方便公安主動操作;擴大了「共同犯罪」,讓網絡/電信經營者如履薄冰。
   
   
   
     法律學者徐昕寫了《超越法律打擊謠言,危害遠甚於謠言》一文,獲得鳳凰網在評論頻道及微信中推薦。推薦指出:「兩高」這一司法解釋,有急就章之嫌,更有違憲之嫌。法律保護的言論自由,包括不當言論的自由;不當言論只能依法律的明文規定處罰,絕不可越法妄為。網絡謠言應予堅決打擊,但必須依法打擊。突破法律的明文規定,對可公訴的誹謗罪作擴大解釋,以尋釁滋事罪懲治網絡謠言,是公權的肆意濫用,危害遠甚於謠言。
   
   
   
      荒唐可笑的量罪標準
   
   
   
     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九月九日的聯合「解釋」將被轉發次數作為量罪標準,顯然主要是針對微博。對粉絲動輒上百萬的大V們來說,這實在是個幾乎無法避免的險境。所以,關注者近百萬的五嶽散人歎息道:「這個解釋的執法不取決於官方的雅量,取決於看守所的容量。」況且,就算不是名人大V,也有另一份擔心。他們懷疑,一旦有尋仇者僱用「水軍」,使轉發量超過五百次,無異於舉手之勞間即可構陷他人。甚至,連身為搜狐總編輯的劉春都在向新浪高管老沈「真心求教」:「怎麼能做到禁止別人轉發呢?」正好,此時已有許多微博用戶靈機一動,建議微博增加一項新功能,可以讓用戶設置轉發到四九九條時,微博自動消失。
   
   
   
     一時間,「幫你轉上五百次」成了微博上最熱門的遊戲。網民不僅僅挑釁般地轉發同道中人對司法解釋的批評,更是特意選擇那些「中共謠言」,主動要求官方逮捕自己這個「投案自首」者──被解構的既有《人民日報》當年那個「放衛星」的頭版,還有「毛澤東萬歲」這個大謠言,因為九月九日恰好也是這個中共永遠領袖的忌日。最有意思的是一條叫做「與時俱進」的微博:「某年公佈規定,嚴禁幹部嫖娼;第二年公佈規定,嚴禁領導幹部嫖娼;第三年公佈規定,嚴禁領導幹部集體嫖娼;第四年公佈規定,嚴禁領導幹部用公款集體嫖娼;第五年公佈規定,嚴禁領導幹部用公款在工作時間集體嫖娼……最新公佈的規定,嚴禁網民在網上散佈領導幹部集體嫖娼的謠言。」他們以這些嬉笑怒罵,表達對中共收緊意識形態控制權的不滿。
   
   
   
     對那些富有正義感的中國知識分子來說,兩高司法解釋「嚴酷超出預期」。他們感到,「這個時節,真正是考驗讀書人氣節的時候」。著名作家慕容雪村說道:「我快五十歲的人了,死了也不算夭折……不就是坐牢嗎?三年不怕,五年不怕,十年、二十年也不怕,死也不怕,這時候不死還等什麼?這麼大個國家,總得有一兩個勇敢的吧?」本來就不憚於嚴詞批評當局的趙楚悲憤地說:「我們只是後死的倖存者,有直面坦言的責任。假如講話就是罪,那這樣的罪必須去承受,否則何顏面對先烈和子孫?」
   
   
   
      「 謠翻中國」不僅是笑話
   
   
   
     在官方發起這場打擊傳謠運動後,民間開始向「官謠」挑戰。
   
   
   
     中共「官謠」多不勝數,遠的如《人民日報》一九五八年畝產萬斤的報道,近的如重慶二○一二年王立軍「休假式治療」的告示,等等。讓民間抓住把柄向「官謠」挑戰最「及時」的事例是新華社和央視九月八日凌晨誤報東京奧運申辦「出局」──微博上充斥著要求新華社道歉、官媒「網絡造謠」應與網友同罪的聲浪。網民爭相發難:「這可比微博大V造謠危害大幾百倍!」「這應該是最近最大的網絡謠言吧?」「不是要打擊網絡謠言嗎?怎麼公安部還不行動?」浙江大學教授吳飛微議說,造這麼大謠言,導致了重大損失,建議公安部門迅速破案,拘捕造謠者傳謠者,不能「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而應當一視同仁,才能體現社會公平正義。
   
   
   
     《錢江晚報》的劉雪松為此發表《官謠一旦成風,謠翻中國便不是笑話》,文中指出,如果說以網絡為犯罪空間的「民謠」給社會帶來了巨大危害,那麼「官謠」的危害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官謠」借助的不僅是網絡,更有著公權支撐的權力機構新聞發佈會這樣的特殊平台。民眾對「官謠」深惡痛絕,正是因為「官謠」背後的權力色彩。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官謠」的製造者或發佈者為之付出犯罪的成本。
   
   
(2013/10/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