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邓小平接到安徽饿死350万人后]
郑恩宠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小平接到安徽饿死350万人后

    1960年代安徽曾饿死350万人
    在中共建政64年的历史中,曾有过饿死近四千万人的历史记录。据《中国新闻周刊》2013年第35期,该刊刊登了当年时任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调查组组长李坚所写的《亲历1961年安徽饥荒调查》,摘要如下﹕
    1957年夏天,中共中央决定组建高规格的中央监察委员会,与中共中央组织部合署办公。李坚那时任中监委农村工作处处长,负责检查在三农问题上违纪违法的省级官员。
   1967年,有个干部在中组部的院墙上贴出一张大字报称﹕1958年至1962年间,中国总计饿死3500万人……
    谁知,3500万人的数字却直接关联着李坚的命运。


    …………
    多年以后,李坚在回忆中详细说了此事。
    工作组屡赴安徽
    1960年春天以来,干部群众不断给中监委写信,反映安徽一些群众得肿病死亡。之后,安徽省委副书记刘作恒来中监委开会,反映安徽饿死人的问题。
   中监委常务副书记王从吾和中监委常委们对这些群众来信极为重视。当年,中央派出的这些工作组仅查出问题严重,却无法查实饿死人的具体数字。
    …………
    当地领导派汽车沿公路来回巡逻,不许死者家属戴孝,不准在掩埋死人的地方起坟头标志。一发现有人死在公路上 ,就赶快把尸体拉到砖瓦窑场埋掉,其状非常悲惨。
    …………
    不久,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兼省监委书记曾庆梅、蚌埠地委副书记单敬之为了掩盖肿病死人的真实情况,向中央告工作组的状,联合工作组就因此被迫撤回。
    实地调查
    我从1960年起,当任中监委农村处处长。我很清楚一些共产党基层干部欺上瞒下的各种招数。因此我们就事先商量好,提前下车,搞得前来迎接陪同的那位安徽省委干部措手不及。
   我自己走下公路,沿土道朝村子理走。才走了几百米,就看到有死人躺在路边。
    …………
    当时的安徽控制在时任华东局第二书记兼山东、安徽两省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手里。大跃进、放卫星谎报亩产万斤粮、刮共产风、强行搜刮农民家中存粮等等,安徽都是搞得最绝、最狠的重灾区之一。待到出现饿死人的后果和责任,曾希圣所做的就是掩盖事实的真相。
   他听说我下来调查,就派人秘密监视我们的行动。各级政府给农民规定了了多项强制性纪律,如死了人不许立坟头,不许穿孝衣﹔活人不准逃荒,否则抓住就是流窜犯等。我调查途中,就看见一串串被绳子捆住、由武装民兵押解的逃荒者。
    之后我有乘安二飞机到了阜阳,在阜阳,据地委书记魏超云汇报,当地饿死人数是100万左右。即使在高压下,安徽党政军内也有一批又良知、有正义感、为民请命的干部。我根据他们提供的线索,下去核实。我的笔记本里当时记载有许多人吃人的事例。
   从生产队到公社,再到每个县,统计数字逐级汇总,最后,得出安徽全省饿死人350万这个数字。
    以个人的名义写报告
    情况调查清楚之后,我们回到北京。我在中监委的办公会上汇报,安徽省饿死人的数字是300多万。之后,我写出了《关于安徽肿病死人、封锁消息、大批惩办干部的情况报告》。
   领导决定,由中监委办公厅对原报告略加修改后,以我个人的名义,报送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
    …………
(2013/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