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郑恩宠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记28岁女人权律师王胜生
·李嘉诚和江泽民合资早就失败
·我与80律师联合谴责深圳司法局
·我与192律师继续谴责深圳司法局
·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新作:邓小平违宪何时究?
·上海钟锦化等律师维权纪实
·反腐逼近江绵恒
·军老虎落马牵出上海大老虎
·习近平不要漠视500律师声音
·李克强和韩正四次通话上海踩踏后
·上海访民与律师交流好
·上海贝宁遭举报疑江绵恒下手灭口
·新作:好莱坞提倡质疑政府
·上海11官员是韩正、江绵康的替罪羊
·上海官个个是替罪羊上级的狗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上海丢卒保车韩正人品太差
·中共曾高举宪政大旗习近平要背叛?
·上海访民赴美回国感谢律师
·律师王宇、王全平被限自由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骂法官、轻律师是最愚蠢的人
·新作:宪政和中共亡党路
·《争鸣》:反腐中的内斗与内斗中的反腐
·李海获自由先锋奖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4十大人权案
·谢谢王全平律师问责上海踩踏事件
·23岁上访25岁赴美成维权人士
·为25岁拆迁访民李焕君而自豪
·王成律师起诉中国律师协会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贡噶扎西是汉族人的好朋友
·2014 光荣的维权律师集体
·各界对维权律师高度赞赏见人心向背
·访民找政府永找不到公道
·有廖敏月一代中国有希望!
·香港民主运动在奥斯卡颁奖礼吐气扬眉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人权奖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奖颁奖致辞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上海当局将访民当蚂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来源﹕2013年10月号香港《争鸣》
    評中共的「清網」「滅謠」
   
   
    (大陸)陳 理


      文字獄試法第一人是初中生
   
   
   
     近月,中共當局開展了一場「清網」「滅謠」運動。九月九日,中國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聯合發佈了《關於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這份長達十條的司法解釋文件,尤以網上的誹謗信息被轉發五百次或點擊五千次以上構成犯罪的標準引人注目。幾天之後,第一次有人因此入罪被刑拘──竟是一個未成年的甘肅省張家川鎮中學初中學生,原因是該學生發帖質疑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該帖轉發超過五百次。
   
   
   
     網民紛紛打抱不平。他們說,該案中死者是如何「高墜」的呢?警方不給說明,一個小孩子發帖說一下自己的疑惑倒反而犯罪了?警方應該將精力放在破案上,給出事情真相,其它所謂「誤導」不就沒用了麼?另外,根據什麼判定造成了「嚴重」混亂?這樣刑事拘留對於初中生來說是不是太荒唐?(編者按:在社會強大輿論壓力下,該發帖的初中學生已於九月二十三日獲當局釋放。)
   
   
   
     網民特別強調「合理質疑」的正當性和必要性。正如名博李承鵬所說:懷疑是社會進步的力量,也是我國對民眾最後的寬容,如果哪天我們的法律規定「不准懷疑」,那大家就聽媽媽話回家吃飯吧。
   
   
   
     判定一個人的言行是質疑還是造謠,不僅是一個技術問題,還指向一個國家對言論的寬容度與正義的飽和度。在愚昧時代,是沒有質疑的,人們只是簡單的盲聽盲從;在威權主義下,是不敢質疑的,人們即使對一些事情心有懷疑,也藏在肚子裡。在這意義上,質疑是社會進步的一把標尺,體現出公眾對社會的參與和對公平正義的維護,以及權力對公民權利的尊重。
   
   
   
     從現在的情形來看,這場「清網」和「滅謠」運動,無論從規模上還是深度上,都是空前的。據《南方日報》等傳媒報道,全國多地已經批捕數量眾多的「網絡造謠大V」。這些現象令中外輿論大感震撼,被認為是中共當權者對不配合其「主旋律」網上輿論的趕盡殺絕。政府當局如此「打擊謠言」,防民之口甚於防川,肆無忌憚地打擊報復網民,就是歷史的倒退,就是文字獄。
   
   
   
      最高檢最高法「解釋」是非法
   
   
   
     司法解釋的權限和界限,在於對執行法律時法律規定不明確的地方進行明確化、具體化,而不是擴大解釋或縮小解釋。擴大解釋和縮小解釋,都屬於改變立法原意的「立法行為」而非「司法行為」,這樣的解釋只能由立法機關進行。因此,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九月九日聯合「解釋」被許多業內人士認為根本就是非法,已經逾越了法定解釋範圍,實際上是修改刑法,僭越人大及其常委的立法權,連過場都不肯走一下,也等於自證九月十日前抓的網絡造謠尋釁滋事都無據可依。社憲派旗手童之偉亦強調:依照憲法,最高法應獨立行使審判權,最高檢應獨立行使檢察權,聯合發文與「大三長」合署辦案一樣,直接違反憲法規定。
   
   
   
