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郑恩宠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王宇律师凌晨被20多警察带走
·我和百余律师就王宇被带走声明
·李和平等9律师突然被抓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纽约时报:维权律师办公条件差很贫困
·章小舟:前赴后继的维权律师们
·上海四访民率先声援被捕律师人生大进步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马英九:抓捕律师中国大陆政治不稳定
·陈光诚:谴责抓捕律师从捍卫物权到捍卫人权
·被捕24岁赵威是李和平律师助理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上海城投总裁换人牵出江绵康
·浦志强律师坚持不认罪
·天主教温州教区向全国呼吁信
·抓捕律师后温州抓牧师
·燕新律师:公民有权不合作为唐荆陵辩护
·郭宝胜:基督徒捍卫十字架的抗争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争鸣》:对“新黑五类”的全面专政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上海有访民给习近平响亮耳光
·李春富律师被警方带走
·50多国2.4万律师声援中国被捕律师
·浙江泰顺拆十字架警方传唤牧师
·港团体明信片签署声援维权律师
·上海英雄李化平将出狱
·李和平律师妻诉九大官媒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强拆十字架不断 港多团体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来源﹕维权网
   2013年10月3日星期四
    北大学子给聊城市长发公开信怒斥当地野蛮强拆
   
   


   
   
   
    (维权网信息员许莲报道)10月1日,北京大学软件硕士研究生田飞,在首都北京向他家乡山东聊城的市长王忠林发出一封公开信,怒斥地方政府野蛮暴力强拆他的家,暴力殴打他父母的不法行为。
   
    据了解,田飞的家在聊城市东昌府区鼓楼办事处北关社区。他们家此次在遭遇野蛮暴力强拆前没有接到强制拆迁通知书,从未见到过拆迁人,没有见到任何关于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等文件。
   
    9月30日凌晨,田飞的妈妈打开门的刹那,埋伏在房子周围的全副武装的暴徒一拥而上,先是暴打了他的妈妈,然后冲进屋子暴打了他的父亲,两位老人遭暴徒们殴打完后又被拉走扔到郊外一处四下无人荒野上。
   
    田飞在给市长王忠林的公开信中称:2013年9月30号凌晨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我,用新周刊的话说就是“故乡在沦陷”,我的故乡已经没有了。尽管我生在聊城,长在聊城,但是现在我提起聊城市,只有屈辱。国庆节变成了我们的维权的开始,您的下属也很有创意。
   
    不得不提的是,我的父亲因为拆迁问题积劳成疾,身患重病,今年6月份刚在北京做了心脏支架手术,还患有高血压糖尿病。您的下属对我们家的情况了如指掌,想必这些情况肯定都了解,但仍然派出了暴徒对我的父亲进行殴打,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情真是令人发指。对我而言,我再也不对聊城抱有任何希望。
   
    强拆我们家的暴徒虽然身穿防弹衣,头戴防爆头盔,手举防爆警棍和盾牌,全副武装地暴打我的父母,我的父母一无枪械,二无刀棍,您的下属不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吧。
   
    我宁可相信他们是地痞流氓滥竽充数而不是人民的子弟兵。但是,接下来我的父母去公安机关和派出所报警却被推来推去,我开始怀疑暴打我父母的暴徒真的是我们那“最可爱的人”,我也开始相信了两个词“官商勾结”“官官相护”。他们不是在为人民服务,而是为钱服务。学者陈丹青说过,现在的中国是奴隶社会,我信了,我们就是政府赚钱的奴隶吧?说好听点是我们妨碍了城镇化进程,说难听点是我们妨碍了您卖地吧?
   
    需要补充的是,我及我的家人到目前为止,没有见到拆迁协议书,没有见到强制拆迁通知书,没有见到开发商,没有见到任何书面文件……
   
    推土机推不出政治,推不出和谐社会,也推不出真正的城市化,反而可能推出不和谐,推出不稳定,推出上访,推出流血,推出官民对立,推出对政府尤其是基层工作人员的不信任,推出聊城市数十年来苦心孤诣惨淡经营出来的良好的形象毁于嚣嚣众口。您可以认为推出了新聊城乃至新中国,但却把我的家推没了!
(2013/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