     聯合「解釋」中的具體條款被人們憤怒斥之為「陷阱」。例如,所謂「損害國家形象」,彈性十足。何謂國家形象?哪個級別以上的領導人代表國家形象?還有,擴大了「情節嚴重」的規定,讓原本自訴案件轉化為公訴,方便公安主動操作;擴大了「共同犯罪」,讓網絡/電信經營者如履薄冰。
   
   
   
     法律學者徐昕寫了《超越法律打擊謠言,危害遠甚於謠言》一文,獲得鳳凰網在評論頻道及微信中推薦。推薦指出:「兩高」這一司法解釋,有急就章之嫌,更有違憲之嫌。法律保護的言論自由,包括不當言論的自由;不當言論只能依法律的明文規定處罰,絕不可越法妄為。網絡謠言應予堅決打擊,但必須依法打擊。突破法律的明文規定,對可公訴的誹謗罪作擴大解釋,以尋釁滋事罪懲治網絡謠言,是公權的肆意濫用,危害遠甚於謠言。
   
   
   
      荒唐可笑的量罪標準
   
   
   
     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九月九日的聯合「解釋」將被轉發次數作為量罪標準,顯然主要是針對微博。對粉絲動輒上百萬的大V們來說,這實在是個幾乎無法避免的險境。所以,關注者近百萬的五嶽散人歎息道:「這個解釋的執法不取決於官方的雅量,取決於看守所的容量。」況且,就算不是名人大V,也有另一份擔心。他們懷疑,一旦有尋仇者僱用「水軍」,使轉發量超過五百次,無異於舉手之勞間即可構陷他人。甚至,連身為搜狐總編輯的劉春都在向新浪高管老沈「真心求教」:「怎麼能做到禁止別人轉發呢?」正好,此時已有許多微博用戶靈機一動,建議微博增加一項新功能,可以讓用戶設置轉發到四九九條時,微博自動消失。
   
   
   
     一時間,「幫你轉上五百次」成了微博上最熱門的遊戲。網民不僅僅挑釁般地轉發同道中人對司法解釋的批評,更是特意選擇那些「中共謠言」,主動要求官方逮捕自己這個「投案自首」者──被解構的既有《人民日報》當年那個「放衛星」的頭版,還有「毛澤東萬歲」這個大謠言,因為九月九日恰好也是這個中共永遠領袖的忌日。最有意思的是一條叫做「與時俱進」的微博:「某年公佈規定,嚴禁幹部嫖娼;第二年公佈規定,嚴禁領導幹部嫖娼;第三年公佈規定,嚴禁領導幹部集體嫖娼;第四年公佈規定,嚴禁領導幹部用公款集體嫖娼;第五年公佈規定,嚴禁領導幹部用公款在工作時間集體嫖娼……最新公佈的規定,嚴禁網民在網上散佈領導幹部集體嫖娼的謠言。」他們以這些嬉笑怒罵,表達對中共收緊意識形態控制權的不滿。
   
   
   
     對那些富有正義感的中國知識分子來說,兩高司法解釋「嚴酷超出預期」。他們感到,「這個時節,真正是考驗讀書人氣節的時候」。著名作家慕容雪村說道:「我快五十歲的人了,死了也不算夭折……不就是坐牢嗎?三年不怕,五年不怕,十年、二十年也不怕,死也不怕,這時候不死還等什麼?這麼大個國家,總得有一兩個勇敢的吧?」本來就不憚於嚴詞批評當局的趙楚悲憤地說:「我們只是後死的倖存者,有直面坦言的責任。假如講話就是罪,那這樣的罪必須去承受,否則何顏面對先烈和子孫?」
   
   
   
      「 謠翻中國」不僅是笑話
   
   
   
     在官方發起這場打擊傳謠運動後,民間開始向「官謠」挑戰。
   
   
   
     中共「官謠」多不勝數,遠的如《人民日報》一九五八年畝產萬斤的報道,近的如重慶二○一二年王立軍「休假式治療」的告示,等等。讓民間抓住把柄向「官謠」挑戰最「及時」的事例是新華社和央視九月八日凌晨誤報東京奧運申辦「出局」──微博上充斥著要求新華社道歉、官媒「網絡造謠」應與網友同罪的聲浪。網民爭相發難:「這可比微博大V造謠危害大幾百倍!」「這應該是最近最大的網絡謠言吧?」「不是要打擊網絡謠言嗎?怎麼公安部還不行動?」浙江大學教授吳飛微議說,造這麼大謠言,導致了重大損失,建議公安部門迅速破案,拘捕造謠者傳謠者,不能「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而應當一視同仁,才能體現社會公平正義。
   
   
   
     《錢江晚報》的劉雪松為此發表《官謠一旦成風,謠翻中國便不是笑話》,文中指出,如果說以網絡為犯罪空間的「民謠」給社會帶來了巨大危害,那麼「官謠」的危害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官謠」借助的不僅是網絡,更有著公權支撐的權力機構新聞發佈會這樣的特殊平台。民眾對「官謠」深惡痛絕,正是因為「官謠」背後的權力色彩。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官謠」的製造者或發佈者為之付出犯罪的成本。
   
   
(2013/10/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